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我的后半生  第68章 戏言

章节字数:6107  更新时间:11-06-20 14: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世间的孩子多么纯真无邪。

    然而有时候孩子无邪的话语最是刺痛人心。尤其是让你心痛的这个孩子还是你的儿子。

    康熙二十七年的春节是最不喜庆的节日,内务府还是一片繁忙,比以前哪个年都忙,忙着安排各王室宗亲、六部臣工和在京散秩官员进宫祭奠和哭灵。在慈宁宫庐次的皇帝白天服丧,下午有点间隙,那要求觐见的牌子也排得满满的,晚上更是加班批折到深夜。

    作为总管级的女官我也忙,忙着安排各皇亲宗室、诰命夫人在乾清门和慈宁宫两处设置的灵堂哭灵。

    不过……就象皇帝有皇帝的事,太监也有太监的活儿,这小孩也有小孩烦恼。

    “姐,看来你就出宫的日子不远了。”

    “这话怎讲?”

    慈宁宫午后的花园,两个气质相似的孩子正在摘寒冬里新绽的几枝春梅,一连下了两天的雪,纯白素洁的雪花此刻在花园上空轻飘飘地飞舞,远远看来如诗亦如画。

    “早上去给皇太后请安刚刚好安太妃也在那,开口就是姐姐的婚事。太妃推荐的是大学士明珠家的三公子,而皇祖母好象比较中意她家乡科儿沁蒙古草原的台吉,一个叫班第的,姐你听过这个名字么?”

    现在的皇太后是顺治帝第二个皇后,和以前的静妃都和孝庄老祖宗来自一个蒙古家族——科儿沁博尔济吉特氏。对于康熙朝第一个适婚年龄还备受皇帝宠爱的公主选驸马,自然是想着自己亲族后裔。

    “听过!还见过那!”她霍地一掌击向面前的那株弯弯曲曲造型奇特的梅树,引得树枝乱颤,簌簌抖落一地香雪,她弟弟和自己也撒上一层薄雪,远远看来象是长着白毛的小野人。

    “啊,你都见过啊,看来准备便宜那蒙古什么班第了,嘿嘿……女大不中留罗……哎哟!”

    胤礽那半变声的粗砺嗓音传来……刚他们扭到树后去了没看得仔细,定是被他姐姐拧到吃疼,听他叫唤我的心也开始拧起结来,喜儿是一直在宫里当阿哥养的,连和她同年的大阿哥都打不过她,别说是小她好几岁的胤礽了。

    抱着他们两个的披风就准备踏出这掩身的太湖石阴影……

    “我才不要嫁什么班弟,什么三公子!老祖宗说过我可以嫁给任何自己想嫁的人,就算是皇阿玛也不能随便给我指婚。告诉你,胤礽,我已经想好了嫁谁了,你过来!”

    小丫头象是后面生得有眼睛知道有人偷听,四周看看,叫她弟弟俯耳过去……我好奇的心如火燎,身子都快贴到石头上了,竖着耳朵凝神偷听。

    “啊!啊啊!!!”喜儿的密语我丁点儿也没听到,只听到胤礽象是被针扎了屁股一样大呼小叫,围绕着那梅树疯跑了几圈……看来喜儿的话惊吓到了他。

    喜儿瞅见弟弟这夸张的举动十分鄙夷:“瞧你这点心气儿,哪有皇阿玛的气势!天子应该有宠辱不惊,临威不惧,遇惊不乱的本事。今天我把我的决定告诉阿玛的时候阿玛眼皮都没抬一下,瞧你……啧啧,你还是太子爷呢,未来的皇帝陛下!”

    “皇阿玛定是睡着了,当然眼皮都没抬。”

    “皇阿玛今日可没午睡,一直在看折子,把折子看完才瞅我一眼说了一句话‘你自己决定的以后可不要后悔’。”

    “姐,你会后悔么?我不想你嫁这么远,你留在宫里好不好,阿玛会照顾你,就算阿玛百年后等礽儿做了皇上我也会照顾你,保护你。”胤礽气喘吁吁的一口气说完抱着她姐姐,粗涩的变音嗓子发急。

    “傻子!那天熊夫子讲课时说到史上的“红颜”,还记得大阿哥当时就接了句“红颜多祸水”,笑着指着我,说这不就是例子,学文不能做翰林,学武又不能做将军,说我是坐在阿哥中里面混日子的最没用的“祸水”,你还记得么。”

    “记得,哼,你在意他什么!等我以后收拾他。”

    “呵……我才不在乎他呢,只是想证明女人不都是没用的。皇阿玛的江山来得不易,我知道他有多辛苦。唉,我希望我能为他做点什么,为以后的你做点什么,为祖宗社稷做点什么,我希望在我有生以年能看到一个最最繁荣的盛世大清……而你……一定不能辱没了它。也许没人在乎我怎么想的,可……我这真是我的愿望,已经考虑很久的愿望。”

