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我的后半生  第66章 己巳

章节字数:6248  更新时间:11-06-20 14: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十月癸丑,上巡幸畿甸。

    乾清宫东暖阁的书案上插着几只金色的稻穗,鼓鼓囊囊的稻粒簇生着接在那象剑翎一样的穗子下,暗示着今年虽旱却仍有好收成。

    这是两江总督于成龙八百里急件给送进宫的嘉禾。除了这几只稻穗外还有一封例信,奏章里不外是“天降祥瑞”对皇帝陛下歌功颂德云云。

    玄烨在批示折子里虽说“今夏乾旱,幸而得雨,未足为瑞。”但是我看他心里却是高兴,受用得很,不然也不会叫我把这几只稻穗代替当令的金桂,权当作花插进他书房里朝夕相对,爱不释手。前些日,皇帝陛下更是趁兴起驾巡幸京畿。

    “奴才奉旨回宫给太皇太后请安,并转交宛仪皇上御笔亲书一封,附带特产若干。”

    “起来吧,辛苦你了。”不爱他们叫我夫人,我和烨儿身边几个贴心近侍都仍叫我早年女官的封号。笑着看着这曾经准备做女婿的文武双全的青年,比当日“传胪”时晒黑了些儿,不过近距离看更高大威武。

    唉……缘分啦,喜儿看不上的人,她老子可欢喜得紧呢,才一年功夫这小子已经是御前二等侍卫,皇帝亲近之人,前途不可斗量啊。

    “皇上命奴才转交信后得尽快回去复命。奴才这就告辞。”他行个扣礼,笑道。

    “皇上后日应该在卢沟桥阅兵了吧,快回了呢。”因他有军令在身,赶紧叫万福打赏了他……轻轻抖开这用朱砂封鉴的笺纸,只见上面写道:

    “天寂月静明,冷风犹自清。穿云嫦娥怨,衣单不解寒。小别飞天羿,心系前尘情,风起云涌处,寒桥霜枫迎。”是首咏月宫娥娘的诗?见字迹如行云,意气之作吧,不过真看不懂他写这个的用意。先不想了,接着看下面的。

    “初到京畿,见良田金穗,今年遇旱却丰,果真瑞相。欣喜之余,亲手网得鲢、鳙等鱼,用羊汤浸泡保鲜。又有当地特产林中榛果、山核桃、柿饼、栗子、银杏等,一并派素伦带回,一份留你自用,一份代我转献皇祖母品尝,望能博祖母一笑。”后面单起一行我微笑着继续看下去:“乾清宫一品女官叶茉……朕想你,着你替朕照顾好祖母,数日即回。钦此!”

    哈,最后那句官腔是打给我听的,让我开怀。信中看来,今年果真如地方官说的虽旱仍是个大好的丰收年啊,百姓能够康宁,他自然十分开心吧。现在摸不透的就是前面那诗文,也忑烂了点,按理以他性格不会写这些云里雾里的废话的。顿时脑海里微光闪过,再把那信拿来仔细端详一遍。

    呵呵……果然看出点门道,是守藏头诗嘛。“天冷穿衣,小心风寒。”各句起头一字连起来就是这句叮嘱,我说这诗怎么这么怪那,定是临时凑的!这人……

    顷刻间,只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心田如有一股暖风吹过。

    不过……圣谕里叫我这几日照顾好老祖宗这句戏言,没想到,我竟然没有做到。

    自畅春园回宫后太皇太后就不大怎么活动了,昏睡的时间比清醒的时候多。因为没现发烧等寒症表象,饮食也较正常,虽然平日里大家都担心牵挂,但起码不至于象今天这样慌乱。

    一早,天刚擦亮,老祖宗身边的侍女蒙娃就来了,那平日里黑白分别的大眼睛通红通红的,看似哭了一宿。

    “别的宫里都知道了么?”

