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鸾3  第94章 如戏

章节字数:5788  更新时间:11-07-23 17: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的女人一笑能灿若明霞,一怨也若杏雨梨花,淡芳一缕铅华。的

    今日菜色不错。一荤二素。

    那糙米饭上扣着一只色相极好的大肉丸子。

    可惜啊差片装饰的美丽菜叶,不然,就可以假装自己正坐在北京的“红鸭梨”烤鸭店,点的是那道特价“狮子头”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看着那两道可口的炒青菜外加的一个大肉丸子,旁边……居然还有一只盛满汤的青花小碗,咦……是只元青花!!!手不仅发痒,把那汤碗高高举起看下面那款识,却见款识被人剜去却又补上了一个字儿,说不出的奇怪,不由得挑了下眉。

    闻了一下,唔……漂浮着几片菜叶儿的清汤估计是煮过那肉丸子的,有点肉腥味。虽有点腻,不过摸着温温热热,绝对不似前几日的冷凉,这对胃里已经空了好几天的我来说,算是美味了。

    很饿了,很想先扒两口米饭,可我的手指却不自觉地伸向那那汤碗,捧起来就喝上一大口。

    “你性本寒,饭前记得先喝汤暖胃……”这句如同镌刻在脑海里的话突然蹦出,让我稍稍一怔。

    见鬼了!最近这样的事情常常出现,我知道这定又是以前在这里做“宛仪”时留下的记忆,可细想那些记忆片断的源头却又转瞬即逝,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就不想!耸耸肩,狠狠地再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口带着肉汤汁的米饭。我老妈就常说,适应环境,随遇而安,是我叶茉儿这辈子最大的本事。

    “茉儿……”

    低低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嘴里还包着一口菜的我嘟哝了一声算是应答。

    “你今天胃口不错啊……不犯恶心了吗?”

    犹犹豫豫地话挑起了我的注意,我向我这唯一的狱友看去……冬儿,不过今日奇了,往常都是看她在那边大块朵颐我却我吃不下,今日我胃口难得好了一次,她却看似很吃惊。

    “吐空了自然是没得吐了。”朝她笑笑,手中筷子把那肉丸子夹了小半块塞在嘴里……嗯,这味道还……凑合。

    其实肚皮和脑子是一样的,头脑理顺了,心定了,这肚子也就能觉得饿了。

    这几天把偶尔能记得的些微蛛丝马迹一样的片断,和身边发生的事情,丫头们的话,“他”的话,还有那天“他”对我……好好想了一遍,虽然还是有些地方不很确定,记忆也依旧是一片空白,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个事实——他们口中的“宛仪”也许真的就是我,被我遗忘的那一部分的我。

    扒完了饭,顺口喝掉最后一口汤,满足地打了个嗝待小太监收走碗碟后正准备休息却听到那已经分外耳熟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次却听脚步声纷杂却有序绝对不只是那常公公一人。

    难道……这狱里今日要来访客?这里就我和冬儿两个人,却不知道是为我还是她?朝她瞥眼看去,她正低着头寻思着什么。

    会是谁呢?会是“他”么?心里隐隐有丝期待。

    *

    太阳从天井斜斜射进的那一缕光柱,是白天我和冬儿这没有窗户的“房间”的唯一光线来源。

    对环境并不十分苛求的我本已觉得这牢房虽然算不上阳光明媚,至少不阴不暗,自我感觉还较亮堂。可是自打这位贵客的荏临,却蓦然眼前一亮。

    她的美丽就像那太阳的光芒,足以让任何陪衬顿失颜色,再加上那双若水的秋瞳,这样的美能吸住任何人的视线,包括我的。

    哦,想起来了,原来是……她。

    还记得那个金桂香飘的夜晚,皇太后的寿筵,在那一群至尊的宫廷贵妇中见过她。当时无心的一瞥却让我记住了她的容颜。

    可,我并不认识她,难道她是来看冬儿?

    “叶茉姐姐,你把我忘记了么?我是如妍啊。”

    她让常公公打开那扇自打我进来就没再开过的“门”,缓缓走了进来,转头对着我一笑,犹如四月的蔷薇在艳阳中盛开那般灿烂。

    如妍……这名字我绝对是第一次听过,看美人热络的表情我有些讪讪,不好意思地向冬儿瞧去,却见这丫头垂首敛目看也不看我这里。

    “这里的饭菜定不合姐姐胃口,妹妹特下小厨房亲手做了两个清淡的小菜。小安子,还不把食盒摆进来。”她扬声朝外唤道。

    “嗻—贵主子!”

