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集:期望的破灭

章节字数:3402  更新时间:11-06-02 0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眼春秋几度时光逝去,暖春来了又走,寒冬临了又去。

    家祐八年,突厥部族突生异变,可汗巴特尔对十六个部族展开了一场血腥屠杀,到最后只留下四个部族,其余十二个部族要么被吞并,要么被灭。留下的四个部族首领都是巴特尔最信任且忠实的部下。他们率领着自己的铁骑跑遍了突厥草原的每一片土地,将那里的所有不服从者都毫不留情的赶尽杀绝。嘉祐七年到嘉祐八年初,草原上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所到之处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草原上不安宁,北穆也不安宁。

    定州经历了无数充满战火的日夜,如今也终于得到了整治。八年来,定州已经逐渐发展了起来。北穆建国,熊尚瑞和蒋成然依然领兵守候在这里,从没踏出一步。特别是宁和城的防御,在两位大将的守护下,即使草原再混乱,也没有波及到北穆皇朝。

    宁和城自嘉祐元年起,城主便是慕络家族的成员,他们守候在这个快要成为废墟的城池,经营着这里的商业。突厥部族和北穆虽然有着战争的联系,但是突厥的平民还是会与北穆互相通商,在生意的来往上,他们毫不在意自己国君之间的恩怨,为了利益,不惜与敌人通商。

    因北穆和大漠就目前为止只有宁和城一个来往之地,至于景瑞帝自刎时的地方,尚不为外人所知,所以,北穆建国后,宁和城便成为了定州最重要的地方,在八年的时间里迅速从废墟建立起了一座繁荣的城池,每日进出的商人旅客不断,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宁和城都沉醉在热闹的情景中。

    突厥大乱,十六部族中的十二个惨遭灭族,巴特尔为了防止北穆大军因此乘虚而入,不得不分出兵力,让木斯臣族的首领领着自家的几万军队驻扎在阿兹别木山六十里开外,与宁和城的守军形成了对持的局面。而中间辽阔的荒漠,也成为了他们发生冲突的战争发生地,许多年轻的面孔就在这里消失了。。。

    北穆方面也因突厥的异动,而提高了警惕。嘉祐六年,嘉帝又从徐州、穆州等地调集了十万大军,由穆州将领高邑率领,加强了宁和城的防御。宁和城距离定州州府只有五十里左右,到嘉祐六年末,一共有了三道防线。到嘉祐八年初,第四道防线布防完整,可谓铜墙铁壁。

    熊尚瑞和蒋成然二人,坐镇宁和城。

    嘉祐八年初,宁远将军蒋成然因病去世。宁和城缺失一位副将,嘉帝下旨哀悼。蒋成然的妻子是城主慕络兮媛,二人留有一女,并无子嗣。大丧之后,嘉帝开始考虑副将的人选,毕竟宁和城是为北穆的重地,只一个熊尚瑞守候,权力集中,则又缺乏安全。

    薛帆运此时正在璟州训练北穆水师,冯綦在曜州统兵,李琮儒尚在雍州,天策将军景云常又逢其女儿下嫁皇太子,京中帝都城防还需靠他。墨锦绍四年前也病逝了。对于选派什么人去,嘉帝一时间倒显得有些为难。

    早朝议了一上午,也没有个结果出来,嘉帝心烦的连早膳也吃不下去,叫人撤了下去。案前满堆的奏折也没那个心思去瞧。在紫宸殿坐了一会儿,嘉帝便带了一人,往后宫而去。每当他心烦的时候,喜欢去后宫找人说说话,最喜爱去的地方还是荣妃的住处。

    云锦宫在西六宫,荣妃作为主位便住在这里。皇三子秦瑀铮从小就被过继给了辅政王,几乎没与自己的亲生母亲生活在一起一天,母子之间的感情十分冷淡,除了日常的请安外,母子间几乎没有其他的语言。好在除了秦瑀铮,瑞宁公主与荣妃倒还相处愉快。瑞宁公主也是荣妃所出,嘉帝十分钟爱的女儿,只要是女儿所喜,嘉帝无一不应。

    转眼便到了云锦宫。荣妃身子虚弱,经不得什么折腾,嘉帝每次来也只是陪她聊聊天,谈谈女儿。荣妃是除了皇后以外跟随嘉帝最早的一人,夫妻间的感情自不必说,有时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已经过了响午,嘉帝进殿时未让人通报,径直去了屋内。荣妃此刻正在闭目养神,躺在椅子上,惬意的放松全身。原本秀美的面颊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爬满了皱纹。但因保养很好,不仔细瞧也没发现衰老的痕迹。

    嘉帝没有去叫醒她。午后睡上一个时辰是荣妃的习惯。他轻轻为荣妃盖好锦被,便悄悄退了出来。他向左右两个偏殿看了看,便又向云锦宫的西偏殿去了。那里住着他唯一宠爱的女儿——瑞宁公主。公主尚未出嫁,目前仍与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

    轻轻推开厚重的殿门,一股女子特有的芳香扑面而来。嘉帝很喜欢这个味道,清香无比,不似浓香让人厌恶,而是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十分陶醉。塌前的人儿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她的注意力依旧注视着手中的丝帕,那股认真劲,从侧面看略带了荣妃年轻时的影子。比起四年前的那个小女孩,此时的瑞宁公主已经亭亭玉立,也比当年长高了许多。稚气已经开始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时不时透出的成熟气质。