    “张公公和绣姑嬷嬷说,先来乾清宫找您去商议。”她抽了下鼻子道。

    老祖宗又出状况了?忙不达迭地跟她去了慈宁宫,见刚被侍侯喝下一碗汤药的太皇太后满脸潮红,嘴唇干裂,闭着眼睛喃喃自语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当值的几位太医正在太后寝宫外轻声讨论着方子上的用药,脸色肃穆。

    “老祖宗自昨日中午睡后就再叫不醒,留守当值的几位御医什么方子都使了,一晚上了都还没有退烧,老祖宗年纪大了,皇上又不在宫里,这要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叫奴才们怎么活啊。”满脸皱纹的慈宁宫总管太监张公公在那急得唉声叹气。

    “太医都说是什么病?”

    “风寒、寒症。”蒙娃答道。

    如果说畅春园那场风寒是外因,是导火线,那现在好好在宫里养着却不见好,寒症也反反复,非一两副药就可以凑效。老祖宗怕是天命到了……

    烨儿一直都是个至孝的孙儿,去巡察畿甸前最担心的就是老祖母的身体,看来不得不提前叫他回来了。

    “等宫禁开了,万福你去宣太医院院判、院使各位大人速速来慈宁宫会诊。”

    “张公公,请去南书房告知当值的大人,即刻起奏章,以六百里加急奏闻皇上。”见他还有疑虑,我轻抿着嘴道:“我们乾清宫总管全公公随皇上巡视在外,在这后宫嘛,就属张公公德高望重,我虽是一品,但却是女官,不能去前朝。现在这重任只能托付给您去做了。另外,如果现在不通知皇上,难道等着出什么事情再去通知么?”

    能做上总管的太监都是对这世事人情千锤百炼过的人精,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肯定很清楚,叫我来商议无非是为自己留个后路而已。我现在说的其实是他想过百千回的东西,不过,偏要我的口帮他说出来。这……就是宫廷里的风险投资,就算真出了什么大事,他这次垫上了我,死也不会太难看。

    我也知道他的顾虑,他是掌管慈宁宫的总管大太监,老太后出个什么病痛都和他离不了干系。他是想这次如果能象以前,拖几日几副药下去就好……可是,我却是知道,现在已经是康熙二十六年冬,经历三朝风云的老祖宗的身子,是拖不下去的了……

    *

    一心想博祖宗一笑的皇帝三日后策马回京。回宫后还未来得及换下行服,直奔慈宁宫。

    慈宁宫东边老太后的寝宫前那些曾经倍受主人娇惯的花草,此刻也无精打彩地垂着枝叶。记得老祖宗给我说过:“花儿,草儿,除了不会说话,它们什么都知道,也有情感。所以我平日里说话唱歌给它们听,它们呢,就开出最艳丽的颜色给我看。”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草木皆有情,何况人呢……

    跟着玄烨的步子,很快就进了慈宁宫。刚进宫门,就进一宫女双手捧着药罐子,可能太烫,那宫女边跑边呻吟,一脸的痛苦,走走停停。心思满满装着祖母的玄烨见状,忙上前双手接过药,许是很烫,我见他轻哼一声,但并未松手,而是快步进殿,放在茶几上,“啪”地一声。

    殿内正站着几个太医,听声转头正准备呵斥这不知道是哪个手脚不利索在太皇太后病榻前发出响声的宫人。吓……原来是早归的皇上,吓得慌跪一团。

    我见那跟着进来的宫女站着那儿直发楞,赶紧悄悄拧了她下,她刚才被烫的晕头转向,不知谁帮了自己,这时随着我的眼光定神一看,早吓的魂飞魄散。她自己怕烫,竟然把药交给了皇上,若烫伤了皇上,那就是灭门之灾,忙伏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幸运的是皇帝陛下此刻心思完全无暇顾及其他,径直走进东暖阁里室太皇太后的病榻前,不一会儿屏风后响起他的声音:“拿药来。”

