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命运十字口  第十话 序幕之初战

章节字数:2770  更新时间:12-05-22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夜宅,空气中弥留血腥与打斗过的痕迹,浓重死寂的夜幕下,黑魆魆的宅邸更显幽异。

    “夜落,如果他敢背叛你,我一定会杀了他。”幻月似领悟到什么,一个字比一个字冷。

    “那颗晶石并没留有我多少灵力,神王的秘器,除了神王和被封印过的我,无人再知怎样使用它们的封印之法,在这个世界,空置的晶石在他人手中,对我没什么威胁。若晶石充盈了力量,我断不会轻易给人,你是知道的,幻月。”我低缓解释道。

    “落到人类之手,控制不了是自取灭亡,落到妖魔手中,后果不堪设想,相互牵制的平衡被打破,将导致整个物种灭亡,生灵涂炭,人间离变成另一个地狱就不远了。”他像说着一个与自己无关的结局。

    “你很清楚自己肩负着什么。”我欣然一笑。

    “保护你,是我永生永世的使命。”

    心间拂一缕宽慰,守护骑士吗?即便天下人负我,唯独他六人和小离,绝对不会。

    “若真有那一天,我亲自来终结。”我暗自轻言。今夜,原有的命途因我的闯入而改变,平静祥和取代了舞会本该有的死亡与血腥,亦阻挡了死神的脚步。

    刚至客厅,一身淡蓝古装水袖长裙、纤细腰肢、妩媚妖娆的绝尘仙子迎来,沙发上坐着小离、妙音与星河(手里捏着一只可怜兮兮的猫),均不苟言笑。

    璇玑现出原本面貌,几人“神情肃穆”,看样子事情不小。

    “有不速之客?”我淡问。

    “几只苍蝇,被赶走了。”小离直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是普通的苍蝇?”

    “大人,您预料的不错,夜宅果然被盯上了。”妙音站起,两手相扣垂在身前。

    “夜落,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绝不让任何杂碎接近夜宅一步。”璇玑信誓旦旦,顺势向我靠来,幻月不着际地挡下她的举动,刚伸出的一只素手迅速缩回,主人露出十分无辜的笑脸。

    “汇报情况。”幻月永远那么冷若冰窖。

    我坐入沙发,捧着一杯茉莉花茶悠悠品饮,听着前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事:

    璇玑被我回绝要求后,郁闷地动身去酒吧,哪知刚出结界,便发觉附近的异常,有两股不寻常的力量碰撞,离夜宅越来越近,她暗生警惕。

    划破黑暗的两道光焰在山林中清晰耀眼。明亮的光束拔地而起,卷起一层骇浪,与藤枝般的青色幽光相持,半空中绽放出数朵灿烂的星花,飘洒林间。

    树梢上立着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个站在九宫阵法中,左手指间的戒指上一颗橙色宝石流光溢彩;一个衣着宽幅长裙,像古代女子装扮,背后腰部伸出几条张牙舞爪的长藤,散发出的沉冷阴气不言而露。

    橙色宝石的主人快速并指结印,宝石中引出一柱光芒,举向天际,一只巨大鹏鸟幻影腾空跃出,发出长厉嘶鸣,响彻山谷。鹏鸟扇动双翅,霎时狂风大作,一道龙卷飓风直袭古装女子,半途中又分裂为八道,于不同方向围攻过去。

    女子只有后路可逃,却见她不紧不慢地挥动长袖,腰间长藤脱落,迎面飞向飓风与之缠绕抵挡。女子寻机闪到一旁,纠缠的两股力一齐射往夜宅,被无形的结界轻巧化解。

    打斗中的两人双双震骇,停止攻击,同时望向那个隐藏着非凡力量的角落,竟发现此处有座老宅邸,幽幽的灯光若隐若现,笼罩在一层牢不可破的结界中,隐然间令人生畏。

    璇玑见他们竟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自己的地盘上打架,攻击夜宅,早是火冒三丈,当即恢复原身,一声怒吼:“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两人没想到附近有第三人在场,那一身淡蓝色古装长裙的美丽脱俗女子,似乎为宅邸中人,俱一愣,周遭渐浮起慑人的压迫感。

    “谁?”橙色宝石的主人喝问,一头清爽短发,中性的声音雌雄莫辩。

    “你管我是谁,敢在这里撒野,不可饶恕,”璇玑恶狠狠地回应,“现由我替主人执行对尔等之审判,亵渎主人圣地,不得好死。”

