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最好不相惜,从此便可不相忆  第53章 西运(一)

章节字数:2941  更新时间:11-10-13 0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3、西运(一)

    “郡主,到了。”

    马车停稳,安云琪挑起车帘,温和含笑,伸出手搀扶她走下马车。

    站立城墙之下,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镶刻在石墙上的那两个苍劲大字——建康。

    初到西运,她不甚了解究竟是谁一挥而就写下了这两个大气磅礴的字。

    她眼眸晶亮,似有眸中称羡,闪动着跃跃欲试。

    “郡主,”一侧,安云琪轻声唤回略略走神的她。

    对他抱歉一笑,她又重新看向高耸的城墙,喃喃的道,“原来,这就是建康。”

    “郡主,请郡主上车吧。”

    “王爷,我……”她很想问她何时可以见到风逸,但是,这样堂而皇之的问安云琪,她又不好意思开口。

    几个月前,因她身子未康复,所以,安云琪与齐礼一直陪着她留在边关,而风逸等人因朝中之事只得提前返回建康。虽然她不愿,但是,风逸毕竟是一国之君,她又不想因她的一己之私而连累他。

    她身子一康复,就动身启程,无奈千里迢迢,即使她有心赶路,可依旧还是一别数月。

    安云琪面色温和不改,眼中闪着揶揄,存心的看着她的尴尬。

    风逸说的对,她的眼睛会说话,几乎,她的所有心思都表现在她的颜上,路程无聊,可是,每当安云琪看到她尴尬为难欲言又止时,心情就会莫名的大好。

    逗着她玩实在是有趣!安云琪双手环胸,低眉坏笑的看着她。

    “我……”她不安的咬着下唇,不敢看安云琪的眼睛。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马上,齐礼对着安云琪翻了几番白眼。

    “喂!”策马靠近他们,端坐在马上,齐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声的道,“你还要不要走了?”

    “对不起,耽误你了。”她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认错。

    她实在是应付不来这个叫“齐礼”的人,他人虽然俊,可是,却冷的像块冰,怪不得,蓝绍与林旭临走之际好心的告诉她,没事时,千万不能招惹齐礼,因为,会被他冻到的。

    她娇滴滴的认错,那一低头的温柔,不染半分尘埃般的皎洁。

    完了!齐礼在心里哀悼。

    一路上,每当他冷声冷气时,她都会来这一招,即使他做了多足的准备,立刻都会因她的举动而化成春水。

    清清嗓子,他恢复如常,“他日理万机,恐怕先无暇顾及你,这几日,你就自求多福吧。”

    她不解的皱眉,疑惑的看着他。

    一双如烟雨朦胧的水眸,柔弱得仿佛滴出了水,她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齐礼。

    齐礼的手越来越用力的握住马鞭,仿佛在做着什么天人交战般的抉择。

    她温顺如绵羊,楚楚可怜,而他就像一个正在欺负一只可怜的羊羔的恶狼。这样的他,连他都忍不住要厌恶自己了。

    安云琪发现他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好笑的站在一旁看着他。

    “真不知道是不是欠了你的!”他低头小声的嘟囔。

    再抬头,他缓了口气,脸上冰冷的线条缓和了些许,道,“放心,他既然将你托付给我们,我们就会照顾好你的。你先住在他家吧。”

    说完,他随手一指她身侧的安云琪,继续道,“安王府虽然比不过皇宫,不过,却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府邸,况且,他不会亏待你的。”

    她一向不挑剔身外之物,对她而言,住在哪里都无所谓,只是……

    她转身,对着安云琪屈膝行礼,“给安王添麻烦了。”

    安云琪爽朗一笑,宽慰她道,“郡主光临寒舍,是我安王府的荣幸。”看向齐礼,他挑衅一笑,话中带话,“若非齐世子要住宫中,恐怕,本王没有那个荣幸可以接到郡主这样的佳人来府上小住。”

    齐礼不自在的撇撇嘴,对着安云琪一皱眉,有着警告的意味,‘少说废话’。

    ‘嘴硬的家伙’。安云琪笑的更为开怀。

    一路上,他自然看得出来齐礼对叶皓妍的关心,排除风逸的托付,不可否认,叶皓妍的确是个招人疼爱的女孩儿,懂事有礼,善解人意。更为可贵的,就是她的心无城府,真诚待人。

    他们这一行人中,上至他,下至马卒随从,皆对她称赞有加,也愿意与她亲近。他们启程还不到三日,她就已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打成了一片。

