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我的后半生  第78章 红殇

章节字数:5583  更新时间:11-06-20 14: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朝皇帝昏迷的第二日,已停战快两日的草原上的空气中还带着火药燃烧的气息,高空中的太阳投下刺目的光亮,如枪如戟,无处不在。

    在这样一个明媚爽朗的这天一大早就发现了一件大事,那名刺杀皇帝陛下的首席女刺客逃跑了。

    政治上的交易手段能保密的统治者就从来不会让它透明,那个被软禁在军中的女刺客的身份一时让人议论纷纷……

    因皇帝病重,虚弱的身体更是受不起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圣驾并没有返回博洛和屯行宫。

    既担忧圣驾又担忧战事军务的裕亲王忙得跟陀螺一样,停不下来。

    那晚常宁带兵追击未果,军中就传言葛尔丹早逃了……耐心等待的事实却是,那答应第二日受降的葛尔丹一连两日都没有冒出丁点儿踪迹,很明显的……暂任全军统帅的抚远大将军裕亲王福全被葛尔丹还有这个充当说客的喇嘛给欺骗了。

    不过,自古兵不厌诈,福全是有气没处撒,只能硬吞,这两日过得如坐锥尖……可今日却撞上一个出气的个机会……据报,那女“刺客”可是拿着中军帐才有的御前侍卫办差的腰牌大摇大摆的出得清军军营的。

    皇上身边出准葛尔蒙古奸细了?这范围一下就缩小了……

    *

    “宛仪,人是奴才放的,裕亲王这几日正憋着气呢,你别去撞这浪口尖上,奴才去顶了,待皇上醒了您再为奴才辩解就是了。”

    素伦啊素伦……我不能让你为我做事,还要你给我顶罪啊,而且这何罪之有,烨儿本是应诺放人的。

    “素伦说的是啊,虽然宛仪您有皇上的口谕,可万岁爷现在昏睡,谁也没胆子去叫醒皇上去对峙啊,等皇上醒了就啥事也没有了……现在裕亲王正准备借这件事大出一口窝气,您别出头了。”

    转头看向第二只拦路虎……小九子,临危见诚,日久见心,他们都是真心待我对我,我是知道的。心里一股暖流淌过……这口口声声自称奴才的人,愿意为你冒死顶罪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能把他们当作奴才么?

    “素伦,小九子,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作奴才,在茉儿心里,你们早就是我的亲人。哪有让自己亲人抵罪的道理,再说我有皇上口谕,何罪之有!”

    眯一下眼看帐外那阳光如此明亮,一只蜜蜂逐花而过,透明的翅膀闪着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呵……等他醒来,要陪他好好晒一整天的太阳。

    这世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难道因为烨儿病重,裕亲王就敢把皇上的亲卫屈打成招不成!撸了下身上的侍卫服饰,整了整帽翎,一掀襟,踏进那暖暖阳光……

    *

    “糟了!这里可不是在宫里,宛仪不知军中规矩,这军律如山,无论什么原由,判罪的原则就是你做还是没做!皇上又没醒,这可怎么办!”

    “你赶紧跟上,千万别让姑姑做傻事,把该揽的都揽在自己头上。”

    “喳—”

    “我嘛……我倒要去搬个救兵来,看看这军律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这公公的如豆小眼眨巴眨吧地,一丝光芒闪烁。

    *

    “我的预言一向很准,那晚上我帮你我的右眼就一直跳个不停……果然,倒霉了。”这人是典型的有口无心,虽一路唠叨不停,我权权听在耳里,却笑在心里。

    不过回头想起那个惊心动魄的“过堂”,心里不由觉得悲苍……如果没有常宁横这一杠子,难道这军律就真这么无情,福全还真敢把我这个有口谕的“御前侍卫”正法了?

