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命运十字口  第十三话 迷雾重重交叠

章节字数:2511  更新时间:12-05-22 2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离老大不愿意地来到客厅,掐断了Iris对我的试探,我很殷切地问他昨晚有无听到枪声。

    “没有,只听见猫叫。”他答非所问,表情嫌恶。

    “你怎么说话的?”我不满地拉下脸。

    “那只猫病得不轻,成天哼哼唧唧,它现在幻月那里,不信你过去看。”

    “猫?”Iris皱皱眉。

    “就是她的宝贝猫喽。”小离朝我努努嘴。

    “丝丝!她……我,我马上去……”我匆忙向客人道了歉,抬脚便走。

    屋顶迎着阳光凝固的侧影,潇洒英俊的冷酷男子一手按在红瓦上,另一手搭在膝头,猫咪正缩在他手旁抖索。

    我抱起可怜的小猫,坐在他身边。

    “煦能应付好,你不用再出面。”他转过脸来。

    “丝丝很怕他们,”我轻轻抚顺小猫的毛发,“Iris是真名,另两个是化名,那个男人……”尹剑的仇人吗?

    “很危险,”幻月接下话,“他带来的孩子更危险,纯种的魔族血统,潜藏巨大魔灵,对星河是个强劲的对手。”

    “你都替他想好啦?”

    “两人外形看着相仿,对彼此公平。”

    “哦?我很好奇你的对手是谁。”

    “会出现的,却不是现在。”他眸中似有些许期待,又含几分深意。

    “幻月,远古神话时代,你们六个饮下我的血承认我为幽冥之主,并誓死效忠,从那以后,我们的命运便连作一体,再无法剥离。你们的一切尽归属于我,并相应从我身上获取灵力,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是不可战胜的幽冥使者,只要你们还存在,就无人能杀我。但若我们任何一方出了事,另一方必将陨落,除非相互制裁,方能摆脱血交的羁绊。唇亡齿寒、生死与共是我们坚不可摧的堡垒,同时也是最大的弱点。五千多年前,神王正是看清了这一点而绕开你们,将矛头对准我,我死了,你们自然随之寂灭,沉睡在永恒的幽冥之境,毫无威胁可言……”我仰望着碧空中几片依稀可辨的流云:

    “我主宰你们的命运,你们亦承载我的命运,我应保护你们,一如你们忠诚不渝地守护我。”

    “为何突然说这些?”

    “我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随心所欲,不循规蹈矩,需要考虑的事情多了,包括以前未想过的问题,比如我们保护彼此也是在保护自己。”

    “对即将面临的未来,这的确很重要。”

    “喵呜——”小猫咪颤巍巍地叫唤,拼命往我怀里钻。

    “未来吗?”我低首悠叹……由谁改变?

    一间黑白格调的豪华大卧房,充溢着清幽的古龙香水味,整洁且富有艺术气息的家居陈设赏心悦目,无形中渗着一丝捉摸不定的神秘,好像两道交错的黑白漩涡深处隐匿着什么不可见的东西。

    席梦思上的女生陡醒,睫毛跃了跃,睁开眼帘,漂亮的眸子迷茫中夹着一股慵懒。

    “醒了。”尹剑立在床边俯视着她,声音略带沙色,语气很冷淡。相对于躺着的人,站立者的姿态又盛气凌人。

    寒筱贞眨了眨眼,仔细分辨,猛惊悟过来,坐起身,双手下意识地拉紧被子护在胸前,脸色极为难看:“我……我……在哪里?”紧张地环视,顿觉头疼欲裂。

    “在我房间,昨晚你喝多了。”

    “你……”寒筱贞揉着太阳穴,脑中轰然炸开,身上那套蓝色晚礼服已被换成睡衣,回想起昨晚霍娴茵带头给她灌酒,其他宾客像受到煽动般相继来敬……大脑胀疼得厉害,后来发生什么完全记不得了。

