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者之堕  04 彼岸风景 22 剑下荆棘动

章节字数:2886  更新时间:11-08-02 17: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血色天空下,褐色绝壁突兀地立在一片澎湃的血海之上。

    一个身披黑袍的男人,被一只巨大的木桩刺穿胸膛,钉在绝壁之上。他脸色苍白,气若游丝,暗淡的水绿色眸子闪着微光。

    赤霄坐在绝壁上看着他。

    “你——为什么?”男人以濒死的眼神看向她,吃力地抬头问。

    “想跟你一起看呢,海那边的风景。”赤霄轻快地说着,指向血海彼岸,接着说:“当年,某个人就是用这句话,把我骗到了这里。”

    “你说的是那个驱魔师?我知道你受到他的虐待,所以才救你离开他,把你送到儿童福利机构。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对我?”男人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解,但更多的,是愤怒。

    赤霄俯身看向他,在他上方展露少女无邪的笑:“那么,你是爱上我了?”

    “爱上你?”

    “那么,你不爱我了?”

    “我——”

    “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后来收养我?”

    男人看着她,低声说:“只是想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也不能说不爱你。”

    “看吧,你还是爱我的。”赤霄笑了,坐在绝壁上欢快地踢着腿,说:“所以,在我央求过几次后,你就把死灵术教给了我。也多亏了死灵术,因为掌握了这门巫术,我才理解了我真正的构造——原来我可以把任何人拖到我的世界里来,这不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男人执着于这个问题,眼中满是痛苦。

    赤霄俯下身,伸手扶住他的脸,从下巴一直抚摸到额角,接着,说了一句令他冷汗淋漓的话:“因为我也爱你啊,让你就这样进入我的世界,我们永远在一起,不是很好吗?让我把你永生永世固定在这里,让你永生永世陪在我身边,看彼岸的风景,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痛苦?”

    赤霄的手依旧在他的额前摩挲着,她柔声说:“这也是为了爱啊,爱总是需要代价的,不是吗?”

    “放了我——”

    “不可能!”赤霄打断他的话,眼中现出怒气:“你必须永远在这里,陪着我!”

    男人知道央求没用,转而问:“彼岸有什么?”

    听他这么问,赤霄呼了口气,双眼苍茫地望向血海对面,幽幽地说:“我的过去,都在那里,一遍遍地上演;所有的痛苦、耻辱,一遍遍地重复。”

    “可是我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

    赤霄摇头说:“你不用看到,你只要看就可以了。我只要你陪我看就可以了。我只要你,陪我在这里,就可以了。”

    男人叹了口气,问:“赤霄,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做我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赤霄想都没想,立刻回答说:“因为我爱你。”

    男人不解地看着她,哑然无语。

    “呵呵——”赤霄清脆地笑着,最后看了他一眼,蹦跳着离开那绝壁。她一边带上面具,一边唱着:“四方烽烟盛,剑下荆棘动。金戈铁马挥洒处,风起云飞扬。”

    记忆回闪。

    “你在唱什么?”养父萨多的声音传来。

    赤霄睁开眼睛。此时他们正在一棵茂盛的树下野餐,不远处的麦田随风起伏。北欧纯净的天空下,乡野的盎然绿意尽收眼底。夏日的风带着一丝伏热,知了叫得厉害。

    “九州烽烟盛,剑下荆棘动。金戈铁马挥洒处,风起云飞扬。”赤霄又唱了一遍,说:“我自己编的,写给我自己的歌。我是一把剑,在古代中国,我协助一个平民无赖,让他成了帝王。”

    听她这么说,萨多宽厚地笑了,好奇地问:“为什么把自己想象成一把剑?”