    呃……是贵人呢,正准备行礼,她却笑着按住了我的身子。

    门口几声应诺后进来两个小太监,一人拿抹布搽拭我“房间”里唯一的小桌子,一人开始布菜。4大盒子的蒸、炒、烧、烩菜,另加两碟子点心和一壶酒。

    可我明明已经吃饱,这些东西虽然色香味好让我心下一动,可是胃里那残留的食物却在蠕动,不争气的打了个嗝,我用手极力掩住。

    她见我手捂着嘴掩饰的样子,拉了下嘴角,笑意更深了。

    玉一般润洁的手指捻了只粉彩填蓝缠枝牡丹纹的薄胎瓷碗,和配套的浅碟到我面前。那修剪得整齐美丽的指甲上涂着淡淡的丹彩,可吸引我的却是那粉彩。

    康熙粉彩……进牢里这许多天已经久未见过这么精致的器皿了。职业习惯地翻过碗底看那落款的青墨款识:德馨堂,三个字端然在上,让我心轻轻一跳。

    记得去年香港的佳士德拍卖会拍出一只同款的粉彩填蓝缠枝牡丹纹碟子可是四千万人民币的天价,一向不十分对瓷器收藏品感兴趣的我咋舌之余却因为那次奇迹关注一下那件宝贝东西。记得专家说除了它本身的艺术和历史价值外还因为“德馨堂”这款识的三个字让这东西价值倍增。

    “德馨堂”据说“德馨堂”是康熙年间的宫用高档瓷器的专用款识,因为每年仅出十余件,件件当属当年的珍玩,“德馨堂”的瓷器外观富贵而秀雅清丽,这偏女性化的图案设计决定它只用于皇帝赏赐给亲近的后妃做为——“赏品”。

    自我住进乾清宫以来见到的高级瓷器除了作为“赏器”外的宋代名窑瓷器外,见皇帝用的物事也大都是宫廷造办处的公用款识,这后妃专用“德馨堂”的物事倒是头一回得见。

    看来,康熙还真宠她呢,这东西都能随意拿来做日常用具,证明她能拥有……许多。

    “不过是皇上赏的几件物事罢了。”她瞄我一眼说得轻描淡写,素手微抬斟满一只青釉的小杯:“来,给姐姐斟上一杯,祝姐姐……”顿了一顿,眼睛微微一瞬,继而带笑:“身体安泰!”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无功不受禄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更别提和这人……才第二次和她见面而已,此刻又在狱中,就算要我帮她做点什么事情,也得看看现在我是否有利用价值不是?

    我嘴巴一咧想说点什么,见她殷情敬酒而来,又不好直言拒绝,便道:“茉儿是三宝弟子,早已皈依,居士五戒就有不酒戒,这个……不知道贵主子今日为何这番盛情?”

    “自打二十四年我们一起进宫以来,姐姐一直就叫我如妍,怎么突然见外起来?”她见我不语,拉了下嘴角:“难道,怀疑我还在这酒里下毒不成?”

    她轻笑一声,拿过我的酒杯一饮而尽。

    奇了,我都不认识她,怎么会怀疑她给我下毒,这个年代的女人的思维都这么奇怪么?难道……又是源于我失去的那段记忆,我以前“招惹”过她?

    倒不是怀疑那酒有问题才不喝,见她行事这样洒脱,心里反而约微有些过意不去,用筷子夹了一块点心放进自己碟子里。

    “咳咳!咳咳咳!”冬儿突来的连连咳嗽让我的筷箸微微犹疑,因为我知道这几日她身子一直很好……

    “呵……这点心你也怀疑有问题?”她说笑般地瞅我一眼,只见一涡轻飘飘的笑容淡得像那雾霭中的涧边幽兰。

    “味道……不错。”我轻轻咬了一小口,呃,甘脆化渣……是栗子酥。味道是不错,可是之前的饭食已经把我的胃撑满,顺了下嗓子,喝了口汤才咽了下去。

    失去记忆的我对于她的信息完全是空白,不知道我和她有着怎么样的纠葛,友耶?敌耶?不过今天这桌酒菜是鸿门宴也好,是姐妹间情谊深深也好,我可以断定是绝对不会有毒的。

    不是不在意,而是我相信只要她不是傻子,就绝对不会在这里——内务府的牢狱里当着这么多证人的面……门口的当值的内务府小太监、全公公、冬儿、还有她自己还带了好几个宫人来,大张旗鼓的药死乾清宫的一等女官叶某。

