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最好不相惜,从此便可不相忆  第56章 西运(四)

章节字数:2712  更新时间:11-10-19 15: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6、西运(四)

    花香佛国开,水绕禅窗静。

    踏入这里,叶皓妍感到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清灵的世界中。

    外面,清水潺潺,花瓣飞舞。

    大殿内,清香弥漫,一室静。

    暮鼓浑浑,仿佛可以洗涤世人身上的戾气。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她看向云治,有着难掩的悸动,为这里的清宁,为此地的超凡。

    云治回她一笑,因她的笑颜而欣喜,“你喜欢就好。”

    她向他顽皮的眨眼,然后提裙,轻巧的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诚心的祈祷,不失的是她唇畔的笑。

    云治注视着她的侧颜,即使在这佛门清净之地,亦不会掩盖她身上的清澈之气。

    大殿外一道探索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背影,慢慢的露出丝笑意。

    见到她欲要起身,殿外之人才举步步入殿内,随即就开口道,“难得你会来这里。”

    这是……云治认出了这声音,明显的,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她好奇的回身看着出声的人,檀口轻张,一种惊艳表现在了她的俏丽的颜上。

    走进来的这人,手握折扇,白衣白衫,步履沉稳,纶巾无风自起,一股飒然的感觉扑面而来。

    站在她的面前,她终于发现了,原来,“他”竟是女子!

    颜如玉,笑如光。

    她轻晃折扇,竟是如男子一般的潇洒倜傥;细眉一挑,又不失女子的妩媚优雅。

    叶皓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女子也可这般风~流!

    大殿中,出现了两道亮丽的影儿。

    她,绿衣玲珑,清新怡人。

    她,白衣翩跹,傲气逼人。

    如出水芙蓉,她带着自身的清新,有着世人无法描绘的透彻。

    如雪中白梅,她散着入骨的傲气,有着令人不可逼视的高贵。

    她深深凝视着突然出现的她,不吝啬的露出羡慕的笑。

    而她却只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转向云治,轻摇折扇,她的目光逐渐暗了几分,“想不到你多了这份雅兴!”

    她的声音如落花的柔婉,可是语气却带着明显的打趣。

    叶皓妍不解的看着云治,惊讶于他与这女子竟然认识。

    云治无奈的撇着嘴,颇感懊悔的道,“我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

    “是吗?”淡淡的反问一句,她略微昂起头,有着足以让天下人拜倒的美。

    手腕一晃,纸扇轻合,她以扇轻敲着他的肩膀,眸子瞥向叶皓妍,问他,“是因为她吗?”

    “我……”云治一时语塞。

    他一向嘴上功夫不如其他人,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人,他就更显笨拙了,嗫嚅半天,却无法再吐一个字。

    他与她虽同出一门,可是,她与他们这几个人都没有什么交集,所以,他们从来不敢惹她,

    她在他们这辈人中确实是个特别。

    她举步走到叶皓妍的面前,没有打量她,也没有其他人的冠冕堂皇,直接的,她简单的道,“云敏。”

    “姐,”云治紧张的唤她。

    云敏知道他的意思,没有理会,眸子还是看着叶皓妍,那双眸子里有着明显的挑衅。

    叶皓妍轻巧一笑,道,“西运的皇贵妃。”

    这次,云敏有些意外,微挑柳叶眉,道,“你知道。”

    以云敏对风逸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将他已立妃充实后宫这事告诉这位北燕的郡主,因为,风逸虽然有谋有志,但是,她知道,他却有个弱点。而且,若是风逸不提,她料定,其他人也不会提,毕竟没有人有胆子敢忤逆他。

    所以,云敏不得不感到些许的意外。

    “皇贵妃乃云氏长女,新帝元年,帝以皇后之礼聘之,统帅后宫,虽无皇后之名,却已有皇后之实,”她悠悠的解释,笑容风吹不散,毫不胆怯的注视着云敏的双眸,“此乃天下共知。”

    这次,云敏不禁多打量叶皓妍两眼,不是因为她知道她的事,而是,她虽然知道她的身份,可她的眸里却还是一抹清然,笑容不藏着半分假心与刻意,依旧是刚刚见到她那一刻的欣赏与真诚。

