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最好不相知,从此便可不相思  第20章 残忍的事实(二)

章节字数:1810  更新时间:11-08-09 1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0、

    风逸拿过身旁的瓷瓶,玩味而笑,轻音而狠绝,“想跑?已经不可能了。”

    ……

    走在无人的街上,叶皓妍始终跟着郑怀瑾,他不问,她也不出声,可是,她却无法抑制焦躁不安。

    她觉得自己很无用,明明她的王兄已经警告过她,不许她接触风逸,她却还是过了界,还被郑怀瑾撞个正着,她不想惹他们生气,也不想他们替自己担心,可是,她……

    此刻,她倒是希望郑怀瑾可以开口骂她两句,也好过这一路的沉默无语。

    偷偷的,她瞄了几眼郑怀瑾,他面色沉重,往常保持的温和笑意荡然无存,眉头却是罕见的紧皱。

    千怕万怕,她还是惹他生气了。怎么办?她急得哭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郑怀瑾听到后面传来的轻微抽泣声,惊醒的回身,果见她在擦泪。

    “郡主?”他以为她还在担心风逸,“郡主放心,解药是真的,世子不会有事。”

    “对不起,”她断断续续的说。

    他不明白似地看着她。

    “对不起,我知道你们会生气,我不是故意让你们生气的,我知道自己不该来看风逸,可是……”

    郑怀瑾总算明白了她哭泣的原因了,敢情是因为他们。

    又是温和的笑,他宠溺的拍着她的头,道,“郡主,王爷和怀瑾并没有要怪郡主。”

    “真的吗?”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肯定的点头,他好脾气的用衣袖擦擦她的泪,边说道,“上次围场的事,是世子帮了郡主,是吗?”

    “是的,”她连忙承认,一口气告诉了郑怀瑾前因后果。

    他始终静心的听着,时不时的还轻点头,偶尔还气愤的握拳,比如当他听到那个赤枭公主对她挥鞭时。

    她说完,他才缓了口气,颇有些怨她的语气,“郡主为何不早些告诉王爷呢?”

    垂下头,她解释,“我怕王兄生气。”

    “唉,你以为你不说王爷就会不知道了。没错,他会生气,但是,却是为了郡主的隐瞒。”

    “那……”

    “郡主可知王爷为何要以重礼酬谢小侯爷?”

    她茫然的摇头。

    “王爷曾派人去查过,得知世子那时也在围场,为了避人耳目,王爷重谢小侯爷,又带着郡主亲自前往靖边候府上,怕的就是有人拿这件事诋毁郡主,当然,当时王爷只是以防万一。”

    “现在王兄知道了?”她问的忐忑。

    郑怀瑾轻点头。

    “我……”

    “王爷知道郡主重情义,所以,今夜怀瑾才走这一遭,救世子一命,替郡主还了他这人情。”

    “是王兄派你来的?”她惊了。

    “不然郡主觉得怀瑾会忤逆王爷吗?”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若不是王爷受意,咱们睿王府不会出手的,这样做,究竟是救了咱们王府,还是会给咱们带来灭顶之灾呢?”他近乎自语。

    她听的不真,“郑大哥,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他不着痕迹的掩饰。

    “王兄怨我吗?”此刻,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安慰她一笑,他道,“王爷一向疼爱郡主,不会因这事怨你的,何况,这也是事出有因。”

    “我会不会成了王兄的麻烦?”

    “这是何意?”他好笑的问,奇怪于一向平淡的她,今日怎会有这么多问题。

    她嗫嚅道,“我知道,王兄不希望风逸活着。”

    “的确。”郑怀瑾的肯定,彻底让她的侥幸灰飞烟灭。

    殊不知,今夜,郑怀瑾又下了决心,这个风逸,不可不除,他留一日,就是对北燕最大的威胁。

    “为何还要救他?”听到她的王兄对风逸不容,她却为难了起来,有一股说不出的难过。

    “因为,他是使臣,不能死在这个时候,更不能死在北燕。”

    “为什么?”

    郑怀瑾想开口解释,但知道叶皓凡不想他唯一的妹妹了解时局的黑暗,可是,今夜,他的所见,让他不能再顾忌叶皓凡的叮嘱了,若是他们疼爱的女孩儿陷入对那人的情爱之中,她的伤害将会更深更重。

    狠下心,他道,“有人欲借刀杀人。”

    她恍然,“王兄说过,想风逸死的,不仅只有他。”

    “没错,不仅只有王爷,北燕、东辽、北苍、赤枭,都有人不希望风逸活着,甚至连西运也有人不希望风逸可以活着回去。”

    “为……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她的声音有了哽咽,替他难过,替他伤心。尤其是他对她说了他的事后,她就越是心疼,别人也就算了,可是为何连西运也有人欲要置他于死地呢?他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却还是遭受自己人的不公!

    这一刻,她是恨的,恨那个叱咤风云嚣张自得的西运,从来从来,她没有这样恨过那个王朝,她父亲战死沙场时,她没有恨过,可却为了他,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恨。

    她的失控看在了他的眼里,他意料之中的平静,却是意料之外的残忍,“因为风逸是西运的储君。”

    “储君?”她喃喃的道,眸里是不信。

    她辩解,“不可能,他只是世子,你们不也是说他是宸王世子吗?”似自我安慰,她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弄错了。”

    郑怀瑾握住她的纤肩,眼里确信无凿,看着她的烟雨朦胧,他不忍,可是,他无法不顾她兀自深陷,“这是千真万确的,风逸是西运唯一的正统血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