    她应该很聪明,我当然也不傻。

    见她给自己斟上一杯酒,痛快地一口饮尽,接着又满上了一杯。

    对着我嫣然一笑:“第一杯我是我替姐姐饮的,第二杯是替我自己,这第三杯嘛……”却不再一口狂饮,分几口的啜饮而下,流连地把这青瓷小杯攥在手里专注地嗅着残留在杯中的点余酒汁散发的淡淡醇香。

    那头,冬儿已停止干咳,轻轻地喘息着,虽未饮酒面色却升起酒后的潮红。

    阳光从那天井中渗进,犹如舞台上斜射的那束光柱,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团光亮慢慢挪移到她的脚边,天蓝色的旗鞋上的缨络珠子微微地颤动着漫射出琳琅的光华来。

    “这第三杯是为……他。”她痴痴地望这手中的杯子,眼里波光闪动。

    唉……有的女人一笑能灿若明霞,一怨也若杏雨梨花,淡芳一缕铅华。

    绝色之姿的美,哪怕圣人都会爱吧,可她说的他,可是“他”?心里有若一根琴旋被轻轻拨动,说不出什么滋味。

    我说是谁能“招惹”这样的一嗔一怨皆是风情的美女呢,不过如果她真把心遗落给了他,也算是不幸,想拥有一个帝王的爱情那是多么虚无缥缈的梦境。是么?可我仿佛也拥有过那样的梦境,内心深处此刻却也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我的不过是梦境,而她……

    实在是搞不清楚她这次为何而来,不过秉承言多必失的道理,更何况我这个“失忆”之人还没分清她以前和本人的渊源,她怎么说我且听之。

    一时,阒静的空间悄无声息,却能隐隐感受到一丝无形的暗流在波动。但见,阳光渐渐偏西,光柱已慢慢爬上她那绣有兰纹的袍角,在那晕出一片银白色的反光来。

    “你恨他么?”突来的一声叹息,如微风拂过幽兰般轻。

    “嗯……谁?”

    “皇上。”她抚着那杯,并未看我。

    “恨!”这个字飞快地从齿缝里蹦出,丝毫不犹豫。怎么能不恨!这辈子第一次挨打就是拜他所赐,哪怕他是个皇帝!

    “呵呵……爱恨其实就在一念之间,有时候有多么的爱,就会变得有多么的恨。”她缓缓言道,是说她自己还是说我?

    “知道么,以前我一直妒忌你,甚至恨你!恨你夺走了他的心。”张贵人转眸过来嘴涡含笑,可眼里却未见笑意。

    恨我?心里咯噔一下。

    哦,原来她和以前那个“宛仪”,呃……也就是我失去的那段记忆,难怪见她就觉得别扭,她本就不是我的朋友,心下顿时释然。那她来这里做什么,在我这个囹圄待罪之人面前耀再落井下石一番?见这一席的好酒好菜,这又看来不是。

    “都说自古帝王的的宠眷不会长久,如那潮汐般转瞬即逝,那梦幻泡影的东西不能追逐也追逐不起,本来我是不信,因为有你这个先例。”

    “我?”我有没有听错!那男人宠我?那我还会出现在这里!

    “呵……不信?我本以为他待你定和别人不同。不过现在看来真如传说中的,你也只不过是那赫舍里的一个影子罢了,和我没什么不一样。”

    “我怎么可能和你一样,我只是一个女官再怎么着也不会是这个宫廷的主子,而且现在……”我望了下四周,眨了眨眼。

    如果她只是来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没精神也不愿意去听。这人一饱了嘛就犯困,我掩着嘴悄悄打了个哈欠。

    “如果我有法子让你出去,离开这牢狱,再不回这让人伤心的宫廷你可愿意?”她直直地盯着我,清丽的眸子此刻深邃无比,可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的心一阵阵发毛。

    多么匪夷所思啊,她的意思是她要帮我“越狱”……我一时楞在那里,脑海里飞快把她话的意思分析了一遍,并揣度了下自己目前的境遇。

    她——贵人身份,皇帝的小老婆之一。呃,据说她住的是储秀,拿的是正妃的待遇津贴,就算是比较受宠的小老婆吧。和她的关系……应该不算好,不然不会几个月来加上今天我只见过她两面。她为何倾力帮我?

