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最好不相惜,从此便可不相忆  第55章 西运(三)

章节字数:2961  更新时间:11-10-17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5、

    微风扶柳,暗香盈袖。

    云治踏入安王府花园后,见她斜坐在莲花池台上,一双美眸欣然的欣赏着含苞欲放的芙蓉花,便不自觉的放缓了脚步。

    这是一副静美的画面。

    她一身嫩绿色长裙,袖口与裙摆皆是银丝线绣成的莲花,风一吹过,微微浮动,仿佛真实的莲花轻轻摇曳,腰束着白色锦带,纤细得不盈一握。垂下的发丝拂过她的面颊,抬手间轻拂,亦是勾人心颤的美丽。

    云治满目欣赏,悄无声息的立在她的身后。

    感到有人注视,她诧异的回眸,见到云治的一瞬,随即露出炫目的笑,盈盈起身的动作,与她身旁的弱柳浮动交互生辉。

    云治不得不再次惊奇。

    那一日与她初见,她白衣清雅,是天山雪莲般的圣洁,这一日与她相见,她绿衣清透,是柳树出新芽般的清新。

    无论是哪一次,都让他不可思议,无论是哪个时候,都让他自惭形秽。

    “云将军,”她礼貌颔首,声音轻柔,一举一动,皆是令人无法移眼的婀娜。

    “郡……郡主。”他尴尬的拱手,俊逸的面容上又出现了红晕,“我……失礼了。”

    她抬手拂开飘在她脸颊的发丝,摇头表示不介意。

    他憨厚一笑,如情窦初开的少年,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将军有事?”她好奇的问。

    这段日子,他们几人总是来看望她,她知道他们一片好心,是怕她寂寞了,所以,时不时来看她,可是,她总是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只道是自己多心了。

    云治不知道怎么开口,嗫嚅半天,也没有吐出半个字,而她好脾气的等候着。

    她已经从其他那里知道了关于他的事,虽然云治弱冠挂帅,沙场上叱咤风云,可是,每当面对女子,他全然没了战场上的雄风,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所心念之人。

    她低眉偷笑,他总说她不可思议,如今,她反而觉得他出乎她的意料。

    “将军有话不妨直说,我没有关系的。”她声音轻柔,如同微风拂面。

    她水眸含笑,直直的对视着他,他猛地一怔,那双眸美好得让人想珍藏,清透得让人不敢染指,真诚的让人动容心颤。

    他从来都不知道世上会有人有一双让你无法忽视的眸,宁愿在她的面前畅所欲言,也不愿再隐藏一点一滴,或是欺骗她一丝一毫。

    云治爽朗而笑,邀请道,“来建康这么久了,想不想出去走走?”

    她不加掩饰的兴奋,像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女孩子,拉着他的衣袖,满心欢喜的问,“真的可以吗?安王说过,现在不宜外出。”

    “没问题的,我可以带你去法华寺。”云治保证道。

    “法华寺?”

    他解释道,“法华寺是皇家寺庙,平日里没什么人,若是去那里,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她高兴的点头,随即疑惑的问他,“不通知安王一声吗?”

    “放心吧,他会知道的,整个京城能有什么事瞒得了安王爷。”云治半褒半贬,不住的向假山的方向使眼色。

    握住她的手,他道,“走吧。”

    “嗯。”她的双眸弯成漂亮的月牙,他亦随之心情大好。

    待他们走后,假山后探出一道紫色身影,宽大的衣袖随风微浮,唇角上挑,说不出的温文尔雅。

    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安云琪一挥手,身后瞬时出现一人影儿。

    “好生保护着吧。”他轻声吩咐,温柔中透着一丝无可奈何的宠溺。

    “是。”

    ……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厢房内,阳光洒落,清香萦绕,一室寂静,遥听钟磬。

    手执泥壶,略微倾斜,水从容倾出,滑落入玉杯之中,清脆叮咛声如天籁让人莫名的安宁,霎时,一股香气若隐若现,萦绕鼻端间,沁人心脾,竟有柳暗花明之感,豁然开朗之慨。

    放下茶壶,福身,将面前的一杯茶推到对坐之人面前,苍老而浑厚的声音礼貌而恭敬的道,“请。”

    颔首以示感谢,如玉葱的手指端起茶杯,闭目深深的嗅着茶的芳香,半响,才轻启檀口,轻轻的呷口,慢慢的咽下,细细的品味着茶过满齿残留的清香。

    “果真是好茶。”出声的,是一道轻柔的女声,不加掩饰的赞叹。

    老者未开口,先拿过泥壶,为她添上茶后,才沉稳的道,“不是茶好,而是品茶的心情不同,因此,品出的茶,自然也不同。”

    “是吗?”她不以为意,又端起茶杯,尝试的抿了一口,却还是让她沉醉不已。

    不解的摇头,她询问,“国师,请示下。”

    “呵呵,”他笑出声,慈祥的看着对坐的白衣女子,“若说茶的品种,怎比得过宫中的贡品‘凤凰飘雪’呢?”

