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42章 再见(二)

章节字数:2754  更新时间:11-09-28 16: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2、再见(二)

    人在灯火阑珊处。

    她踏进他的军帐,站在一头,时间似乎就在那一刻悄然静止了。

    恍然如昨。

    突然乍出的晕黄,依旧染了她的白纱,镀在他的衣衫。

    亮了她的清眸,耀了他的俊逸。

    暖了外面的刺骨寒气,化了外面的冰天雪地。

    她忘了走进去,忘了此时的环境,忘了周遭的一切。

    他相望,烛火照耀,仿佛披带着万丈光芒,唇畔的一抹浅笑,引起了她的心尖轻颤,轻微而阵痛。

    那时的他,就是这样。

    “你不怕她吗?”那时的他,暖若春风。

    “别这样伤害自己。”那时的他,温润如玉。

    “等我。”那时的他,有着令人心颤的温柔。

    往事一幕幕,在她的眼前飘浮,不是她忘记了,而是,它们早已刻骨铭心,成为了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真有那一天,你可以刺进这里。”掌下,依旧可以感到他的心跳,耳畔,飘浮过的,依旧是他的云淡风轻。

    泪眼朦胧,可是,更清晰了他的影儿。

    绵绵绕绕的,是他的柔情似水。

    纠纠缠缠的,是她的思念如丝。

    他轻缓的走向她,一步步,他走得极为小心,怕是惊扰了他所触手可及的梦。

    梦回千转不见卿,独坐独卧还独怅。

    终于,他接近她了。

    如同雨后春笋的清新,如同绽放白莲的绚烂。他的目光亮了,笑意加深。

    站在她的面前,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端,是阳光的温暖,是清新的恬淡。

    她恍然如梦,不敢去相信此刻的真实。

    他是她不可触碰的影子,被她深深的埋进连她都不敢轻易翻出的角落。

    不经意的想念,不期然的回首。

    连回忆,他都不放过她。

    勾出了泪,挑出了伤,刻出了痕。

    晓风干,泪痕残。怕人讯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他的目光怜惜,唇角柔和,因见到她,他看上去少了几分冷迫。

    抬手,他温暖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颊,疼惜的一笑,将沾满晶莹的手指放在她的眼前,声调柔和得经不起尘沙,“你看,你又哭了。”

    她醒悟,方知自己的失态,别过头,擦去了颜上的泪珠。

    他静静的看着她,一举一动,她纯真如昔,一蹙一落,她真诚如初。

    心里的疼惜,在她的出现下,满满的,满满的,紧据了他的心,嘶嘶的,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崩塌了。

    他抬手想碰触她的颜,可没想她微微一侧,硬是避开了他的手。

    连同的,避开他的眼,她注视地面,水眸含伤,如今,她已是身不由己。

    时不待!

    她不再是睿王里的皓妍郡主,他不再是西运宸王世子。

    嫁为人妇,她是靖边候的儿媳,袁锋的妻子。

    登基为帝,他是西运的帝王,未来天下的主宰者。

    她不敢看他,因为,她知道她没有那份自制力,多看他一眼,她就会沉陷一寸,心里的伤痕就会多一道。

    “我来,只是想去断情岭。”她轻颤,言不由衷。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提醒自己,她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同了。

    可是,若是刚刚,前往断情岭,是她来这里的最大的理由,而此时,见到他,就是她心底卑微而祈祷的心愿。

    她闭目,心有不甘,可是,她还是情不自禁。

    有些事,想忘不能忘。

    有些人,想忘忘不了。

    “断情岭?”他注视着她的侧颜,平静得出乎寻常,俊逸的颜上不见波澜。

    他凝眉思索一会儿,终是明了,“就是袁锋坠崖的断情岭。”

    “呵呵,”他轻笑出声,“原来如此,若不是他在此出事,你也不会跑到前线来,是吗?”

