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我的后半生  第51章 龙门

章节字数:5189  更新时间:11-06-20 14: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深红,花浅红。

    桃杏浅深花不同,年年吹暖风。

    莺语中。燕语中。

    唤起碧窗春睡浓,日高花影重。

    ————《长相思》

    “那丫头霸占了你两天了。”灯光下他的侧面半隐半显,旁边叠起老高的折子已经去了一大半。

    静静地陪着他在一旁看书的我一怔,才回过神,明白他所指的意思。

    乾清宫里这西暖阁,如今重新摆设进紫檀金漆的案子,置空已久没有人气的阁室此刻又燃起了新制的沉檀香,案桌上的珍贵的钧窑葫芦瓶里插着几只今日刚采自西苑的含苞荷花……我和女儿的手笔。

    这个房间虽然还保留着过去的所有陈设装饰,但前天我踏入这里的第一印象就是孤独和清冷,那过去的十年好似这男主人也再没有光顾过这里。

    不过,如今这男主人嘛,估计以后会长驻于此,他最爱的那张侧面镂空的紫檀填漆书案不是都跟着主人的足迹“顺”过来了?

    “喜儿下午的功课不可废,可以不学骑射,但得另加音律、天文、绘画、蒙语……”天啦……乖猪宝宝真的不是妈妈要故意害你,饭后只是稍微在你父亲面前为你争取点自由的权利,却弄巧成拙。

    一句话惹来的祸,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说,我恨恨地瞪视着他,希望他能看清楚我眼底燃起的愤怒——为喜儿即将面临那比那高考还黑的悲惨命运而控诉。

    “里面选一种感兴趣的来学习。”他合上了最后一张折子,声调平缓。

    “说话不要说一半啊。”我觑他一眼,似嗔非嗔。心下却暗喜,本以为喜儿就此失去自由要被培养成十全“超女”,大清朝的万能公主。

    “免得她有时间缠着你,哼。”看他眼里流转着蕴怒的深色暗潮,呵……这两天一回宫来就被女儿缠住,夜夜陪她讲我的“故事”,她也翘了两个下午的课了,貌似……她老子有意见了,喜儿……你守信的妈妈今天暂时沦陷,等你老子心情好的时候再为你美言。

    呵……对付这突然变大十岁的女儿的娇痴耍赖我有时候心有余却力不足,可是对付她老子嘛……

    立刻换上一副娇媚的笑颜:“皇上,今儿累了吧。来,妾身为您更衣,松松筋骨吧。”

    那人却定定地睇着我,稳坐如松……是不是这表情太花痴了,前后转变得太快。

    我对他眨眨眼睛,抛送着爱的秋波……记得现代有人说我最美的就是我的眼睛,电波十足的丹凤眼,以前还未来得及勾引过别人,就从自己老公身上下手把,实验下……

    他怎么还是死板着身子,这样叫我怎么帮他更衣!难道想比定力?我瞅着他黑黝黝的眼,捉摸到里面转瞬即逝的一丝玩味。

    好吧,“山不来就我,我自己去就山”……我可是叶茉儿!可不是自小生长在宫禁,受重重礼教约束的女人,而且勾引自个儿的男人嘛,当然可以不择手段!想想……以前看的影片“真实的谎言”那女主演是怎么勾引她的老公的……哈哈,首先……

    奉献上我的红唇,缓缓贴近他的脸……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似在期待……我拉开嘴角甜蜜地对他一笑,唇瓣却爱抚过他光洁的下巴,轻轻烙在他的喉结……满意地看到唇触及的地方微微抽动了下,呵,他在吞口水么……