    “不……姐,不要,礽儿不舍得你,呜呜……礽儿一出生就没了母后,这宫里老祖宗去了,就你是对我真心的好。他们说看我们两个感情好,长得也象,还怀疑你是我母后所出,而不是从皇叔家抱来的,不然为啥皇阿玛最宠我们两个。”

    “这些乱嚼舌头的话是谁说的?”喜儿嗔怒的声音隐约透着点长姐的威严。

    “我舅公索额图,宫外也就他最疼我了。和皇阿玛想比,他对我更和蔼,甚至连我养的黑将军的罐子破了个口他都知道,第二天给我补了新的青玉罐子……”

    黑将军?是上次我见过的那只又黑又肥的大头蝈蝈吧,那次上我的“素质教育”课他就带了那个青色罐子来,那“将军”一路叫个不停,他托兰姑姑小心寄放后才来上课的。

    “你真是个傻子!!!皇阿玛对你严厉那是因为你是他儿子!要继承大统未来的皇帝,国之储君,他不过就是个权臣,自然要讨好你……再说……唉!你以后什么都会知道,听姐姐的话,离你那个舅公远些,好好听皇阿码的话,对了,如果我真走了,以后你还得替我照顾茉儿嬷嬷,待她要象自己的额娘一样。”

    石后的我听到这里不仅泪流满面,她真是我的天使,我的宝贝……滴滴的珠泪润湿了手上的披风上的貂毛,立刻在绒毛上结成硬薄的冰棱。我摸摸脸,冰冰的,湿湿的。

    “不,除了你们就是舅公对我最好,做人不能忘本,他是我的亲舅公,我告诉过他等我做了皇上我定封他儿子做铁帽子王,世袭罔替。”

    天……铁帽子亲王呢,儿子啊,人不能忘本是好事,可是你可真弄错了对象,那索额图……

    “那索额图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喜欢他就喜欢吧,我没功夫管了。不过茉儿嬷嬷你给我照顾好了,好好保护,不准宫里有人欺负她。”喜儿苦口谆谆。

    “恩,知道了。茉儿嬷嬷虽然人不错,讲课有趣,皇阿玛也很信任喜爱她,但是,姐,我从没见你对哪个人有对她好过。”

    “那是当然,她是我的妈妈呀。”

    “嬷嬷?没错,可是再大的女官也不过是个仆人啊,奴才而已,你对太妃和皇贵妃都没来得这么好。”

    仆人……奴才,已经被紧紧揪起的心被无数只无形的小手来回撕裂着,他……原来是这样看待我的,我心疼得快喘息不过来。

    “仆人!!!你住嘴!不准你这么说她!你!!!我告诉你吧,你也是她亲生的!”喜儿象被踩到痛处,哇啦啦的话语如炮轰。

    “不会的!姐,你定是胡说!不会的!我的母亲是皇后,怎么可能是一个下三旗的低等旗籍的女人!不,我不信!!!不信!!!”

    “是真的,我不知道现在告诉你是不是件傻事,但是我不准你这样说自己的母亲。也是我的……”喜儿呢喃着,似想说服他,也似想说服自己。

    “不!我的额娘是皇后,怎么可能是这个贱女人!不信!我不信!”他大声嚎啕,跪坐在雪地里情绪异常激动。

    “啪”一声脆响,天……喜儿掌掴了胤礽。

    这一巴掌打楞了胤礽,却惊醒了我……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喜儿现在的话还不到公开的时候,起码,她阿玛和我都没有心里准备。另外,我想……他,我见胤礽那苍白着,挂着泪珠的小脸……更没有心里接受我这个“下三旗”的母亲。

    “胤礽,你姐姐是给你开玩笑的。来,下雪天的,你们两个穿上披风。”我努力地挤上笑,一步一步走向他们,心却在一滴一滴……泣血。

    两双相似的杏眼齐刷刷看向我从石后探出来的身影。

    “茉儿嬷嬷,你怎么在这里?原来,你,你……你和姐姐合起来骗我玩么?”这孩子警惕而又迷惑地看着我。

    “对啊,你姐姐和你玩儿呢,不然怎么会叫我躲在那石头后面,是不是啊,喜格格?”我死死地瞪着她,她应该看清楚了我眼里的警告,眼睛一红,不情愿地“嗯”了一声,撇过头去。

    “她说你才是我的额娘,这不是真的,对不对?嬷嬷,她都是骗我玩儿的对么?”眼里堆满了恐惧与疑惑。

    “当然是逗你玩儿的,我怎么可能是你额娘,你看我模样象是能做你额娘的年龄么?呵呵……”我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大得我的脸上肌肉都快抽筋,终于知道原来笑也会让人痛,脸上僵硬的肉很痛,那心……更痛。

