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51章 托付(四)

章节字数:3081  更新时间:11-10-09 2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1、

    “他说,他是叶皓凡。”

    小士兵讷讷的轻道,怀疑似地看着连问都不问就命令将人带进来的云赫。

    叶……皓凡!

    显然,帐中除了云赫外,其余几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口气,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堂堂北燕睿王竟然会亲自来到敌营。

    云治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凑近安云琪,偷偷的狠狠拽着他的衣袖,小声的问,“他……是不是来带走她的?”

    安云琪不好确定的摇摇头,曾在以前,他就素闻睿王叶皓凡甚宠其妹,若不是这次叶皓凡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恐怕他不会轻易放叶皓妍来到这里。

    帐中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云赫怡然的品茗,不顾几人的揣测。

    不过一会儿,他放下茶杯,对着还在等候的士兵道,“请他进来吧。”

    “……”小士兵又狐疑的看看坐在云赫身旁的齐礼。

    从刚刚的反应来看,齐礼已发现,云赫应该早就知道叶皓凡会来,而且,他似乎一直就在等着他来。

    对着小士兵轻轻颔首,小士兵领会,拱手道,“是。”

    待人离开,齐礼也沉默的拿起身旁的茶杯,心思回转间全都藏在了茶杯中,他不是个愿意帮他人的人,不过,依种种情况来判断,他断定应该会有什么有趣的事要发生了,此处甚是无聊,能悠哉的欣赏一出戏,他又何乐不为呢?

    阴笑着,他放下茶杯,打定了主意不开口。

    几人看见齐礼如此气定神闲,也都老实下来,乖乖的坐在一旁。

    “睿王请!”帐外,有人道。

    随着帐帘的挑起,叶皓凡从帐外走了进来,白色狐毛披风衬出了他出身皇室的骄傲,如墨色的发髻上,镶着红宝石的锦带轻轻扬起,腰间垂下玉流苏,他,气宇轩昂,玉树临风。

    几人当中,除了云赫与安云琪外,皆未见过叶皓凡的真容,自然是感到不可思议。

    齐礼怔怔的起身,有些不敢置信,这,连连害的西运无功而返的北燕睿王,竟是这等模样?想当年,隔海相望,他只是个银枪白袍的少年,虽然那时未看清他的模样,可是,他却已是英姿不凡,锐不可当。没曾想,多年后,当年的那个少年越发的卓尔不群,不可小觑。即使,他只身来到他们当中,竟还是从从容容的镇定。

    若说世上有人可与西运才俊相媲美,这人,非叶皓凡莫属!齐礼的清冷容颜有了丝缓和。

    云治好奇的打量着他,躲到蓝绍身旁,嘟囔道,“想不到她哥哥也是这么俊。”

    林旭偷听到,赞同的点点头,别过头,小声道,“哥哥是温润如玉,妹妹是出水芙蓉。”

    帐中人皆是暗自啧啧称赞,反观叶皓凡仿佛浑然不觉,从他一踏进营帐,一双眼睛就只盯着云赫,不理会旁人的举动,他那表情,就是要告诉他们,他是来找云赫的。

    从容的走到云赫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手晃茶杯的他,没好气的冷笑一声。

    云赫笑容温和,放下茶杯,他起身,语气颇有抱怨,“我等你很久了。”

    “我要折返回来,自然是要费些时候。”他不是在替自己反驳,却像是在笑话云赫。

    “我以为你不管她了?”云赫笑容依旧,可是口气不好。

    叶皓凡俊眉一挑,语气厉了几分,“你以为我是你吗?”

    云赫笑容垮了下来,眉头拧成结,一双淡气的眼化成了一片寒气的冰。

    “你,什么意思?”他字字散出狠意。

    “什么意思?”叶皓凡声调上扬几分,嘲笑道,“这还需要我明说吗?”

    “既然你如此疼爱她,怎会不明她的意?怎会不知她心有所属?为何还让她嫁与袁锋?”云赫失去了风度,他不敢回想,那日,当风逸抱着浑身是血的她回来时,自己是怎样挺过来的。

    他当然知道她对袁锋的感情,那是深深折磨着她的愧疚,让她寝食难安,让她千里奔波,甚至让她以血相祭。

    那日,她脸色是如纸般的惨白,白衣染血,活生生的,她宛若从血中被捞出来的瓷娃娃。

    手心中,是让他触目惊心的那一道深深的剑痕,染透了缠在她手上的白缎,渗到了外面,滴落在地上。

    若不是站在眼前的这人,她怎会嫁与袁锋?平白的遭了这份罪过。

    不可原谅!云赫的手紧紧握拳,克制自己想抡上去的冲动。

    “为何?”叶皓凡仿佛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唇角轻勾,语气缓了几分反问他,“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他抬手挥袖,华丽的披风一角倏地扬起,威风凛凛,戾气外露,丝毫不相让。

    “你既已在西运,就安心的待在西运有何不好?为何还要跑到北燕来?”他冷声相问,尽是指责。

    双眼微眯,那条不太狭窄的缝隙中射出令人发颤的光,接着,他继续道,“若不是你明目张胆的来到北燕,如何让靖边候识去了身份?若不是你如此不谨慎,他如何利用那件事来威胁我?若不是你们的世子执意逞英雄,他又如何使出这么龌龊的手段?”

