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最好不相知,从此便可不相思  第28章 人约黄昏后(四)

章节字数:2690  更新时间:11-09-09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8、

    意料之外的,她扬起笑,举步走到他的身旁,如他一样眺望着浩渺的江水,月下,那一层薄雾如缦纱一般,轻轻的笼罩着波光粼粼的江面,河灯在一片水汽之下依旧散着温馨的光芒,那一点点的光亮,如此的温暖,让她紧紧绷住的弦因这温和而缓缓的泄了。

    这样的景,恬淡祥和。

    这一刻,她不愿再去想风逸的勃勃野心,不愿再去想北燕还是西运,甚至不再去想日后他们的结局。

    身旁站立的,是她心仪的男子,眼前展现的,是她心醉的梦幻。

    是真也好,是假也罢。

    此生此世,有这一刻,就算是覆了此生,又有何妨?

    释然的,她加深笑意,江边垂柳稍,半月照画舫。

    “刚刚你吹奏的曲子,叫什么名字?真好听。”几乎是咽下了泪,她唇畔颤抖。

    “梅蕊云心,”他答。

    这一定是他衷爱的曲。她为自己的发现感到欣慰。

    今夜一别,再见无期。

    遗憾的是,她依旧对他所知不多,如今,一丁点的发现,都令她欣然,宛若珍宝的收藏着。

    “名字也好听。”她喜欢这曲,源于这是他的所爱。

    果然,他一笑,虽有淡然,却又是不掩藏的骄傲。

    “我母妃甚爱这曲,我父王亦就只为她一人而吹此曲。”他深邃的眼中有了深深的羡慕。

    是的,羡慕。

    年幼时,他总是带着他的妹妹躲在他们父王的书房外,偷偷的听他们父王吹箫,而每次,他们的母妃总会含笑的静坐在一旁,蓝纱飘浮,水眸含情,永远的,只是注视着眼前站立的那白衣晃动的俊逸的影儿。

    虽然他们不曾言语,但是,偶尔的目光接触,那种似水的柔情却不经意的流淌在他们之间。

    那时,他虽不识情爱,但是,想来,那就是书中所言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叶皓妍垂下眼睑,亦是羡慕起她素未谋面的宸王夫妇。

    “真的很羡慕你父母的感情。”

    风逸偏头看向她,竟发现她眸中的落寞,一丝笑,已是牵强。

    轻轻的,她道,“我母妃是因赐婚而嫁与我父王的。”

    她对上风逸的眼睛,笑容虽是无奈,可是,又是真诚的,不似他先前所识的女子,为博得他的恋爱强说愁。

    她依旧玲珑剔透,眸子清澈干净,为长辈而伤感,可竟又有着她自己可以领会的幸福。

    笑笑,她接着说,“那时年幼,总是觉得他们太客套,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相敬如宾’。每一次,父王出征,我从来都看不出母妃的担心或者是不安。你信吗?一丝一毫都没有。”

    风逸不信的摇头,因他的经历,每一次他的父王出征,若是他的母妃身子无碍,定会相随左右,若是无法同行,京城郊外的法华寺便是她的常去之地,再不然,就是在灵鹊台上一人从早到晚的眺望东方,他父王所在的地方。

    可是,这睿王妃真是奇怪!他好笑的摇头,若她不是对自己的夫君太有自信,就是她根本不爱她的夫君。

    理解一笑,她闪现出了她的俏皮,“我就知道你不信。不过,这是真的。那几年,战事频繁,可是,在王府内,和母妃在一起,我们竟觉得战争离我们很遥远。”

    转向江面,她眼神飘渺,完全沉浸在回忆往事中。

    “我母妃素爱弹琴,琴声中,没有忐忑,没有害怕,那时,我在想,母妃的琴声中为何连一点点对父王的思念都没有?她爱写诗,可是字里行间,还是让人读不出什么。她总是含笑,那么温暖,那么幸福。尽管,我那时不理解为何她的丈夫不在她的身边,她还可以过得如此无忧无虑,好的让外人嫉妒?”