    你不要我帮你更衣,我自己更自己的好吧……对他微微一笑,虽然是老夫老妻了,和他多次袒裎,但是这样勾引他还是第一次,而且是以茉儿的身份,不是苏麻喇。

    那影片怎么着来着?恩……越慢越好吧,微抖着手慢慢解开我袍子上的纽扣……大着胆子用视线勾引他并与之胶着……

    他怎么还是坐得住?哼,最后一招,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反映。

    除掉自己的外袍、中衣……只剩那遮掩不住高耸春色的肚兜一样的里衣,恩……没有钢管……那就……

    把他衫下颀长的腿做暂时借用罗,微微对他吐出一点点粉舌,脸上生晕,在他腿上暧昧……

    “啊……”是他在叫么?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紧搂在怀。他辗转地吮吻著我一再挑逗他的红唇,继而袭向下面那高耸的雪色甜蜜,彷佛饥渴已极,他近乎疯狂地索求着,时咬时舔,逐一含住了它们,吻得它们更加红嫩敏感。看着他额上那遍布的点点汗珠,原本平稳的呼吸也渐渐地粗喘了起来……原来他一直在忍耐而已……

    欲望彷佛烈火般燃烧开来……

    由他的手和唇制造的眩晕中清醒,我已经全身赤裸地跨坐在他的怀里……兀然间感觉到有一股炽热的力量抵住自己,往下看去,只见他羞人的偾张顶端正磨蹭着我娇滑的水蜜,渐渐地,我感到腿间泛开了一层湿意,他的亢奋也粘上了些许的软香湿腻。

    “恩?小妖精?”他轻轻闷哼着,贴住我的脸,渴望地望着我。

    我熟悉这种感觉,他在等待!他在等待着……进入!一时间,我的心也充实着满满的暖流,俯在他的耳际轻道:“小妖精想要你。”

    他的眸子顿时释放出炽热,正如此刻他下面的另外一种炽热深深地贯入了我。

    “恩啊……”烨儿狂热的动作带出了我情不自禁地呻吟,太羞人了!我都不相信那娇腻软细的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声音是出自我口。

    “烨儿……明天初选后的秀女进宫呢,我要去应卯……不能太晚睡,今天最多……一次。”突然想起要紧的事情,我可怜兮兮地说。

    “闭嘴!女人!我已经后悔让你去了!”他嘶哑着声音抗议我的不专心。

    “烨儿……刚刚不是我叫的,你要忘记。”

    他的回答却是以唇封缄,抽送律动得更加有力……麻热的快感迅速地掳获了我全部感官,除了……耳朵当真听到那真是出自我口源源不断的娇软呻吟。

    *

    “今儿……你们能站在这个最尊贵的地方,你们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在这十余天的考察后,一旦那最后的圣恩降临,您的未来就会尊荣无比!男人的无上荣光莫过于那恩科殿试,而作为女人的最高荣耀不也就是能把终身托付给那天下最尊贵的主子!”

    御花园西边储秀宫后的一大片开阔的场地,今天密密麻麻站满了五、六百名初选过后“留牌子”的八旗秀女。此刻,都摒息敛首静立听训……

    清宫选秀历来是户部主持,但待得这初选以后,秀女进宫后考察的内容和将来的命运却基本是掌握在内宫里的BOSS们手上。秀女们各施百般才艺,而这评委嘛自然由后宫里的太字辈BOSS、皇后、甚至一些高级妃嫔来充当。每次考察的内容都不一样,均由皇帝或者皇太后临时起意,比如这次就需要除了家世、德行、容貌、体格的必考科目外还增加了才(诗词文学)、工(绣功)。

    当然最后有决定否决权的是皇帝,那些个评委最终的考察表也只是有权利选拨出最优秀的女子最后相当于“殿试”的那天奉呈在皇帝面前以供钦点,至于能不能影响皇帝看得上,就看造化了……不过就算皇帝看不上不能进内廷主位,秀女们也落不了空去,还有一大堆衔着金汤匙出生的皇家宗室的阿哥公子呢,他们的婚姻基本都是由帝国最高统治者指定。