    “别多心,衣服是佣人帮你换的,我什么也没对你做。”尹剑递给她一杯茶水,表情平静如初。

    “可我为什么在这?”她桀骜地抬头,很想怒却奇怪地怒不起来,一定是宿醉的原因,使她除了头痛还是头痛。

    “有件事想问你,”尹剑言简意赅,“在这之前,必须确保你万无一失。”

    寒筱贞微颤,竟觉清醒许多,头也不那么疼了,机械地伸手接过杯子,捧着连喝几口,神智清晰不少。

    “问吧。”她没来由地心情低落。

    “这是你的?”尹剑手里多出一条蓝晶项链,悬垂在她眼前。

    “不是,小风给我的,”寒筱贞涩然道,“你去过我家,了解我家的情况,我怎么可能有这么贵重的首饰?”

    “她给你?有说什么吗?”尹剑目中的清冽一闪即逝:果然是她。

    “没有。”除却那句:到时候就知道了。原来,她故意要自己引起尹剑的注意,想顺势把她推给他吗?寒筱贞心里越发苦涩:真可笑!三人间的关系,只有自己看得最清,可往往最清醒之人最不能选择。

    “我要了,”尹剑握紧蓝晶,俨然已为他的所有物,“枕边有套衣服,换好后我派人送你回家。”转身走出房门。

    寒筱贞心底发凉:他变了,和那晚教堂里的感觉很像,变得很遥远,遥不可及。

    尹蝶抱着一只小熊抱枕在走廊里等着哥哥出来,气鼓鼓的好似满腹委屈。

    “小蝶,”尹剑带拢了门,上前去轻松笑侃,“昨晚没睡好吗?小蝴蝶快变成大熊猫了,今天不上课,再去睡会儿吧。”

    “睡不着,”尹蝶撇嘴,“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女生,昨天晚上她把娴茵姐气走了,你不去找娴茵姐解释,还留那女的在自己的房里过夜,”她拧眉斥责,“哥哥,你太对不起娴茵姐了,我讨厌你。”愤然把手中的小熊往地上一摔,扭头回屋,房门震响。

    尹剑深感无奈,无从解释,昨晚霍娴茵有点奇怪,态度若即若离,与以前的主动亲密大为不同,多了一些矜持不说,甚至摊牌说她想通了,不会强求,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幸福是两个人的事,一味的一厢情愿只会酿成悲剧,与其让两个人痛苦,不如一个人来承受,眼不见心为净。

    她还说要去欧洲度假散散心,这段时间会找一个信任的朋友替代自己进广安熟悉业务,等她回国后直接来博泰帮忙。

    这种开明态度着实令他意外,既然她能明此事理,也遂了自己的愿,何乐而不为呢?

    他最介意的,是妹妹面红耳赤地跑下楼,随后幻月凭空出现,半搂着脸色很差的风铃,尽管强打着精神,仍能看出她在忍受极大的痛楚,发病的症状?和一个月前一样,且再次被那个男人带走。

    一个月前?昨夜是新月,整整一个月,又一个无月之夜……

    握在手心里的蓝晶染上他的体温:风铃,是什么人?自称为她守护者的幻月,小蝶?!

    尹蝶躺在床上生闷气,一夜辗转未眠,那幕场景记忆犹新,像顽固的细菌深深盘扎在脑海,那个美如梦幻的男子,没任何理由地夺走了她的初吻。明明很抵触,为什么想着想着心里泛出了丝丝甜蜜?因为他长得好看吗?没法不让人心动的美男子。他是谁?哥哥的朋友吗?为什么后来找不到他了?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幽灵。

    她翻身抓过一只软软的抱枕捂住脑袋: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哥哥和娴茵姐才是头等大事。

    “小蝶?”尹剑在背后轻唤。

    “别跟我说话。”抱枕捂得更紧。

    “你昨晚在楼上是不是看到谁了?”

    他知道?!尹蝶一惊,手抖了一下,枕头松脱,她局促地闷声否认:“没……没看到……一个人也没看到……”心虚地往被子里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