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46章 断情岭(二)

章节字数:2635  更新时间:11-10-02 0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6、断情岭(二)

    “皇上。”

    舆图前,风逸颀长的手指轻拂过图上的“紫云关”,许久过后,他漫不经心的挑起唇角,狠狠的,狠狠的,露出嘲讽。

    原本他以为北燕至少会撑一段日子,所以,他才会到紫云关城下“迷惑”叶皓凡,可没想到,他刚回营,就接到了周将军送来的加急战报,燕帝竟然不战而求和。

    真有意思!他负在身后的手,大大的伸张,又倏地紧紧握拳。

    “这无限江山,还需要你们替我看些时候,等我除了更为棘手的人,自会向你们索要。”

    “这一役,皇上似乎不甚满意。”安云琪站在他的身后,轻言笑问。

    他高昂头,没有隐瞒,“摩拳擦掌多年,没想到,北燕竟是如此不堪一击,确实让朕有些失望。”

    安云琪了然而笑,知风逸如他,他自然心里清楚风逸的不甘心。

    “有些人可以意气用事,而有些人,却不可以,比如说皇上。皇上肩负西运苍生之待,自然不能负了百姓的盼。”

    风逸略有动容,侧身看他,轻轻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安云琪拱手,道,“当年紫云关一役,对西运来说,无疑是个噩梦,自那以后,紫云关就成了西运将军不愿碰触的关隘,先帝在最后五年,绝口不提一统天下,自然也将希望寄托于皇上身上。”

    缓口气,他微微一笑,又道,“皇上刚刚登基,西运虽然表面无异,可是,实则暗流涌动,皇上选择紫云关出兵,是一明智之举,既堵住那些人的口,又给万民以希望。”

    钦佩一笑,“不过,让臣佩服的,却是皇上的技高一筹,北渡衡水,我军可以最小的代价夺取紫云关。若皇上依自己的性子强攻的话,只怕还会无功而返,侥幸得之,也是渔翁得利。调出水军,云家军保住了实力,就是为圣上日后排除障碍添了砝码。”

    他爽朗而笑,打趣他,“朕很好奇,你是不是会读心术。”

    “臣不敢,”他谦虚拱手,“是皇上给臣提了醒,若不是皇上亲赴此,若不是皇上当着臣的面命周将军北渡,臣恐怕还会被皇上蒙在鼓里。”

    抬头,他对上他的眼,宽慰他一笑,“虽然这次皇上赢得不算光明,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日后,皇上还怕没有机会堂堂正正的与叶皓凡较量吗?”

    “听你这么一说,朕着实舒服多了。”他加深笑意,手拍在安云琪的肩上,感谢道。

    他谦和的轻摇头,“皇上接下来打算如何?”

    他收回手,略带犹豫,英眉微蹙,打算是有,可是……

    安云琪不敢再接话,他看得出,能让风逸如此的,只有一人。

    “她还在断情岭?”良久,他出声问。

    “想必是,臣没有接到郡主回来的通报。”

    他听闻后,只是轻轻点头,摆手,吩咐道,“你去休息吧。”

    安云琪张口,本想要说些什么,出声的那一刻改了口型,拱手道,“臣告退。”

    独自一人,他的视线又落在舆图上。

    “若你不曾与他相伴,那该多好。”他的话里带着遗憾。

    闭目,他重重的缓口气,祈祷着,“妍儿,不要怪我。”

    ……

    深蓝色的夜幕开始笼罩天地,风一刻不停的呼啸着,席卷了地上的碎雪,扑在她的颜上,无血色的脸颊被冻得通红,她早已失去了任何知觉。

    整整一天,她滴水未进,跪在雪地中,目光空洞,玉洁冰清,犹如一个冰雕成的人儿。

    茫然的,她看着插在雪地中那把残剑,剑柄上,红色的平安结穗穗分明,飘摇缠绕着剑柄。她从来都不知道,夜中,那一抹红色,竟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烛火摇曳,香气弥漫。

    闺房中,她闲来无事随手编制,他津津有味读着兵书。

    一室寂静,他们一个慵懒无聊,一个兴趣盎然,虽是不同,却也是格外协调的一幅画面。

    三更时,他踱步到小厅,见她手里的玩意,顿时来了兴趣。

    “这个……送我可好?”他踟蹰着,带着忐忑的问她。

    她诧异的抬眸,不解的望着他。

    晕黄的烛火染着他的衣衫,她才发现,原来,在一身厚重的铠甲下,他竟是如此的英挺不凡。

    他尴尬的脸红,“我……想把它系在剑上,图个吉利。”

    她看看手里的平安结,对他抱歉的道,“还没有编好。”

    他却急急的道,“没关系,我可以等。”

    又小心翼翼的问她,“等你编好了,可以送我吗?”