    旁边侍药的宫女听到,战战兢兢地起身端起那还滚烫的药罐,倒了一小碗深褐色的药汁进桌上一个薄瓷带碟的小碗里。

    许是因为刚刚的虚惊,心里害怕,我见她端个碗慢慢地晃悠悠地走过来,两手微微发抖,走上前去托下她手上的药碗:“我来吧。”她僵白着脸挤出一丝笑退下了。

    玄烨端起碗,小心地舀了一勺放在嘴前吹吹,用舌尖试了下汤药的温度,等到凉了再亲手放到祖母嘴畔……可老祖宗一直在昏睡,嘴角溢出的汤药总是比咽下的多,等玄烨慢慢喂完这一小碗药,帮老祖宗搽嘴的蒙娃手上的绢帕已经换了五、六块了。

    他再看了眼脸色潮红的祖母,很安详,没有一丝痛苦,只是发烧,气息不匀,胸口起伏不定,典型的寒热症状。

    “刘胜芳、李颖滋,太皇太后病情如何?”喂完药,眼已是红了一圈的玄烨,隔着屏风轻问这两个新上任太医院左、右院判。

    “回皇上,臣等认为太皇太后染上的确是风寒症。如果……不过……”

    “但说无妨!是什么就是什么,朕要听真话,讲!”

    “太皇太后已经是七十多岁的高龄,最近病症反复,每每高热退去又有另一个高热来临,太皇太后身子已经不起……”刘太医这时顿了一下,也许是在斟酌言辞语句,我瞥眼见玄烨的左手死捏着那薄瓷药碗,紧张得手已起筋。

    “能康复么?”他问得很小心,很轻很轻。

    “奴才无能,对此苦无良策。眼下奴才能做的,只有稳定病情,延续时日,至于太皇太后能否康复,奴才实在没有把握。”

    “咯嚓”一声脆响,我只见玄烨左手紧捏成拳,血丝汩汩从指缝中涌出。

    “皇上!”

    “烨儿!”

    见他泛着红丝的双眼现在正聚集起快决堤的炽金光芒,他就要发作……眼中那让我熟悉的绝决光芒正如十几年以前,记得那天太医也同样在至尊的皇帝面前宣告对一个人病情的无奈,只不过,现在病榻上的人在却不是当年的我。

    “太医只能治病,不能续命,烨儿。”轻轻地摊开他的手,把一块一块还带着他温热鲜血的破瓷片小心地拈出。我的泪犹如那最晶莹的珠,在他掌心滚落,霎时和他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他瞅瞅我的泪眼,再望向祖母的病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虽克制了自己的怒意,但那更深切的悲痛继而袭来,那早已通红的眼眶不禁澘然泪下。

    “罢了,尔等就候在慈宁宫,随时待传,跪安吧。”

    我瞥了全公公一眼,只见他会意地轻点头,跟了那几位太监出去,一会儿功夫又带了位身背药箱的太医进来。

    “皇上不必哀伤。太皇太后这病虽乃衰老所致,非几副药就能养好,但并非一点希望也没有。太皇太后一生操劳为我大清立下了不朽功勋,上苍定回赐福给太皇太后和皇上的。今夏遇旱,皇上不是去天坛祈雨,当天老天就给下雨了么。所以,老臣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请皇上放心。”这太医为玄烨包好手上伤口安慰道。

    奇迹……也许现在就只能依靠出现奇迹了。

    除了祭天,祈雨外很少求神的皇帝陛下,当晚就素服步行去了天坛。可老天这次并未赏脸。

    *

    “把朕的铺盖被褥都搬到慈宁宫来,在太皇太后的病榻前铺个毡子,朕要日夜守护。今后非重大奏折,就不必进呈御览了。”那日玄烨招来上书房的几个内阁大臣们宣旨要暂停早朝,要亲身昼夜侍侯祖母。