    甚至,她的眸里也没有其他人见到她时的所呈现的诚惶诚恐。

    清澈无瑕,如白玉般温润。

    她有了一瞬的动容,隐约的明白了为何阅人无数美女环绕的风逸,却独独钟情于这敌国的郡主。

    “我有点明白了。”她看向她,意味深长的道。

    “姐?”云治轻唤他,就像她会对叶皓妍不利一样。

    她翩然转身,走至云治身旁,吩咐道,“赶紧把她带回去。”

    声音虽然不高,可是却已有了十足的威严,她挺身而立,从背影望去,她高贵得不可比拟,散着让人匍匐于地的仪态。

    “是。”云治怔怔的拱手。

    “我们回去吧。”他对叶皓妍道。

    轻微颔首,叶皓妍越过云敏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忍不住回身看她。

    虽是男儿装,她依旧是倾国倾城之姿,虽是不苟言笑,她却依旧可以让人沉陷。

    虽如她般的纤细,可是,她却有她无法攀比的贵气,虽如她般文弱,可是,她却有她望尘莫及的傲气。

    曾经在北燕,当她听闻她的事时,那一刻,她羡慕她。

    如今,真正的见到她,她更是自惭形秽,心里早已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嫉妒,羡慕,不甘……恨。

    所有的,所有的,种种情感,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赶不上的焦急,载不动的担心,紧紧的缠绕她。

    兴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站在他的身旁吧!她暗自想着。

    云敏看出了叶皓妍的点点变化,知道她在想什么。

    怎么会有人如此不懂得隐藏心思?云敏感到好笑。

    不过,她欣赏她的大胆,欣赏她的真实。

    云敏眉眼带笑,故意问她,“有事?”

    她恍如梦醒,略带歉意而笑,垂下眼睑,她滴滴的道,“老实说,我很羡慕皇贵妃,应该说是嫉妒皇贵妃。”

    终其一生,她都无法成为她这般优秀的女子。她有这个自知之明。

    云敏露出笑,她是第一个如此明目张胆称嫉妒她的人。

    比起后宫那些明争暗斗的女子,比起那些费尽心机想整垮她的人,叶皓妍的确特别。

    难怪他会如此这般费心待之!云敏骄傲的神色失了几分,淡淡的道,“不必。”

    “告辞。”叶皓妍福身,笑容清清浅浅,如万里湛蓝上唯一的一朵白云。

    只因她的一个动作,云敏不禁失了神,心里仿佛有股清泉缓缓的流淌,滋润了她的干涸。

    她,一举一动,皆是不染尘埃,一颦一笑,皆是出尘皎洁。

    “为什么你会喜欢她呢?”

    那年,她初入风逸的寝宫,第一次见到他宫中悬挂的那副美人图时,问过他这个问题。

    那时,她从那幅画上根本看不出叶皓妍有何特别之处。

    论美,她不及风颖的十分之一,论俏,她又不如云姿的灵丽,论贵,和自己又相差甚远。

    这样一个在她眼中姿色平平,而又过分娇弱的女子,竟然让风逸一直放在心上,她觉得着实不可思议。

    那夜风逸站在她的身旁,与她同时盯着那幅画,半响,她才听到他道,“任何神来之笔,恐怕都无法描绘出她的神韵。”

    初闻,她只道是他过于夸张,也暗笑他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如今,这样乍见,她才不得不承认,那幅画上的叶皓妍,与她所见到的,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相貌相差无几,可是,那骨子里散出的彻然,那眸子里流出的真意,那笑容里带着的真情,却是那幅画上所无法描绘的。

    “你觉得呢?”良久,她出声问道,“国师。”

    从后厅走出一道黄袍红色袈裟的僧人,双手撵着佛珠,口里喃喃的念着她听不懂的经文。

    立在佛像前,他才止了口,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却双手合十对着佛像恭敬的拜了又拜。

    礼毕,他才走到云敏的身侧,看着消失的人儿,缓缓的念叨,“明窗高挂菩提月,净莲深栽浊世中。”

    “国师是这般认为的?”她轻柔一笑。

    “这是世间难寻的妙莲花。”

    “是吗?”她自问,嘲讽而笑,“妙莲花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