    “就是,嬷嬷也就看起来和我们大不了多少,姐姐就爱整人,这次我也被她捉弄了。”他犹疑的眼睛仔细地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遍,终于……笑了,如释重负的笑了,很开心。

    “胤礽,你来!阿玛叫我们折的是带香味的腊梅,是放老祖宗灵堂上的,得我们亲手摘,你看你这几只都是摘的樱梅,好是好看,可是一点不香。”她抱怨的话又快又急掩饰着话底下情绪的波澜。

    喜儿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叫走了他……

    “姐,以后开玩笑说什么都可以,但别拿我母后开!我敬爱她!”胤礽低声警告他姐姐,语气很认真。

    “嗯!”他姐姐那声回答又重又浊,带着浓浓的鼻音。

    母亲……在每个孩子眼里都是崇高伟大,不容亵渎,在胤礽心中诚然,在喜儿心中……亦是。

    *

    雪更大了,这立春后的第一场雪已经下了三天了,从絮絮的小雪片,到目前纷纷的大鹅毛……无休无止,恣意的泼洒,倒象是老天也长了眼睛应了宫里的景,处处一片哀伤的白,冰凉的纯白。

    永康左门后的慈宁宫后殿。那挂着当今皇帝手书“万寿无疆”的匾额的重檐宫殿里却是一片红,热气腾腾的殷红。

    地上跪着的是战战兢兢的红顶子官员,因为还处在国丧期,故都摘了红缨子,换上了青缨。不过那立在青色缨穗中的的珊瑚红顶子却更显得扎眼,红得如血。

    “五百万两!梁清标!你掌管的户部,告诉他们现在一年收上来的税赋入库才多少银子。”

    “回皇上,去年除去治河拨的二百五十万两和免去陕西、直隶、浙江、湖北受旱地方半年的税供,入库共计二千五百万两。”脸憋得通红的户部尚书梁清标被点到名,小心地跪奏道。

    “他一个左都御史,一年才多少俸禄,不算宅邸都居然抄出来有五百万两的家当!没想到啊……哈哈……真没想到,朕克扣自己的用度,克扣这整个宫廷的用度,省到不能再省,去年宫里加西边园子和所有行宫的整个支出才150万两银子。”

    “咔”他重重的把手中的茶杯子拍到身边的紫檀案上,杯子倒是结实,可溢出的茶水却是漫了一桌的水迹。我拿着白棉布轻轻拭掉水渍,从万福手上的托盘端出奶子杯换走了桌上那杯茶。

    “没想到朕身边埋伏的硕鼠如此贪婪,那余国柱的宅子比朕这皇宫还豪奢!御史啊!御史!连朕的专门考察官员廉洁吏治的御史都是只贪得无厌的硕鼠,可想这朝廷里还隐藏有多少只老鼠!”

    把案上一堆折子扫落在地,玄烨的脸气得发白,白得如同身上罩着的白麻布孝服。泛着血丝的眼睛瞪视着面前的一排重臣……他的脚下直挺挺地跪着大气都不敢出的臣子,要么是朝中元老如索额图、明珠;要么是南书房新进要臣,如张廷玉。

    “明日就是太皇太后出殡的日子,后日……后日即恢复早朝。这些折子都是弹劾张汧、余国柱卖官收贿的,你们拿去先议。朕最近心力交瘁,乏得很,没精力看了。都跪安吧。”

    已经被皇帝炮轰了近半个时辰的几位内阁大学士和朝中六部重臣,这才稀稀落落的磕头行礼告退,个个虽都是满头的汗,却神色各异。有的颓废如大祸贲临,有的面色平平但那眼梢眉角流露出的神情分明暗爽在心。

    “明珠,你回来!”玄烨怒气未泯,突然的一声惊得已经溜到门口的明珠浑身一颤。

    “这几个可都是你门生啊!你明大人引荐的啊!”玄烨捏捏眉心缓缓吐出这句谑言。

    明珠在这因办丧事,已扯去红色地毯的青砖地上连连磕头,不敢出声。他曾经有多么意气风发,此刻看着就有多可怜,让人唏嘘不已。

    在我印象中一直是玲珑明朗的明珠现在看起来已不似当年的挺拔,头发也已半百,脸色如灰,已现老相。当年……他是个多么聪明剔透,俊挺的御前侍卫啊。

    “你以前说郭琇是诬告,你看到刚才那摞折子了么,如今弹劾你那几个门生的可不仅仅是郭琇。那余国柱家里抄出来的银子可以再修建一个紫禁城了!你怎么看!还是诬告么?冤枉么?”

