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之涯,荼靡之梦  第五话 探病,灵魂之缚

章节字数:2468  更新时间:12-05-22 2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筱贞借故去医院看望妈妈,先一步走了,我质疑,她是否被小离排挤的杀人眼神吓走的?刚与小离打算回家,接到了以姗的电话,她声音听起来很沉重。

    “小风,来趟医院吧!”

    “谁出事了?”他们抢在幻月和丝丝前找到了欧凝?并送进了医院?不,若欧凝出现,幻月肯定会知道,并且第一时间告诉我。

    “安卓。”电话那头默了几秒,徐徐道出。

    他?!仔细想来,前两天他冲出去找欧凝时样子就不对劲。

    病房里严俊和以姗都在,两人忧心忡忡,而病床上昏厥的男生——那张安详的忧伤面庞,仿佛不愿醒过来一般。

    以姗见小离也跟来了,微有诧异,老弟不悦地朝我扬扬下巴:“我没这闲情,因为她。”

    “小卓情况怎样?”我看着沉睡的病人,心里猛孤丁生疑,以前从没注意,他的灵魂——

    “从找到他到现在躺了两天,一直没醒,医生查不出原因,”严俊说道,“身体没任何损伤,各项生理指标正常,也不是因精神受激过度而引起的暂时性休克,他像睡着了,睡得很安稳,可无论我们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曾怀疑他是不是碰到了那只妖精,中了妖法,就用解咒试试,却没一点效果,”以姗接着说,“不过我也没白忙活,在他身上发现了很奇怪的地方——他的灵魂。”

    闻言我不觉震了震,这位阴阳师,要对她刮目相看了。秋木园精英家族的后裔,她的力量远超过一般阴阳师,可能与特派局的资深御灵师Iris水平同当。

    “他的灵魂?”小离皱皱眉,大概有些意外她能察觉出。

    “是,他的灵魂,”以姗肯定地重复,“像被强行封锁在身体里,并保护得很好,不管外界如何冲击,灵魂都不会离体,更不会受到伤害,犹如一种缚术,埋藏得极为隐秘。要不是安卓出了这样的事,我根本发现不了,”顺下目光看着熟睡的男子,“也许……这是他醒不过来的原因。”

    “怎么说?”确然无误,她的猜想不错。杜安卓的深层意识偶然触动了缚术,如同蜻蜓在平滑如镜的水面上轻轻一点,激起了浅浅的涟漪,扰乱了原有的协调,让我们发觉异样。

    “平衡……被破坏了。”以姗凝神考虑了半分钟,正色指出。

    “平衡?”小离一挑眉,兴趣很浓。

    “加在安卓体内的缚术相当于封印了他的灵魂,二十年来风平浪静,这次印咒意外受到潜意识的冲击,造成灵魂恒定能量的紊乱。打个比方说,人在安静的时候是理智的,情绪失控会失去理智,陷入疯狂,头脑不清醒。安卓现在就处于灵魂失控的状态,由于缚术的封印,魂魄逃不出体外,又无法完全融入身体,正漂浮在一种真空地带。”以姗为我们详细解说。

    “那怎么办?要帮他解除那个什么术吗?”我佯作焦急地问。

    “解除缚术往往有两种方法,一是由下术者本人来解,二是依靠被下术者自己冲破,前一种显然不行,第二种几乎没指望,下术之人道行很高,缚术的严密性无可比拟,”以姗沉吐气,似有些许安慰,“但是,也幸好解不开……”

    “以姗,你这么说太不近人情了,”严峻紧盯着她冷语,“安卓到底拿你当朋友,如今他有难,你居然幸灾乐祸?”

    “不是幸灾乐祸,”以姗据理反驳,“那道封印后面藏着什么我们一概不知,先不说我无能为力,就算解得了,如果在没搞清状况前冒冒失失解了缚术,万一出了事,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这丫头说得有理,你们最好别轻举妄动。”小离闲适地插入一句。

    “有本事你把他救醒,别只会在一边说风凉话。”严峻痛惜地望着如同植物人的同伴,话语三分恼意七分挖讽。

    “你这家伙……”小离瞬即咬牙切切。

    我挡住他低沉警告:“别惹事。”问向沉默下的以姗,“姗姗,你有办法救小卓吗?”

    “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听她口气,像没多少把握。

    “不管什么方法,能试的都试吧!”我豁达地提出,做好心理准备。

    “好吧,”以姗态度定下来,“安卓变成这样和欧凝失踪有很大关系,他已痛失丁灵,再失去欧凝对他的打击过大,极度痛苦中引发意识忙乱冲撞,导致了这种局面。欧凝一时半会儿找不回来,现在最能安抚他的,只有曾被他认为是丁灵的你,风铃。”

    “我?”“她?”我和小离同时惊讶,老弟一脸不爽,尽管心知我是能救他,在不破坏封印的前提下,将其灵魂安好归位。

    “小风?”严俊恍然大悟,“以姗,你叫她来是……”

    “我无法确定安卓能不能听到她的声音,然后依靠自己的意志醒过来,”以姗听天由命地叹了声,“试试吧!”

    “你们好大胆,敢算计到我大……”老弟顷刻间如被点着的爆竹,劈头便要一顿狂卷。

    “小离,”我及时喝断他,“出去。”

    “喂,你……他们……”小离喷发,火气噌噌直冒,“夜……”

    “出去。”我更冷更硬地打断他差点说出口的名字。

    严俊和以姗满脸震惊,没见我过发脾气,严格来说算不上,故意做出来制小离的。

    “哼,”他极不甘地甩出一个鼻音,“速战速决,早完事早回家。”一座岩浆四射的火山安全退出病房。

    “我也出去,安卓交给你了。”以姗镇定地随其出门。

    “以姗……”严俊意识到什么,回望了我一眼,饱含深意,当下没多想,忙追上走出病房的女生。

    趁以姗的注意力放在小离身上时,我挑起一指,指尖一线银光点入杜安卓胸前,游走的银丝探往那颗躁动的灵魂,感触到缚术的封印。禁不住一个冷战——与香薇别墅的程黛美后背的纹章惊人地相似,三角形骷髅图案,仅少了两个字母。

    印咒散发着阴森寒气,一双双空洞黑窟仿若千军万马向我示威,以姗的顾虑是正确的,它下面隐藏着何等的黑暗,冰冷、绝望……以我现今的灵力,和它相抗如水火之不容,恐是双方的寂灭。

    我并不惧怕黑暗,如尸魔曾言,我本源于黑暗,为神界所不容。

    但是杜安卓——

    “小凝、小凝……”梦中人呓语,终有了动静,他紧蹙眉头,似乎很痛苦、悲伤、无助,“不……不要伤害她……不要,小凝……”猛然惊醒,一身冷汗淋漓。

    严俊和以姗听到里面的声音,急忙赶至。

    “安卓,你真的醒了!”严俊抑不住高兴。

    “看样子我下对了注,你能唤醒他。”以姗松了口气,望向我的目光里有种不易察觉的探究。

    “我也没做什么。”我谦虚婉言。

    “磨磨唧唧,完了快走啦!”小离很没耐性地催促,老大不高兴。

    “不着急。”还有需弄明白的问题。

    “严俊,我、我怎么了?”杜安卓平复下心绪,坐在床上茫然不知所措。

    “你睡了两天,”严俊如实相告,恶趣地拍上他的肩,“你小子命大,在鬼门关转一圈又回来了,多亏小风把你叫醒。”

    “小风?”他的视线落向我,停留几分钟,慢慢低头不语,手拧紧被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