正文  第十三集:恨铁不成钢

章节字数:2919  更新时间:11-05-27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色四合,灵堂的人群已经渐渐走光了,霓裳郡主送走了最后出去的陈文琦,辄身回到灵堂,墨溟扬此时正乖乖的跪在父亲的灵柩前面,眼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巨大的棺材。脸上无任何表情,目光略显呆滞,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瑞宁公主还没有回宫,她就跪在墨溟扬的旁边,稚嫩的脸上还有些泪痕。她紧紧闭着眼睛,似乎在祈祷着什么。霓裳郡主站在他们的身后,望着两个小小的背影,内心深处微微叹了口气。她自己跟嘉帝是表兄妹关系,按照北穆的礼法,本来墨溟扬跟瑞宁公主两人也还能被皇族接受,但是墨溟扬此时的状态却是帝都人人都感惋惜的纨绔子弟,比起老将军,墨溟扬实在差得太远了。公子哥儿的脾气自小他就有,若说真要完成老将军的遗愿,再这样下去,恐怕是个永远也实现不了的事。

    霓裳郡主悄悄走到瑞宁公主的背后,在垫子上跪下。

    “公主殿下,已经很晚了,公主该回宫休息了。”霓裳郡主轻轻碰了碰瑞宁的肩膀,幼小的她这时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一眼没有理会她的墨溟扬,又看了一眼堂下空无一人。使劲摇了摇头。

    “姑姑,今晚我不回去了。我就陪着姑姑守灵。大将军以前是我最敬重的将军,我守灵也是应该的。父皇政务繁忙,恐怕不会看到我来这的。”

    “傻孩子,你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熬夜,这都是大人的事。何况你还是尊贵的公主。更不能如此糟蹋自己的身子!”

    “公主也是人,也有自己喜欢的事可以做。除了称呼,跟其他没什么两样。”瑞宁依旧极力拒绝,“我现在也不想回宫。”

    “娘说了让你回去你就回,这么多废话。这里有我就够了。”

    墨溟扬神情颇感不耐烦,眼神瞟也没往这边瞟一眼,脸色极其难看。

    “溟扬没休息,我也不想去休息。”瑞宁紧咬着下唇,泪光在眸内点点闪烁。墨溟扬轻微皱了一下眉毛,也不再说话了。

    看着儿子冷淡的态度,霓裳郡主也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在里间给公主腾出屋子,公主累了可以去里边休息一下。若肚中饥饿,也可叫下人去准备下吃的。”

    “谢谢姑姑。”瑞宁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又望向旁边的人。“溟扬,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叫人给你弄一些来。”

    “不用。”墨溟扬闭上眼睛,别过了头,“你想吃就去,不用管我。我忙着。”

    瑞宁公主见此,也不说话了。正了正身子,也闭上了眼睛。

    看到此景,霓裳也略微摇头,起身出了殿外,远远的夜色中,一队人马静静的站在府门前,为首的一人目光深邃,看着这府内白花花的一切,身形但显沧桑,也显得威严十足。

    墨锦绍身前的书房内,文房四宝一溜儿摆开,书籍整整齐齐摆放在案上。墙上挂着名家画作,老将军的盔甲也干干净净的立在案旁。利剑挂在盔甲上。

    书房内香炉袅袅,更增添了一股氛围。

    墨溟扬是第一次来父亲的书房,以前父亲不允许他进去,就是怕他捣乱。现在,他是头一次来到这里,对里面的东西感到有些新鲜,更多的是好奇。

    嘉帝立在盔甲旁边,背对着他看着那一身戎装。屋内谁也没有说话,墨溟扬跪在中央,眼光也转悠着看着这里的一切。

    良久,嘉帝似已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跪在那边的墨溟扬,也不叫他起来,而是轻声道:“今天的事,太子都跟朕说了。”

    墨溟扬静静的看着他。

    “朕听了也很气愤,恨不得立刻就叫人捉了你!”嘉帝语气显得平静,但却透着威严,“朕问你,好好的醉仙楼,你为何去砸了人家的场子?你以为这帝都的每一个人都怕你了吗?”

    “一时。。手快。。。”墨溟扬喃喃开口。

    “一时手快?”嘉帝冷冷一笑,“若是一时手快,为何将一楼全部砸了?一时手快,受伤的那两人又从何说起?”

    “只是他们太笨了,竟然连这虎鞭都躲闪不了,还开什么醉仙楼!”

