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我的前半生  第37章 离歌

章节字数:8025  更新时间:11-06-16 1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开始我只相信,

    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

    强悍的是命运。

    ————《离歌》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现在来形容御花园外的东北角静太妃那冷清却又幽雅的居处是最贴切的写照。早已打下了花苞的腊梅长出片片尖圆的碧绿,新开的几畦篱笆后一片银白的梨花,在午后的煦阳中,纯白如雪。

    静太妃的这个去处我一向是极爱的,老祖宗那慈宁花园虽然美伦美泱,但是处处透着人工的富贵帝气,花儿草儿也变得匠气起来。这里,虽极少有人问津,却冬有冬的雅致,夏有夏的风情。拢了拢新出蕊的兰草,拐个弯就是太妃静居的门口的照壁……今日却多了两个陌生的宫女。

    雅居今日有客……

    静太妃今晨就找人传话过来,邀我品茶……呵其意看来不纯,施施然一笑,权当来看看是谁有这个天大的人情能说动她老人家万事不求人的大架……

    心里有了底,上得这几步台阶就分外用心。

    门口两个侍女的请安声,引得里面正对太妃背对着门,坐在那株茂密的桃红下茗茶的丽影螓首微转……啊……虽然心里有了预计,但是还是没有想到是……她。

    花园里已经微微偏西的春阳斜晖脉脉,穿过远处宫殿那片金色琉璃,在她原本白皙的脸色上笼罩出一圈微醺的光芒。陪着她在这彩石子路上走走停停,还有2个多月就要临盆的身子让我走得很慢,她似也有着心事,步履极缓。前面就是跨水而建的浮碧亭,一栏白玉石桥底那汪青绿的池水点缀着几片嫩荷。

    “你身子大了走动不便,我们在里面坐坐吧。”她对我微笑道。

    进得这如宫殿般的四角方亭,许是一路过来走得发汗的我和她都不由得解开外罩的披风,让丫头拿了下去。披风下的她……原来也顶着个瓜样的肚皮,只是不似我的大,我这个赘物这次可又圆滚又硕大。

    她顺着我的眼光瞅向自己的肚子,再看向我的,扬起嘴角轻轻一笑,似了然。想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望着窗外那早荷上的正在采着花蜜的几只蜂儿出神。

    “自打五岁我就开始识字、练琴、学画、弈棋,作为上三旗大臣家的闺女我很小就知道迟早会进宫。九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要终身侍奉的君亲会是当今……”她突然开口说到,阳光从她背后漫进,高贵的金黄色身影却带着落寞的语气。

    “只是没想到的是十七个一起进宫的佳丽中最终带上后冠的是自己。”

    她象是在整理着记忆的片段慢悠悠地说着,沉默半晌,看我一眼笑道:“可是我这个皇后羡慕的却是你。”

    吓……查点从椅子上滑下,我慌忙抬起头对上她那满含兴味观察我反映的乌溜溜地眼睛。

    “慧妃只是个靶子,皇上高高捧起来让大家都羡慕的美丽泡沫而已。从来能牵系到这个高傲的男人的心,哪怕些许……也只有你而已。”

    我真没想到她今天约我出来要给我说的是这个……她见我瞪着大眼楞着看她,扯了下嘴角那朵涩涩地笑:“是的,一直是你,虽然我不想承认,也努力过是否能赢得这最尊贵的天子之心,但……”

    “我和他大婚那日,他对我一直从容有礼,直到那个叫小末子的小太监的出场我才知道他一直坐在那出神的是为哪般。”她觑我一眼,轻道:“太监是没有耳洞的。”

    实在忍不住了我轻轻吁出那口久憋的长气,她见我脸色大赦,接着道:“只是不知道他心中的人就是他口口声声叫的姑姑,虽然明白皇上早已另有所爱,却不知道是谁,他如同爱护自己的心子那样保护你,封锁着一切消息……直到……常宁那次被削爵……我才知道你的存在。”

