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最好不相知,从此便可不相思  第32章 中秋家宴(三)

章节字数:2431  更新时间:11-09-14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2、中秋家宴(三)

    灵鹊台。

    天下人皆知,此乃是当年耀帝为宸王妃所建,为了宸王妃在此遥望东方,宸王驻守的东关。而后,每当王妃夜宿深宫时,皇宫上空还会飘过宛若天籁的琴声。

    风逸走进这里,四周没有掌灯,只有月光倾泻而下,周遭的情形若有若现,秋风浮动纱帘,还带过一些夜来香,此处静悠,他素来喜欢这儿。

    如果说起初这是为了他的母妃遥望东方,后来,这里就是他独处思索放任自己的地方。

    他走到琴案旁,大手怜惜的滑过琴弦,他极为专注,每一根琴弦从他的指尖拂过,温柔而深情。

    闭目,他手下动作不停,脑海里,不断的浮现那画舫中的一夜。

    水涟漪,棹轻舟,守得莲花不知归。

    轻轻的,他扬笑,满是宠溺与怀念。

    清莲般的她,白色纱衣,带着月色的银辉,纯美的不似人间的人儿,唇畔一笑,真诚照人,眸光一现,清新如许。踟蹰时,不掩饰的犹豫,为难时,不掩藏的蹙眉。自自然然,是他望尘莫及的清新,是外人不可比拟的光亮。

    “我弹琴给你听,可好?”她声音滴滴,略带着请求,那是他不容决绝的柔情。

    东风柳,离别曲,抚琴歌,纵然乱世叹春秋。

    他知道,她希望他记得她。

    如今,她成功了。

    此夜,此景,占据他的,只有一个她。

    月朦胧,思无穷,情亦浓。

    蓦然回首人何处,梦如清风一缕断。

    月终有圆,人却情深缘浅。

    正如她的意思,南柯一梦了无痕。

    他颇为自嘲一笑。

    他,九重台上笑看沉浮今朝,此时,占据琼瑶却惆怅不见佳人颜。

    “若我命该绝,我希望那人是你。”她那时的声音如今回忆起来,竟是如此飘渺,如她的心,让他可望而不可即。

    垂于一侧的手狠狠的握拳,后悔了,他在心里痛苦的呐喊,他真的后悔了。若是早知他会如此痛,当初他不顾一切返回北燕时,他就该带走她,而不是……

    “想不到,你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他一惊,倏地睁开眼,瞬息恢复如常。

    不敢耽搁的转身,另一边的那人一手负于后,他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这里萦绕着不是令他窒息的紧张,反而是让他舒心的慈爱。

    他欲要行礼,却听见那人道,“免了吧,这就咱伯侄二人,无需这么多礼。”

    “是。”他垂手恭敬而立。

    耀帝走近他,借着月光,他似乎看出了风逸的心思,视线越过他的肩头,落在他身后的那把琴上,终悠悠开口问,“什么时候,你也喜欢弹琴了?”

    “伯父说笑了,侄儿只是睹物思人而已。”风逸自在解释,看得出,他并不打算隐瞒。

    “哦?”耀帝来了兴致,假意道,“刚刚,朕还和你父王商议,你年纪不小了,趁早订下一门亲事比较好。”

    “我……”风逸想说明,却被他打断。

    “朕听说齐仪很喜欢你。”耀帝没有把话挑明,反倒乐哉的想观察风逸的表情。

    风逸没有回答,明了的眼在夜色的照耀下越发显得深邃,他看得出耀帝的想法,耀帝也明知他的意思,两个同有雄才大略的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消这一眼,便全部看透对方的心思。

    半响,耀帝捋捋胡须,陈述事实,“你不同意。”

    风逸不置可否,“多谢伯父厚爱。”

    “呵呵,”耀帝越过他,大手覆在琴弦上,漫不经心的拨弄,随后问他,“逸儿,你要和朕说实话。”

