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最好不相伴,从此便可不相欠  第52章 托付(五)

章节字数:3057  更新时间:11-10-11 17: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2、托付(五)

    “参见皇上。”

    风逸走进营帐,众人纷纷行礼,唯有叶皓凡面色平静的注视他。

    此刻,他很难将眼前这人与当年那个按兵不动的世子联系在一起。

    当年的风逸温文尔雅,眉宇间尽是贵族之气的优雅从容,而今,他依旧淡定自若,可,这远远不是那年的感觉,如今的他,拥有君临天下的气度,混着胸有成竹的自信,兼备着浑然天成的傲气。

    果然,是真正的帝王。叶皓凡心里暗赞。

    抬手一扬,众人明了,纷纷识趣的拱手,无声的退出了营帐。

    “人,朕,不会放走的。”一开口,风逸就直接道出了意图,“恐劳睿王白白折返一趟。”

    叶皓凡却不以为意,轻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放她离开。”

    风逸嘲讽而笑,不顾他,翩然的坐在一侧的椅上,才道,“就算朕愿意放她走,睿王也不愿将她带走的。”

    叶皓凡挑眉,轻轻回视着风逸,却见风逸笑得自如,一双如墨色的眸里尽是了然的光芒。

    半响,风逸稀松如平常般的反问,“不是吗?”

    他对自己一向有自信,虽然,他与叶皓凡接触不多,但是,他能准确摸到他的脉,无误的读出他的心思。不然,当年在北燕,他怎会敢以自己为饵,逼得那人露出原型呢?

    “你果然是知道的。”叶皓凡没有惊讶,却是自嘲而笑。

    风逸没有回话,随手却丢出什么东西落在叶皓凡面前,瞬时,叶皓凡的额头露出了稀薄的汗珠。

    那不是别的,正是当初他给叶皓妍的装着毒药的黄色纸包。

    “很奇怪吗?”风逸悠悠反问。

    叶皓凡摇头,“不,结局并不出乎我的意料。”

    他侧身,撩起披风,坐在了风逸的身旁。

    “你早知我守不住紫云关,若我丢了紫云关,回到京城,势必要被降罪,妍儿也会受到牵连,所以,当你听到妍儿来此后,就派人将她接来。”叶皓凡理清了他的心思,解释着来龙去脉。

    “而你就利用了这一点,让妍儿暗杀朕。”风逸薄唇轻启,慢条斯理。

    “可惜,她还是没能下得了手。”

    “睿王,轻视对手,所以,你注定满盘皆输。”

    叶皓凡略微侧身,不解的看着风逸,揣测着,“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放妍儿来此的目的?”

    “你如此疼爱妍儿,怎会不知妍儿的眼睛会说话呢!”风逸不客气的冷嘲他。

    叶皓凡皱眉,是的,他忽视了!他忽视的不是他看轻了风逸,而是,他忽视了叶皓妍的心思。

    该死!他心里暗骂自己。

    “睿王,你下错了注。”这一刻,风逸话语虽轻,可是字字斩钉截铁。

    得意的转动着自己腕上的佛珠,他道,“从妍儿来此的那一刻,她的眼睛就将她暴露了。”

    伸手拿过那个黄色的纸包,风逸目不转睛的盯着叶皓凡,随手打开纸包,面不改色的将其悉数的倒入口中。

    “你……”

    “这不是你给妍儿的那个,朕和你说过了,妍儿的眼睛会说话。”这一刻,风逸很是自得,带着炫耀的笑,刺激着叶皓凡。

    他不屑于偷梁换柱,若是她真的想要他的命,不需要她动手,只要她说一声,他便心甘情愿的奉上。

    叶皓凡重重的呼出口气,这一次,他是败得彻底。

    他没有想到风逸已经知道了妍儿身揣毒药,却依旧无动于衷,他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相信着她,相信到甚至以他的命作为赌注。

    “睿王,这件事,朕不予计较,但是……”他止了口,他相信,叶皓凡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妍儿没有告诉你吗?”叶皓凡不信,就算她不说,但是,风逸未必有那个耐性去等她开口。

    “朕不想逼她。”

    的确,他是没有那份耐性,但是,每当听到她说着她对不起袁锋,每次看到一提那事她就如带露的梨花般楚楚可怜,所以,他狠不下心,所以,他强迫自己一再的忍耐。

    “正如你所想的,妍儿不是自愿嫁进袁家的。”

    风逸不动声色,可是,他却有了将怒火撒在叶皓凡身上的冲动。

    既然,她不是自愿的,那她就是被迫的,被眼前这人逼迫的!他恨恨的想。

    感受到了他的怒意,他无奈的耸肩道,“可是,那时,我也不想与袁家结亲。”