    她秀美的脸颊上带着笑意,美目流转,脸色晕红,带着一点羞意。一身紫色衣裳托出她完美的身材,肤色如水般光滑,用指可弹。秀发垂搭在胸前,挽了几个鬓角。更显得她娇美无比,惹人怜爱。

    嘉帝走到她身后,望了一眼丝帕上,只见那上面绣有一对鸳鸯,停于树枝间,样子活灵活现。旁边绣有几行小字,嘉帝却未看清楚。此时的公主正在认真仔细的绣上最后的一片绿叶,马上就可大功告成。

    嘉帝微微一笑,伸手捧过丝帕,拿起来仔细端详。

    瑞宁公主吓了一跳,待她看清来人后,这才羞涩一笑,依偎在嘉帝膝下,带着甜甜的笑意,故作责怪:“父皇,你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吓死我啦!”

    嘉帝剑眉微挑,目光含笑:“我是来想看看,你一天到晚不出这门,究竟是在干什么。”说着,他拿起丝帕又重新打量,继而道:“这是绣的什么啊?两只喜鹊?”

    “父皇。。。”瑞宁轻咬下唇,面色娇羞,一把抢过丝帕放在怀里,“才不是什么喜鹊呢!女儿是在绣一对鸳鸯。。”

    “鸳鸯啊,是要送给谁啊?”嘉帝眼神满是宠爱,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故意问道。提起墨溟扬,嘉帝不由得一阵摇头,但这小小动作没被瑞宁看见,依旧满脸晕红:“父皇明明知道还要问。”

    接着,瑞宁公主抬头看着嘉帝,满目期望:“父皇,女儿好久没有出宫了。正好明天师傅放我们半天假,女儿想出宫玩玩。父皇,可以吗?”

    看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嘉帝一笑:“出去玩?不就是为了见一见溟扬吗?你的这点小心思,父皇还不明白吗?”

    “那,父皇同意吗?”

    嘉帝面色沉郁的思虑半响,最后摇了摇头。

    “父皇。。。。”瑞宁的眼中满是哀怨,“父皇,女儿好久没见到溟扬了。你不许女儿出宫,又不许溟扬像以前一样进宫一起读书。这几年只有节庆才能碰上他一面,就是送东西,也得托人带去。父皇,你知道女儿的心意,可为什么就不肯让他跟女儿多呆一会儿?每日在这深宫,我都快憋死了。”

    嘉帝起身走到屋中央,站在桌旁,瑞宁也含着泪花站起来,目光一刻也不离开嘉帝。

    “瑞宁,溟扬的事,你也只得。”

    瑞宁公主点点头。自四年前嘉帝召见了墨溟扬一次,做了一次简短的谈话,本来认为墨溟扬的悟性必定很高,给些时日,就会明白自己的处境。在所有人的期待中成长起来。但是那日之后,墨溟扬依旧是老样子,整天不学无术,和京城的那些贵公子哥儿们混在一起。去醉仙楼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去帝都周边打猎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他没有将皇上的话放在心里,以至于后来彻夜不归,并学会了饮酒,年龄稍大,竟学会了调戏平常家的女子!

    若说墨溟扬作为开国功臣的后代,纨绔一点,桀骜一点,嘉帝都可理解。今年墨溟扬不过十五岁的年龄,只要不出格的事,嘉帝都还能容忍。但现状却是,瑞宁公主对墨溟扬的爱慕早已满朝皆知,偏偏那墨溟扬还不自知,也不争气。堂堂皇家的高贵公主,如何能够下嫁给一个无任何战功,每天无所事事不思进取的人?

    嘉帝疼爱女儿,不想看见公主受任何委屈。对墨溟扬的期望已经完全破灭,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想怎么样才能将陷入深渊的公主拉回来。

    对于这些,瑞宁公主心里都是知道的。但她就是不相信溟扬就这样自甘堕落下去,从太子和曜怀王的口中,瑞宁知道了一些当年在老将军的葬礼上墨溟扬的举动。自幼一起长大的俩人,瑞宁觉得还是理解、能够看清楚墨溟扬心中的想法。她觉得,墨溟扬的志向远远大于老将军。这从当时他那一剑就可以看出了!

    “父皇。”

    瑞宁擦干泪水,面带从容的望向嘉帝。“父皇,再给女儿和溟扬机会吧,就这一次。女儿明天就去诚国公府,去劝劝他。父皇,女儿知道父皇是为了女儿好,不想看见女儿受委屈。但女儿喜欢他,就是很喜欢他,不想因此而放弃。女儿明日跟他谈谈,若他觉悟则罢,若不觉悟,女儿今后。。。就凭父皇做主了。”

    说到这儿,瑞宁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了。

    嘉帝的心口略微一痛,回首望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公主,最终还是妥协的点了点头。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亲心头肉,嘉帝虽贵为帝王,但他也还是个父亲。女儿能幸福,他就很知足了。嘉帝将瑞宁公主拥在怀里。心里却是想着那个让他失望连连的混小子。溟扬啊溟扬,能否迈出这一步,就看你自己的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