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命运十字口  第五话 深沉破碎的伤恨

章节字数:2899  更新时间:12-05-06 17: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阴晴不定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晴光灿烂,下午就阴云密布。

    刚进入市区,雷声轰起,倾盆大雨骤降,副座上的寒筱贞心神不宁。车外阴暗厚重的雨帘,敲打在车顶篷的黏重声音,伴着心惊的雷鸣。她脸色煞白,止不住颤抖,双臂下意识地抱紧身子。

    “轰隆隆——”雷声乍响,轰裂了脆弱的心理底线。

    她再也受不了地紧捂住了两耳,打颤的齿间发出惊恐的呻吟。

    “怎么了?”尹剑留意到她的反常。

    寒筱贞没应答,脑海中不断闪现出那幕惨痛的画面:同样的天气,同样的环境,她领到谷江大学的入学通知书,赶巧父亲那天出差回来,她兴奋地跑去车站接,想在第一时间内告诉父亲,对于平民阶层的家庭,这是件多么荣耀的喜事!

    那天雨下得很大,雷声不停,她刚到站,下了公车吃力地撑起雨伞,透过晦重的雨帘仔细望向马路对面的出站口,瞅见头顶着一只大包遮雨的父亲。她奋力地招手,想冲过去,却被呼啸而来的汽车挡回。

    父亲也注意到她,冲隔着一条仅十米宽马路那头的女儿招手。

    寒筱贞绽出开心的笑颜,然而很快凝止,她看到父亲背后有个模糊的黑影,背脊陡然发寒,似乎见黑影在笑,笑得极其诡异。

    一辆巴士驶来,黑影伸出了双手,伸向父亲,可他身边没人看见,更无人阻止……

    “轰隆隆——”雷声响彻天底,那一刻,她永远失去了最爱的父亲,马路中央被压得血肉模糊的尸体与诡笑的黑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犹如深深植入脑髓的毒瘤,吸食着她每一根神经与细胞。

    尹剑将车停在路边,揽过抱头哭喊的女生,试图安抚。

    又一声雷,寒筱贞随之战栗,画面像不断重播的旧电影,那个黑影——事后车祸现场的目击者否认,站在父亲身后的几名旅客断定自己没看见过什么黑影。当时那名中年男子突然冲向大巴,旁人纷纷奇怪,他的举动实在奇怪,除了认为想自杀外并无其他合理解释,但对工作家庭均正常的人而言显然不可能,最后这起事故被当成意外处理。

    寒筱贞坚信,父亲的死不是一起普通的意外,事情远没那么简单,模糊的黑影,不是幻觉,但没人相信她……

    尹剑第二次见到她刚强外表下的脆弱,上次在教堂,她仅是害怕,这回却是内心真正的恐惧。像一条毒蛇,瞬间粉碎她筑起的所有防御,直袭向心底最柔软的部位,牢牢盘踞。

    他把她靠在自己肩头,紧紧抱着,默默陪伴,成为她此刻最大的安慰。

    *********************

    结界里的夜宅,安宁幽静,无一滴雨水侵扰,宛如夜雨中详和入睡的婴儿。

    站在被佳颖扯去白布的自画像前,我惋叹:冥冥中要经过她的手吗?

    那张沉入梦乡的睡颜,很耐看,第一眼可爱,第二眼漂亮,第三眼吸引,她的活泼好动、率真,总能使我找到璎涵儿的影子。

    “夜落,她是什么人?”丝丝趴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熟睡的人儿,歪过脑袋问我。

    “一个朋友。”我微笑回答。

    “你喜欢她吗?”懵懂的小猫咪问得很直白。

    “丝丝为什么问这个呢?”

    “因为我觉得你对她很特别,跟对其他人有点不一样。”绿宝石眸子闪着天然的纯色光泽。

    “是吗?”我只笑笑,没承认,亦不否认。

    雨帘渐渐稀疏,雷声已止,车在一条昏暗的小巷中停下,尽管路灯还亮着,在雨中却异常黯淡无光,朦胧的夜,朦胧的雨……

    “谢谢!”寒筱贞精神放松,轻声道谢,幸好有他在,使她可以依靠。

    尹剑放下车窗,望见雨雾里的纤弱背影,想也没想地打开车门快步走去,脱下外套高举着遮在她头顶。

    她错愣,定住脚步转过头痴痴地望着他。

    “别傻站着,快去你家。”尹剑佯作不悦。

    她带歉意地点点头,脸颊微微泛起一层热晕……

    一间普普通通的单元居里,寒筱贞顺手按下厅里的开关。借着灯光,尹剑看清狭小的空间里布置得很整洁温馨,桌几上花瓶里插着一束新鲜的粉色康乃馨,为温馨的小窝平添几分淡雅,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最显眼的桌柜上,然过于冷清。