    轻咬下唇,她点头承认,“是。”

    说不清他听到她的承认时,他是怎样的感觉,他烦闷,焦虑,嫉妒,心口就像被人插进一把尖刀,扯得他生疼生疼。

    可他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气度从容,他淡淡的道,“好,我会送你去断情岭。”

    她不信的转头看着他,那里,依旧是他的讳莫如深,深邃不见底的光亮,坦然的注视她,她依旧看不懂其中的含义。

    “谢谢。”她低头礼貌有礼,身上的清香吞噬着他的理智,更添了他的烦躁。

    该死!他心里咒骂。

    冷声的道,“天快亮了,朕还有军务处理,你随意吧。”

    故意的,他不提何时会让她去断情岭,想要激起她平静的面容下的一丝波折。

    果然,她真的眸中含着请求,楚楚可怜的宛若梨花带露,撕碎了他好不容易撑起的冷漠。

    真是败了!他无奈的暗道。

    “晚一些时候,会有人带你去的,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会儿,需要什么,就和外面的人说。”

    他叮嘱着她,不厌其烦。

    这样的亲切,仿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分开过,让她不禁产生一种错觉,他们,不是敌人。

    “嗯。”她温顺的颔首。

    他不再开口,低眉看了她良久,终踱步离开有她在的营帐,他和往常一样,沉稳的步履,昂扬的姿态,霸气的目光。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此时的矛盾,既想留下陪她,又深怕自己的无法克制。

    她也是这样的心情吧?他揣测着她的心思,莫名的,露出一抹柔情的笑意。

    素净的帐中,只剩下她自己,发软的,她艰难的坐到一旁的椅上,狠狠的,她的指甲插进她细嫩的肌肤中,直到传来痛楚,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加重力道,她又掐进几分,泛出了血腥,染了她的白色衣袖后,她相信了。

    她,又见到他了!这样的认知,让她欢喜,可是,欢喜过后,随之袭来的是巨大的恐惧,仿佛洒下无形的大网,看不见尽头的迷惘,躲不掉的胆怯。

    茫然的,她看着腕上挂着的玉串,垂下的洁莹的莲花状的坠子,摇摇晃晃,仿佛在提醒着她的不忠。

    “袁锋,”她覆上玉串,清亮的感觉缓了她手心的汗水淋漓。

    “妍儿,寿辰快乐。”

    她记得那年,他将手中的檀木盒放在她的手心里,那一刻,他如个孩子般紧张的等待她的笑颜。

    “谢谢。”

    见她喜欢他为她精心挑选的寿礼后,他如释负重,清澈的笑漾开在他的薄唇上。

    第一次,她发现,原来,他也有这么好看的笑,能暖到人的心坎里。

    紧紧握住纤细的皓腕,玉串亦被她攥入手中,她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

    “袁锋,对不起。”她将脸埋入她的臂弯处,深深的歉意道。

    细微的哭声,传到帐外,耳里极佳的他还是听到了她破碎的哭声,以及,那充满愧疚的道歉。

    “没有想象的顺利,”不远处,安云琪打趣的道。

    他无奈而笑,举步走出军营,安云琪跟在他的身后,默默的陪着他。

    高处而立,他们衣衫张扬,一个霸气外露,一个斯文儒雅。

    “朕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他不确定的问他。

    “何以见得?”

    “原本,朕想把她带到身边,就可以守着她,可是,却忽略了她心里的结。”

    “你不该出现,”安云琪不客气的道,“若不是你出现,她会顺着她的轨道生活下去,你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来的宁静。”

    “是吗?”他不以为意。

    “不过,既然你已经毁了她的生活,就试着在给她一个平静吧。”安云琪一幅悠悠然的模样,谈笑间,温雅如玉。

    “这个过程很艰难,可是,臣想,世上应该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得倒皇上。”

    他转身,黑色的狐氅在风中猎猎而扬,黑色的发混入夜色中,他魅惑得不像寻常人。

    “是吗?”

    “皇上不是一直在为此筹划吗?”安云琪双眼透出精光,表示他已理清一切头绪。

    两年前,风逸登基之初,便用了一系列的手腕,压制了朝中蠢蠢欲动的动乱,接着,开始筹划夺取紫云关。

    这是一招一举两得的棋局。

    其一,紫云关是兵之要地,若能归为西运,便可阻断诸国的联盟,使诸国安分一段日子,这样,风逸就有了足够处理内政的时间。

    其二嘛……安云琪坏笑,风逸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只有他自己可以说得清了。

    到底,是江山美人兼得,还是失了红颜?

    就在这几日了,安云琪期待而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