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最好不相惜,从此便可不相忆  第63章 妍妃(一)

章节字数:2556  更新时间:11-11-14 17: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63

    永馨宫。

    入夜,宫殿周围一片死寂。

    “参见皇上!”

    风逸还未迈过宫门槛,宫人就已纷纷匍匐于地。

    转头看了内室的方向一眼,他扬起爱怜的笑,虽是转瞬即逝,却还是暖若春风。

    跪在最前头的宫女好似了解了什么,出声道,“奴婢告退。”

    她身后的一干人等随之道,“奴才告退。”

    风逸看着最先开口的那名宫女,笑意逐渐加深。

    那宫女走在前面,越过风逸时,不像其宫人一样低头恭敬而过,她竟敢抬头轻瞟了风逸一眼,还俏皮的眨眨眼,模样甚是可爱。

    风逸略微转身,看着扬头而去的那宫女好笑的摇头,一派俊逸流淌。

    “还是情姐姐了解皇上,有情姐姐服侍娘娘,皇上可以放心了。”风逸身后的小太监一开口,声音婉转萦绕,好似悠悠的乐曲。

    收敛了笑意,他轻微回身,一瞟眼,小太监立刻噤了声。

    “奴才多嘴。”那小公公看懂了他的眼色,连忙跪地请罪,身子一直不停的颤抖

    风逸轻微皱眉,他虽出身王府,但是,自他进宫起,这小家伙就一直在他的身边,对他忠心耿耿,他心知,若他要叛他,他在这宫里不知已死了几次了。

    略微弯身,风逸亲自扶起他,小公公受宠若惊般的看着他,只听他低声道,“万江,你退下吧。”

    “是,奴才告退。”万江拱手,弓着身子退到了宫门外。

    宫门一点点的合上,万江偷偷的抬眼,看着风逸依旧伫立在原地,没有走进内室,但是身子却是面朝着内室,背影望去,他仿佛不是那个令他所熟悉的帝王,而是拿不定主意犹豫踟蹰的少年。

    宫门终是合上,万江重重的舒出口气,刚刚风逸那不经意间露出的凶光仿佛要将他五马分尸般,他顿时冷汗涔涔,想来先前即使他出过什么岔子,可是,都不见风逸这般的严厉,如今,只因他无心的一语,竟差点招来了横祸,看来,皇上对妍妃极其重视。

    抬起衣袖擦擦额头的汗,他轻松而笑……

    无声踱步走至内室,隔着水晶帘,他止了步,醉心于她的那份静美。

    端坐在床沿边,漫天的红色帷幔将她围住,配上周围的红彤色彩,她一身白色纱衣,长发垂直而下,娇羞着低头,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那般妖娆多姿,引人遐想。

    他从来都不知道她也是这般妩媚动人的,一直以来,他知道她的端庄秀美,他清楚她的纯洁剔透,他欣赏她的真诚柔情。

    她今日的绽放是缘他,还是先前那个袁锋也曾见过她的这份妩媚?想起那个袁锋,他控制不住的握紧了拳。

    手指蛮横的挑开珠帘,珠子碰撞发出叮咛清脆声响,可是,他发现,她依旧低着头,就像她不曾注意到这里已经进来一个人了。

    突然地,他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更为放缓了脚步,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小心翼翼的亲近自己的心上人。

    她的一只秀手覆在另一只手的皓腕上,她的眸中流露出种种的情愫,她是那样的轻柔,如月光洒在莲花般的柔弱。

    眉头紧紧皱起,与她重逢不是一两日了,他当然知道她的皓腕上挂着是什么。

    那是一串非常精致的玉串,他出身贵胄,执掌天下,连他都曾暗自惊叹这般难寻的饰品,起先,他只觉得那玉串非常适合她,也未多问,可如今,尤其是在今夜,她还是以如此留恋的目光看着它,以如此多情的动作拂拭它,他有预感,这玉串绝对绝对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所赠。

    袁锋!

