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响教堂的钟声  第十二话 怨恨的根源·被利用的心

章节字数:2868  更新时间:12-05-15 22: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昏暗的钟楼内,半空两只透明大茧中,失去知觉的女孩们静静入睡,安详睡颜似不愿苏醒过来。

    “风铃。”落地窗前的女孩低首沉冷道。

    “夏汀。”我平淡回应。

    “何必这么见外,互道真名吧!”

    “夜落。”

    “未魑,”她缓缓抬起头,眼神如两柄锋利的尖刀,充满森然嗜血之气,“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夜落。”浑浊的声音由于极度兴奋而颤抖。

    “尸魔未魑,放了那孩子。”

    “同样生于黑暗的你,竟对愚蠢的人类产生怜悯,真可悲啊!冥王夜落。”话语尽是嘲讽。

    “是邪神夜落,”我冷冷纠正它,“我劝你见好就收,不然,今晚便是你的末日。”

    “哈哈……”声声令人胆寒的狂笑,“我的邪神大人,用得着这么急吗?你既已沦为邪神,更没必要护着卑微渺小的人类。你为他们做再多,也没人感激,他们不会领情,邪神就是邪神,永远是邪恶的化身,是天生的杀戮者和毁灭者。在人的眼里,是恨不得扼杀和消灭的异类,他们只会愚蠢地信奉着那些披着神圣外衣的虚伪之徒。夜落,你我是同类,不论哪个世界都一样,你该醒悟,人类和我们势不两立,彼此以对方为食,不断的憎恨与争斗,直至将另一方牢牢控制在自己的威慑下,乃至毁灭殆尽。但我们和一般的邪魔不同,人在强大的我们面前,只配成为玩偶,而同情玩偶是你最大的败笔,夜落,放弃那种幼稚的想法吧!和我一起尽情追求这无比美妙的乐趣,陷入绝望的哭号,惨厉的哀鸣,濒临死亡的瞳孔中映射出的无助与恐惧,啊,这些莫过于世上最痛快的享受了……”

    “抱歉,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没兴趣。”

    “夜落,我好言相劝,你别不识好歹。”

    “是好是歹,轮不到你定,你称过自己有几斤几两,也配要挟我?”

    “哼……哈哈……夜落……”它恼羞成怒,凶相毕露,女孩的身体不停涨缩、抽动,拧结的脸控诉着无言的痛苦。

    “未魑,放了她。”

    “哈哈……她甘愿如此,我有什么理由放她?”夏汀全身被一团黑雾覆笼罩侵蚀,很快淹没其中,渗人的狞笑连连回荡,“哈哈……都成为我的食物吧!夜落,你也不例外,我要得到你,得到你的力量和你的全部,哈哈……”

    ……

    “小心!”随着梁以姗发出的警告,空旷教堂转瞬间宾客满座,均是陌生面孔,一对新人正在神父面前相互起誓,期许爱的结合。

    为对方戴上戒指的男女——杜安卓和丁灵!!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灵灵?”杜安卓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一幕,发疯似的冲过去,“灵灵,灵灵……”

    严俊拦不下,不知所措,听梁以姗急喊:“是幻觉,快把他拉回来。”

    “安卓……”他赶忙奔去,就在杜安卓快触到新娘时,一跃身将他扑倒。

    新娘手中一抖,戒指落地,发出清脆的叮响,转过脸望见地上的两人,面容因满腔愤怒而逐渐扭曲,狰狞成一头骇人怪物,新郎与神父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只青面獠牙两眼亮着幽幽绿光的地狱恶鬼。

    “灵灵?”杜安卓难以置信,“灵灵……”

    “安卓,醒醒,她不是丁灵,是幻觉,你快醒醒,”严俊抓起他的领口,大声吼,“你快给我清醒过来……”

    “严俊,危险,”梁以姗高喊,急飞出一张符,“快回来。”

    一把寒气逼人的千斤大斩刀直直砍下,严俊飞快带着杜安卓在地上几个翻滚避开,同时,灵符贴上斩刀,立即燃起灰色火焰,连同操刀的怪物一起焚烧,在凄惨的哀呼中化为飞灰。

    严俊将失神的同伴带回,发现满座宾客皆幻化为鬼怪,将五人团团包围在过道间。个个长信吐舌,白骨森然,衣衫褴褛不堪,或吊着残肢断臂一瘸一拐慢慢前行,或匍匐爬行的上半具身体,带着腐烂的泥土,如刚从坟墓中爬出,每双眼都附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怨恨……