    风逸轻微皱眉,甚感不解。

    “袁家亦为名门望族,袁锋也是青年一代的佼佼者,他为人虽是鲁莽了些,却也是侠肝义胆,光明磊落之人,的确值得妍儿托付终身。”

    叶皓凡说着自己对袁锋的印象,可是,风逸却越听越不是滋味。

    袁锋已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无论是他活着,还是已作古。

    当年,他堂堂正正与叶皓凡君前比高下,目的明确,简单明了,那直言不讳的举动,让风逸时时自惭形秽。

    如今,他亦是真真正正的与敌沙场厮杀,剑虹惊心,血染白袍,宁可玉石俱焚亦不投降被俘。

    风逸嫉妒他,也羡慕他,他就连死,都是如此的光明磊落。不像他,杀人于无形,玩弄心机,似乎他做什么皆是不可告人的。

    “……那时我认为,袁锋征战疆场,早晚有一天会有什么不测,到那个时候,妍儿又该如何?所以,果断的,我拒绝过靖边候的提亲。”

    笑笑,他接着道,“我曾明白的告诉过靖边候,我欲将妍儿许给谢相的公子谢池。谁知,靖边候竟然不死心,甚至翻出了陈年旧账……”

    “所以,你为了你自己,还是同意了婚事。”风逸口气不悦,阴冷的语气里透着指责。

    “不,不是!”叶皓凡辩驳,“虽然,我表面同意了,为了掩人耳目,对于妍儿的请求我置之不理,可是,暗地里,我早为妍儿打点好了一切,若妍儿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谢池会将她护送到西运,可没有想到……”

    “她没有走?”

    “成婚的前一夜,我看着她出了王府,我以为她会那样走了,最后,她还是回来了,她知道了原委,所以,接受了与袁锋的婚事。”

    叶皓凡痛苦的闭目,他不想再去回忆那晚的事,他最最痛苦的那一夜,出卖了自己疼爱的妹妹,得到了世人赞誉的一座空空的王府,他又何来骄傲呢?

    尤其是,当他知道叶皓妍曾以死明志,他就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愧疚中,无法原谅,他无法原谅他自己!是他亲手毁了她的幸福,是他将她推向了痛苦的深渊!

    风逸静静的听着,冷漠的看着叶皓凡痛苦的神情,半响,他清冷的开口,“你可以走了。”

    不待叶皓凡回神,风逸率先起身,越过他道,“妍儿还在昏迷,朕不放心。”

    “风逸。”叶皓凡唤住他,“可以好好待她吗?”

    他带着请求,就差折膝跪在他的面前。

    风逸没有理会他,走出营帐,外面的冷风猝不及防的猛猛的扑面而来,他紧紧握拳的手终于缓缓的松开,拉紧狐氅,他急急的走回主帅营帐,只想守着她,只想待在她的身边。

    回到他的营帐,他看见安云琪如释负重的笑脸。

    “皇上,郡主已经醒了。”他拱手禀告。

    乍闻她苏醒的那一刻,他仿佛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心里压住他的沉甸甸的那块石头已经不见了,此时,他想笑,想哭,想大叫,又想大闹,太多的感情一下子倾泻出来,满满的占据着他,他头一次没了分寸,如此的茫然无措愣在那里。

    “臣告退。”

    “等等,准备些吃的东西。”他柔声的吩咐道。

    “是。”

    越过屏风,他见她柔弱的依靠着软垫,垂下的青丝零散的落在她身下的白色毛毡,她虽娇弱,可那双眼睛依旧澄亮的映出了他的影儿。

    微微的扬起丝笑,他又见了她漂亮的梨花窝,霎时,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那年,那晚,她出现在驿馆,告诉他她相信她自己的判断时,那一刻,她亦是笑得如此炫美,动人心魄,让他忘乎了所以。

    他诚心的感谢上天,他又看见了她的笑,宛若穿透乌云射向大地的一缕光辉,照亮了他的阴霾,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亮。

    坐到她的身旁,她唇畔始终挂着浅浅的笑,他痴迷的抬手流连其中。

    “妍儿。”他唤她,却落了泪。

    她亦是含泪而笑,素手覆在他的俊颜上,喃喃的道,“我梦到你了,你一直和我说‘等我’,可我很害怕,害怕我等不到你……”

    动容的将她揽进怀中,他的下巴抵住她的额头,“别怕,没事的。”

    他轻柔一语,她的泪再也不受了控制,反手,她紧紧的环住他。

    “我在这里,别怕。”

    “嗯。”她重重应声。

    帐外,云赫看着身后的叶皓凡,“这下,放心了?”

    叶皓凡一点头,转身离开之前对云赫道,“拜托了。”

    云赫扬笑,颔首示意,郑重的承诺。

    叶皓凡轻松一笑,终于大步离开了西运的军营,望着那道俊逸的身影渐行渐远,云赫的双眼亦被一层水雾蒙上,祝愿道,“保重。”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