    “对不起,害你身上都淋湿了,”寒筱贞递给他一块干毛巾和一杯热水,“随便坐吧,我先去看下我妈。”

    尹剑接下她手里的东西,没多说什么。

    门缝里透出些微亮光,寒筱贞正悉心照料着母亲:“妈,水来了。”

    “筱贞啊,妈妈拖累你了。”床上的母亲沉重自责。

    “妈,别再说这种话,爸走了,我只剩您一个亲人,无论如何一定会想办法治好您的病,放心吧!”寒筱贞握紧她干枯的手,坚定地宽慰。

    良久,母亲无奈地叹了气,在药性作用下,逐渐昏睡过去。女儿静静守在她身边,满眼心疼与不舍。

    “明天会有人来接她去医院,别太担心。”尹剑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

    “嗯。”

    “你爸呢?”

    “我爸……”提起爸爸,不久前的场面再度浮现,她紧紧捂着口,悲楚得发不出声,无息的泪珠滚滚落下,她扭身冲出房门。

    尹剑纵使再不明,也大致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寒筱贞蜷缩在客厅的沙发椅上,脸上挂着哭过的泪痕,慢慢向他诉说自己一生忘不了的惨剧。

    提起那个黑影,她心头划过一抹伤恨:“我不会放过它,一定不会。”

    “为什么只有你看到?”尹剑眼神凌冽,两年前,正是自己被杀的时候。谷江大学的入取通知书下发的前几天,他刚刚成为无殇的代理,那黑影绝非死神,他去过现场,且打开阴界之门,带走了可怜的灵魂。

    大雨中悲痛欲绝的无助背影——原来是她。

    “不知道,”女孩抱头的双手揪着头发,身体缩得更紧,“刚进大学,我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因为爸爸过世,我一直打不起精神,晚去了学校几天,被安排和另一位同学住在较偏的寝室里,最顶层,入住的人很少。我的室友经常外出,晚上很晚回来。一天晚上,灯熄了,我躺在床上听到她用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很安静,没任何声响,我奇怪她每晚睡觉前都要去洗漱的,那晚却例外,因为平时跟她处得不熟,就没在意。过后一连好几天都这样,早上起来看她床铺上没人,她什么时候起的,什么时候出门我全不知道。持续了一个星期,有警察来学校,说在校外郊区的林子里发现一具被埋的女尸,经证实,死者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推断,她死了至少七八天,那具女尸的身份,竟然是……是,”嘴唇苍白而颤抖,“是我室友,我和她……在同一室度过了整整一个星期!”

    尹剑搂过她不停发颤的肩,知道此时她最需要的有人陪伴……

    *************************

    深沉的夜,随着粘稠雨点落下的,还有腥重的绿色浓汁,庞然大物爆碎的瞬间,黏糊糊的碎末四溅,犹如泼洒的泥浆,沿地面汇聚成的冰冷水流通向井盖,涌入地下道。

    “飞煜,把这里收拾干净,我们要去见大小姐了。”冰蓝宝石隐去幽幽光芒,楚潇然轻淡慢语。

    “是。”男孩应道,紫眸中平静无澜。

    残留的秽物无声浮起,聚拢在暗紫光晕中,一点点被蚕食,直至消失,不过几秒的功夫,周遭干净得如同什么事都未曾发生,雨依然下,一高一矮两件白色斗篷纯白无染,飘然离去。

    幽静的湖畔,变小的雨点细细坠入湖面,荡起层层不绝的涟漪,像人心底泛起的沉重晦暗,撒不去的愁闷。湖心突出的岩石上,一座欧式城堡般的建筑好似漂浮在水中央,秉承哥德式建筑风格的城堡里透出的柔和亮光与周围景致互为协调,在夜色中显出的轮廓美丽而神秘。

    “潇然,你这次速度有点慢,”明亮而富丽的高华大厅里,Iris替他接过斗篷,“阿辛好像不太高兴。”

    “莫老大的千金又怎么了?”楚潇然一脸风轻云淡。

    “面前可别这么提这几个字,不要忘了阿辛最讨厌别人称她为莫绝的女儿,像她自己没有名字似的,”Iris提醒,望了眼他身边的男孩,有些抵触,“我先带他去房间,稍后跟你去书房见阿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