    四字犹自地狱涌出,璇玑立于空中,两条飞旋的蓝玉带袭卷向二人。后者措不及防,急急避开,不料身后飞来更多玉带,散发点点荧光,将两人各自缠缚。

    玉带收紧,身体愈发使不上劲,宝石主人恼怒:“快放开我,你如果不是和她一伙,就别妨碍我收拾那只凶灵,否则你会后悔的。”

    “威胁我?!真是天大的笑话,区区一个卑微的人类居然敢藐视我……”璇玑愤懑的一句未说完。

    “臭女人,我跟你无冤无仇,不帮忙且算了,还连我一起抓,实相的赶快放了我,否则我要你好看。”女子凶神恶煞。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人,”璇玑气极,脸色发青,嘴角咧开残忍的弯弧,“下地狱去吧!”双臂展开,水袖中射出万丈强光,凶灵备受灼烧煎熬,痛苦惨叫,凄厉得欲将人的耳膜刺破,传入客厅里的小猫咪耳中,瘦小的身体在星河手里恐惧地打颤。

    “星河,丝丝好像很害怕,我们出去帮忙吗?”妙音弱弱地建议。

    “女人之间的战争,男人不好介入。”小男孩闲淡地喝着一杯红茶。

    小姑娘额前挂起黑线,转问向下一位:“殿下?”

    “璇玑不是夜落,我不会插手。”夜离回得甚是干脆。

    妙音很受刺,蹲在墙角里画圈圈,为璇玑默哀:她那次撒酒疯的胡言乱语貌似把大家都得罪了。

    结界外的凶灵临近化作飞灰散灭,林中忽生一团青烟将她包裹,捆紧的玉带松解,一个男声从远处飘来:“谢幽冥使大人大量,不与我等计较,御灵师已带到,剩下交由您任意处置了。”话音与青烟沉落,凶灵亦不复存。

    年轻的御灵师趁璇玑的注意力集中在凶灵上,暗暗召唤被玉带袭击那刻消失的鹏鸟,听闻此言,禁不住一愕。就在其闪神的片刻,侧面直直射来一记暗流,御灵师躲避不及,刹那间仿佛有千万根针齐齐扎入肺腑,痛不欲生。

    撕裂的惨呼声被长鸣覆盖,鹏鸟及时出现,双翅收拢护主,化作一片浮光与御灵师消失在夜空下。

    璇玑被那个声音弄得满头大雾,原本要好好教训的一人一灵,逃的逃,被救的被救,落得一场空,她仰天长啸,憋着一股怒火无处发泄……

    听完一段精彩的描述,我抚摸着窜到怀里的小猫咪,明白她所害怕为何。

    “那只凶灵和救走她的男人是什么来头?”幻月像在问她,又像问自己。

    “谢幽冥使大人大量,御灵师已带到,剩下交由您任意处置,”星河念出,“这句话很有意思。”

    “璇玑和他们是一伙?”小离偏过头看她。

    “殿下,人家这么清纯善良,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璇玑娇滴滴道。

    虽说眼前是位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人,众人听此一言依然倒胃口——

    “我们当然清楚,只怕逃走的御灵师会信以为真,”我拨正主题,“他受的那道攻击可能是获救的原因,璇玑的流云仅凭一个人类,断难轻易脱困,或许他自己并不知,甚至会先入为主,认为是璇玑下的手。”

    “冤枉!”当事人瞪目。

    “你自己先放话要他不得好死。”幻月冷语。

    “嘴上一套,做出来另一套,故意设下陷阱等着白痴往里跳。”小男孩脸上仍然平静无澜。

    “你说谁呢?”璇玑飘到他身边,挑指捏住其下巴,阴仄仄地问。

    “璇玑,别误会,星河指的不是你,是那个御灵师。”妙音赶忙充当翻译。

    “哦——”女子了悟,手指改为温柔地摸上那张精美脸蛋,“我说嘛,小星河很乖的,不会那么顽皮。”

    “拿开。”小男孩沉沉吐字,眼角射一抹锋利的光。

    深知星河性情的璇玑对他兴趣也不大,适时收手。同时客厅坠下一道明光,阿穆回来了。

    “结束了?”我闭目仰靠在沙发背上。

    “该收拾的都收拾了。”

    “你连他也一块收拾了?”我有点惊讶。

    “对自知之明者我从不吝啬自己的宽容。”阿穆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