    我——原乾清宫一等女官,失忆前据说是天子近侍。有多近……现在且不去想,因失手烧了天子寝宫的几件家私入狱,还未进慎行司定罪,也就是说我现在还只能算作被拘留的待罪之人。还未定罪,前途未卜,我为何要“越狱”?真“越”了反而马上被定罪了。嘿嘿……她是好心帮我还是害我?

    答案自然是……NO!

    “谢谢贵人的好意,不是不想出去,实在是无处可去。待在这里也挺好,公公待人和气,吃的也还……”一想到那大肉丸子,又是一股犯腻,胃里涨气转眼又要涌出,我掩嘴避免在这美女面前失态。唉……吃得太饱果真难受。

    她脸色微变:“我本想救你,不过,人各有命……天意。”

    她收敛起笑容脸色一肃:“请太妃懿旨。”

    一向动作慢腾腾的常公公此刻却是出现迅速,领着一位年轻的太监,手中正捧着一封七色锦缎织就的卷轴。

    静悄悄地等这小太监宣告完我的命运……

    我的“好”日子马上即将结束。安太妃代正在汤泉行宫疗养的皇太后行使管理后宫的权利,谕令我这个烧了乾清宫的罪人即刻转去北长街北口路西的慎行司以待……明日受审。

    “我这席酒菜是备来给姐姐饯行的,也想来看看你,证实一些事情,因为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不管怎么样,相识一场,祝姐姐一路……走好。”

    她懒懒地站起身,小安子给她系上了刚进来时穿的那件杏色薄裘披风。

    “主子,你……忘了冬儿了么?”那头兀地传来细细弱弱的声气。

    她却犹若未闻,脚下的步子停也未停。

    待迈出我这以柱为门的“牢房”她踯躅了下,转头回道:“其实,我现在还是妒忌你,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比死亡更难受的滋味是生不如死。”

    那曼妙的身影娉娉婷婷地离去,留下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兰馨,优雅……而又神秘。

    *

    “好个蛇蝎女人!最美的容颜但却有颗最狠毒的心!”转头,我对上冬儿那双怒火炙红的眼。

    “她不是你主子么,我还记得前几日你给我说的那对琉璃宝镯的故事。”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绕着那小桌子转着圈,权当在散步,脚下芳草茵茵。

    琉璃……这两个字仿佛是这丫头的禁忌,她侧过头去不让我看到她的脸。见她背后肩头耸动似在哭泣。

    “冬儿,被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吧。”

    她浑身一震,犹若木鸡。

    呵呵……见她反应,心下不由得开怀。

    “好像你最近晚上都有练字儿的爱好。”写的什么我倒不用去猜,此刻都明明白白显在这个丫头的脸上。

    “你……原来,你都醒着的?”她嗫嚅着坐立不安。

    “我一直都睡着,睡得很香,只是梦到了。”对着她嘻嘻一笑。

    白日已看完她主子的演戏,现在却期待夜幕的降临。据说,今天我要转狱去那北长街北口路西的慎行司,一个许多人认为是地狱的地方。

    光线渐渐暗了下来,可我依旧能看清桌子上倒扣的那只元青花瓷汤碗,底部原来该有款识的地方却用浓墨写着一个大大的字儿——“吃”。

    吃—碗,吃—完?

    摸了摸肚皮,又打了一个嗝。

    心底却莫名的兴奋,对今夜真的非外期待……

    ★款识:在瓷器的底部或其它部位,往往有表明年代,窑名,人名,堂名,或者表示赞颂,祝愿等内容的文字,也有的器底或器里有某种识别性的图案,这些统称为“款识”。一般说来,款识是瓷器装饰的附属物,好的款识与装饰画面相配,可以增强器物的艺术性。

    款识表达的内容可分为:纪年款,堂名款,陶人款,吉言款,赞颂款,花样款等六大类。

    按书写部位分,主要有底里铭和额铭。将款字写于器物底部的称底里铭,由于款识的内容,格式,字体,书法各方面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所以它对瓷器的断代,断定窑口和辨别真伪都有重要作用。

    纪所款如:“大明宣德年制”,“成化年制”等。

    堂名款如:“正和堂制”。

    陶人款如:“某某造”(在匠人姓名后加一“造”字)

    赞颂款如:“美玉雅玩”,“昌江美玉”等。

    吉言款如:“金玉满堂”,“寿山福海”等。

    花样款:用含有寓言的纹样图案作为款识如双鱼,白兔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