    他挑起一边的唇角,“你还敢来指责我的不是?当妍儿被迫要嫁的时候,你在哪里?那时,你正在等着成为西运的丞相!当妍儿成亲的那一天,你们那位世子在哪里?他正在举行登基大典。”

    “你……”云赫从牙缝蹦出字,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襟,骂道,“混蛋!”

    叶皓凡不以为意,无所谓似的看着他,颇具挑衅的意味。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利用她!为了保全你的睿王府,为了保护你自己,你怎么当兄长的?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云赫越说越大声,最后甚至声嘶力竭的对着叶皓凡喊了起来。

    叶皓凡也不示弱,喘着粗气,恶狠狠的对上云赫的眼,他早就火了,这么多年,他何尝不是忍受着内心谴责?不然,他怎会逃到了边关?不然,他怎会不敢见她?

    “那你又为她做过什么?”他也提高了声音,不甘示弱。“你们把我们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就这样拍拍手走人了,留下一个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以护着妍儿的姿态来批评我照顾不周?”

    手劲加重了几分,“若你不是妍儿的哥哥,我真想杀了你!”云赫眼露杀意。

    反手,他也抓住了云赫的衣襟,冷笑道,“这正是我要说的。”

    二人势如水火,谁也不相让。

    这……这可怎么办?几人目瞪口呆。

    他们虽不知如何是好,但却也看得意兴阑珊,想不到这俊秀的王爷脾气不小,也想不到云赫竟会如此激动。

    “那……那个……”安云琪清清嗓子,走上前,略显尴尬的将手搭在他们互相较劲的臂上,劝慰道,“别,别这样,大家有话好好说。”

    “我和你们这位丞相没什么好说的。”叶皓凡不领情的手腕一转,甩了云赫的手,拍拍被弄褶皱的衣襟,他漫不经心,仿佛衣服上沾了什么脏东西。

    “云赫,你也是,别……”安云琪劝着云赫。

    谁知,云赫更是不领情,直接一语,堵住了安云琪的话,“这和你无关!”

    安云琪止了话,退到原来的位置,他若有所思的看看云赫,又好像发现有什么遗漏似地看着叶皓凡。

    以他掌握的情报来看,叶皓凡是个心思缜密,小心谨慎之人,而且,他不过弱冠就继承王位,执掌睿王府,尽管北燕再如何不济,可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竟然能在如狼似虎的朝堂站立数年不倒,凭着他背后的支持以外,还有就是他这个人定有什么非凡的手腕。

    很早,他就认为叶皓凡是个心如城府深不可测的人,凭他与他先前的接触,他更是肯定自己的猜测,此次紫云关之役,他们几个人齐赴此地,才勉强和他打个平手,若不是风逸略施手段,这一仗,恐怕胜负难料。

    可是,从他刚刚的言行来判断,他和先前简直判若两人,完全是一个火爆愣子。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安云琪恐防有诈,整个人警惕起来。

    渐渐的,帐内的气氛变了,安云琪看到了叶皓凡的眼中盛满了伤痛。

    “我怎么不明白妍儿的心思呢?”他的语调痛惜,不复刚刚的火爆。

    “当她得知我同意了靖边候的提亲后,她求过我,甚至还求过谢池带她离开。明知无望,她还是抗拒着,她成婚的前一夜,原本她已经逃走要去找你们那位世子,可是……”

    可是,她还是回来了。

    那一夜,京都飘着雪,还夹带着细雨,她颓然的拎着包袱,怔怔的踏进王府的大门,看见他的那一刻,手中的包裹倏地落地,随之,她跪在他的面前,语气里是那样的绝望。

    “王兄,对不起。”

    那时,他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其实,他心里清楚,他是害怕得逃走了。

    “她……逃过婚?”

    突如其来的声源惊了他们,几人望去,帐帘掀起,那道耀眼的金黄翩然而入,幽潭直接的落在叶皓凡的身上。

    叶皓凡眼中的光亮一闪而过,却没有逃过安云琪的眼睛,灵光一闪,安云琪明了,原来,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