    那日,铁面无私的抚远大将军缉拿住我这个对放走刺客这一罪行供认不讳的“奸细”,正准备“清君侧”对我这个皇上身边的奸佞痛下杀手,小九子给我搬来的这位救兵却从天而降……

    待这两位亲王从帐内出来,福全的神情却一改适才对我这个“奸细”的义愤填膺。那对瞳子在我身上游移,似怀疑又似震惊。

    在众多将领、参军的众目睽睽下,宣布了对我这个“钦犯”和“埋伏在皇上身边最大的奸佞”的处置却是被提前“押送”回京,等皇帝陛下回銮再作处理。

    也就是死刑变缓刑了……哼,原来这军律也能“有情”。

    “前面有片树林,今天就在这休息吧,你可不比得我们老爷们,草原阳光毒辣晒蔫了皮粗肉厚的我们倒不妨,要是……嘿嘿,那人看到心疼,遭殃的可还是我!”常宁自嘲道,一打马头带着队往右前方出现的那片树林驶去。

    我们一行马骑,都皆普通兵士装束,说是“押送”,倒是只送不押,恭亲王还亲领了一队亲兵护送。我和常宁并驶在前头,素伦带着亲卫们紧随在后,自己倒不觉得是“钦犯”却有几分领兵行军的将军意气。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桦树和桉松交错纵横在一起的树林,茂密的枝叶笼出一大片清凉。

    林中,布谷鸟仿佛嘴里噙了露水,啼声婉转清脆。脚下一丛丛艾草在被烈日晒出阵阵辛香,其间杂有各种百合叶如披针,骨朵似剑,含羞掩面,尚未全开。往里走得几步,居然发现一曲弯弯扭扭的小溪,溪水潺潺,游鱼细石,清晰可见,是个饮马休憩的天然驻地。

    掬一捧清凉的溪水,濯洗去满脸仆仆的风尘,坐在地上又开始出神,心里牵挂的满满的都是他……

    听素伦在吆喝着军士在溪流的下游就地扎营,看看日头,太阳还未落坡,今日比昨日扎营早了许多。

    我揉了揉眼,见心中那人一袭玄蓝色戎装出现眼前,阳光透过树影,在他脸上映出一个个小小的斑驳阴影,显得那样淘气。

    “烨儿,你怎么来了?”我又惊又喜起身向前迎去。

    “咳咳。”那人竟然躲闪……瞬下眼……赫……是常宁。

    “人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啧、啧,却有人做起白日梦来。”那眼神捉狭,调侃道。象只偷吃了鱼的猫。

    我瞥他一眼,我估计是中暑了才把这小子错认成他!论气质,简直一个天一个是地,除了形肖,那气韵真不是他学得来的。

    “我梦里梦到伟大的恭亲王,从天而降,神勇杀敌,救本人脱离苦海。”

    他笑嘻嘻地听着,递给我一壶取水于小溪最上游的清水。喝了一口,甘甜冰凉,比宫里喝的玉泉山水差不了多少。

    “不过,我真是好奇,你那会儿在帐里给裕亲王说了什么,让他待我判若两人。”

    “没什么,我只是让他回想起很多年一起,我的‘熊格格’的故事。”他凝视着我的眼,意有所指。

    “熊格格?是哪家格格怎么叫这个名字?和我这次的事儿有干系?”我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无辜的看向他。呵……想试探我,我是跟着演技派的人在宫里过的这些年,白混了么。

    “我提醒了下二皇兄,当年我的熊格格差点害死一个皇上心中很重要的人。而这次……我不想看到他重蹈覆辙,我当年还是少年,而现在……”他语气一凛,轻道。

    不敢再与他对视,却也不愿再说这个话题,扭头向那边兵士们看去……

    素伦那边已扎好了营帐,几十个帐篷瞬间在林里如花开一般,隐隐中有人吹萧,哀婉的曲调如凄如诉,让听者悲恸不已。

    “那是蒙丹,我的亲卫,左翼军的一名参领,他的两个亲兄弟这次……全部阵亡……”常宁语带着少有的肃穆,低声道。

    林中不自觉地有兵士合着调音低声吟唱起不知名的歌曲,低低切切,哭泣一般分外悲壮。风扫过这树林,“哗啦啦”地声音象是在打着拍子,此情此景,想起一首词,合着那拍子轻道: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气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多少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土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愿我皇——万寿无疆!”

    本小声低吟,这词却让我热血沸腾,越发大声起来,后面的敬语更是带动了身边的人跟着我激喊出“我皇万寿无疆!”

