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命运十字口  第十一话 孤独的暗世界

章节字数:3020  更新时间:12-05-01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落,记得不久前你要我记住我们在这个世界是客人,可如今你自己与那个死神撕破颜面。”幻月质问,“就为了尹剑尹蝶两兄妹?”

    “幻月,你学会揣摩我的心思了?”我面色保持平和,缓缓反问。

    “不,我想提醒你,不是所有不希望发生的事都能阻止,尹蝶逃不了死亡的厄运,尹剑终将被仇恨吞噬,谁也改变不了,你可以插手一次,却不能替他们选择。如果再继续下去,造成的苦果只能自食。”

    无可置否,我进入那间更衣室的瞬间,便察觉到了窗外蠢蠢欲动的妖兽,看到长相与璎涵儿相似的尹蝶,保护欲顷刻占满心扉,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即便清楚今晚本是她生命的终结之夜。

    指示阿穆消灭暗中侵袭的妖兽,阻截乘着夜色而来的死神——原本新月之夜,我不该出现在派对上,只因自己的坚持,将沉重的命运推动。

    “有些事一旦做了,就没办法收手。虽是客人,到底也有自己的意愿和主张,对周围之事难以熟视无睹,这或许是冲动,但我已被卷进来,不可能袖手旁观了,而且在风铃熟知的世界里,我并不完全是客,没必要太被动。何况邪神的做事风格,向来不需过问别人,随心所欲才是王道。”我慢悠悠地说完,淡漠的语气中透着十足的挑衅与狂妄不羁。

    面前几人明显愣了又愣,大概适应了我温和的一面,想不到突然间变得如此轻狂,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此话若放在以前,他们尚且相信我能说出,但当重生之后,这便成火星撞地球的稀奇事了。

    “怎么说呢?感觉我最高傲尊贵的夜落大人回来了。”璇玑抱胸,一手摸着下巴细细鉴别,态度难得正经。

    “璇玑,我交代你的事办完了吗?”柔和的声音里有股警醒的寒意。

    “啊?”她呆滞了几秒,恍然大悟,“给煦带话,我马上去。”话音刚落,人随后消失。

    “夜落大人,无论您想做什么,幻月的誓言将永远与您同在。”那双冷眸中隐藏的坚决我能读懂——这个冷酷的男人,内心其实埋着一颗灼热的火种,表面愈是寒冷如冰,心里便越加如火如荼。

    “大哥,你若是早有这种想法就好了,我定会鼎力支持。”小离唇角闪过一丝邪笑。

    “身上好久没这般热血沸腾了。”阿穆跃跃欲试,像极整装待发即率大军出征前线的将帅。

    总感觉他们两个好像会错了意,我压根没打算干什么大事把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啊!

    “大人,死神就交给我吧!”阿穆迫不及待地主动请缨。

    “死神无殇,”我平静道出,眼里划过一抹凌光,“更适合煦。”他的大镰刀和煦的逆魔杖同为食灵收魂神器,很有一拼,相信煦也会满意此安排。

    “大人,他就是您为煦准备的礼?”妙音听出其意,忍不住咋舌。

    我浅浅一笑,并未作答——早已备好,只是没料想契机来得这么快。

    灯红酒绿的夜明珠吧台前,煦为Iris调好一杯酒,像熟人般地寒暄:“好些天没见你来,最近很忙吗?”

    “唉,头疼事一桩接着一桩。”Iris叹口气,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

    “不妨说出来排解排解,”煦温声笑道,“上次就听你说让人不省心,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结果又尽在聊我的事,现在总该到你吧!”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妖怪、幽灵吗?”Iris搁下杯,两片美艳的朱唇如迷醉的诱惑。

    “有人见过吗?”煦不回答,巧妙地把问题抛回。

    “普通人看不到它们。”

    “Iris小姐看到过?”

    “如果我回答是,你信吗?”

    “相信。”煦想也不想地肯定。

    “为什么?”Iris微感诧异。

    “因为美丽的女子不会说谎,”煦露出孩子般纯洁的笑容,“越美丽越容易接近真实,Iris就是一个美丽真实的女子,和你的名字一样。”

    “我对你的评价要多加一个字,”Iris不觉轻笑,“你很会说傻话,我跟你说,其实美丽最不真实,它是一件掩盖一切虚伪与丑陋的华丽外衣,你不忍心刺破它,不愿意揭开它,宁可醉倒在虚华的表外上,也不想窥探里面的肮脏,因为人总是这样,向往美好,沉浸在繁华梦中,没人会选择痛苦地过一辈子,所及之处,停留在美丽上,足够了。”

    “人人都有追求美的资格,美丽本身并无罪,美好,因为美所以好,若能活得更美更好,何必刻意去尝试痛苦呢?”

