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之涯,荼靡之梦  第七话 尸语·怀诺遭遇

章节字数:2367  更新时间:12-05-22 2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和怀诺的对话惹了众怒,闻阿穆手指关节捏得嘎嘣作响:“混账僵尸,伤我主人,我要你十倍奉还。”

    怀诺大叔快速交叉两手相挡,心有余悸,大声求饶:“等等……等等……小风,小风,燕堤谷的大英雄,最最善良的小铃铛,快叫他住手,……千万别打我,会出人命的。”

    “你也算人?”阿穆嘲讽。

    “阿穆,不用跟他见识,我以德报怨,仇已结了。”我非常有度量地表态。

    “以德报怨?像你的作风,但不够我解气。”

    “阿穆,在大人面前要收敛,等你送他走的时候去外面动手不迟。”坐在僵尸旁边的星河平冷建议。

    “好主意。”阿穆一抱拳,含笑的眼角闪过尖锐的刀光。

    某只僵尸仰天哀呼,眼泪狂飙。

    我自饮着茶,表示爱莫能助,这几家伙在某些方面不听我话的。

    “蓉姨的生日是哪天?”

    “十天后,这个月的21号。”他回答的速度堪比迅雷,哭脸立刻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讨好样。

    “21号,我尽量。”

    “僵尸,不介意多个人吧?”星河口气生冷。

    “小屁孩,什么态度?”怀诺似乎记仇了,居然敢如此态度。

    我为他默哀,阿穆吹出一声口哨,笑得甚开,妙音无限同情地望着他,挪了挪身子,向我靠近。然僵尸浑然不觉危险逼近,茫然地看着表情各异的我们。

    “僵尸叔叔,请把刚才话重复一遍。”小男孩对他露出迷死众生的天使笑容。

    “哦哈哈……小朋友真乖哟,谁家的孩子啊!这么可爱,叔叔喜欢。”怀诺喜眉笑眼,乐得一颠一颠,对那声甜甜的“叔叔”倍感受用,两只大爪伸向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蛋。

    星河保持着无比纯真的笑脸,手爪距他脸部仅毫厘,不知从哪飞出两片淡紫流光将其从腕部齐根切下,始料不及。一只落在沙发边沿,一只掉在地上,霎时两滩血花浓郁绽放,与断手的切口汩汩涌出的红液连作一片,千万颗血珠分子在空气中弥散开。

    “啊——!!!”半分钟后,惊愣在此突发事件中的僵尸先生初醒,发出极为惨烈的哭号,穿透深沉的黑夜。

    小男孩干净的脸庞写满无辜,又一道飞光射向他的脖子,贴近皮肤及时刹住。怀诺所有举动与表情乃至“哇哇”的狂叫瞬间凝固,额上挂满冷汗,屏住呼吸,要知道那一刀削下去,他脑袋准搬家,小命准玩完。

    僵尸举着两只血杵子,向我使眼色求救。

    “星河,教训教训就好,不用太较真,”我不慌不忙道,“妙音,帮他把手接上。”

    过一刻钟,怀诺揉搓着两掌,转动刚接好的手腕,话唠开:“啧啧,小风,你身边的人个个非凡呐,真不得了,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以前他们不在,你想认识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把你扔飞的是阿穆,砍断你手的是星河,帮你接手的是妙音,好好谢谢她吧!”

    妙音没好气冲他一笑,吓得他一个哆嗦:“小、小姑娘应该……正、正常……吧?”对星河天使外衣下的魔鬼心理产生了连锁反应。

    小姑娘冷哼,瞪了他一眼,扭头不再理会。

    怀诺尴尬地搔搔脑勺:“谢……谢谢啊,妙音。”

    “放心,虽然我不能保证其他场所他们会怎样对你,但在我眼皮底下,没经我允许,他们不会要你命,至少能留口气,也亏你是僵尸,待遇重了点没事。”我大言不惭地安慰道。

    “小疯子,你到底什么人?”怀诺欲哭无泪。

    “小疯子?”星河疑声警告。

    “不、不……不是,是……是小风,风女侠,风老大,”受惊的怀诺连连改称呼,“早在燕堤谷就听碧柔公主和四位公子谈论,说你身上隐约有股奇怪的圣灵之气,不知是真是假?”

    “主人本是至高无上的神灵,必然拥有神明的圣灵之气,有什么好奇怪的?”阿穆蔑视他。

    “啊……啊?!”怀诺瞠目结舌。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从被他咬成僵尸起,没多久两位舍友发现我的异常,获悉实情,她们不但没惊慌,还想方设法宽慰我,甚至为帮我打开心结计划出游,在网上找到有着诡异传言的岐山,便决定去探索。

    像命运安排好的,岐山古墓里的老头儿等着我光临……

    “太匪夷所思了,”怀诺咂巴嘴唇,回味着我的故事,念叨着,“啧啧……怪不得你比普通的僵尸更具优势,能打败魔域的万妖王,救了燕堤谷,还能从僵尸变回人,真真只有神才做得到。神呐,神呐……”

    “夜落大人,这只杂虫对您实在无礼,阿穆和星河都出手了,我也要教训他。”妙音攥紧了拳。小姑娘大多时间乖顺得像只小绵羊,但是喜好不定,若一个不小心恼了——

    “夜落?!”怀诺捕捉到关键字,好像很吃惊,奈何喉中突然发不出音。张着嘴,身体不受控制地后仰,眼珠瞪圆,苍白的脸变成青黑色,清晰的意识下似有只无形的手挤弄着心脏,胸口急促起伏。口中白沫翻涌,汗流浃背如大雨中淋湿的落汤鸡,动弹不了,更叫不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比满清十大酷刑。

    心脏碎裂的前一刻,妙音适时住手,真废了心脏,他也挂了。

    怀诺变成一滩稀泥,蔫蔫地趴在地上——妙音的手段不敢恭维,证实除开暴力、血腥,软的也不好受啊!

    话说回来。把我的仇一次性通通报完了?!

    “怀诺,听到夜落两个字,你反应很大?”我问地上“装死”的僵尸。

    “快起来回话,不然我让你假死变真死。”阿穆厉声威胁着没动静的“尸体”。

    “嘿,别别别……”怀诺一骨碌飞快爬起,举双手投降,“我说、我说,说真的,我就挺新奇,小风还有一个名字叫夜落,没其他想法,”边摆手边朝大门退去,“呵呵……夜落呵……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不多打扰,告辞!”话音伴着一道疾风卷去。

    “我去送他。”阿穆势在必行,嘴边的笑意无限扩大。

    “注意留口气。”蓉姨和她女儿诗慧的面子要给,燕堤谷中诗慧曾与我相交甚好,对她后爸不能做太绝,刚好托生命力顽强的他担待一下阿穆的泄愤。

    医院幽暗的走廊回荡着嗒嗒的脚步声,两名女生迎面相遇,周遭没入沉寂——

    “梁以姗,”寒筱贞先开口,“你是阴阳师?”

    “听谁说的?”

    “这不重要,我想成为和你一样的人。”

    “我要去工作了。”梁以姗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我能看到那些东西,”寒筱贞加重了音,两手握紧,低沉重复,“我能看到。”

    梁以姗没停下前行的脚步。

    “为什么……”她低着头自言自语,昏暗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阴影处悄无声息地落下泪,“不,不可以放弃……爸爸……它们又出现了,好不容易找到……我一定会给您报仇……一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