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最好不相惜,从此便可不相忆  番外2

章节字数:2348  更新时间:11-11-10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怎么会在这里?

    亭台外,云敏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其中抚琴之人。

    那人已经褪去了今晨大殿之上所着的一身紫衣官服,此时的他一身青衫,月光如水倾泻而下,流淌进灵鹊台内,他背对月色,那一缕银辉散在他的身后,乍看去,他好像披着一件银辉外衣,周身尽是莹莹的清冷光芒,竟是这般如今熠熠夺目。

    他双眸微闭,唇畔挂着的笑意随意而自在,他大手抚琴,弹指错落,宽大的衣袖随风而摆动,眉宇舒展,尽是一股清爽之气。

    弦起,琴鸣。

    原来,他是如此的自由自在。

    云敏怔住了。

    入耳的曲子化作一阵温柔的风,扑面而来,在这燥热的暑夜给人几许清凉,几许舒适。

    曲调,如流水行云般,恰到好处的情切殷殷。

    是如此的折磨人心,却又让人欲~罢~不~能,只得甘愿被绑缚,随着他掉入沼泽之中,不可自拔。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醉了!

    一曲终了,谢池睁眸对着眼前的古琴轻轻一笑,不禁喃喃的赞道,“果然是绝世好琴。”

    云敏如梦初醒,暗笑自己竟然沉迷其中,不知为何,她有了想逃的冲动,转身,她不待细想,悄悄的就要离开。

    “要走了?”谢池随意的拨弄着琴弦,开口便问。

    他发现了她?怔得停下脚步,她背对着他,像是个因犯错被人逮到的小孩子,惴惴不安,不敢回身看他。

    拿起身旁的折扇,他起身,对着她的背影,拱手道,“擅自动了这里的琴,还请皇贵妃见谅。”

    学富五车,少年扬名。

    他虽是北燕朝臣之后,可是,对于各个诸国的情况,他却是了如指掌。

    灵鹊台,此地名义上虽是耀帝为了宸王妃思夫所建,其实,却是为了耀帝之妃梅妃望乡所设,无论是宸王妃,还是梅妃,据闻,二人皆擅琴,所以,耀帝便网罗了存世琴谱,又命人搜罗绝世好琴摆设其中。

    传闻,灵鹊台集世间乐器之精华,网天下乐章之极品。

    他好琴,初闻,便已是跃跃欲试,曾暗叹自己无缘得见,如今,他正式入西运皇宫,当然要来此一窥真容,了却自己多年夙愿。

    可惜,这里是凝聚奢华,大气富丽,满目堂皇,却已久无人问津。

    此琴,此谱,尽管世间难寻,可还是如偃旗息鼓般被人丢到一旁,掩了贵重,失了价值。

    都说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原来,不单单是指人!

    心升怜惜,所以,他才忍不住奏一曲,可不曾想,还是被人听了去。

    既然被人撞见了,他亦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大大方方的拱手道歉,他一向不受束缚惯了,若是因到了西运的皇宫而让他有所收敛,他还真的做不到。

    听到他如此爽朗的承认,云敏反倒略显不知所措。

    这里虽不是什么宫中禁地,但是,先帝时却已不让任何人随意踏入,若非如今她贵为皇贵妃,恐怕连她都没有资格来此。可,这人堂而皇之的进入,又明目张胆的在此抚琴,她原是因自己偷听而不好意思,心里不与他计较,装作没有看见一走了之,但这人还将她唤住,又对自己如此的坦诚。

    她转身,暗夜遮住了她美眸中流出的不解。

    他含笑,夜色难掩他举手投足的率性轩昂。

    白服浮动,曼妙玲珑。

    青衫磊落,英姿洒脱。

    她手挽轻纱,亭亭玉立,贵气天成。

    他轻晃纸扇,不卑不亢,傲气凛凛。

    黑夜中,静得诡异。

    她的心跳一阵一阵,如急速落下的鼓点,快得让她无法控制。

    反观他,温润的气息平平稳稳,不慌不燥,笑容温文尔雅。

    “为什么你非要这个谢池?”当初,刚听说由眼前这人为送亲使时,她曾问过风逸。依她对风逸的了解,她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注意一个无一官半职的人。

    那时风逸放下手中的朱砂笔,抬头含笑望着闷头看书的她,“你可曾听说过这人?”

    握紧手中的书卷,她缓口气道,“相府公子,略输文采,小有名气。”

    “略输文采,小有名气?”她记得风逸那时的失笑。

    不动声色的,她将手中的书藏于身后,一双眸子带着自身的傲气,反问探究似的看她的风逸,“不对吗?”

    “呵呵,”风逸爽朗一笑,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指着她问,“若是他真的略输文采,小有名气,朕的皇贵妃会对他的诗集爱不释手吗?”

    她的脸一红,反驳道,“本宫只是想从中了解一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皇上对他如此看重?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这个人。”

    “朕也不了解,”风逸如实的告诉她,“朕只是想,云琪与叶皓凡共同看中的人,应该不会是寻常之辈。”

    她与安云琪系出同门,她当然知道她这位兄长对谢池是赞誉有加,若非风逸一直以来极为倚重安云琪,说不定三年前陪同风逸前往北燕的就是安云琪。

    可是,叶皓凡会看中谢池这一点,风逸又是如何知道的?

    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风逸看着她,她看见了他幽潭中翻涌着危险的波光,阴阴一笑,他道,“你不知道吧,当年,叶皓凡本想把妍儿许给这个叫谢池的人!”

    什么?她惊得掉落了手中的书,直到这时,她的心里还会有什么东西割得她生疼。

    猛然回神,她对上他的眼,点点的银辉映衬着他的耀眼光华,他越显得英俊倜傥,俊逸升辉。

    呼吸渐渐炙热,她的脸颊偷偷的染上一层红晕。

    “这里,不是你可以来的。”她终于开口,声音威严,细听之下,又带着隐隐的担心。

    他眉一挑,随手拍拍一尘不染的青衫,不甚在意道,“若是皇贵妃要怪罪,谢池无话可说。”

    她惊讶于他一如既往的满不在乎。

    该说他过于自信她不会治他的罪,还是该说他一点都不清楚自己身处敌国呢?

    垂下眼睑,她看见他气定神闲走向她,他的气息似乎越来越浓郁,她的脸颊则越来越燥热。

    他越过她的身旁,那好闻的书墨香瞬时被她吸进鼻端,进入肺部。她本是出身名门望族,自幼便是书卷不离手,可直到今日,她才发觉书香味竟是如此好闻。

    他昂扬着头,腰间的衣带拂过她的手背,惹得她隐隐瘙痒,心底意外的泛起涟漪漫漫。

    留恋的看着他走下灵鹊台,他竟浑然不觉,脚步不带迟疑,甚至是毫无停留的意思,驾轻熟路般的离开。

    “谢公子恐怕要留在这里一段日子了。”午宴过后,寂静的御花园一隅,安云琪留下了谢池,准确的说,是风逸自此软禁了他。

    谁知,谢池无所谓的耸肩一笑。

    那时,她站在不远处的花丛中,正好看见了他的笑容,没有惶恐,没有哀怨,他双眼晶亮,云淡风轻,气派淡定,尔雅至极。

    今夜,与他接触,终于,她不得不承认,原来真有与云家并驾齐驱之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