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49章 托付(二)

章节字数:2636  更新时间:11-10-06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9、

    因为西运的出其不意,北燕的对策却显得捉襟见肘疲于应对,最终只得向势如破竹的西运递了求和函,西运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紫云关。

    但是,诸国再也不敢小瞧王府出身的西运新帝。

    亲赴前线,兵临关下,他明修栈道;北调水军,直逼京都,他暗度陈仓。

    西运新帝的谋划,一群后起之秀的协助,最终他们畅快的报了当年的耻辱之仇。

    而紫云关之役,对他们而言,却仅仅是个开始。

    至此,弹指一飞瞬,昭然铁血定乾坤。

    至此,血色映山河,金戈铁马吟长歌。

    至此,马蹄铮铮迫,锐利横扫诸王国。

    山巅之上,昂扬之姿张狂至极,冷眼看着降下“燕”字军旗的紫云关,他漂亮的薄唇挑起优雅的弧度,却尽是满满的嘲讽。

    “恭喜皇上。”

    他听到这声祝贺,收回刚刚不屑的光芒,平静得如曾经一样。

    “齐礼,这一役,你也是功不可没。”他恢复王者的傲气,轻描淡写的一语。

    “险些坏了皇上的计划,臣不敢居功。”他拱手,降低了姿态。

    笑笑,他转身,看着对他行礼的齐礼,了然于心,“你有话可以说了。”

    齐礼一愣,垂手注视他,他淡定得就像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般,反倒是他自己,在他的注视下,却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开口。

    他终于露出他熟悉的笑,“你是要问朕该如何处置叶皓妍,是吗?”

    果然……齐礼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几颗冷汗,果然,他是知道的。

    承认的,他老实道,“皇上英明,臣的心思瞒不过皇上。”

    “呵呵,”他感到好笑的笑出声,“哪里仅是你,这些日子,他们几个为了这事没少在朕面前晃荡,不过,却只有你敢胆问朕答案。”

    齐礼一如既往,即使面对风逸,他还是周身散着清冷,“臣的心思瞒不过皇上,臣的打算,皇上自然也了于心,请皇上给臣一个答案。”

    风逸敛了笑,没有回答齐礼。

    四目相对,他淡定的面容下却隐藏着一份危险,他清冷的气质中却暗藏着一丝担忧。

    风过,雪落。

    沾染了他的狐氅,融化在他的锦貂。

    腰间系着的玉佩叮咛作响,衣上的香气盈盈弥漫,犹如那时他们的青春年少。

    樱花点点,落英缤纷,那时,那是早春的樱吹雪,那是,那时的邺城齐王府。

    隔着一道门槛,他看见一身白衣飒然的他,他笑容温和,比下了早春的阳光,他沉醉其中,那是他可望不可即的温暖,仿佛这个同他一般大的孩子的一个笑,就可以融化外面的冰天雪地。

    “风逸。”他简单的一语,平和得让人倍感亲切。

    不自觉的,他道,“齐礼。”

    他加深笑意,明亮的双眼有着欣喜。

    回他一笑的那一刻,他就注定了此生为此人所用,穷尽其才。

    他像一个磁场,紧紧的吸引了他,而他和他们,则心甘情愿的被他吸附着,宁愿困守其中,也不愿退出他的磁场。

    所以,眼前这人尽管心系他人,而白白糟蹋了自己妹妹的心意,他还是无法去怨他,更何况,那女子清雅如莲,干净得犹如天上的云,的确值得他这般待之。

    释然的,他拱手道,“臣,明白了。”

    风逸感激而笑,简洁而爽快的道,“多谢。”

    “皇上预备何时启程回京?”

