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之繁盛的寂寞  第六话 阴阳少女,苦战

章节字数:2718  更新时间:11-10-21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寂的暗夜中,灵符化作一道金光划破长空,两只妖兽被分割成数块,梁以姗迅速并起两指,左掌正对尸块,急念:“阴阳岁土,万宇归尘,狩起,灭。”地面突然涌出流沙般的土浪,以锐不可当之势裹住半空中的妖兽残尸,转瞬烟消云散,一切还原为宁静。

    少女似乎耗散过多体力,微喘着气,左手抚上右臂,方才运气过度,不慎牵动了伤口,隐隐作疼。她不禁锁了锁眉:谷江的妖怪越聚越多,也越来越难对付了,放任下去,事态……将一发不可收拾。爷爷留下的那四句偈语,到底何意?没有结局的预言……为什么没有结局……夜梦由生荼靡泪,落掩浊世暗无明。

    她仰头望望夜色苍穹,落下几线雨丝……如果“帝兮魔起破天惊,临降凡尘神女情”是指上古神话,可理解为伏羲大帝抗击魔界和创世女神女娲造人下凡挽救维护人类的传说,那么,夜梦……荼靡……会指什么?

    莫辛说的夜落……又是谁?人类的公敌?“夜落不会放过你们…”夜落……妖魔吗?而且是,相当厉害的妖魔?

    雨淅淅沥沥下起来,今天晚上暂时到这了,她举起左臂,想收回结界——

    “哟呵——小姑娘有两把刷子,这就要走啦?”一个轻薄的声音穿入。

    梁以姗大惊,猛地回头,看见一名瘦高男子,瘦得形同一副枯骸,松散的长发抵达肩部,脸上满是放荡不羁与狂妄自大,肩上扛着一把比他身形大两倍的千斤巨锤,显得极为不相称。他身边是一位旗袍女子,清瘦的身材玲珑有致,乌发挽起,以一根白玉花簪固定在脑后。

    他们……居然能进到结界?一点儿没察觉。梁以姗当下警铃大作:他们不像普通的妖怪,自己有伤在身,刚刚又消耗不少体力,形势有些不利。

    “哎——小姑娘,你是御灵师?”男子大声问。

    梁以姗凝目,全神贯注地紧视面前两人,全身每个细胞皆提高警惕——拖下去,怕是结界维持不了多久,必须速战速决。

    忍着臂上的疼痛飞出几张灵符,空中降下数道明丽炫光,式神火凰、金犬、游尾(与蝠鲼形似)、角虬在身前一字排开,气势如虹。少女亦手握弧刃双刀,与他们对阵。

    “哦?不是御灵师?”旗袍女子语调悠缓轻狂,“你是…阴阳师?还挺有能耐,真少见,阴阳师几乎都已被编制为御灵师,像你这种坚守古法的阴阳世家正统传人极少了。狼聿邪,我们…很走运啊!”媚眼划过一缕阴邪。

    “哈——阴阳师和御灵师,分这么清?不一家的嘛?”狼聿邪抓抓头发,不太理解,干脆转向式神后的少女,言语轻浮,“呵,看小姑娘长得白嫩水灵像朵花儿,架势倒不小,一下摆出这么多式神,急着叫哥哥我疼你吗?”

    “哼,屠杀生灵,残害无辜,十恶不赦的无耻妖魔,在此我将以阴阳师之名诛灭你们,除魔卫道。”梁以姗冷喝。

    “听听,多大义凛然的妹子,除魔卫道?”旗袍女子鄙薄的眼角闪出狠绝的光,左手扣在细柳腰间,“狼聿邪,你可得好好疼她。”

    “哈哈…我喜欢,”男子得意地扛着巨锤出列几步,停在四只威风凛凛的猛兽前,顿即回悟:不对,转头冲身后的女子不满地喊,“我靠,搞没搞错?四只你要我一个来解决?!自己隔岸观火,有点道德素…”话不及说完,一条火舌喷射下来,挥起巨锤顶住,他更怒了,“喂,小姑娘你有没人性?动手也不说一声,趁我不注意搞偷袭啊?万幸,哥反应快…”金犬直面扑来,截断其后半句话。

    狼聿邪携巨锤腾空三百六十度转圈,又一个后空翻轻盈地跃落地面,躲避攻击,巨锤扛上肩,指着梁以姗大泼口水:“喂,一次不够,你还二次偷袭…”