    赤霄一本正经地摇头说:“这不是想象,我就是一把剑。”

    “那么,你告诉我,剑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萨多又问。

    赤霄皱眉想了一会儿,说:“不知从何处生,不知将往何处去。生性凉薄,不被人情所累。它选择它看中的人,助他实现霸业。它无情而霸道,它璀璨而不羁。它不会被任何情感绊住,也不会付出任何感情。它挥洒世间,唯我独尊。”

    没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么一段话,萨多惊讶地看着她,片刻后,才说:“其实它很孤独吧?因为它害怕受伤,所以拒绝付出吧?我觉得它应该学着去相信,去信赖,这样它才会收获更多。什么霸业,不过是虚名而已。人类真正渴望的,永远不会是这些——”

    “所以我讨厌人类!”赤霄生气地站起来,打断他的话,说:“人类永远都不满足,人类总是善变,人类总是被表面迷惑,人类彼此之间永远不可能实现完全的理解!”

    “但是人与人之间,有爱和关怀。当你卸下防卫的盔甲,试着去信赖的时候,你就会收获另一份信赖,甚至更多。”萨多微笑着,向站在他面前一脸倔强的女孩伸出手去。他的手掌纹路粗糙,是日积月累地在田间耕作以及做木工活所致。

    然而此刻,女孩看着他的掌心,渴望着他的温暖的同时,心中却也在想着父母亲人密谋杀害她的那夜,以及她轻信的那个驱魔师用谎言把她骗到欧洲,用她招灵,并百般凌辱虐待的事。

    ——你和他们一样,也是在骗我吧?我已经是你的养女了,任你处置,为什么你还不露出凶暴的獠牙?你到底在等什么?不要轻易地往我的脑中植入期待!

    萨多叹了口气。他站起来,柔和地轻拍她的头,牵着她的手往家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相信一个人,就像播种。你可能颗粒无收,但更多的时候,你都会收获到丰硕的果实。以前是你运气差,但是从现在开始,你的好运气来了。从现在开始,你播下去的种子,都会开花,结果。”

    “为什么?”赤霄轻声问。

    萨多温厚地笑了,他低头看着她,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啊。”

    ——骗人!这个世界明明充满了邪恶与肮脏!去相信别人只会落得凄惨的下场!

    “呐,赤霄,先试着相信我好不好?”萨多说着,停下脚步,转头半蹲在赤霄面前,扶着她的肩,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中充满期待。

    ——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撕下这层友善的外衣?我,已经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了。与其这么对我,还不如快点辱骂我、虐待我——这副躯壳任你蹂躏,怎样都可以!但求求你,不要再让我的心,饱受折磨了!

    “嗯。”赤霄点头敷衍。

    萨多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赤霄,别把欺骗当成习惯,尤其是在给别人承诺的时候,做不到就说不。”

    赤霄垂下头,不再说话。

    萨多牵起她的手,带她往家的方向走去。

    *********************

    萨多是个普通的北欧农民,如果没有死灵师那重身份的话。他在驱魔师带赤霄来村里做生意的时候救了赤霄,并把她送到了儿童福利机构,之后又把她认作养女,和她一起生活。

    赤霄得知萨多的死灵师身份,是因为双子的突然造访。

    那是一个夏日的暴风雨之夜,一对穿着考究的男女敲开了萨多家粗糙的木门。

    看到他们,萨多先是一惊,随即无奈地笑了。

    “难得二位阁下大驾光临,请进吧。”

    “不,在这里说清楚就可以了。”弗斯从黑色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支信笺递给他,说:“下个月圆之夜,请务必到伦敦。”雨水打湿了他浅色的长发,长长的睫毛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萨多接过信笺,摇了摇,说:“这种事情,还用麻烦二位大人亲自过来吗?”

    “为避免你再装作没收到而拒绝到场。”莉丝直接地说。

    “哈——哈哈。”萨多用大笑掩饰这尴尬的气氛。

    “确定,你收到了。”弗斯面无表情地机械地说:“如果到时你没有到场,我们只能对你施以惩戒。”

    “喂,”萨多挠着头说:“我知道了,我按时去就是了。”

    “那么,我们走了。”双子同声说着,转身离去。

    “对了,”刚走了没几步,莉丝突然站住,转身对萨多说:“我们刚刚的对话,被偷听了。建议你立即抹杀。”

    “行了行了,我知道。”萨多摆手说:“我这里又脏又乱,就不留两位大人了。”

    看着双子的背影消失在雨幕里,萨多关上门,叹了口气,转身对着过道喊:“出来吧,都被人家发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