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之涯,荼靡之梦  第一话 救赎抑或毁灭

章节字数:2586  更新时间:12-05-22 2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条幽暗的甬道,不知从哪伸出,亦不知伸向何处,她茫然无头绪地走着,身后的漆黑宛如怪兽的血盆大口,没有选择地往前走,无一丝光线,一点声音。

    四周回荡起自己的脚步声,清晰入耳,一声一声敲碎恐惧的心。前方,隐约闪烁着几缕光线,脚步声急促起来,伴着粗重的呼吸——

    她停住了,面前赫然出现两扇门,左边火热的红色,红如华美的生命乐章,震撼她的灵魂,慢慢渗入那颗搏动的红彤彤的温热的心脏,强有力地跳动着,扩张的血脉穿过心房、心室,直抵最隐秘的深处,牵引她不由自主地走过去。

    眼角瞥见右边纯洁的白色,白如纷繁的飞花乱舞,抚平血液中的激动与澎湃的热潮,使一切归于宁静,万物沉淀于安息,仿佛置身虚无,世界莫若我存,再无他物。呆滞的双目转变方向,欲踏入不容半点玷污的洁白“圣”地,接受神的洗礼与净化。

    “想好了怎么选择吗?”身后猝然响起清脆的女声。

    她惊悟,发现自己站在白色门前,指尖与其仅差微小的几厘米,骇然转过身:“风铃!”

    “救赎,毁灭?”女孩浅笑,“你选择什么?”

    “什么选择?什么救赎?毁灭?”她不懂,皱着眉头一连问出,“你想说什么?”

    女孩未应,一张秀气可爱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身体逐渐透明、远去。

    “风铃,”她追上去挥动双臂想抓住褪去的幻影,“风铃,风铃……”

    “我不是风铃。”消失的女孩留下一句。

    她无助地瘫坐在地,回望那两扇门,仅有的两条路,不是生路,便是死路,或俱生俱灭,如何选择?哪一条?红或白?通往地狱或天堂,救赎或毁灭。

    风铃?她说她不是风铃……

    丁灵!!

    杜安卓与欧凝约好在她宿舍楼下等,却半天没见她出现,手机不通,打电话到她宿舍,舍友说她早出了门,不清楚状况,问同学,去教堂向神父打听,均无眉目。

    玻璃室内大片的蔷薇依然开得鲜艳欲滴,如火如荼的红,纯洁似雪的白,如此分明而惹眼……

    五人围桌而坐,愁眉不展,杜安卓尤甚,面色颓废,坐立不安,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一定要找到她。”他扶着桌沿,正要离去。

    “整整一天一夜,都找遍了。”严俊无可奈何。

    “如果是被绑架,对方早就主动联系了,”佳颖说,“可现在的情况……我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除非她自己躲起来。”

    “不可能,”杜安卓强烈否决,“她没理由这么做。”一宿未休息的眼里布满血丝,瞪得佳颖不自觉抖了抖。

    “去报警吧!”以姗建议。

    “不,事情没那么简单,”杜安卓心神不宁,“警察找不到她的,是它们,肯定是它们,虽然我们解散了灵异社,可是我们先招惹那些东西,它们也有思想,也有感情,一定是想来报复,就抓走了小凝。”

    “安卓,你指的难道是……她?!”严俊陡然色变,一张脸霎时变得青白。

    “怎么了?”佳颖试探地问,两人表情过于严重。

    “半年前,他们两个曾接下一项委托,去西郊一座私人庄园捉鬼,庄园里有棵上百年历史的梧桐树,所谓的鬼是藏身在梧桐树里的妖精。因树正对着庄园主人小儿子房间的窗户,那孩子经常在大半夜看到一个梳理着长发的女子坐在梧桐树干上,有时还冲他笑,他被吓得不轻,连病了几个月,接受过各种治疗都不见起色,最后主人怀疑儿子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就想到请人来家里看看。”以姗道出原委,“安卓和严俊去的当天发现了树里的妖精,决定晚上行事,并建议主人把他儿子转移到另一间房,他们则留下守株待兔。我抵达庄园的时候,那只妖精刚刚负伤逃走,安卓和严俊惊魂未定,像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我看了一下房间,有很多被灼烧的痕迹,被子和木制家具都没幸免,墙壁也熏黑了,到处是烧焦的味道,窗户大开,玻璃已全被震碎。我给他们的灵符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损伤,只会是那只妖精干的。对方妖法很高,逃走前中了一击,也埋下了隐患……”