    被倾注了情感的应景歌词变得似有灵性的咒语,让人一扫刚才的悲切,大家都才经历了几十万人的生死大战,心里某些情绪特别容易被触动。常宁半红着眼睛问起这词叫什么名字,写得不错。

    “词名叫精忠报国,是以前听一个姓陈的侍卫唱来的。”我胡乱篡改的现代歌词而已,自然不敢居功。

    “好个精忠报国!这片草原我常宁还会回来,葛尔丹你等着我,迟早,我必再披战袍,给已亡的兄弟们讨命!”他霍地一掌击在身畔的一棵桦树上,震得枝叶发颤。

    “报!发现有一队蒙古士兵向树林方向过来!”

    树林的西边远远地尘土飞扬,一列骑兵渐行渐近,难道是准葛尔的残兵?林内兵士们飞身上马戒备起来。

    “哼,来得正是时候,我正手痒呢。”常宁带着亲卫打马迎了过去……

    等了一会儿,见林子里的兵士都随常宁而去,我也牵来我的马儿,正想上马,却被素伦回来拦住:“宛仪不用去,他们不是敌人,是克里克腾入了旗籍的蒙古人,应该是来这树林饮马小歇而已。”

    果然,近了我看清那些骑兵里高悬的正是那红边儿蓝底绣大红五爪金龙的镶蓝旗旗帜……哦应该是自己人,不知道他们为何匆匆赶路,看这方向和我们相反应该是去乌兰布通。

    突然间传来阵阵马嘶,那定是被主人慌忙拉缰掉头太急的所致,刚才出去的战士们又急冲冲地掉头以能让人跌断脖子的速度往回赶,走到最前头的正是那穿蓝色戎装,骑着一匹黄瞟大马的常宁。

    风远远带来他的声音,嘶喊一般,是在叫我的名字……出什么事了?让他如此失态,我心一紧。

    “茉儿!茉儿!”我还没回过神来,他已飞骑过来。

    “镶蓝旗的固山额真刚刚对我说,皇上……皇上在乌兰布通殡天了。”

    “什么?”殡天?开什么玩笑,我们离开乌兰布通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只是没有醒而已。历史上他并不是个短命的帝王,在位61年,享寿69岁,怎么可能现在就殁了。不!他一定是在胡说!

    我摇摇头……脑子一片空白,只看着常宁的嘴巴在我面前不断的说着什么一开一合。

    “固山额真正带着他的骑兵往乌兰布通去……他说,草原今日有乌兰布通急报,说皇兄昨日,昨日……去……了……”常宁一个大男人最后的话却呜咽着说不出来。

    所以……

    消化了他所说的,此刻仿若有把利剑狠狠地扎进我的胸口,把我的心脏掏了个大窟窿,疼得我还来不及感觉,眼皮一沉,我晕了过去。

    萱草又名忘忧,花朵朝开暮落,短短一天的花期,在早晨最为鲜艳。那小小的五瓣花嫩黄亮丽的颜色撒满了这片草原。

    很快手里就是一大捧,多得实在握不住了,我开始编起了花冠。

    “烨儿小时候教告诉我这个草叫萱草,很普通的草开的花却叫忘忧,以前钦安殿后园子里好多,好多,他每次摘来一大捧叫我和兰儿给他编花冠。”

    素伦一直背对着我,不时用手抹抹眼睛……

    也难为他和常宁了……就为了我的那一丝怀疑和不死心,带我回乌兰布通来求证这个天大的噩讯,已是违了军令,他们本该押送我回京的,不是么?

    我又害了一次一再帮我的人,就象那晚。这世上本就没有后悔药可吃……烨儿,你可有怪我?