    耀帝看向天地相接处,那里不时的闪出火光点点,在黑夜下那点光亮显得尤为温馨,就像站在他身旁的这个少年一样,永远给他的感觉如沐春风。

    “若是以前,朕会当你是不愿接受联姻之人,可是,就在刚刚,朕推翻了这个想法,你有心事了。”他在外已经观察了他好久,可是,一向机敏的风逸却始终没有发现他,他看得出他这个纤细深沉的侄儿必是动了情。

    过去,风逸若到此,这里倒是多了几分轻松,可是,刚刚弥漫在这里的竟是一些让他措不及防的压抑。

    风逸佩服而笑,解释道,“侄儿并不打算瞒伯父,只是,事情太突然,侄儿没来及理清头绪,所以,侄儿一直未和伯父提起此事。”

    “哦?现在呢?”他英眉上挑,因他对自己的坦诚。

    风逸扬笑,倏地跪在地上,拱手对耀帝道,“请伯父见谅。侄儿此次北燕之行,已心有所属。”

    北燕?耀帝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他毕竟“久经沙场”,面色无常,“是谁?”

    “叶皓妍。”他直言不讳的答。说完,心里竟轻松了,不似这些日子,仿佛心口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他。

    虽然他不甘,但是却欣赏袁锋的勇气,那位莽撞的小侯爷倒是告诉了他,真爱,宛若淤泥中依然盛开的莲花,无需向何人低头的,无需自惭形秽,它应堂堂正正的傲视世间。

    “叶?难道是……”耀帝心里有个可怕的名字,明显的,他紧皱了眉。

    “是,她是叶世恭的女儿,叶皓凡的胞妹。”

    “竟然……是她。”耀帝无奈而笑,“天下女子何其多,你为何偏偏属意他的女儿?”

    不是耀帝有立场之别,也不是因当年的旧怨,两国交兵,本就世事无常,他不是放不开的人,而确实是……另有原因。

    “她冰清玉洁,宛若美玉无瑕剔透,是侄儿平生仅见之佳偶,亦是侄儿情之所系。侄儿亦知此事不宜,奈何情已至,并无其他理由。”

    耀帝笑出声,几许无奈,几许释怀。

    他亦曾是倜傥多情的公子,也曾有个青春年少,也曾陷入情爱漩涡,对于风逸的心事,他多少也是理解的,何况,他也经历过风逸的挣扎与苦恼,对这个至爱的侄儿,不禁的,他有了几丝同情。

    一盘棋局,执子黑白,局中难退,暗中较量,固守自围。

    不管这一局是缘也好,还是倦也罢,他未能幸免,她刻入他心尖。

    “你有何打算?”耀帝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担心风逸会离去,也不想他抱憾终身,屏息的,他在焦虑中等待着风逸的答案。

    “欲,夺,天,下。”只有四个字,却字字掷地有声。

    耀帝有了一瞬惊异,在他印象中,风逸虽早知会登大宝,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一次将他的野心暴露得这么透彻。

    “吾,欲争下这无限山河。”他抬眸,看着耀帝,一字一字,豪气万丈,野心勃勃,眼底的光亮久久闪耀着炫目的寒光。

    耀帝欣慰而笑,伸手扶起他,“伯父很期待!”

    “多谢伯父成全。”

    走至栏杆前,耀帝羡慕的看着东方,喃喃的道,“你道你不如朕,实则,是朕不如你,你真性情,连儿子亦如此,不仅是朕,就连朕的女儿也差了你们父子一着。”

    “伯父?”

    “逸儿,朕,将西运交给你了。”

    ……

    月余后,耀帝宣布禅位,继任者,则是不久前被封为“秦王”的风逸,随着西运新帝的继位,统一天下的棋局,已随之启动。

    然而,就在风逸登基的同一日,北燕睿王郡主下嫁靖边候公子,十里红妆下,已是鲜血弥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