    “凤凰飘雪,”女子嘲讽一笑,“不过尔尔。”

    国师看穿一笑,双手合十,对着女子恭敬的一拜,然后道,“皇贵妃有心事?”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国师。”女子诚心一笑。

    倾国之资略有感慨,看向房外不时飘落的花瓣,她轻道,“国师说得对,不在于茶品种,而在于品茶的心情。深处后宫之中,就算是‘凤凰飘雪’在本宫品来亦是普通之味,而在此处,即使是普通的茶,却也胜过了世间极品。”

    “不瞒国师,”她看向老者,无奈而笑,“只有在这里,本宫才可以自由的呼吸,有时候,本宫真想舍去这三千青丝,遁入空门,以青灯古佛为伴,清净度日。”

    国师看着她,慈爱的道,“可惜,皇贵妃并非我佛门中人。”

    轻叹口气,她好笑的端起茶杯,轻微摇晃,任由茶香扑面,她乐此不疲。

    “唉,世人都羡云氏,可是云氏中人却真的都如外人所想那般幸福吗?”她自嘲的道。

    “皇贵妃不这么认为吗?”国师手转佛珠,“兄为相,弟为将,而皇贵妃亦是宠惯后宫,深得圣上尊重,这已令世人羡慕了。”

    “国师早就看就来了,何必在以此来挖苦本宫呢?”她笑着对他道,盈盈品茶。

    国师沉默一笑,亦端起茶杯轻饮。

    良久,听见她喃喃的道,“不过,他确实待我极好了。”

    “本宫不该后悔,对吗?”她问他。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皇贵妃既然已经选择这条路,就试着走走何妨?”

    她终于笑的开怀,“就算现在想后悔,他也不会同意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轻喃着这诗句,又兀自释然而笑,“是呀,也许,我真的会遇见柳暗花明呢。”

    狡黠的看着国师,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地,“国师一向不喜欢与宫中之人为伍,今日竟会下帖请本宫来此饮茶,应该不会是国师的本意吧?”

    “阿弥陀佛!”国师双手合十,赞道,“皇贵妃不愧是云氏中人。此次确实非老衲本意,乃是圣上见皇贵妃一直闷闷不乐,才想出此招,嘱托老衲的。”

    她打趣道,“想来也是他,世上除了他,恐怕无人胆敢拜托国师了。”

    “阿弥陀佛。”

    她盈盈而笑,心情变好了许多,捧起面前的茶杯,她深深吸进香气,喃喃的赞道,“好香。”

    “皇贵妃,”门外,一侍卫拱手而报。

    动作停顿,她恢复不凡的仪态,目不斜视,声带威严,“何事?”

    “回皇贵妃,三公子来了。”

    放下茶杯,她颇感诧异,自言般的念叨,“他来干什么?”

    她深知,云治素来不喜欢外出,更何况竟然自愿跑到这佛门之地了。

    “奴才不知,只见三公子还带了一女子,因娘娘是微服出宫,所以奴才没有现身。”

    “原来是这样,”她笑的暧昧,低声轻念。

    满意的点头,她对外面的人赞道,“你做的很好,既然有外人,还是不见他为好。”

    “可娘娘……”

    见他犹豫不决,她轻蹙眉头,“怎么了?”

    “那女子……奴才觉得她像皇上寝宫中那副画上的女子。”他不敢确定的回她。

    “什么?”她略感惊诧,手中的茶杯微晃,倾出了些水。

    那侍卫见她如此激动,立刻请罪,“请皇贵妃恕罪,奴才……”

    柳叶眉轻蹙,她手一扬,那侍卫识趣的噤了声,深吸口气,她试图让自己平稳下来。

    对国师歉意一笑,她道,“有劳国师款待。”

    “皇贵妃客气了。”国师向她福身。

    她翩然起身,腰间的玉流苏径直垂下,踱步到门槛前,她美目注视着前方,白衣飒爽翩跹,折扇纶巾,俊美俏丽。

    “你看清楚了?”良久,她反问门外站着的人。

    “是。”

    她唇畔微勾,“这个云治胆子也太大了。”

    “皇贵妃,那……”

    “本宫当然要去见见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她的眸中暗了几分神采,一抹光亮稍纵即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