    “听你说,我像在自寻烦恼?”

    “但Iris的烦恼不是美丽。”煦似看透了她的思想。

    “我小看你了,”Iris再次诧异,旋即笑出,“真人不露相啊!像你的名字,夜,神秘不可捉摸,煦,如阳光的温暖,你恰好是两者的组合。”

    “谢谢!”煦的笑容如同夜间绽放的昙花,美丽不失风雅,Iris看得不禁眯了眼。

    “煦···”她欲再说什么,或许想提醒他晚上多注意,告诉他谋杀少女的凶手已逮捕归案,但谷江仍旧飘摇不定。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思路,Iris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小会儿,眉间悄悄蹙起,脸色发白···

    “煦,Nicetalk,我有急事必须走了,Bye!”顺手拎过一只精巧的LV提包,她急匆匆地离开。

    煦微笑地目送着走出酒吧的倩影——前两次就注意到她左手上那只戒指,不同寻常。

    “煦,看哪位美女呢?眼都不眨。”璇玑晃到吧台挡在他面前,摆出万人迷的娇态,口气轻挑而戏谑。

    “又被幻月赶出来了?”煦温和问道。

    “哼,别跟我提他,”璇玑迅速板下脸,干咳两声,凑过去对他神秘一笑,“这次是夜落大人眷顾你···”

    湖中央的城堡里,Iris几乎横冲直撞进去,厅中一张米色貂皮软榻上躺着一名伤重少年,全身被鲜血染红,殷红的液体沿着垂下的手臂直淌,浸没那颗橙色宝石,又接连不断地滴在红色地毯上,怵目的颜色仿若在割裂脆弱的灵魂。

    “锦凡,”Iris惊恐,发紧的喉中挤出颤抖的字眼,“锦凡···”望着那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和紧闭的双目,她只觉天旋地转,“锦凡···”死死咬着下唇,努力不让眼泪涌出。

    “飞煜在郊外发现了他,带回来时已经这样了。”楚潇然深表遗憾。御灵师的敌人是妖魔,牺牲在所难免,必须有随时面对死亡的觉悟。不管他曾做过多大的功绩,为保护多少人而死,也不会有人记得,除了自己的同伴。

    身处普通人群中,却活在另一个暗世界,孤独的世界,充满争斗、杀戮与血腥,御灵师是一项伟大的工作,伴着孤独与死亡,只有能够忍受这些煎熬与痛苦的人才可以胜任,一群孤独者相互舔着伤口进行屠杀的战争。

    “是谁?到底是谁干的?”悲伤瞬间转化为浓烈的恨,“他还是个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下这么狠的手?不···不,锦凡···他不能···”哽塞得难受,咸涩的泪水涟涟。

    “他戴上那枚戒指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卸下晚妆,换好睡衣的莫辛慢慢走下楼,淡定的脸庞无任何情绪起伏,“Iris,世上没有后悔药,宫锦凡当初选择御灵师这条路的决心你阻止不了,他以身为御灵师为荣,你同样应以他为傲。世人不会知道他的伟大牺牲,但特派局会永远铭记每一位殉职者,”不由得暗暗握紧双拳,她倔强地偏过头,低沉地自言自语,“这种事情不会持续太久,不会···”

    “我答应过锦平好好照顾他,可现在···”Iris止不住哽咽,“他明明在总部,怎么会跑到谷江来?也不事先跟我联系···早知如此,即使会使他抱恨终生,甚至埋怨我一辈子,我也不能让他成为御灵师···”

    “嫂子···”伤重的少年蓦地发出虚弱的声音,竟奇迹般地自行起死回生,他微微睁开眼缝,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子。

    “锦凡?”Iris喜出望外,急忙握起他的手,顷刻沾满鲜血,“锦凡···”

    “准嫂子,别哭了,这个样子怎么嫁给我哥哥啊?”宫锦凡有气无力地开着玩笑。

    “锦凡,对不起,都怪嫂嫂没用,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Iris伤心自责。

    莫辛暗暗松了口气,来到卧榻边,目光仔细注视着他指间那颗戒指,忽而眉头舒展开:原来是这样!难怪尤尼会同意他当御灵师,的确有天赋。

    想到尤尼,她不禁皱了皱眉,从来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就连忠心耿耿为特派局奉献了一生的老爸直至临终也未能得知他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