    转眼是深冬腊月了,老祖宗的病时好时坏,高烧也时退时发,不过还是一味的昏睡,一个多月来从未醒来一次。生命完全靠一些流质的食物和参汤维系。

    晚上,玄烨席地而坐,隔幔静候。

    太皇太后的病榻前铺得有厚毡,上摆着一小几,他取过几封加急的奏折来阅。看他眉心越蹙越紧,猜也能猜到是哪些事儿,不是西北抚远大将军图海奏葛尔丹犯边就是几个御史联名弹劾明珠“卖官”。近日能让他烦心的除了担忧皇祖母的病不外就是这两件事了。

    听外面风声越发大了,似有人在大声呜咽一般,听着瘆人。我叫蒙娃再去检查了下窗户是否关得严实,随手往老祖宗病榻侧的紫金火炉子里多加上了几块炭,捻拨了几下,那火钳子立刻带出串串芒光。

    “水、水……”虽然细若蚊吟,但是我知道我决计没有听错!赶紧跑到病榻前……

    吓……只见老祖宗已然睁开了双眼直着眼睛正瞪着我,嘴里梦呓般地说着。

    早已注意到我们这边动静的玄烨此刻撂开了奏折,忙不达迭地疾步过来,惊喜道:“皇祖母……”声刚出就哽咽。

    待侍侯老祖宗喝完外室当值的嬷嬷倒来的温水,玄烨伸手在祖母的额上试了试,“皇祖母醒了,烧也退了。”他笑得好开心。

    “我这就去传太医。”他的欣喜也感染了我,一个多月等待的这一刻终于来临。

    “苏麻……别去,你们俩今晚陪陪祖母。”老祖宗喘息地叫住了我,声音虽轻,但是听的很清晰。她不要我去叫太医?我不解地看向她……她怎么又叫起了我老名,苏麻……

    “我知道自己没多少时候了,人有生、老、病、死,世间万物大抵逃不了因缘这两个字,我看得开。”她轻道,说得极缓,但是清晰。见她眼神也清澈异常。

    “皇祖母别想这么多,不过偶染风寒,现在烧也退了,人也清醒了,皇祖母的病一定会好!”他搽搽眼角地泪,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安慰着祖母。

    她安详地笑了笑,苍老的手轻轻抚在伏在她身畔的孙儿的脸,目光充满慈爱。

    “我七十五岁了,玄烨,你也长大成人了。我见这大清江山后续有人,就算现在即刻死去,也能瞑目的。”她压压玄烨的手,不让他急着说话,轻轻喘息了下继续又道:“我这一生,最庆幸的事情就是有你这个孝顺的孙子,最得意的事情是我亲手扶上皇位的孙儿还把大清治理的稳如磐石,呵……呵呵,咳咳。”

    玄烨闻言眼泪扑簌簌地滚落,立刻润湿了榻前老祖宗身上的丝绸被面。

    “皇祖母为大清操碎了心,国家连连征战,好不容易停了战事,皇祖母却……孙儿不孝,没能让皇祖母安心享一天清福。”他语带沙哑悲从中来,伏在祖母榻前无声地痛苦。

    她拍拍孙子的手:“做人做到‘不昧己心,不拂人情,不竭物力’做到这三点就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子孙造福。自小到大我见你做得极好,比你父亲、比你祖父都更有圣君的行事风范。你不必自责,祖母已经很开心,真的……有你这个孙儿我真的很开心。”

    此刻窗外的北风象无数人在同时哭泣,大得就要要盖过她的话语。听她喘息声越来越大,说话也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可那眼却焕出最是夺目的光彩……我跪在烨儿后侧,看着老祖宗脸上那朵虚幻的微笑突然有个认知,难道这是她的……回光返照?