    明珠入上书房这个帝国的中枢为相这么多年,当年又作为贴身侍卫亲侍当今皇帝多年,自然是了解玄烨的性格脾气。见皇帝单单留下自己,自己定是出大事了,但皇帝还顾及了他的面子单独谈话,他连磕几个头后流泪哀道:“奴才明珠自认为清者自清,浊着自浊,奴才瞎了眼睛才引荐了他们。可……奴才是冤枉的啊,奴才跟随皇上这么多年……奴才自认不能算是个象于成龙那样一穷二白的清官,但是至少从不干危害国家社稷的事情,也不敢贪贿……”

    “不敢贪贿?你也好意思说不敢贪贿?你那明府,据说旁边的胡同全开了客栈,生意好得不得了!”玄烨拍着桌子痛斥。

    吓……不知皇帝为何说起客栈生意,明珠暂停哭泣直着眼睛发起楞来。

    “因为来给你明珠大人送礼的多如牛毛,每天管家出来放号,只放三十个号,排不到号得就只能租客栈房间,有的甚至因为想给你送礼要住上一个月客栈才轮得上!难怪有人说见你明相比见皇上还难啊!朕见外官也没让他们在京城住上个半月一月才翻牌子的!明珠大人你好大的架子啊!”他真是怒极,把那桌子拍得山响。

    “这个……这,奴才的确不知道有这等事!”明珠身体簌簌作抖,眼神看向地面喃喃。

    “你不知道?朕却是知道!混帐!”玄烨见他这番抵死狡辩,气从中来,随手就把手上的奶子杯朝他丢去,只听“咔嚓”一声,杯子摔碎在青砖地面上,那羊脂一样的白瓷片上沾有点点血珠,鲜艳已极。

    “记住!这个世上的人谁也不能信任,看看这折子上的名字,你可认得?”龙案后丢出几封有朱砂封的密折。

    明珠趴到地上只是看了封面那熟悉的笔迹,呆楞了片刻,便什么都明白了,身子俯跪得更低,更谦卑,老泪纵横,“皇上,老奴虽有小贪但对皇上一片忠心,从不敢忤逆,奴才知罪……”

    “滚!”玄烨背转身去,再不愿意看他一眼。

    天子那满含怒意一个字,声儿不大,却足能让这当朝的权臣顿时脸白得如丧考妣。

    他失了魂儿似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象殿门,身子在夹着飞舞的雪花的风中,微微做抖。外面天很冻,只怕现在他心更凉……

    看他这个样子我也很落寞,以前也算和他同侍一君,起码除鳌拜他就有大功,可……他的宦途只怕就终止到这里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和他门生一样落个抄家进狱神庙的命运呢。

    捡起地上那几个折子,见名字正是刚刚明珠还极力在皇帝面前维护的‘门生’。人情势利如纸薄啊,何况这是官场。

    看来明珠的政治生涯就快要终结,而他倒了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索额图。

    想起这个名字一口闷气倒涌上来,赫舍里。索额图,就算不会当年的自己那枉死的命运也要为现在儿子的前途……我却不想让你如此得意。

    *

    “烨儿,我听喜儿说皇太后和皇太妃都在为她招驸马呢。”看他微闭着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还是在假寐我轻轻探道。

    “嗯。”

    原来醒着的,好极了。

    “我不愿她嫁去蒙古那个什么台吉班第,听说明珠家三公子文武双全,长得也好,我想帮喜儿看看。”

    他微启眼睑,嘴角轻勾:“抽屉里有我的牌子,素伦会跟着你,你想去就去吧。最近天黑得早,早去早回不要超过酉时。”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想去?”

    他白我一眼无语……末了轻道:“他是罪有应得。不过,你给我代一句话,说……我相信他的忠心。”

    “皇上万岁!相公英明!”拿出抽屉里乌木匣子里的那象征皇帝亲临的金色符牌,爱不释手。

    “你知道喜儿来给我说她想嫁谁吗?”他手指轻敲着椅子的扶手。

    我正好奇呢,喜儿守口如瓶死也不说,立刻趴到他身边等他揭密。

    “葛尔丹。”

    “啊!不可以!不能答应她!”我可是知道那葛尔丹是康熙后半辈子唯一的军事打击对象,女儿想为帝国和亲,竭尽所能的奉献出一个大清公主能奉献的一切,我很感动,可是也不能挑你阿玛的仇人啊,喜猪啊,貌似聪明有时候想法却真的很猪。

    “我答应了!皇祖母曾经说过喜儿可以自己选夫婿,我当时也同意的,君无戏言。”

    他轻抚着我的发,嘴角弯的弧度更大了,可我却没有感觉到丁点儿笑意。

    “别担心,没有关系,她嫁不掉的。”

    “为什么?”

    “因为我会在她嫁掉前把漠西蒙古先平了,死人自是不能娶她。”

    他微阂着眼笑道,仿若在开一个玩笑,可我知道,这并不是一句戏言……他真的能做到。

    君无戏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