    她唏嘘着,眼睛仿佛穿过窗外那丈高的宫墙,象是回忆着什么脸色生起一片潮红……手轻轻抚上她凸起的肚子,见我也看着那手触及的地方她淡笑着侧脸,眼中莹莹带着雾气。

    “那晚……也是唯一的一晚,南苑里的望日,他带着酒气进了我的帐慢……嘴里叫着的却是你的名字……茉儿……姑姑……”

    原来……我努力消化着皇后给我传递的迅息,心里几股感情交替涌来。明明……但是怎么心里对她有所怜惜,甚至觉得……

    她仔细端详着我的表情,似了然又似决绝:“呵……你不用同情我,我是皇后不是吗,没了爱情至少我还能把握住命运……皇后的命运。”

    我想出口的话又退缩了回去……我怎么忘记了这里是宫廷,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也不会有人会故意揭开伤疤示人,更别说贵为人极的皇后。她接下来定是要我为她做点什么吧……呵呵,实在不愿意自己染上这宫廷中爱推测话底下意思的毛病,不过事实如此。

    心下微微奇怪……不知道她看上我哪点利用价值,呵……只要不伤害到烨儿和喜儿,能答应的我自然会帮忙,她对我也不坏不是么?

    看着她虽怀孕却没见丰润的身子,脸色雪白眼神却闪着决然的意志光芒。

    “孙敬说我肚子里的是格格而你则是龙脉……”

    啊,她动起了我肚子里的宝宝的脑筋,我急急说道:“皇后,孙太医所言不可尽信,没准你生下来的也是阿哥呢。”

    她摆摆手要我听她说完:“他虽然擅断胎密术,但是我也只信一半。不过,现在已经有了个大阿哥,难保以后不会有二阿哥、三阿哥。我既然能分走望日,淑妃、懿妃也自然会想以后雨露均沾。以皇上爱惜你的样子,定会给你的儿子一个好出生,与其找她们中的一个,不如找我这个中宫……纯僖,不就是先例吗?”

    天……她看中的是我肚子里的……我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轻轻的喘息:“你要的是太子,可是我的孩儿可不一定被皇上立为太子啊,再说……我们生产的时间会相差两月,日子也对不上啊。”

    “时间嘛我自有办法。”她咬下嘴唇继续道:“以他现在对你的情谊,再把这孩子放我名下,我真不相信他会立别人……再说,我赌的不仅仅是太子,而是我做皇后,或者皇太后的命运。”

    见她巧笑嫣然,我沉默无语……一阵微风从窗外向亭里袭来,我却感觉一阵凉意从心往外漫出。

    *

    “皇后下午找过姑姑?”如同讨论着天气,烨儿夹了块拍骨鹅掌进我的菜碟里。我嘴巴正塞着一个冬菇丸子,听他此言,一惊,那丸子滑到喉咙卡得我连连喘气。他赶紧伸手过来轻拍我背把它顺了下去。

    就着他手喝了一口蜂蜜水:“以后不要在我用膳的时候问问题。”

