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响教堂的钟声  第九话 月之誓语·宁静的前奏

章节字数:2991  更新时间:12-05-14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落!”一声很不合时宜的高调,妖娆而性感的酒吧女从天而降,向我扑来。

    幻月及时挡在面前,甩一道白光,女子被弹开,眼看要撞到星河,小男孩很自觉地闪身避开,女子飞入他身后的阿穆怀里,顿时酒醒大半。

    “璇玑,你发什么酒疯?”阿穆不爽地拎起她。

    “夜落……”璇玑美眸中闪着灿烂繁星,忽睁大双瞳瞅着面色阴冷的幻月,飞快躲到阿穆背后,无比委屈地大声哭嚎:“夜落,你要为我做主啊!幻月、幻月他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弱女子?!我抚额,她弱女?世上无强女了,幻月对她做了什么?不问还好,一问她更像开了闸的洪水,眼泪直往阿穆衣服上蹭,后者嫌恶地皱着眉,临近发作。

    “那天晚上打完电话,幻月把璇玑叫到房间,没多久就听见她在里面鬼哭狼嚎,然后衣衫不整地跑出来,去酒吧找煦了,听煦说她在那里日夜买醉,纵酒无度,今晚回来可能想见你。”小离散散漫漫地回答。

    “幻月,是不是做得太过了?”我秉持公道。

    “我只是遵从你的交代,可任意处置她。”

    “夜落,你怎么能这样?!”璇玑转悲为愤,“怎么能任由我被欺负?为什么那么喜欢幻月?那么讨厌我?我、我好伤心……我不活了……”一坐地,刹那决堤。

    “璇玑,璇玑……”妙音过去轻拍她的背,柔声安慰,“夜落大人对大家一视同仁的,没必要跟幻月争,别哭了……”

    “妙音,”璇玑一把抱住小姑娘哭诉,“还是你对我好,咱们女人就该站在一条线,打到他们欠扁的男人,”止住,“除了夜落以外,”继续悲怆,“哇……幻月,我跟你势不两立……妙音,以后一定不要被男人欺,对他们下手有多狠就多狠,千万别留情……”有意瞟了眼星河。

    “无聊。”小男孩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转身回房。

    妙音哭笑不得,可怜被璇玑抱得太紧,还得忍受她熏死人的酒气。

    我默叹,不再理会,等她酒疯撒完自然能安静。径自上楼,心脏的隐痛一刻未消……

    偌大的画室,陈设单调而显空阔,墙角摆放着几幅彩色风景画——平时闲来无事会去山顶写生。四面墙上挂着一些临摹的油画与国画,一副蒙着白布的大画框里,是我的自画像。并非因画得不好,何以用白布遮掩?自己竟不知……

    坐在画板前,正对着一扇敞开的窗户,轻纱般的淡色窗帘随风摇曳,外面深沉幽寂的暗夜充斥着神秘与未知,无边无尽的黑夜,其实很迷人!

    画笔沾上黑色颜料,在画布上渲染痕迹……

    幻月进来时,一副作品已差不多完成,正做最后的小修补。

    “夜落。”他立在我身后。

    “有事吗?”我依然专注于画上。

    “对不起,你本不该承受她的诅咒。”

    “自作自受,没什么该不该,你无需自责。”

    “还在疼?”

    “嗯,”我轻应,没停画笔,“我封印了自己一部分力量,这两颗晶石给你。”身后现出两颗闪耀的黑白晶粒,缓缓落在他手中。

    “为何?”

    “力量与诅咒同削同长,力量的封印可以减轻诅咒的痛楚,有时候过于强大容易招致灾祸,适当的削减未尝不好。”

    “但这么做,你的处境会更危险,”他略有不满,“况且眼下已有人对你起意。”

    “不是有你吗?你们和小离……”画笔停滞,“会保护我。”

    “夜落!”能听出他的诧异,俊美男子握紧两颗晶石,单膝跪地,“夜落大人,幻月在此起誓,愿将自己的一切,身心、乃至灵魂,全都交付给您,永生永世侍奉于您左右,护您周全,至死方休,为我唯一的主人。”

    “你的誓言我会珍惜,”我搁下画笔,慢慢起身,望着眼前完成的画作,“幻月,还记不记得当初在神界,我弟弟夜神,称为夜王殿下,而我,曾经的审判之神,在神族中又被如何称呼?”

    “您为审判者,掌管幽冥之境,是至高无上的冥王大人。”

    “冥王?”我暗自轻笑,“或许我们会在这个世界遇上同行。”画纸上,黑色斗篷赫然跃入眼帘,格外显眼。

    “同行?”