    “茉儿,你怎么来这么晚,迟到可是要扣‘德’的分的。”身边的额真低着头小声地说着。

    听着那内务府的公公拿腔拿调地发表着犹如“开学典礼”致辞的东西,我昏昏欲睡……今日本人睡着的时间不到一个时辰,其他时间都在做运动,我又累又困。万福带我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点了,看着一整幅名单就我名字上已经被划了个红圈……真是“出师未捷先出名”这场“秀”有点“做”不下去了。

    “他有叫我可以不来的,等着最后一天就好……”恍惚着给她一个笑,我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只想回去继续睡觉。烨儿果然英明,我信誓旦旦地要坚持贯彻这选秀游戏,他从来不信,今早就笑着不置一词,只是安排万福跟着,等着随时带我回宫。

    此刻……我也开始不信,试想一个过去九点起床还赖床的人怎么叫她天天坚持四点起来。真是不亲历不知道,一经历,吓一跳。能睡到自然醒……在这里原来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

    喜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老妈这次一定要施展百般手段说服你那顽固的爹亲,让你天天睡到自然醒。

    沉浸在我乱七八糟的思绪里,没有听到额真的话,好象她在问我……

    “什么?”

    一阵阵仿佛还带着晨露湿意的风从御花园吹来,抚弄得储秀宫后院那排古槐新发的嫩绿枝桠刷刷作响……好吵,风声盖过了她的,看她嘴形……她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可……既然你们进得这天家的地方就应该明白天家的规矩!有的人来得已晚了还不知道规矩。”随着这公公的冷眼扫来……旁边的许多人也跟着侧目……是说我么?

    我已顾及不到这许多,把头低垂,此刻头晕犯困,幻想着地面长出一张床,能让我趴会……

    那阴阳怪气的公鸭声继续激扬:“不管你家世是王侯将相还是不入品的衙门小吏,想在这里自命不凡做千金,那是愚蠢!想把家里那一套拿在这宫廷显摆,那是徒劳!打今儿起,你们都是一张白纸,一切从零开始!那最后的圣钦垂青,你才是主子!而那时,你这张白纸才开始变成彩色——金色!”

    说到最后他情绪激动声调转高带着些许的嘶哑,充满着竞选前拉票的煽动激情。

    这段话有如魔音灌脑,让我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些,这公公正在发表在这个时代少见的“公民平等”演讲,让我一时“惊艳”。是啊,就象“鲤鱼跃龙门”的传说,凡是鲤鱼能跳过龙门的,就可幻化成龙,从此青云得路,飞黄腾达。“选秀”对有的人来说就如一个“龙门”在这个时代唯一局部平等的能接触到皇室的天梯,有多少人能憧憬一朝幻化成龙成凤啊。

    看身边的姑娘们,有的稚嫩,有的懵懂,有的自信,有的迷茫……龙门啊龙门,分割着两个世界,一边是飞龙在天,一边是鱼游潜底……化龙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鲤鱼终究一辈子也只能游离在龙门下的深潭。

    鲤鱼的梦想……

    青春的梦想……

    她们的梦想……

    我的……我的梦想?其实倒无所谓能不能进这个巨大华美的宫廷式金丝笼,跟“他”在一起做个平凡的民间夫妻说不定会更幸福,深信以烨儿的能力不做皇帝也能把我和儿女照顾得很好,不管是这古代还是未来……呵,不自觉地嘴角涡了朵笑。

    恩,我的梦想……作为女人,不过希望能和爱人相守罢了。作为母亲……只求儿女能健康成长,岁岁平安……唉,这些个寻常人家司空常见的天伦,在这天家居然是奢望,我用命换来的亲生儿子,想起来就心揪的孩子,我就算见着了不也不能认么。我的梦想其实在现代而言就是每个人都拥有的正常的平凡家庭生活而已。