    突然想到他怎么知道,下午跟我出去的可是我最亲信的兰儿和翠儿丫头,难道这两个小妮子又出卖我……顿时眯起了眼睛。

    “不是她们,都说过好多遍,你的丫头忠心得很了。”他笑道,可是眼睛却没有笑意。

    不是她们那就是皇后那边的人了?原来……烨儿还真是谁都不信任啊,呵,我身边不也有个万安老小子盯着我整日做些个什么吗,不过我这个叫明梢,别得宫那只怕是暗梢。

    “你不用告诉我我也知道她想要什么,孙敬现在也是她的太医。”他手指轻轻抚过身边的水杯,修长的手指在上好的青瓷上敲出几声清脆的响声。

    “她这次居然打主意到你身上了……”他轻轻说着不带任何情绪,眼睛却闪过转瞬即逝的寒芒。

    唉……难道这就是皇家,这两个名义上的帝国夫妻私下也互相提防算计,皇后对我还算没有恶意,她说的也有一星半点儿道理,毕竟……或许这样可以让我们“双赢”。

    “烨儿,我要吃豌豆黄。”了解他的我悄悄打开他的“话匣子”。

    “唉,不是说了要先喝了热的才可以吃生冷的东西吗,都不是第一次做母亲了,你这个性子……”刚刚还冷酷的良人突然变成了唐僧。

    “喜儿都随便可以吃我为什么不可以?”呵……我另外一招杀手锏——他的宝贝喜儿。

    “喜儿?她是小孩贪吃,你也是小孩儿么……另外谁给她随便吃凉的东西,我告诉她了不得学你这个坏习惯,好吃的东西得有个度。唉……这个孩子那天突然给我说她要做只兔子……”

    我带着微笑着迷地看着他眉飞色舞地开始说着我已经听起茧子的喜儿的大小“事迹”……心中暖暖,这样的烨儿才是我的夫君呵,我宝贝儿们的父亲……他现在只是一个父亲……

    我……假装是第一次听,听得很专心……

    *

    一个长方形的堆漆剔红盒子,上面有个镂空的大大的“如”字,拉开盖子里面却是空空。我纳闷的瞥了兰儿一眼。

    “这坤宁宫也忑小气!刚刚叫一个小太监送来的,指名给宛仪,我道是里面什么好东西呢,居然是空的!也太不把我们乾清宫放眼里了。”兰丫头忿忿嗤道,又瘪了下嘴:“宛仪以前奉节庆赏给奴才们的东西都比这个来得稀罕。”

    坤宁宫……皇后……哦,我明白了。

    叫过兰儿去我书案上拿过那块当镇纸用的小翠玉如意过来,轻轻的放进漆盒里。

    “你叫万安把这盒子和如意一起送给坤宁宫去,告诉他这准是个好差事,有厚赏。”

    看着兰丫头应诺着捧着这盒子出殿,去找万安送东西去。我轻轻抿了一口茶,气定神闲的继续翻开着书。皇后……原来也沉不住气,看来她是真的相当在乎……我晒笑着轻轻再翻开一页。

    书没看进去几页,万安已经回来了,还带回来另外一个金漆箱子,盖子上面有一个大大的朱色“谢”字。

    “宛仪你真神了,我把那小盒子交给了皇后娘娘身边的小顺子,一会他就溜出来说皇后见了大喜,说送这一箱子东西给宛仪。果然是厚赏哇。”看万安那小眯缝眼睛眨吧眨吧的说着。

    我摆摆手,看也懒得看,不外乎是些珠宝细软,叫兰儿收箱前随便拿了里面一个物事赏了万安。待他走后,兰儿狐疑的打量我半会儿,“娘娘,我寻思着你和皇后是定是在猜什么哑谜。”

    是啊,皇后问我“如盒、如何”,我回答:“如意,如你意啊。”她能不高兴?

    我继续喝着我的茶,看着我的书,旁边伫着兰儿托着鳃在那苦着脸慢慢推敲……

    *

    康熙十三年五月丙寅。

    五更起,那熟悉的阵痛一波一波的从腹中传来,我就知道宝宝是要急着出来了。他的性子和喜儿却是迥异得紧,喜丫头想出来的时候就疯了似的踢肚皮,从发作到生她不过一个多时辰,痛,来得快也去得快,呵现在想来这个孩子真是贴心……

    快卯时了,外室传来全公公叫起的声音……

    一向生物钟准时的他,抖着睫毛,漆黑的眼珠还若有刚睡醒的朦胧怔忪。习惯性朝怀里的我看来,发现我居然是醒着的。

    “出汗了……疼么……是不是时候到了,怎么不早点叫我。”

    “该早朝了……”看他还懵懂着的双眼带着忧心。最近南边叛乱,三藩勾结成营,全天下的眼睛都盯着这个帝国年轻的君主,扫平鳌党用的政治手段虽是高明,但是这次可是军事叛变。他现在身上又压上了无形的重担,最近他有多累,多忙,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做母亲,去吧……”倒不是诓他,现在是真的不疼,这坏宝宝是踢一阵歇一阵,估计这次没上次生产那么利索,得折磨我一段时间才肯出来了。