    “幻月,以后,忘记‘冥王’这两个字。五千多年前,夜落已沦为邪神,自那一刻起,我再非审判者,你们也非执行者。我是邪神夜落,你们,是我最忠诚的仆人,”嘴角微微勾出一抹弯度,我轻声自语,“或,最亲密的伙伴。”

    “是,幻月定谨记使命,惟您是从。”

    我回过身来,看着立誓的冷面男子,说出一句无章理的话:“幻月,记住,我们在这个世界,是客人。”

    ……

    把宅邸原主人——几只厉鬼送走后,耳根清净了许多,声声凄惨的呼救从此湮灭,世界如此美妙。温暖的晨曦洒遍山林,如同一层明亮舒适的外衣,窗台上几盆兰草迎着日光,简单宁和……

    我依旧是夜落的模样,只着了身现代装束,长发变短,古衫长袍换成衬衣,打开房门,一抬眼:“璇玑?!”守在门口?

    “夜落!”见到我,她两眼大放异彩,活脱脱像只在主人面前讨欢的猫,“亲爱的小落落,我好想你哦!”

    “你……”不及我说完,她抑制不住亢奋地张开双臂扑来。

    “璇玑。”一个阴冷刺骨的警告。

    她飞快改变动作,转绕到我身后——幻月不知何时抱臂靠在房门边,向她射一记冽冽寒光。

    璇玑真被治得不轻!我汗颜:“幻月,不用把她看太紧。”

    “她一直对你虎视眈眈,若你自己能应付,我落得省心。”他丢下这句,漫步走开。

    说的事实,后面,璇玑火辣辣地盯着我:“小落落!”眼角一抹得逞的奸笑,大鹏展翅,愣是扑了个空——好歹我是正主,怎能由她胡来?

    “夜落大人!”刚下楼到大厅,妙音眼前一亮——许是夜落穿的现代装束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哟——妙音、星河,在学校还习惯吗?”我闲适地坐上沙发,桌几上有杯备好的热牛奶。

    “一群女人,真麻烦。”喝牛奶的星河闷闷道,小脸蛋划过一丝愠色。

    “嗯?”谁那么不幸招惹他了?对方会不会有事?

    “星河在学校太受欢迎了,所以……”妙音对着手指。

    “慢慢习惯就好,”这种事正常,小男孩长得太完美,头脑又聪明,我不忘嘱咐,“别欺负人家小朋友。”

    “星河还好啦!不会做出格的事。”

    “没办法,上学是任务。”小男孩放下杯子,面无表情。

    我干笑,隐约感受到一股氤氲怨气。撇头望向屋外,阿穆正在院里修剪花草,小离和幻月在屋顶看云彩——

    “小落落,原来你不是去找女人,而是找男人啊!!”楼上,璇玑笑眯眯地扬扬我的手机,像发现了新大陆。

    “咳咳咳……”我生生被牛奶呛,“谁的电话?”

    “一个叫尹剑的,问你身体怎样,对你好像很关心呢!还问了我们家地址,说要过来看你。”

    “你告诉他了?”此问题相当严重。

    “我叫他去夜明珠,小落落,不介意我去接见他吧!”猫女郎眨着星星眼。

    “别太过分。”

    “那我走喽,拜拜!”话音一落,女子瞬间消失。

    之后,宁静祥和的清晨,感觉如此美妙!突然意识,她把我手机也带走了。

    林希儿手里捧着一本盲文书,走进教堂(本想邀寒筱贞一起来,可她要回家照顾生病的妈妈),安安静静的大堂里,几个人正做祈祷,她便默默坐在后排。

    环顾四周,瞧见玻璃窗外的草坪上,轮椅中的女孩膝头平放着一本翻开的大书,指尖摩挲着上面的文字,露出满足的笑意。

    林希儿轻手轻脚地从后面绕过去,出了侧门,来到夏汀面前……

    “希儿,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给欧凝?”夏汀递出一只小巧可爱的洋娃娃,“安卓和欧凝经常来看我们,这是我和孩子们给她的一份回礼,谢谢她的照顾。”

    “为什么不等她下次来,自己给她呢?”林希儿觉得亲手送出比较有意义。

    “他们最近都挺忙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希儿,请帮我这个忙吧,顺便叫他们多注意身体。”

    “……欧凝住哪间宿舍?”

    “他们不在学校住,我给你地址。”……

    东门隔街的小区里,林希儿找到那家灵异事件调查研究社,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漂亮女生:“你好!”

    “你好!”

    “请问是有委托吗?我们社长不在,先进来吧!”

    “哦,不是,我来……找欧凝。”

    “找我?”欧凝大惑不解。

    “你是欧凝!”林希儿惊喜,飞快把洋娃娃伸给她,“这是夏汀托我给你的,说谢谢你们的照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