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命运十字口  第十二话 挽救,迎接来客

章节字数:2739  更新时间:12-05-22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应该是他在最后关头召出了式神,才勉强保住一口气,又因失血过多陷入假死状态,”楚潇然推测,吩咐身边的男孩,“飞煜,帮他看看。”

    看魔族男孩接近宫锦凡,Iris有些排斥,转望奄奄一息的少年,还是忍住了,让后几步。

    飞煜的目光在濒死少年身上停留了几秒,果断咬破拇指,按入他口中。

    “你想干什么?”Iris惊叫,想阻止他,被楚潇然死死拦下,“楚潇然,你快放开我,他要害死锦凡,快叫他住手,快啊!锦凡,锦凡……快阻止他……”

    “Iris,飞煜不会害他,是在救他。”楚潇然声色柔润。

    “别骗我了,他给锦凡喝他的血,他是妖魔,锦凡会死的……”女子眼睁睁见少年痛苦抽搐,哭喊几近哀求。

    飞煜听见“妖魔”两个字脸色不自然抖动,抬头对上楚潇然眼里的信任,心底流过一阵温暖,右掌置于少年额间,源源注入暗紫光晕……

    “魔族的血在人体内会产生强烈的排异现象,摄入过多直接猝死,但飞煜用自己的魔灵帮他压制血液排异,并催使两样不同的血种融合,大大减小了死亡概率,”莫辛开口解释,“魔血蕴含的能量远超过人类,是目前救宫锦凡的唯一方法,再晚几分钟,他必死无疑。”

    少年抽搐的身体逐渐平息,飞煜收回紫晕,确认伤者无恙,默默退至楚潇然身边。Iris猛挣脱松懈下来的男子,急唤着锦凡。

    楚潇然递给飞煜一方白帕,男孩仰起脸怔怔地望着他,额头细密的汗珠映射出内心的惊宠,他讷讷地接过手帕,默默举起。

    宫锦凡苏醒后,将所遇之事完整道出,忘不了那个联手妖灵加害自己的古装蓝衣女子——究竟有什么来历?

    *********************

    幽暗沉郁的魔域一隅,巨大白骨散落堆垒,遍布嶙峋的尖石柱环绕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塔山,笔直而陡峭,顶端恢宏的黑色殿堂震骇人心,压抑的死亡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两排形态各异面目狰狞的鬼怪石雕直通往一道敞开的拱形巨门,门后为一条宽敞漆黑的走廊,看不到尽头,时不时游弋过一条条长长的幽光,被称为魔王的奴仆,纷纷涌向空阔的殿内。

    “血魔,何事来报?”骷髅面具后沉哑声起。

    “派去暗中守护魔王大人灵魂的鬼灵遇上一名御灵师,又遭遇夜落身边的幽冥使者,虽被救回,但三魂七魄已灭……”黑袍男子回禀。

    “遇到幽冥使者,怪她运气不好,”阴森的骷髅略思量片刻,“这件事办得不错,把她带入魔池,另派雪妖,切记别再出岔。”

    “可否由我亲自前往?”

    “你?”骷髅面具稍倾下,“好是好,但目标过大,若被夜落发现,你就回不来了。人类的御灵师也会有所察觉,这反而容易暴露魔王大人的行迹。”

    “夜落的力量确实超乎想象,正因如此才十分值得我们捕捉,我自认为非他对手,只能想办法与之周旋,好在计划已开展,夜落将忙着应付御灵师,而我便可趁此机会找出破解之法,”黑袍下血色唇角勾出一抹弯,“再说还有一件事,需要我去解决。”

    “是该了结了,血魔一族的叛徒。”两只骷髅空洞中发出幽异的绿光……

    **********************

    周末的上午,阳光明媚,清风徐徐,万事俱备,只欠来宾。

    煦靠在一张柔软的沙发椅里恬适地品茶:“和家人在一起度周末感觉很温馨啊!”