    “恩,早朝一完我就来陪你……”

    外边的见起了,轻轻地进来一行侍侯更衣洗漱的宫人,静立在屏风后的外室等候。

    他的背影刚刚转过屏风离开我的视线……突然一股潮水般的阵痛袭来。又来了……我靠在床沿闭目咬牙,等待这钻心磨人的疼慢慢消退……

    “什么……日子不对……好个孙敬!万福,去乾清门传今日罢朝!等等,上书房大臣叫他们留下来在朝房等宣。”有人小声的给他说着什么,随即屏风外传来他拍桌的怒气。

    “姑姑,我去会坤宁宫,一会就回来。”

    他又气恼什么,孙敬还能做什么惹他生气,哎哟,坏小子估计要出来了。这会儿肚里开始急急疼起来。

    叫那万安进来,喘息着问他刚才何事,居然引得勤政的皇上罢朝。

    “刚刚坤宁宫来人说……皇后娘娘三更起就开始阵痛,五更时已传了太医和稳婆嬷嬷看是要早产,但是直到现在都没生下来,只怕是要难产……”

    天……古代的难产意味着什么我还是知道的,顿时感到快要昏厥。

    历史上我本知道康熙的第一个皇后赫舍里是生太子难产死的,一直都以为自己这个原不该出现异时空灵魂的到来,或许也会改变以后她的宿命,毕竟直到目前烨儿也才大阿哥和喜儿两个孩子,不是因为我的出现原本那些该出来的妃子孩子都不见了吗……一直以为历史的天平已经倾斜……难道我们所有人还是逃离不了命运,虽然方式不同可还是得被拉回那结局相同的宿命……只是没想到那害康熙伤心半辈子的太子居然真是我所出!本来只是一时宽慰皇后让她安心的“如意”,不要它变为事实,最终不是得皇帝最后做出决断不是吗……

    我要真生的是儿子,那还是不要他做太子了吧……想起宝宝的命运我就心痛,可是目前我的身体更疼……怕是要生了。

    “兰……儿……去招产婆……”

    *

    坤宁宫。

    天已经大亮,半个日头奋力地爬出了绚丽的朝霞,这片织锦般的华彩流溢挥洒在坤宁宫巍峨的琉璃瓦上,漫出一道刺眼的鎏金光芒。

    年轻的皇帝没有坐他的专属步辇,疾步走在一行人的最前方,一路行来只听得他腰上挂的玉佩和宝石柄小鞘刀互击的“叮叮”声。朝阳金色的反光让他微眯了下眼,踏进这对他来说好象突然觉得有点陌生的坤宁宫。

    西边的暖阁里御炉轻烟袅绕,红色万字地毡上正跪着几个太医院的御医,那孙敬正跪在皇后御塌前屏风后的最前方。后面跟着的是太医院院使徐太医,大早的天儿却都出了一身冷汗。

    仿佛皇帝的进来带着一股寒气,几位太医都哆嗦着语不成声不知道由谁起头说起。

    “启禀万岁,都是孙敬大胆妄为,居然在娘娘万金之躯上用那催生之法,罪应当诛……”一向与孙敬不合的院使大人此刻落井下石。

    皇帝冷眼缓缓扫过几个太医,最后停留在伏在地上全身湿透的孙敬身上:“孙敬……”声音不大却让人凉在心底。

    “皇上……”紫檀嵌珐琅牡丹花的屏风后传来皇后嬴弱的声音断续传来……

    玄烨转过牡丹屏进得内室,看皇后被一个接生嬷嬷扶起身子斜靠在床塌,两边各站一个精奇嬷嬷都流着眼泪。皇后的肚子还是高隆着,眼神看看左右,那已经发紫的嘴唇一抽一抽嗫嚅着象是要说什么。