    金属在地板上摩擦出的惊悸的滋滋声,声声逼近——刚才被焚烧的怪物,那道可怕的诡笑绿光阴仄仄地射向几人。

    寒筱贞手脚发凉,努力想保持镇定,身体却不听使唤,战栗不止,半倚着身边的男子才不致瘫倒。尹剑察觉她的恐惧,下意识揽住打颤的身体,护在怀中宽慰道:“放心,我们能平安出去。”

    无来由地,惊慌错乱的心渐渐平稳……

    “怎么会这样?”严俊不禁骇然。

    “这些是幻觉实影,别被它们攻击到,造成的伤害会给人感觉和现实一样,让你痛不欲生,一不小心就将致命。”梁以姗简单解释,挥手往空中抛出灵符,并起两指,喝道,“召唤,火凰。”

    从天而降的火舌将逼近的鬼怪扫退,一只浑身燃着火焰的大型怪鸟迅猛落地,被激怒的鬼怪凶神恶煞般扑袭。

    梁以姗让严俊和尹剑去门口,二人会意,一个拉着杜安卓,一个护着寒筱贞,向大门撤去,前方出现一群鬼怪拦住去路。

    “快。”梁以姗催促,手里又多几道符,与火凰竭力抵御,覆灭又重现,无穷无尽。

    “安卓,”严俊急喊着身边沉黯的男生,试图唤醒他,见效甚微,无奈之下抽出随身所带一截铁棍,示意后面的女生,“以姗。”

    一张灵符疾飞,贴上他的武器,融入其内,铁棍两端伸长,只见一条长棒灵活耍动,苦苦抵挡海潮般的攻击……

    “混蛋,”尹剑心中暗骂,“你还在等什么,无殇,出来。”

    “呀呀,我可不是你的仆人,别用这种无礼的口吻命令我。”空中浮现一个黑色暗影,斗篷下瞧不清脸面,肩上扛一把巨大镰刀。

    “少废话,快动手,它们很合你的口味吧!”尹剑冷厉地盯着半空。

    “这些幻体并不存在,根本不是灵体,你叫我如何动手?”

    “哼,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岂不太有损你的威名?”尹剑怒讽,忽觉背后一阵阴风,无殇晃到他耳侧。

    “这倒没错,我有责任保护你,毫发无损,”嘶哑的声音阴沉而玩味,“在你完成任务前。”

    “尹剑,你怎么了?”寒筱贞担忧地望着一动不动的他。

    “没事,相信我,很快能出去。”尹剑安慰道,想着约定的任务,一万个灵魂,即将结束。无法控制内心升起浓重的恨意——那个人,一定要亲手把他葬入万劫不复的修罗地狱。

    “尹剑?”他的话使人心安,然而他的神情……又叫人莫名的害怕。

    “尹剑,近来可好?”半空,一个黑色礼服的妖魅男人,唇角扬一抹妖冶的讥讽。

    “楚——潇——然。”他愤怒的瞳孔泛出丝丝血红,握紧震颤的双拳,指甲嵌进肉里完全不知疼痛。

    “尹剑?”寒筱贞心惊,为何他一刹间变得……很可怕?望向空中的男人,尹剑看他的样子,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这么大的仇恨,从何而来?

    “筱贞,去,跟在严峻后面。”尹剑语调生冷。

    “你……”寒筱贞心觉寒凉,他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在这种结界里胡思乱想,会出现你心底最在意之人的影像,尹剑,他是你的幻觉,做多无益。”无殇的怪调听着刺耳。

    “闭嘴,就算是幻觉,我一样要他死。”残忍嗜杀的口气,吓得寒筱贞噤若寒蝉,她一步步后挪。沉浸在愤怒与仇恨中的尹剑,太可怕,周围鬼怪纷纷后退不敢围进,此刻的他,像极一个死神。

    “哎,同学,快过来,”严俊注意到失魂落魄的女生,拉起她冲到门口,用力摇了摇:“同学,同学……”

    寒筱贞方醒,听面前的男生自言自语:“尹剑,在干什么?”,正走出一步,她急忙阻止,失声喊出:“别过去……尹剑他……”很不正常。

    “他变了,”杜安卓幽幽开口,“恐怕是因为那个人。”

    “他是谁?”严俊迎上他的目光,骤然惊喜,“安卓,你好了?”

    “我们快找出路,救大家。”

    “门打不开……”寒筱贞抓着门把使劲推拉,却纹丝不动。

    “我们被困在结界里,只有先破坏结界,才能得救。”

    “以姗被缠住了,怎么破?”严峻十分焦虑。

    “跟我去钟楼,”杜安卓应答,转问身边的女生,“你……”

    “我叫寒筱贞。”她迅速作答。

    “寒筱贞,你也一起吧,这里很危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