    噫?怎么突然怎么安静……天空中除了偶尔的几声鸦鸣,那公公演讲完了?还是……

    一辆金漆的软舆,被前后四名宫娥太监簇拥着,散步似地晃晃悠悠地过来,还没见到人,只听到脚步声从那西甬道传来,内务府的这几个识相的大小太监已经跪迎在地。

    “奴才李贺年恭迎安太妃,恭请太妃金安。”李公公带着一群小太监巴巴地堆满了笑。

    “免了!都起来吧。”一只攒珠络的莲花底绣花鞋子颤悠悠地探出软舆,李贺年和身边一个内侍赶紧上前几步虚扶了一把。

    “茉儿,你看她。”额真把嘴一努轻道。

    那初选的第一天“加塞儿”的正黄旗的富察氏正站在我们同排隔了中间隔了两个人,这女孩见太妃来掩饰不住眼里的欣喜和得意……原来她的后台果真硬实。想曾经的后宫绝对女主人太皇太后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在皇帝收拾了鳌党以后基本就不插手后宫事务,平日里只是弄花礼佛而已。现在后宫中宫犹虚,真正的“主事”的女主人是两名太字辈的大BOSS——一个是皇太后(顺治当年的第二个皇后),另外一个就是今天驾临这里的孝安太妃了。

    孝安太妃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丽的女人,此刻见她身段和皮肤都比她真实年龄看起来年轻个十余岁,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团绣兰草图案的旗袍,整个人看起来雍容高雅但是不太亲切,那高挑的眉眼轮廓给人感觉过于严厉。

    “今天太妃娘娘是来考察秀女的德容和规矩的,怎么却没有见到她们的‘规矩’?”

    啊……这声音我好熟悉,是她?不会是自己因为缺乏睡眠困得生起了幻觉吧,记忆中她一向是清丽可人的,眼前这严厉冷漠的声音怎么也和十年前的她对应不起来。

    我睁大眼仔细端详着孝安太妃身旁那个穿着贵气的妇人,看起来富态了一圈的她,冰冷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除了轮廓还些许相同,这神态气质怎么也和以前的晋敏大相径庭。是晋敏么?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感觉好象从来就不曾认识过你?

    “还不都给我跪下叩见太妃?”李公公朝着我们这群因为初见皇家第一个贵人而不知所措的秀女们尖声训着。

    大家战战兢兢地慌忙按照自己所理解的宫礼跪了下去,一时间起伏不一,高低错落,参差不齐地或跪、或伏……

    这规矩都不用考察了,贵族出生的或者族人进过宫回来教过她宫廷礼仪的此刻犹如鹤立鸡群,在还没有培训过的乱七八糟的秀女中那么出众。

    我好歹也在宫里做了高级女官十几年,微微一扫,大概不到十分之一的秀女“规矩”还算那么回事,应该是专门练过……做得最标准的就有那正黄旗的两个丫头,富察家的和那个赫舍里。呵……原来今天演的是这出啊。

    “要进这皇家的门第一就先得学最基本的礼仪进退,看来这次的秀女得好好练下规矩才行。”安太妃缓缓地说着,瞧着李公公。

    “是是,奴才马上安排。”

    “皇家一向是个公平的地方,做的好的就该嘉奖,做的不好的以后就努力。晋敏,你去给那些个礼仪得当的乖巧孩子一人一颗金瓜子。”安太妃说的时候却是只盯着李公公,见他会意地拿上名册子跟在晋敏身后而去,嘴角绽出了驾临这里的第一抹微笑。

    “哚哚”几声鞋底子敲打在这青砖地上的声音,我敛首低睑,一双“双蝠捧寿”旗鞋从我眼前走过,又停了下来……

    “赏!”很轻很轻的声音,犹如多年以前她对我说起自己的相公常宁时的轻柔感觉。

    “蒙古台吉卡达多尔济呼图克图格格斤之女,卡达多尔济呼图克图格叶末谢赏!”李公公一边唱点起我的名牌,一边示意我谢赏。

    一颗冰凉冰凉的足金瓜子滚落在我的掌心……那么那么的黄,金色的赤黄,正如这琼台宝殿上的那皇家独有的金色琉璃,发出梦幻般的旖旎光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