    他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两个字,所有的气血仿佛在这一刻全部都抵向他的头顶。

    用力的抓起她的手,白色的衣袖滑落了几分,露出了她如藕般白净的胳膊,她手臂上的香气飘入他的鼻端,理智逐渐被吞没,可是,那颗颗圆润的玉珠在烛光的反射下滑过的光晕还是耀着他的眼,将他一点点的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

    “果然精致得很!”他死死的盯着她手腕上的玉串,咬着牙,每个字都从齿缝中蹦出,带着嘲讽朗朗。

    她惊慌失措的抬头,看见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里,羞赧的红了脸,抽回了手,她像是隐藏什么,把她放到了身后,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握紧自己腕上的佛珠,他的牙根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室内本就是一片寂静,她清楚的听到了那细碎的声音,明白了他的怒气。

    她以为他是因她未向他行礼所致,毕竟他已登基为帝,而这里又是他的地方,他自然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他的不敬。

    调整了呼吸,她盈盈的起身,薄如蝉翼的纱衣勾勒着她的曼妙玲珑,他感到了自己的心口处重重的跳了几下。

    俯下身,她跪在他的脚边,在他还未来得及明白之际,她低声开口道,“参见皇上。”

    风逸看她恭顺的样子,英眉更是拧成一个结。

    “不知皇上驾临,还请……”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他从地上拎了起来,他的双手握紧她圆润的肩头,她被迫的看着他。

    咫尺之间,他依旧俊逸如常,可是幽潭却是怒不可揭;她清澈如昔,可是水眸竟是不知所措。

    鼻息互换,他的气息温温润润,稳了她的神,她的清香盈盈绕绕,乱了他的心。

    他不放过她颜上的毫厘,紧紧注视,仿佛这一刻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她。

    她微笑的看着他的俊逸,痴痴留恋,就像他会是稍纵即逝的美丽景象。

    手颤巍巍的碰触着他的脸颊,她的手指如笔,一笔一画的描绘着他的倜傥,一点一滴的刻在她的心里。

    犹记初见,他白衣飒沓,眼神幽深,笑容是那般温润,若是他只一浅笑,她就愿拱手相送一颗心。

    画舫相约,他纤尘不染,箫声深情款款,单就一曲清萧,她就稀里糊涂的栽进了他的情网。

    他曾以带着温暖的手指滑过她的下唇,对她说,“不要伤害自己。”

    他曾将她的手掌覆在他的心口处,告诉她,“若真有那一日,你可以一剑刺进这里。”

    他曾动容的把她揽入怀中,胸膛的温暖传入了她的心里,她记得他的话,“我在这里,别怕。”

    她的手掌再次覆上他的心口,依旧强劲有力,那“噔噔”的心跳给了她莫名的安心,却也意外的勾出了她的泪。

    她依进他的怀里,双肩轻微颤抖着。

    他不解的揽着她,这时,他刚刚的不快已烟消云散得不见踪影了,软香在怀,他仿佛手捧着一颗易碎的水晶,一时间不敢再乱动弹。

    她已从安云琪口中得知,这次和亲,他是费了怎样的心力,又明白了他这样做的目的,对先前自己那般对他,她甚感羞愧。

    以为她是遇到了什么,他轻抚着她的背,安慰她道,“没事,别怕,有我在这里。”

    谁知他的一句话,她更是泪如雨下,肆无忌惮的环上他,她不愿再放手。

    “对不起。”她喃喃的道。

    听到她的歉意,风逸用力的将她抱紧,好似欲要将她融进他的身体,唇畔加深了笑意,是那样的自得。

    他早和云敏说过,他的妍儿不同于那些胭脂俗粉。果然,她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真到了极致,亦纯到了极致。

    本是心负天下万般寂寥,曾是河山万里傲然独立,不想道似无情却有情,纵是踏遍弱水三千,他亦只要这怀中的一瓢。

    她的耳畔滑过他低沉的笑声,悦耳,亦悦心。挂着清泪,她从他的怀中抬头看他,他笑如光,那一瞬,惊艳了她的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