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最好不相知,从此便可不相思  第21章 残忍的事实(三)

章节字数:2196  更新时间:11-08-13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1、

    唯一……正统……

    寂静的夜晚,寂静的街上,隐约还可以听见蝉鸣,两边列着的房屋有人还在外面悬挂着灯,点点的光亮,迎合着清冷的银辉。

    周围的景,郑怀瑾的眼,似乎都不是正常的,周遭的一切,她以为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梦,梦醒后,便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彻底懵了!不记得自己该怎么去想,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的问出前因后果。

    失去了思考,失去了力气。

    她颓然的,宛若飘零的落叶,缓缓的欲要跌在地上。

    郑怀瑾展臂将她扶住,看尽她的眸底,盈盈的一弯秋水,不见往日的灵活调皮,没有了生气,她虽在看他,可是,他知道,他不在她的眼中。

    心疼的,他懊悔自己的冲动,他应像叶皓凡那样,让她自己去明白,让她自己去了解,而不应该如此的残忍揭开事实的真相。

    “妍儿,对不起。”他丢了身份,只想得到她的原谅。

    她的眼不知道看着什么,兀自的摇头,喃喃的道,“对不起。”

    她为她的幼稚道歉,为她辜负了他们良苦用心道歉。

    郑怀瑾转身,背起她,一步步的走向睿王府。

    街上的灯火照着他们的影子,看上去温馨而舒适,殊不知,他们,一个悔不当初,一个满心自嘲。

    她将头靠在郑怀瑾的背上,以前,她喜欢他身上浓浓的书卷香,可如今,她没了兴趣,不再有一丝留恋。

    揽住他的肩,她的声音轻微,“我喜欢他身上的光芒,他不像郑大哥,不像王兄,也不像谢池,仿佛与生俱来的,他就是那样散着光芒万丈,你不想注意到他,很难,很难。”

    也许,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眼睛看着而过的灯,它们散着的光亮,让她不禁想起了风逸。

    “直到今晚,我才明白,原来,他是西运唯一的正统,光芒是与生俱来的,尊贵是天生的,我一直都没有发现,一直忽略了。”她自语,泪水不受控制的滑出眼角,落在郑怀瑾的衣上。

    郑怀瑾知道她的难过,也知道她的迷茫。

    他开口解释,平静的语调,仿佛在告诉她一个故事而已。

    “西运耀帝膝下只有一女,加上那公主的生母是东辽人,所以,不管她是否是位皇子,从一开始,她就失去了继承大统的资格。”

    她静心的听着,发现,原来,她也有如其他女孩子一样的毛病,想要了解一个人的一切。

    “耀帝一母同胞的弟弟七王爷,又由太后做主,过继给了已故的蓝王爷为子,风逸的父亲是驻守东关的宸王,而他的母亲是当年有‘凤护西运’之称的云心郡主。”

    停了一下脚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又开口,“所以,风逸是西运唯一的正统,所以,从他一出生起,就被所有人看成了储君,所以,这次王爷一听说是风逸出使北燕,就选择了避开,所以,北燕上下皆战战兢兢。”

    缓口气,他道,“原本,我们都是抱着试探的心里观察着风逸,可是……”

    “可是,他超出了你们的想象。”她接下了他的话。

    “是。”

    她窝进她的臂弯里,像一只慵懒的猫,偷偷的,她擦去自己悬挂的泪。

    “经过今天的事,我更加赞同王爷的想法,这个风逸,非除不可。”

    听闻,她不自觉的打了寒颤,将自己的脸又深埋入臂弯,街灯在她的眸中早已是模糊一片,那一点的光晕不断的扩大,变成叠影重重。

    “我敢保证,除了下毒的那人,其他人皆不知风逸中毒了。”

    是吗?她的喉咙像是被塞住了什么,发不出丁点的声音。

    “……一开始,我就在怀疑,驿馆内消息不通,外人虽是怀疑风逸的状况,可是,前几次前去探消息的人皆是无功而返,为何偏偏,让我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他的药渣。直到刚刚,我才想通,我们,都上了风逸的道了。”

    “想必,他知道下毒的人是谁,也清楚我们不会让他死在北燕的,他设了套,让我们跳了下去,即掩人耳目,他又可以脱身。”

    这时,叶皓妍微微抬头,郑怀瑾偏过头,琥珀色的右眼对上她愈渐沉重的水眸,肯定的道,“他利用了我们所有人的心思,也包括郡主。”

    垂下眼睑,她如无所谓一般,又躲进了她的臂弯,心里却是自嘲一笑。

    果然,还是被看透了!

    继续向前走,他道,“也许,他是在赌这一局,但是,他,赢了!”

    她无力再听他的话,脑海里却不住的映出他们分别时的情景。

    “谢谢你。”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得急了。

    谢谢?她笑了出来。

    那时,她以为他笑的真诚,那时,她还天真的以为他为了她深夜探望而感谢,原来,他谢她,竟是为了他押对了筹码,竟是为了她掉下了他的陷阱。

    “那时,你多大?”

    “十二岁。”

    ……

    “你很辛苦吗?”

    “很辛苦。”

    那时,她为他感到心疼,也为他难过,甚至还担心他。

    可是,她错了!

    他是西运的未来帝王,早晚君临天下,先前他的所作所为,仅是他通往帝王路的一个个磨砺,他辛苦着,却也是在快乐着。她忽略了他疲倦容颜下不掩的那丝兴奋。

    当时,他看到她的眼神,会不会笑她天真幼稚呢?

    “我,志在万里江山。”

    那时,他豪言壮语,引起她芳心震颤。

    他将自己的野心表露无遗,可她却想错了。

    不是为他人打江山,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只是为他自己,只是为他成就帝王霸业。

    一代天骄,只看今朝,唯有他,可比天高。

    她竟又错了!

    这次,她错的离谱了!

    他怎会为臣呢?她暗笑她那时的单纯。

    他要的不仅是他们的江山,他更要西运的天下。

    “果真,不一样!”她喃喃的道。

    他,与她的父兄不一样,可她却以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她可笑,她可悲,她可叹!

    “郡主,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她盯着一处,轻轻的问。

    这一次,郑怀瑾没有回答她,因为他清楚,她的问题,不是要他给出答案。

    “今天,好漫长。”她的音渐渐失了声。

    “睡吧,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她沉沉的闭上眼,低喃着,“我真的好累。”

    郑怀瑾驻足,仰头看着被乌云遮住的圆月。

    一朝险棋断奇谋,逆手誓把龙鳞触。

    这世上,已经有人将天下棋局一揽独控在手。

    “这是我们最后的平静了。”他笃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