    “也许是她根本不在乎父王,”她的脸颊上不知不觉的挂上了泪,“我那时就是这么认为的,直到……”

    直到她父王的遗骸被她的王兄抬回来,直到她的母妃以身殉情,她才幡然醒悟,那把插进她母妃身体里的那把匕首,是她自嫁进睿王府就戴在身上的,这么多年,它不曾离她的身,为的,就是那一刻。

    不是她不担心,不是她不挂念,而是,她早已看破,也早已为自己选择好了归宿。他在,她便在,他亡,她亦随。尽管,她明白,她所殉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把她放在心里,他的心里,始终有另外一个人女子的影子,可是,她还是无怨无悔,她还是为他,倾尽了一生。

    “我很傻,是不是?”她看着风逸,不顾泪痕斑斑,“我竟然连自己生母的心思都不知道……”

    她纠结着,那开在她母妃孝衣上的红花,宛若她母妃生前温暖的笑,时时刻刻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愧疚难安,让她心疼难耐。

    他怜惜的抬手拂过她一颗颗的泪珠,“你真的很傻。为何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呢?这不是你的错。”

    她可怜兮兮的眨着眼,风逸无奈轻笑,“世上有很多事情,你是没有办法了解的,兴许,你的母妃也不想你知道她的决定,因为你的不知道,你才会过得快乐,她才会放心。若是她在天之灵见到你如此,说不定,不会丢下你离开。”

    “真的吗?”她求证,现在,她满心的信赖他,他温纯的嗓音,仿佛一副良药,可以治好她内心的伤痛。

    轻刮她的秀鼻,他点头,“真的,相信我。”

    “那你说,我母妃现在快乐吗?”

    “快乐!”风逸掐掐她的脸颊,对她宠溺而笑,“因为你快乐,她就会快乐。”

    她复展笑颜,抬手擦干泪,“那以后,我要更开心的生活。”

    “这就对了,”他舒心而笑,恋恋不舍于她的笑颜,它纯净的如天上的白云,又像是被乌云遮住的天地间透露出的一丝光亮。

    怎么会有人可以笑得这么真诚?风逸又一次痴迷于她心无城府的亮丽。

    画舫里又静了。

    只有他们的目光胶着,舍不得分开,舍不得移眼。

    她专注于他俊逸的颜上那丝丝不露的细节,眸光描绘着他外表的每一寸,极力的想抓住这一时刻,将他的一切印刻在她的脑海里,永远的让自己忘不掉,也无法忘记。

    此刻,这是她的全部心思。

    他的笑容明亮,仿佛寒冬腊月那不经意间的难得晴天,阳光不刺眼却又是弥足珍贵的,使得沐浴在他笑容之下的人,身临于一片光明之中,驱散了寒气,照亮了容颜。

    她几次张张口,却又作罢,想问的话多次就要脱口而出,还是选择了缄默。

    “想说什么就说吧。”他又看出了她的心思。

    “我们……会成为敌人,是吗?”她犹豫着,还是问了她最不放心的问题。

    风逸没有立即回答她,她的心思不掩饰,从开始,他就知道她的担忧,她的不安,也明了她躲避他的原因,可是,他无法给她一个答案。

    僵局已破,他欲定四海沉浮。

    就算封疆万里如铁,他亦要一寸血,铸一寸山河。

    他握紧她的素手,将它按在他的心口,她掌下传来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透过她的纤指,和上她的韵律,霎时,她明了。

    只要世上有他风逸一日,他不会坐视天下四分五裂,他不许任何人与他共享这一个天下。

    知道他的答案,她想抽回她的手,可它依旧被风逸死死按在他的心口处。

    “那一日到来,你可以一剑刺进这里。”一句话,云淡风轻。

    她惊讶的抬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还是深邃闪闪,从从容容,她不能理解,这么血腥的事,为何他可以说的这么从容,这么随意?

    她摇头回绝,“我不想杀人,尤其是你。”

    舒展战兢的手,她让它完全的张开,覆在他的心口,她闭目感受它跳动而给她带来的那份莫名的喜悦,不觉得,也露了笑。

    “这样,很好。”她喃喃的道。

    “妍儿。”他动容的唤她。

    睁眸,她对他一笑,深情款款,他为之一振。

    “你可知,我所求是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