    “皇上,臣妾没几时了,这就……”她话未说完泪先涓涓而下。

    看着床上全身颤抖此刻已经被疼痛折磨得如快油尽的灯芯的女人,这个是自己的皇后啊,本来对她擅自用催生之法伤害自己的子嗣有所怨气的玄烨,此刻却生不起气来,只觉悲悯……她算计宫妃……算计皇嗣……现在却算计了自己。

    “臣妾……能单独和你呆这最后的一会……没有……”没有什么她却是说不出来,深深渴望的眼睛绽出光来。

    百感交集的皇帝轻轻摆手要所有人出去,顿时……室内一片静寂……唯余这身边塌上的女人的重重喘息声。

    “你……会怪我么,搞得自己如此结果。”

    他坐到她旁边,拉起她一只手叹道:“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争,她……不会要你的后位。”

    “我……知道,但是我不后悔。”她眼睛黯了一下突然又晶亮起来,反手抓住皇帝的胳膊,惨白的脸带着一抹如梦般的恍惚的笑。

    “我……想知道,皇上有没有爱过我,那怕一点……南苑那夜……”

    他仰着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犹豫了半晌看着她渴求的目光唏嘘道:“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我八岁那年就给了她,今生只能负你……”

    再不敢看她那失望的目光抱她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入怀,轻轻在她耳边:“对不起……”似安慰,似怜惜,似无奈……似命运……

    耳边传来她幽幽地几不可闻的话语:“就这样抱我会儿……谢谢……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烨突然心猛地一悸,多年那次熟悉的感觉让他惊出汗来……姑姑……他慌忙把怀中女人的身体轻放在床上,却见……她微阂上双眼,嘴角却绽着朵安详又美丽的……仿若在那天堂中的微笑……解脱的笑……

    来不及细看皇后,心悸加上不详的预感让他步履蹒跚,他抚着心跌跌撞撞向那门口走去……果然……

    “皇上,娘娘刚刚顺利生下了阿哥,但是……”留守乾清宫的全公公一路不停地跑到坤宁宫门口,还顾不上喘息就开始说着,眼睛却是已经红了一圈。

    玄烨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一片黑潮般的眩晕加上心悸罩来,打了个锒锵,拉住全公公的领子:“姑姑……她……”

    “本来都好好的,可是……刚刚太医说怕是血崩……呜哇……”小全子已经照及不得规矩放声大哭起来。

    “姑……姑……”

    那声嘶喊吓得小全子抬起朦胧的泪眼,只见前面那黄色的身影如箭一般往南飞去,朝日的红光映照着那片鲜活的杏黄……衣袂飘飘……

    *

    我现在在流血么……我不大清楚……只是觉得身体下面湿湿的黏黏的……生产的最后那次痛已经折磨得我顾及不了别的,只想休息……

    他们在我床前走来走去,面色都带着忧虑,不是已经生了宝宝了么……是个阿哥,对了一会儿得给烨儿说我不愿意和皇后换了,做那太子没什么好的……

    “皇上马上就来了,宛仪你撑着点儿……”

    兰丫头满脸泪水,说话间带着抽泣。谁又欺负她了么,等我休息好了帮你教训……唉身子好象慢慢沉重,越来越重,不能就这样睡去啊……我先得等烨儿回来……等他看看宝宝,我们的宝宝……阿哥……他会高兴?

