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48章 托付(一)

章节字数:2805  更新时间:11-10-05 0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8、托付(一)

    “……我已答应了靖边候的提亲……”

    “……抱歉,我无法带你离开……”

    “郡主,你不能走……”

    她昏昏沉沉,可是,脑海里闪过的有叶皓凡的狠心,有谢池的拒绝,还有郑怀瑾的阻拦……

    她“看得”真,却又是如此的痛。

    叶皓凡冷漠的看着她,说,“王兄宠你,并不代表你可以任性妄为!”

    谢池独酌,不看来求他的她,说,“妍儿,嫁与袁锋,忘了那人,有何不好?”

    郑怀瑾紧握她的纤肩,痛心的看着她,说,“郡主难道要为一己之私而要睿王府陪葬吗?”

    不要!她喊着,奈何喉咙干涩,却吐不出一字,曾经经历过的“炼狱”仿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她不敢动弹,顿时全身紧紧的绷住。

    朦胧间,有人以帕子擦拭她额上的薄汗,一动间,飘过令人安神的草药香,她慢慢的松缓了下来。

    安云琪坐在她的床榻前,见她渐渐的放松了,才轻轻从锦被中移出她的手,拨开挂在皓腕上的玉串,他温和的脸庞上立刻染上一片惊异之色。

    这是……抬着手迟迟没有落在她的脉上,僵持在空中。

    “云琪,”隔着素白的屏风,云赫忍不住轻唤他,一向安稳的他竟有了紧张。

    她意识到有人碰触了她的手腕,她下意识的要收回,却不想躲开他手指传来的温暖。

    似曾相识的暖意,动容的,她的泪从眼角滑了出来。

    芙蓉妆,鸳鸯喜帕覆心伤。

    花灯泪,泪湿满襟夜难寐。

    铜镜碎,忘川水畔等君至。

    玉串坠,韶华匆匆情已逝。

    安云琪睁开眼,轻叹口气,将她露在外的手又小心的放回锦被中,抬袖,他温柔的拭干她滑落的泪,又状似安稳的拍拍她的肩,他看得出,她的睡容平稳了许多,呼吸不再如先前那般急躁,终于放心的起身。

    欲要离开时,又想起了什么,随手解下挂在腰间的锦绣香囊放在她的枕畔,舒心一笑,他脚步轻稳的走出了屏风。

    “如何?”

    他刚一出来,就被云治与蓝绍围住,关心的询问她的状况。

    安抚他们一笑,他随即面朝风逸,拱手回禀道,“郡主是因连日奔波,体力不支所致,加之……”

    他面有犹豫,清清嗓子,继续道,“加之,郡主是失血过多,才会……恐怕要多歇时候,身子才会慢慢康复,近日不宜……”

    “啪!”他的话还未说完,风逸就气急的砸烂了他手边的茶杯。

    “扑通”一声,帐内几人纷纷跪地,噤若寒蝉,“请皇上恕罪。”

    几人虽然知道风逸不是因他们而动气,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还是老实的承认错误,免得正处于分不清方向的风逸把他们当成了替罪羊。

    有人哀怨的看着云赫,心里正在纳闷。

    不是说,她是让风逸更精明、更霸道、更深沉、更心思缜密,遇事更周详的原因吗?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呢?

    在他们眼中,风逸成了极易冲动,脾气极其暴躁,思绪极为混乱的陷入情网的愣头小子。

    这哪里是帝王?齐礼低垂着头,暗发着牢骚,还是先人说得对,自古红颜多祸水。

    原来……他也有这个样子!林旭颇感意外,将头垂得更低,偷偷的发笑。

    扫了一眼恭敬跪地的几人,风逸紧皱起眉,挥手命令道,“滚!”