    一扇巨大的“飞翅”压来,再三湮没他未完的牢骚,后者以移形换影之速闪避,恰好擦过大鳍边缘,吊着一颗冷汗,骂声愈大:“哎,你怎么接二连三…”这次干脆“偷袭”俩字都没来得及说出,一条巨尾横扫,卷带起强劲的气浪风波。

    “啧啧…这可不妙…”狼聿邪不躲不闪,注目着劈向自己的大块阴影,万般感叹。

    结界里一阵轰然巨响,溅起几丈高的尘土,好一会儿烟尘散去,视线才渐渐变明晰,角虬尾下,男子已然消失无踪,梁以姗稍松了口气,紧盯前方的女子——只剩她了。

    旗袍女子不急不躁,嘴畔勾起不明的笑:“不愧是古老的阴阳家族啊!敢问妹子从属哪一支系,如何称呼?”

    “京城秋木园梁氏后人,梁以姗。”少女冷冷回道。

    “秋木园的梁氏?”女子挑挑眉,“难怪会拥有这等力量,大阴阳师梁源是你的先辈?”

    “我祖父。”

    “那——你是他孙女儿喽,”女子抬手掩住半张脸,低低狞笑,“果然…很走运啊!你的味道,一定很不错。”

    “妖女,遇上我,休想再猖狂。”梁以姗蓄势待发,“火凰、金犬、游尾、角虬,去。”一声令下,四只式神齐向女子进攻。

    “梁妹子,你真以为狼聿邪被自己干掉了?”女子声音不大,却足使她听见。

    感受到一股异样的寒气疾速逼近,梁以姗骇然,在身后——

    “小姑娘,哥来啦!哈哈…哥一定好好疼你…”猖獗的妄笑夹带迅猛劲风。

    一把千斤重锤砸下,梁以姗下意识跳开,险些被击中,被震弹出数米远,身体重重摔在地上,似滚落山坡,旋即以左手为支点,顺势单膝跪起,又往后退滑了几米,才勉强稳住,手掌与膝头磨均破了皮,顿生火辣辣的疼。

    “小姑娘,被偷袭的滋味儿不好受吧!”狼聿邪靠在巨锤边摆起pose,得意洋洋,研究着怎样分解面前的猎物,“哎呀,小美人儿,哥要先从哪里下手呢,小胳膊小腿儿没几两肉,嗯…啧啧…生气了?别介,哥说的大实话,干嘛不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呢?哥会更喜欢的,”忽灵光乍现,表情猥亵而阴森,“有了,就从你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开始吧!哈哈…别生气啊!念在你偷袭了哥四次的份上,哥一定特殊优待,哈哈…”于地面的大坑中拔出巨锤,恍然发觉,偷袭自己的四只大家伙呢?

    那边漫天火光,空中一只大型火鸟喷出焚烧一切的炙热烈焰,地面腾起一道水柱将旗袍女子严实护在里面,水柱瞬而散开化作一条条水蛇冲袭直上,铺天盖地,火凰转眼被困在一座水牢中,不消半会儿,砰然消失,一张失效的纸符悠悠坠地。

    “哎,幽媚,你不是把它们留给我吗?怎么插手抢上了?敢瞧扁我?”狼聿邪指着她愤愤不平。

    幽媚躲过金犬扑袭,跃到游尾背上,回眸一笑,分外妖娆:“噢——真不好意思,是它们太主动,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火凰已失,另三只怕也难支撑许久,结界又临近极限,梁以姗屏气凝神,暗暗握紧拳,眼下只能做最后一搏,趁式神还能缠住那女子,先解决这个狼聿邪。

    双臂亮出锋利的弧刃,攻其不备,闪电般飞向对方,然锋刃抵在了重锤上,右臂震得发麻,感觉骨头近乎碎裂。

    “第五次啦!你不吱声就动手,还是不是人,讲不讲人道哇?”狼聿邪满腔义愤。

    “哼,再给你第六次。”梁以姗冷嘲,占据近身的优势,一背过身左臂外的锋刃直直朝他后颈削去。

    ——————————————————————————————————————————

    作者的话:这章可以当作主线番外看,文中会有些类似的章节,考虑到出场的人物挺多,又想把角色们塑造得丰富一点,也是为更完整地交代剧情,读者们表嫌我太罗嗦啊O(∩_∩)O,到后面,呃,如果打架算血腥暴力虐的话…我沉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