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背负,罪孽之渊  第十话 生病·瓮中之鳖

章节字数:2155  更新时间:12-05-22 2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碧青湖面的水上城堡别墅,在谷江一隅形成一道优美的童话风景线,水中倒影婆娑摇曳,宛如披上一层拂风的轻纱。

    气派雅洁的大卧房里,脸未洗,发未梳的少女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连声哀呼:“好疼好疼……疼死我了,好疼啊……”薄被悉数被卷落地板。

    “阿辛小姐……振作一点。”床边的锦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唉——她怎么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跟个小孩似的,”小善沉重摇头,“白天吃那么多年糕,晚上又大吃特吃雪糕,整个冰箱都掏空了,不闹肚子才怪。”

    蕊华自责做多了年糕,想不到她出了总部会那么没节制的暴饮暴食。

    小善摆摆一根手指:“谁叫阿辛姐最喜欢吃你最拿手的八宝年糕,她缠人的功夫一流,外加威逼利诱,你能扛得住不给做?”

    说的也是,想昨天阿辛尾巴一样跟在后面,目光比幽灵更幽怨,愣吓得她惊出一身冷汗。

    “这位大小姐,正经时可怕,怪异时无敌,幸好平常介于两种状态之间,能够交流上几句。”黎修倚在桌边总结。

    “好疼好疼好疼……”滚球的莫辛泪眼汪汪。

    Iris端着水杯与止痛药赶来,翻过滚作一团的女孩,药片递到她嘴边,连哄带诱:“阿辛乖,吃药,吃完就不疼了。”

    莫辛半睁着涟涟双眸,咬紧下唇,不张嘴。腹中传来剧痛,眼角挤出几滴泪,极不情愿地“啊——”,药片入口,她立刻夺来水杯狂饮,灌下去后,捂着肚子继续滚……

    “阿辛……小姐!!”锦凡咽咽口水,折腾了这么久,她不累吗?

    终于娇惯的大小姐消停下来,艰难等待的蕊华向她提出自己的忧虑:“阿辛,安警一科的霍娴茵,我总觉得不太妥当。”

    “她是我安排过去的,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这件事尤尼知道了也没反对,就说明她问题不大。”少女仰望着天花板,懒懒回道。

    “那妖魔小子都能跟着楚大哥,这个霍娴茵再怎么说也是人,比他会好点吧!”小善表态。

    “我多虑了。”蕊华打消不安。

    “人心难测,有的只是利益,潇然能控制好飞煜,相信阿辛也一样能控制好霍娴茵。”黎修的话不掺一点感情。

    “黎修,你比楚潇更适合当刽子手,但是,他比你更会对付妖魔。”莫辛软蔫蔫地爬起来盘坐好。

    “我明白,他收服人心很有一手,对妖魔也适用,然而无论尹剑或飞煜,我认为他存在一个很致命的弱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某些方面,潇然的确有些感情用事。”蕊华同样担心。

    “楚潇固执留下飞煜不是没好处,就说前不久,他还救了锦凡。”莫辛比较公正地指出。

    “话是这样,我也很感激他,可魔族的身份终究抹不去,不得不防啊!”Iris仍有介怀。

    “嫂子,我觉得你不用对飞煜有那么大偏见,他其实……蛮可怜的。”锦凡为“救命恩人”说句公道话。

    “你在同情他?”小善脸色暗下。

    “飞煜的事只有捡到他的楚潇最清楚,”莫辛抓过一只枕头,“落魄的暗黑牢笼,鲜血凝固成妖冶的彼岸之红,谁能拯救被禁锢腐烂的灵魂?和楚潇相比,那家伙……”她扑面扎入柔软的被褥,枕头盖住脑袋,以致后面说什么都没听清。

    “那家伙??谁??”Iris云里雾里。

    “也许,她指的是正往谷江来的狄超。”黎修回答。

    “狄超?!他来谷江?”

    “是他,梁源的得意门生狄超,十三年前,年仅在一场除妖法事中被炎魔重伤,从此下落不明,外人并不知道他是被御灵师所救,还进了特派局。”

    “那个怪人,真不想跟他一起执行任务。”小善咕哝。

    “和他搭档会很轻松啊!”蕊华两眼闪着光,“他是仅次于潇然的御灵师,实力超群,长得又酷,男人味十足,可惜老拒人于千里。”

    “Iris,你有没有告诉梁以姗狄超的事?”黎修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我一个字也没向她提,暂时不要让她知道吧!以姗和她爷爷一样,不大认同特派局。”

    “阿辛的邀请被拒绝,不知道狄超出面会怎样?”

    “肯定能成,他们小时候是青梅竹马,虽然梁以姗对他的记忆只到七八岁,但师兄妹之间的情义还在的吧!”蕊华坚信。

    “难说。”枕头底下发出两个杂音。

    “阿辛小姐,我们可以试试,说不定……”锦凡小小地建议。

    枕头中间拱出半颗脑袋,一双灵动黑眸溜溜地转到蕊华身上,少女怏怏道:“我要吃年糕。”

    “……”众人静默不语。

    “啊——明天又要上班,好痛苦啊!”阿辛抱成一团滚球,碎碎念,“好痛苦好痛苦,上班好痛苦……”

    “……”众人华丽内伤。

    谷江一所小学校附近,马路对面的一家冷饮店里,飞煜捧着一杯刨冰,望向校门口陆续走出的学生,仔细搜寻监视的目标。

    “观察了几天,似乎没什么收获?”楚潇然闲闲地饮着咖啡。

    “那个星河,会把捡到的戒指还回来吗?”

    “大小姐的判断从没出过错,所以锦凡很信任她,可惜监听器被发现了,谷江竟存在这种角色,说藏龙卧虎是贬低了他们。戒指的反应程度显示,星河是个很棘手的孩子,而那家主人——风铃,更深不可测。”

    “潇然,”男孩目光坚定而真挚,“飞煜一定以命保护你。”

    男子举着咖啡浅笑,没有应话。

    黄昏中两个小小的身影被斜阳拉得老长,渐离热闹的市区街道,拐过交叉路口,一条通往沣山的笔直公路向前伸延。

    “星河,这样被人监视,真不舒服。”妙音发着牢骚。

    “夜落走前吩咐,不能惹是生非,”小男孩眸间一闪锋利,“除非,他们先动手找麻烦。”

    隐藏在落日余晖中的影子,映照天边如血的黑暗。

    “血魔大人,已经找到飞煜,为何您迟迟不动?”牛鬼问着面前的黑色背影。

    “有点出乎预料啊!他居然在跟踪幽冥使者,”一弯血唇森寒,“清理门户,无需闹出多大动静。贸然出手,难保不会惊动两位幽冥使,想必他们也察觉到了,却按兵不动……”

    “我们要陪着他们等吗?”

    “瓮中之鳖,我们……静观其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