    “这段时间你是有些脱离群体。”星河正翻阅一本有关计算机的书,八成要向电子领域进军。

    “做正当营生要花费不少精力啊,”煦温笑,“不过很有意义,简单做人,简单生活。”

    “那么容易被夜落同化,”幻月语气冰凉,“你最近过得够惬意。”

    煦舒心一笑,倒是越来越像我。

    “璇玑一个人在酒吧,不会出问题吧?”妙音心里七上八下。

    “你可以去陪她。”星河漠然道,小姑娘立即闭口。

    “我也是照夜落大人的意思把她关在酒吧,以免出乱子。”煦将事情撇得清清。

    “怪不得大人非要璇玑给煦带话,知道她唯独冲破不了逆魔杖的禁锢。”妙音小声嘀咕,大为璇玑的不幸悲叹。

    “煦,照你说,那个常去酒吧戴着红宝石戒指的女人和昨晚璇玑碰到的可能是同一类人,你不避避嫌?”小离散散地问。

    “前几次都在酒吧和她见面,这次来家里也不错。”煦很看得开,全然不介意。

    我噶然,介绍对象么?把未来的小媳妇领家来见长辈?清清嗓子,开始发话:“再重复一遍,你们只要记住一条,客人是御灵师,别低估了他们的戒指,注意隐藏自己的灵力,这点煦就做得很好,总而言之一定不能被他们察觉出异样。”这是最低要求,经过上周六的惨痛教训,我不敢再多做安排,不奢望他们能乖乖听话。

    可为什么,没人搭理我?!风铃在他们面前真是一点威信也无。

    “客人到了,一男一女,和一个孩子。”幻月说道。

    “嗯?一家三口?”煦甩出一句。

    几只乌鸦从头顶飞过……

    阿穆把三人请进屋:严俊的表姐Iris、一个很美很妖孽的男人和跟在他身边内敛的小帅哥。那孩子,不是人类,看上去蛮内向,眉下似藏着一副沉重枷锁,小魔头与人类为伍?

    Iris见到煦,吃惊的反应的预料之内,主客相互认识后,小离和幻月自觉去了屋顶,妙音奉上三杯花茶和一些茶点,星河一本书平放在膝头,不受影响地继续他的阅读,阿穆立在我身后充当管家,我和煦则陪着客人。

    不知道这三位有无见过丁灵,看到我是否会想起她呢?从其平淡无奇的神情中我得到了答案。

    我把姐弟和远方表亲的家庭关系介绍清,Iris说明来意,亮出一张国际刑警证件,道:她在追捕一名走私枪支的国际逃犯,危险性极高,近来得到可靠消息,犯人正在谷江逗留。而昨晚有个男孩在这附近发现一名重伤昏迷的少年,经对比取证确认是被逃犯随身携带枪支射出的子弹所伤,所以她才在最短时间内来这一带调查。

    男孩的监护人李先生表示,昨天孩子因闹情绪离家出走,谁知晚上到了郊外隐约听见枪声,起初以为是幻觉,直到发现重伤的少年,意识出事态的严重性,于是顾不了许多,吓得连忙往回跑,途中恰好撞上火急火燎地找出来的李先生,最后报了警。

    “我昨晚参加同学的派对了,阿穆送我去的,幻月也一起,我们很晚回来,没听见枪声。”我不无歉意。

    “我跟星河很早就睡了,也没听见。”妙音机敏地开脱。

    “我在酒吧,Iris可以作证。”煦温文尔雅道。

    “那只剩小离了,”我积极配合警察办案,“阿穆,去把小离叫过来问话。”

    阿穆的管家身份做得很到位,见他走后,Iris又问:“你家所有人都在?”

    “还有一个,但她周一去上海旅游了,今晚回来,警官不会认为她能听到这里的枪声吧?”我信手拈来地编故事。

    “邀你参加派对的那位同学方便透露吗?”她带笑地岔开了话。

    “噢,尹剑。”我爽快地回答。

    “尹剑?”她稍一震,瞥了眼与她同来的男子,后者泰然自若,并无多少惊异之色,Iris似安下心,问我,“你认识尹剑,也知道我表弟严俊吧?”

    “小俊,他是你表弟?”我佯装惊奇,“你是他表姐?”

    Iris点了点头:“其实我表弟向我提起过你和你们的灵异社,他还说,你很神秘……”她紧盯着我,像要找出什么破绽。

    我干笑:“我……是不怎么喜欢主动跟人接触,却容易和周围的人混熟,可话不多,而且……由于心脏的原因,身体不好……所以,大家会以为我挺怪的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