    常宁……本该执行军务的他用他的亲王身份,今晨进了帝帷去求证……出来时那张惨白的脸,和那双通红的眼。

    “茉儿……”声刚出就连声呜咽。

    我拍拍他,下意识的安抚着哀伤的恭亲王……奇怪,为什么只觉得心静如水,那所有的感情,是悲、是哀、喜、怒、怨、愁……一切的一切仿佛都离我远去。

    他没有死,他怎么可能死呢?不过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等我而已……我咬下嘴唇任泪珠滚落进手上的已成型的一个花冠。

    ******************************************************************************

    那边……朝阳升起的地方,中军帐的上空依然飘着巨大的黄龙大纛旗,那大旗下面本是代表帝王驻地的那片尊贵的明黄现在却被换成一片触目惊心的白,雪白……白的晃眼。

    那里……躺着我最亲的亲人,仅仅是想到名字都会让我心跳的爱人,而我,这个“钦犯”却不能进去。

    帝帷外驻扎的御林军帐篷、当值的禁卫、连进进出出几个参领服饰的将军也是取下红缨,罩上白纱衣……白、白,还是白。

    国丧的颜色……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前的这个真实却反而让我感觉虚缈……历史本该在位61年的圣主康熙皇帝居然殁于康熙29年。是因为我这个介入时空的罪人吗……是吗?

    莫非……我真是改变历史的祸水……

    “姑姑,我宰杀了那狗奴才,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小小的他,苹果一样的脸,稚嫩的嗓音却颇有帝王的威严。

    “姑姑,我母后是汉人,你可愿意我们以孔孟之礼,以天地为誓,用汉人礼仪今日结拜成夫妻。”那日,我们的“大婚”我只记得他那双深情款款的眼黑如墨、澄若星。

    “能不能让我的命去换她!让我换她!”我儿子的生日没想到也是我这个母亲的忌日,我还犹记得他那时的大吼……撕心裂肺的绝望与疯狂……我现在能理解,就象……如果可以,我也愿意那我的命换你啊……

    抱着膝,痴痴地望向那片白色许久,任草原朝雾的湿润,柔柔地沾湿了面颊,任那草叶上的露珠滚滚,打潮了裤角和鞋袜。

    好不容易央求常宁和素伦带我连夜赶回乌兰布通呢,可看到心里最担心的那幕变成了眼前的真实,为什么我的心却不再疼了呢?

    我用手死拧了下我的腿,果然不疼,象是在拧别人一般……呵,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无心的女人自然是没有心来疼。

    “素伦,你觉得皇上是英雄么?”

    他转头过来轻“恩”一声,眼睛红红,他在哭么……是不是被我吓到了,我很想对他微笑,可脸却僵硬得挤不出笑。

    记得那日我戏说项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烨儿却不以为然。呵,我喜欢项羽只是因为他拥有虞姬啊。

    风“呼啦啦”地吹拂着我的袍角,侧耳细听仿佛听到他的声音……

    茉儿!茉儿!所有的松树都在风里呼呼地说。

    茉儿!茉儿!所有的桦树都眨着眼睛哗哗地说。

    烨儿,是你在呼唤我吗?等等,马上就好……等我编好你最爱的萱草花冠,每次去南苑你不最爱我带上这萱草花冠与你一同骑马的样子么。

    拉掉发髻任及腰的青丝随风飞扬,我轻轻地把打好最后一个绳结的萱草花冠戴在额上。

    “素伦,把你的配刀给我。”

    见他瞪大眼睛,满脸拒绝,我轻道:“按照清律,亲人故世,需割发服丧。而他……是这世上我最亲的亲人。”

    我把手伸向他……他犹豫半晌,却按住配刀不给,把腰带上挂着的那把匕首一样的银柄小鞘刀递了给我。

    手一扬,一段发丝即刻象柳絮一般被风吹散……阳光下那锋利的刃口反射出的刺眼寒芒让我的眼微闭。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亦永相随。”说好了要生生世世结为夫妻,说好了要不离不弃,烨儿,你怎能如此忍心……

    一咬牙,“噗”地一声……是利刃穿过心脏的声音么,我怎么还是不觉得疼。

    “天!宛仪!”耳边是后知后觉的素伦嚎哭的声音。

    远处,见那馒头一样的“红山”和我胸口此刻涌出来的液体一般……殷红如血。

    意识泯灭前的最后一瞥,只记得那血色绝美魅艳……那是属于生命的红。

    烨儿,等我……

    *

    青丝断,

    扬萱草,

    红颜殇早。

    情绝归好,

    魂梦休颠倒。

    多情却似无情少,

    笑渐不闻声渐消,

    海水相思潮有朝。

    情尽黄泉早,

    今宵银刀照。

    归路伴,

    任苍遥。

    ————《蝶恋花•红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