    “可……这辈子我觉得最痛心,最对不起的……是你的皇阿玛。想想当初,太宗皇帝驾崩的那个夜晚,多尔衮一直想继位,豪格也想登基,我眼见着一场大难就要降临。一旦……一旦血染宫闱,别……别说有现在这个“大清”,就算是当年的“后金”也……也保不住……咳咳……”

    “皇祖母,别再说了,好好休息要紧,改天再说吧,孙儿都知道!”见她喘息不停,双眼含泪,玄烨用手帕替她拭去,劝道。

    “后面的事……后面的事,皇祖母是迫不得已啊!呜呜……我作为女人为了爱新觉罗的这个江山我什么都能做,可是就是苦了你皇阿玛了……可是他为什么长大了就不能理解我的苦楚呢?现在烨儿你已经很出息,大清比哪个时候江山都更稳,帝国也更大,就算去九泉我也有脸见列祖列宗了!可是,为什么一想这事,我的心那就象有万箭在穿一样,为什么那么那么疼呢?”

    听到她话里那么多个“可是”作为女人我了解她的痛是什么,她为帝国付出了一切她的所有,包括名节……老祖宗真的很伟大,换做别人在当时那个环境不一定有人比她做的更好。听她说痛,我的心此刻也跟着痛起来,真的很痛……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老祖宗情绪很激动,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玄烨忙拍着她的背哽咽道:“皇祖母,孙儿都知道,别说了,您休息吧。”

    “还有一……件事,祖母不想葬于盛京。祖母愿……永远看顾你和你皇阿玛,生前为你们看顾江山,死后为你们看顾陵园。”

    “不!皇祖母,不!你为大清耗尽了心血,最终却不能葬于祖坟,这不是让孙儿不孝么?孙儿又怎么忍心!”

    “听我说完……祖母愿意葬在你和你父亲的陵寝侧,哀家从来不求人,如果你还孝顺,就按照祖母吩咐的去做,替祖母完成这个最后的心愿,乖……”

    看着老祖宗安详平静带笑的脸,我瞬间明白了她的心事……这个缠绕着大清帝国最伟大的女人近半个世纪的心事……

    她定是当年为了社稷和儿子下嫁过当时权倾一时的多尔衮了,大清历代皇后或皇太后哪个不与自己丈夫合葬啊,可她若是葬于盛京自己丈夫皇太极的陵墓,定会遭到反对、诋毁与猜忌。即使凭她孙儿玄烨的帝威定能按照祖制安葬她于盛京,可对后世子孙来所,这却是个难言的尴尬。她是选择了一条既不损皇室的尊严,又不让孙子为难的办法……那就是再一次牺牲自己来维护皇室那无上荣光的天威与尊严。

    孝顺的玄烨此刻悲痛不能自已,以眼神和他祖母博弈……只见两颗硕大硕大的泪珠从老祖宗的眼里滚落……

    玄烨见此痛哭出声,不甘心地微微点头……泪眼模糊中我瞅向他侧面,他是最了解自己祖母的不是么?这大概是他权宜之计吧,毕竟他最做不到的是拂逆他祖母的话。

    “烨儿……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做我的孙子么?”见皇帝应允了她最后的心事,她此刻平静下来,抚着孙儿的脸轻道,眼神带着满满的慈爱与眷恋。

    “不!”悲伤的皇帝答道。

    啊……我正在疑惑间,只见他满眼凄楚继而又道:“如果有来世,烨儿愿做您的儿子!绝对不会让您伤心!”

    那夜,他伏在榻边,祖孙俩手拉着手不知不觉地,都睡去了。

    清早,第一道冬日的阳光从窗隙中渗进,皇帝醒了,他把他祖母垂在床沿已经冰凉的手轻轻地放回也并不温暖的被窝。见祖母嘴角脸上还嗪着一朵笑……安然地笑。

    “茉儿……她走了。”

    我推开窗,见呼啸了一夜的北风刮落庭里梅树上的积雪,打苞多日的梅此刻绽开的嫩黄花瓣上点着珍珠一样的还未化尽的余雪,纯净而晶莹,如露……似泪。

    这天是,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己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