    见她不语,他像发誓一样道,“我会好好珍惜的,绝对……绝对不会白白糟蹋了你的心血。”

    终于,她含笑点头,“好。”

    “真的?”他咧嘴而笑,露出好看的两排白牙,模样就像个大男孩得到了心爱已久的玩物。

    那一刻,她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软化了,因为,她知道,原来,他也有如此纯真的笑,如此纯洁的颜。

    “妍儿,你怨我吗?”靖边候临终时,将她叫到身边问她。

    她跪在地上,低头不语。她那时的心情是矛盾的。

    怨吗?她不知道。

    怨谁?

    是一直对她痴心不改的袁锋?是爱子心切的袁肇?是为了保护睿王府而阻拦她出逃的郑怀瑾?还是那个让他们睿王府见不得光的那人?

    见她不语,袁肇却兀自笑出了声,过后又是剧烈的咳嗽,白色的丝绢上,顿时开出了一大片红色的花。

    “妍儿,”他颤抖的对她伸出手,“妍儿。”

    她没有来得及细想就握住了他骨瘦如柴的指。

    “我知道你心里在怨我,九泉之下,我也无颜面对你父王……”

    她看见了,他干涩的眼里滑出了泪。

    “……妍儿,你要怨,就怨我吧。我命不久矣,你又能怨多久呢?但是……”

    他又咳出声,嘴角流出更多的血,急喘着,他断断续续的道,“……锋儿,锋儿是真的……真的……爱……你,我……只有……只有最后……一个心愿……”

    他的手没了握住她的力气,她搞到了它滑下去的趋势,“你……好……待……他……”

    ……

    在靖边候府的日子,一幕一幕的不断的涌上来,在这冰天雪地中,如此真实的惨烈的,晃在她的眼前。

    原来,她欠了袁锋的情,愧了袁肇的求。

    自嘲一笑,她拔出他的剑,月色的银辉折射出的清冷的光芒,亮了她的眸,剑柄上,模糊的倒映了她眼中的坚毅。

    艰难的起身,她拖着麻木的身子,拎着那把残剑,踉跄的走到崖边,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洞。

    那时,他在想什么?她的一只手伸到半空中,霎时,她胆怯了,闭目,任由寒风席卷,任由恐惧弥漫。

    颤抖着,她试着旋转她的手,风钻透她的指缝,如同针刺一般刺进她的手心中。

    青翠欲滴的玉串,曝露在外,垂下的坠子急速的摇摆,时不时的敲在玉珠子上,她素喜的清脆声淹没在这可怕的风声中。

    四周被黑夜笼罩,连雪的白亦被染成如墨般的色,她像是被丢弃在海中自生自灭的浮萍,抓不到依靠,寻不到方向,连脚下站立的土地,竟也是如此虚无缥缈。

    “袁锋,对不起。”她看着不见底的深谷,喃喃的道。

    举起剑,她面色平静的将伸在外的手收回,毫不迟疑的握上剑锋,鲜血适时汩汩的从她的手心中涌出,滴滴的,落在深谷中。

    她的眼泪从眼底流出,混合着她的血,陪伴着他长眠的地方。

    情与爱,终难偿还。

    今与昔,不忘君颜。

    刃抹血,划破心间,谁懂情怨?

    挟长剑,挥散旧颜,谁圆誓言?

    纵是举案齐眉意难平,亦是一现姻缘。

    “袁锋,若有来世,不要再遇上什么都给不了你的我。”

    她加重手上的力道,滴落的血滴零散的沾上她的白衣,在她的裙摆上开出了妖娆的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