    有时,他都觉得不可思议,想她出身王府,身份高贵,纯洁得如盛开的莲花,却没有半分架子,连带着他都不曾发现她有一丁点的傲慢。

    她笑,笑容纯洁,她的每一丝笑,都是发自她内心的感受,不娇柔,不做作,不勉强,不刻意。

    她哭,哭的唯美,她的每一滴泪,都是触动她最深处的情,没有牵强,没有为了博得他人的同情,亦没有顾影自怜。

    单纯的,她想笑就笑,想哭就会哭。竟是这样的简单,这样的随意。

    不似他们这群人,连哭笑,都成了必须伪装的感情。

    他心里着实羡慕她,也难怪连齐礼这块寒冰都忍不住要在乎起她,若非齐礼心里有结,他们应该会相处得更为融洽。

    只是,她这样的女子进入到那个后宫中,会怎么样呢?他未免替单纯的她担心起来。

    “郡主,请。”他整理好心情,毕竟,现在不是他担心的时候,若不尽快将她安顿好,他们无法回宫覆命,到时候,不放过他们的不仅是风逸一个人,还有他们那一伙儿人。

    “谢谢。”她露齿而笑,漂亮的梨花窝若隐若现,娇美可人。

    不禁的,他的目光多了怜爱,笑容甚至夹带着几分宠溺。

    ……

    深宫之中,议政殿内,风逸埋首批奏折,不受外界丝毫干扰。

    殿下,几人不时的向外张望,纷纷焦急不已。

    云治环胸,托着下颌,剑眉紧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不对呀,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到了,怎么还不见人?

    蓝绍看着林旭,无言的对视。

    你说,齐礼会不会对她施了黑手?蓝绍挑眉示意林旭。

    林旭夸张的张口,齐礼不是这样的人。

    怎么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疼齐仪!蓝绍鄙夷的看着他。

    林旭泄气的抚抚额头,那也不至于这么卑鄙吧!

    殿内,连一向沉着的云赫都耐不住了性子,走向风逸,他拱手道,“皇上。”

    “嗯?”风逸头不抬,轻应一声。

    “皇上,这……”云赫知道,每当这人批折子时,都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而且,他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可是……

    “嗯?”他又轻应一声,继续埋首于其中,朱砂笔不停的勾转。

    “皇上,城门快关了。”云赫越说越小声。

    “嗯。”这次,他表示他知道了。

    挫败的叹口气,云赫退回到自己的位置,有些埋怨的看着笔耕不辍的人。

    他自己分身乏术,无法去接她,可是,他们这群人无所事事,自然可以出去迎接她呀,谁知,早朝一过,他们便都被请到议政殿,原本,他们还在嘀咕是否有什么大事需要商议,可不曾想,自打他们一来,就看见他在批折子,一直不曾动过,也没有给他们什么“训示”,只留下他们在此地面面相觑,干站着一天。

    “皇上,既然皇上无事,那臣告退了。”蓝绍跨步上前,恭敬的请示,心里盘算着现在赶到城门那里应该还来得及。

    “那,那臣也告退了。”有人带头“冲锋陷阵”,林旭也来了胆子。

    “臣告退。”云治也应声。

    云赫颇为同情的看着他们,嘲讽的摇头,想跑,他不会放人的。

    果然,风逸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不理睬等候的几人。

    环胸于前,云赫悄悄的竖起一个手指,得意而笑,这是他的第一招,装听不见!

    “皇上,臣等告退!”几人又提高了嗓音。

    风逸茫然抬头,声音带着沙哑,“你们有何事?”

    云赫笑的更欢,竖起了两根手指,这是第二招,茫然无措!

    “臣等告退!”几人有气无力的又道了一遍。

    “哦。”风逸简单的道了句,又继续埋首。

    此时云赫竖起了三根手指,这是第三招,模糊不明!

    几人果然站在原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风逸只道了句“哦”,却没有允许他们退下,若他们执意而走,就是忤逆圣意。

    这招够狠!几人咬牙切齿。

    这还不算,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什么才是最狠的!云赫信誓旦旦。

    “皇上,安王与齐世子求见。”殿外,有人高声通传。

    几人就像快燃烧殆尽的火堆,听到通传,立刻死灰复燃起来。

    “传!”风逸放下笔,揉揉眉心,吩咐道。

    看着几人,他道,“丞相留下,你们退下吧。”

    啊?几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云赫心里轻叹,最狠的一招,“达到目的,卸磨杀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