    “放肆!”嘉帝听得大怒,“醉仙楼只是做些小生意,是帝都的商户来这做些买卖。你以为人人都像北穆的将军这样,都会一身武艺的?若真如此,只怕人家也容不得你胡闹!”

    “那是父亲身前最喜爱去的地方。”墨溟扬低头道。

    “扭扭捏捏成何体统!”嘉帝皱着眉,“锦绍走了,你也不是什么小孩子,应该知道承担家族兴盛的重任!还如此不懂事,你让你的父亲如何走得安详?”

    嘉帝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心里也是不由得一阵叹息。不管怎么说,墨溟扬终究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老将军走得早,除了诚国公的名号,什么也都没有留下。让这么一个从小就喜欢作恶的人来完成统一北穆的大业,也确实有些难为了他。他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墨家这一代唯一的苗子,墨家的人不宠着他,还有谁去宠着?想到这,嘉帝也就释然了。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油然而生,都说穷苦的孩子当家早,溟扬的祖上也都是平民出生,墨锦绍幼年时还放过牛,到了今天,他的儿子却已是性格大变。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嘉帝侧身坐在案前的椅子上,从格子窗往外看,瑞宁公主和霓裳郡主此时正在外面站着,眼神不时的瞟着书房这边,脸色满是担忧。

    “没了。”

    “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如何说?”

    “。。。都不是。”

    “那是何意?”

    “溟扬无话可说。”

    “你就不为今天的事做一个解释?”

    “事情已经发生了。”

    “就算不给朕一个解释,也总得给醉仙楼的老板一个说法。现在的你是闹得满城风云,还想抵赖?”

    “并非如此。”墨溟扬的语气十分坦然淡漠,“既然做了,那就是事实,不管他们怎么看我,溟扬不后悔。”

    屋内一时沉默下来,嘉帝盯着墨溟扬,墨溟扬却把头扭向别处,目光盯着一个死角,面无表情。

    “你就是如此,顽固不化。朕也拿你没有办法了。”嘉帝微微一叹,站起身来,望了一下这个书房,接着道:“从今天起,你就呆在这个书房,好好的想一想目前的处境,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进宫见朕。这段时间朕会让霓裳郡主好生照顾你。你父亲的这些书,你也有空读一读。朕是希望,大将军的儿子,也绝不能落于人后。如今你还年幼,朕可以给你四年的时间好好想想。慢慢在体会中成长。”

    嘉帝示意溟扬起身,而后打开房门。外面的人见此,瑞宁公主率先跑了过来。

    “瑞宁,跟朕回宫了。”嘉帝拦下想要进屋的瑞宁公主,宠溺地抚摸着她的头。“墨溟扬要休息了,往后也不会出这个府门。你呆在宫里好好学习,别再乱跑了。”

    “父皇。。。”瑞宁公主紧咬着下唇,泪眼婆娑。

    “回宫了。”

    皇驾渐渐远离,霓裳郡主回过身来时,看见那书房的门“嘭”的一声关闭了。

    街两边都是已经关门的铺子,略显简陋的马车经过醉仙楼时,看见楼内还是灯火辉煌,只是缺少了往日的热闹,一个客人也没有。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里面几个身影在闪动。嘉帝挑起帘子向那边看了看,任由马车从醉仙楼门前经过了。

    “父皇,你给溟扬说了什么?”瑞宁公主依偎在嘉帝怀里。

    “溟扬从今天起,要闭门读书了。”嘉帝道。

    “父皇,我也要跟溟扬一起读书,他读什么,我就读什么。”

    “你啊,好生呆在宫里听宫里的师傅讲解吧。”

    “那叫溟扬也来宫里。小时候不是也一起读书的吗?”

    “傻女儿,宫里的师傅又怎么能理解溟扬的心里?”嘉帝见瑞宁还要说话,笑着制止了她。“他是男儿,不能任由别人督促,心结还需自己去解。朕是希望,将来有一天,溟扬能做得比他父亲更出色。我皇家最尊贵的公主,也还需得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大人物,才能配得上!”

    “父皇。。。”瑞宁公主羞红了脸,小手轻轻拍打着嘉帝的胸前,“父皇怎么跟哥哥们一样坏啦!”

    嘉帝一笑,宠溺地点了一下瑞宁的小脑袋,故作严肃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溟扬还是如此不思进取,不思悔改。今后,你也不许跟他来往了。”

    “父皇。。”瑞宁公主嘟着小嘴,眼眶里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了。

    嘉帝将女儿抱在怀里,目光闪动,什么话也没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