    好象有人在叫我,门口传来的慌乱脚步声那么那么疾……

    “姑姑……”是他回来了,那么大声做什么,耳朵都疼了。

    他额上带着汗水,面颊潮红,象是那许多年以前来解救我于吴良辅的欺侮,那年他八岁……八岁时那孩童的脸和这张男人的脸重叠在一起……都是这样的神情……

    “烨儿,你的眼睛为什么也红了,也有人欺负你么?”呵……我真是糊涂了,他是皇帝怎么会有人欺负他。

    “啊你的额头好冰。”我伸手给他拭去汗水,却被他一把拉住紧紧抱在怀里……这人……屋里有太医大人呢,好多外人……

    他抱我好紧,我紧紧贴着他起伏的心……奇怪好象听到心碎的声音……

    “她为什么身上怎么烫!!!太医呢!啊!你们什么都治不好!”啊……他怎么又生气,我现在身上在发烧么,我怎么不觉得,明明是他身子凉。

    好多人在说什么,对他解释着什么,是太医吗,诚惶诚恐的……烨儿今天怎么火气大,我摸摸他的脸凉凉的,眼睛好红,不要哭哇,谁欺负你了姑姑帮你……

    “能不能让我的命去换她!!你们谁能让我把命换给她!让我换她!”他在大吼……又是对那太医么……烨儿不要!太医只能治病……不能续命啊。

    “哪怕一年!就换一年我也愿意!”他哽咽着埋头进我的颈子。

    好嘶哑的声音,他说换我命?难道我要死了吗?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想睡会儿,烨儿我答应你的要陪你一辈子不是吗。

    手想和他击掌就象我们多年以前……可我的手好软就是抬不起来……看着他,你能懂我的眼里的意思不是吗?

    “烨儿,我好累。”我的声音怎么这么小,他能听到吗?

    “姑姑……”他的眼里好多好多伤痛,别这样我只是想睡会……是不是这次我真睡下去再醒不来了,应该是的。

    死亡就是这样吗,我的身体病不痛苦,可是看他这个样子我的心好痛。我没做什么错事啊,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让我离开他,难道因为我们“大婚”的时候我偷吃了那个吉祥的苹果,佛祖责怪了?

    “烨儿……苹果。”

    “什么姑姑……”他耳朵凑近我嘴边。

    “我们大婚的时候,我把手上捧的苹果给吃了,帮我……拿苹果供给佛祖,这样他就不会怪我了。”我对他微笑,可是他看我笑却更伤心……

    “求你别离开烨儿……好么……天……我什么都答应……都答应。”他一向不象命运屈服的不是吗,但是这挫败的语气真的让我好伤心……不要这样啊烨儿,都是命。

    “烨儿……”

    一滴、两滴……我脸上感到几滴凉凉的泪,他在哭吗?怎么是冰的泪……我眼睛快睁不开了,我要说完,太子我不愿意换了……

    “太子……”

    “什么姑姑……太子?哦……你放心我会让他成为我大清帝国下一个皇帝!我会交到他手上一个最强盛的帝国让他不要象烨儿这样苦。”

    唉……我好心疼,你会错意了,我不要宝宝做太子……眼皮好重……象是黑色的帷幔缓缓罩上我全身,我失去知觉我记忆的最后印象是他那恐惧的眼神……满满的深深的痛……

    窗外,正是朝阳初升,明晃晃的阳光毫不吝惜的大把大把的朝着宫殿挥洒着灼热的光芒。

    乾清宫内却犹如退去了所有温度的冰窖,哀伤的天子形影相吊,他象对待至宝般抱起怀中的女人,走到宫殿门口对着那初升的旭阳,仰着头象失去伴侣的草原银狼发出那奇怪的吼叫那居然是笑……泪洒如飞的笑。

    乾清门前等候召见的几位上书房大臣和御前侍卫面面相觑,从来冷静自信的皇上出事了?

    “轰轰”声响起……金钉朱红御门从里面拉出一条缝隙,只见全公公踏出御门,红着眼睛带着哭腔宣诏:“皇后驾薨,罢朝五日!”

    紫禁城的上空飞过一列南回的候鸟,回应着几声哀啼……象是那心碎的声音……

    全公公后来给人说:这是以后的十年中唯一看到的皇帝的笑,大笑…………比哭还难听的笑……

    上部终

    -----------------------------------------------------------------------------

    ★离歌信乐团

    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你还是选择回去

    他刺痛你的心但你不肯觉醒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著沈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原来爱是种任性不该太多考虑

    爱没有聪不聪明只有愿不愿意

    你还是选择回去

    他刺痛你的心但你不肯觉醒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著沈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著沈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看不见永久听见离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