    “不急,”他跋步欲要回营,齐礼恭敬的等他的回答,举步,跟在他的身后。

    风逸一手拨弄着手腕上的佛珠,步履沉稳缓慢,苍茫天地中,何等悠闲而随意的沉思着,温良的眉宇时不时的轻轻聚拢,俊逸的颜上一点一滴的变化,竟是俊雅多姿,倜傥风~流。

    齐礼掀起一丝好笑,原来,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想风逸出身高贵,自幼一身繁华,年少之际,便已是西运炙手可热的俊公子,多少名门闺秀趋之若鹜;如今,他登基为帝,更是享受万丈荣光,坐拥三宫六院。

    却没想到,他也会因一女子而屡屡失常。

    “皇上是在担心叶……”意识到了什么,齐礼止了口,尴尬的清清喉咙,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叶皓妍。

    风逸玩味而笑,故意不理他,依旧悠闲踱步。

    他知道,若是齐礼直接称呼叶皓妍的名字,肯定会触怒他,像安云琪一样唤她“郡主”,齐礼又叫不出口,着实把满腹经纶的齐礼难了一把。

    料到了风逸是故意为难他,他无奈的请示,“请皇上示下。”

    “呵呵,”风逸爽朗大笑,打趣他道,“你不是唤她‘妖姬’吗?”

    这……齐礼惊得驻了足,顿时冷汗涔涔,他虽耐寒,可是这一次,他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因为,他太了解风逸这人了。

    他不在乎的,他可以弃之如履,若是他在乎的,他则绝对不许任何人染指。

    上次初见叶皓妍,他直接的嘲讽她为“妖姬”,那时,他完全是为了逞口舌之快,替自己的妹妹找回一点面子,可没有想到,这事还是被风逸发现了。

    究竟是谁告诉他的?齐礼在心里恨恨的想。

    “臣知错,请皇上责罚。”什么也没说,齐礼立刻掀起外衣,直接跪地请罪。

    风逸驻足,转身看着跪地的他,幽潭滑过一丝寒光,稍纵即逝于眼底,这一次,他没有立刻免了他的罪,口气却是异常的清冷。

    “朕,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她,明白了吗?”

    “臣……明白。”

    满意的点头,风逸嗓音清冷,“她的身子不宜长途跋涉,不过,朕需马上返京,你和安王多逗留几日,等她身体好转,你二人将她护送进京。”

    “臣领旨。”

    “若是稍有差池,你们就提头来见朕!”他声调温柔得几乎发狠,有着不容怀疑的坚毅。

    提头来见?有一瞬,齐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年相识,风逸从来没有对他们任何一个人讲过这样的话,即使在这次事关成败的战役中,他都没有让蓝绍与云治立下军令状。

    可今天,他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那一刻,齐礼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天地旋转,视线落在雪上,膝下却再也感受不到凉意,只有此刻的震撼。

    是真的在乎吧?齐礼暗想。

    当年,蓝绍喜欢了他的短剑,他毫不在意的解下爽快的送给了他。

    当年,云治看上了他的笛子,他亦是不眨眼的随手将它送了出去。

    当年,他亦是衷爱他有名士题字的那把折扇,他大方的含笑放在了他的手里。

    后来,就连风如初欲要与他争皇位,他都是心不在焉的随她去争。

    甚至有人欲要他的命,他还是漫不经心的静候。

    他在乎过什么?何曾有什么令他在乎?

    原来,不是没有,而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现。

    尽管齐仪多么想要他腕上的那串佛珠,他始终未曾褪下。

    尽管有多少人希望他尽快立后,他始终置之不理。

    那年的北燕之行,成了他的转着点。

    若说先前的他隐蔽锋芒,听天由命,而之后的他,却是锋芒毕露,誓要君临天下。

    起初,他们不明,不懂,不解。

    如今,却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是为了她吧!齐礼明了。

    他知道,风逸不会将他在乎的随意托付于他人,定是信了他,所以,他才如此放心的将她留下来。

    “臣,定不辱圣命。”他叩首,将额头碰触到雪的凉意,霎时,他亦有提壶灌顶之感,豁然开朗。

    风逸没有开口,在齐礼看不见的情况时径自露出舒心的笑。

    “拜托了。”他近乎呓语般的对垂首的他道。

    “皇上……”他猛地抬头,怀疑似的看着他。

    “回去吧,有人要来了。”他没有理会,举步离开时,狐氅的衣摆扫过齐礼的脸颊,温润的气息扑面而来。

    齐礼释然一笑,起身,随在他的身后,应道,“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