    妖精不仅没死,还产生了怨恨,扬言会回来报仇。

    “这也太……”佳颖倒吸凉气,“诡异了。”

    “如果真是她,欧凝……凶多吉少,”严俊讷讷地说,“那只妖精想报复安卓。”

    “我用式神找一下。”以姗右手两指间凭空多了张明黄符咒,抛入空中,双手快速结印:“金犬,现。”

    符咒里飞出一条金黄色云带,冲向花园的空地,一只巨犬落下,健硕的体型与一头成年雄狮相当,浓密的金色毛发蓬松地贴在皮肤上,昂首傲立,威风凛凛。

    这叫“犬”吗?我质疑,赛过藏獒,更胜虎狼,乍一眼以为见到现代猛兽版的四不像。

    以姗温柔地抚着金犬的毛发,下达指令。大犬通晓其意,好似一支离弦的箭冲出花园,行动矫捷如闪电。

    “我再出去找找。”杜安卓见金犬消失,按捺不住了。

    “等等,”严俊拦下他,“先等以姗的式神回来吧,总好过我们没头苍蝇似的乱找。”一首劲爆铃声突兀地闯入耳膜,他拾起桌上的手机,一会儿后,干巴巴地应了声,挂断电话。

    “谁找你?”佳颖问。

    “我表姐,”严俊闷闷然,“要请我吃饭?!”一头雾水状。

    “有什么好疑问的?去呗。”佳颖看不惯他一副要上刑场的样子。

    “你陪我去。”

    “你表姐请你又不请我,我犯得着硬塞进去凑热闹吗?破坏你们姐弟俩的和谐。”

    “表姐也没说不准我带别人,你去帮我和谐她,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严俊打定了主意找护盾,逮着她不放。

    “你得罪她啦?”佳颖瞧出端倪。

    “我哪敢啊?”严俊不耐烦地催促,“无非是想找个人一起去,别那么多废话,快走吧,”上前拉起她就动身,“走啦走啦!”回头转向我们,“安卓,我去应付一下表姐,顺便托她帮忙找欧凝,你千万别冲动,等我消息。”

    “严俊,你……你别拉拉扯扯的,我自己会走……”佳颖被强行拽走,愤愤咒骂,“放开我啦,你怕你表姐干嘛扯上我?你……你还算男人吗?放手啊……”声音渐离渐远,很快听不到。

    “小卓,我们先等等,”我劝道,“目前只是猜测,小凝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

    “借你吉言。”以姗漠然。

    “小凝,”杜安卓痛心疾首,“我对不起她……我不能,不能让她一个人面对危险,她在等我去救她……”抬头望着室外,仿佛看见欧凝正在某个角落里受苦,毫不犹豫地冲出去,“以姗,保持电话联系,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欧凝,在哪里呢?

    查遍了谷江,依然无她的踪迹,显然被故意隐藏了,对方道行极深,会是他们说的那只妖精吗?

    “小离……”回夜宅的路上,我试图和他沟通。

    “一个字也别跟我提,”他似乎猜到我想说什么,“第三个女人了,我不会再管。”

    “你跟女人有仇吗?”我想开骂,但天生情感麻痹,没有喜怒哀乐,习惯性的微笑与习惯性的冷漠,“人说事不过三,你就把这当成最后一次。”

    “没门。”小离坚决不留情面,“当初你若不是迷恋璎涵儿,也不至落得死无全尸。”

    我微顿——因为这个吗?所以小离认定女人是祸水,厌恶她们与我走得过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