    几人如获大赦,虽然他让他们“滚”,可是,他们还是齐声高呼,“谢皇上。”

    他们彼此心照不宣,故意的又高声道,“臣等‘滚’。”

    风逸头疼的抚抚前额,对他们无力的摆着手,多少来说,他有点哭笑不得。

    没有怪他们,他将全部心思放在了屏风遮掩下的那模糊的娇人。

    待几人离开后,他起身,驻足于屏风前,面色恢复如常,他隔着素白的屏风去看昏睡的她,却近乎胆怯的不敢去靠近,因为,他实在是怕了会打扰已经平复下来的她。

    她安静的睡着,连呼吸都微弱到不可闻的地步,他的手轻轻的覆在薄薄的屏风上,这一次,是他听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噔噔”的,如同令人奋起的烈烈战鼓声。

    一下子,一下子,清清楚楚,真真实实的,砸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自嘲而笑,一向习惯了喜怒不言于色的他,竟然也会因为担心一个人而无法在控制自己,嗅到血腥,他就已魂飞魄散,见她在自己的面前昏倒,他亦是失常到忘了理智。

    刚刚,他何尝不是因听到安云琪说她是因赶路,因失血过多昏倒而再次失控吗?

    那一刻,让他痛心疾首的,不是她为了袁锋所做的种种,而是,他气她竟是如此不爱惜自己。他疼惜她,疼惜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地步。

    大手覆在自己的心口处,心,竟然,怜、痛、苦、怒、爱太深、舍太难。

    他的幽潭一眨不眨,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生怕他一个不留神,她就会从他的眼前消失。

    “妍儿,和我在一起。”他的额头轻抵上屏风,低喃的道。

    ……

    断情岭,云赫伫立山巅,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中,白色貂裘张扬,负手于后,平静淡定得使广阔的天地亦为之渺小。

    不远处,有人提灯渐渐靠近,霎时有了一片微小而温馨的光明,连带着,地上的雪都被染成了温暖的色。

    “你在想什么?”

    温纯的嗓音随风飘入他的耳,他不答反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举灯,没有靠近他,离他几步之远,他驻足,体贴的没有将云赫沉思的黑暗所打破。

    “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刚刚,谢谢你。”云赫向他道谢。

    他不在意而笑,“行医者,自当悬壶济世,这是我的本分,你又何须言谢,如此见外呢?”

    云赫深吸口气,闭目的感受这里冬雪的味道,清凉的,如浓郁的薄荷,散着诱~人的清香,环环的把他包围。

    “良辰美景,只可惜,日后不知何时还能欣赏到这样的美景。”云赫颇有感慨。

    听云赫这样说,他扬起温和的笑,道,“大战即将结束,可是,后面的事,对你来说,应该更为棘手吧?”

    云赫睁眼,露出了警惕的神色,“这是你的目的吗?来当他的说客。”

    他果断的摇头,露出纯真的笑,解释道,“我不会当任何人的说客,这些年,我不是都没有劝过你什么吗?”

    “是吗?”云赫不在意而笑,却有着嘲讽。

    “是与不是,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吗?”他轻轻松松的反问。

    他敛了笑,烛火映衬着他清俊的颜,他依旧斯文谦和,但是,那双眼睛里已然闪出了深邃的光。

    “就连当初你请旨要与他同去北燕,我不是也没有劝过你什么吗?”冷冷的,他开口对云赫道。

    云赫轻轻的皱眉,他不是小看他们,也知道他所做的事总有一天会被他们发现,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云琪已经知道了一切,为何还会放过他?依他的个性以及他与风逸的关系,他是不会轻易就饶了他的。

    “云赫,你似乎小看了风逸。”他好心的提醒着他。

    云赫转身,却见他异常正经的脸孔。

    “你以为风逸会蠢到任人宰割吗?”他好笑的摇头,“你以为风逸会没有想好对策就敢只身前往北燕吗?”

    唇畔滑过一丝温柔的笑,他继续道,“论文,风逸兴许比不过如初,论武,风逸也许也不是如初的对手,但是,风逸有一点,远远的胜于如初。”

    “那就是深谋远虑。”

    “这也是你们选择风逸的原因吗?”

    “云赫,你自己何尝不是这样认为的呢?若非如此,在北燕,你有很多机会可以除去风逸,可是,为何风逸还会平安回来呢?”

    “你想说什么?”

    他随意道,“我想说的是,不要再做傻事了,在北燕,是你最后的机会,你错过了,风逸绝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况且如今,你的弱点,又被风逸握在手心中,你还焉有胜算?”

    云赫不语,紧紧的抿住唇。

    是,他说到他的弱点了,因为,她心里有风逸,所以,他现今犹豫了。

    “你无法想象你心里疼的那人是多在乎你的对头。”

    “什么意思?”

    安云琪莫测一笑,提灯转身离去之际,轻道,“你知道她左手手腕上有什么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