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鸾3  第113章 萨萨

章节字数:4111  更新时间:11-07-23 17: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欢迎来到孟纳尔,我们尊敬的俄罗斯大公阿列克谢•尤里派来的使臣。”一抹微笑在她麦色的脸上缓缓绽开,高贵而又神秘。

    当南半球是夏天时候,北半球就是冬天。

    正如一些人正在享受灿烂阳光的时候,则必有另一些人在寒风中簌簌作抖。

    黄沙漫漫中一直往北行进,离穆夏的脸色越来越灿亮,就如同这晴暖的艳阳。而我却是越发寒冷犹如掉进严冰深窟……因为我知道了他的身份,还有他姐姐的身份。

    君子成大事者,必须当机立断,拿得起放得下,毫不迟疑。我虽不是君子却也对半月前的那次“决断”丝毫不悔,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还是会让素伦代我回京报信。

    当视觉里不再充斥着本以为永远无止境的漫天黄沙,枯萎而狰狞的胡杨;那属于生命的绿就像魔法一般突然间跳脱出来,这才发现……我们早已出了戈壁。

    又见草原……

    漠西草原的初夏比京城来得要晚上许多,美丽得如同仲春。

    风偶尔轻轻地疏过白桦林,吹出口哨似的啸音;偶尔经草丛中掠过,发出沙沙的声响。绒毛一样碧绿的草甸子上正盛开着深红的刺玫、浅黄的二叶舞鹤、雪白的铃兰、天蓝色的凤尾菊、还有和阳光一样明媚的金盏莲……各种各样的野花散发出来的芬芳在风里轻轻摇曳,沁人心脾。

    若不是因为身边还杵着塔一般的“敌人”,恍惚中我以为是随玄烨到了春天的南苑或者木兰。

    “前面!前面你看到了么,那蓝色的那片就是准噶尔的母亲——克鲁伦河,漠南塔拉尔城长大的你定是少见过这样大的河流吧。”穆夏指着那片幽蓝对着我说道。

    这些天来,我这个冒牌的“萨萨”立秉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沉默是金的道理,每每无视穆夏友好的搭讪只是孤独地呆在马车里偶尔撩开车帘看下外面。许是因为我城破家亡,悲绝哀痛,他虽有些悻然却也无见恼意,这十余日行来,倒也相安无事。

    “那边,翻过河的北岸那几座山就算是到了孟纳尔境内了。”

    在车里就听到有水流的声音,索性出来,换上一直系在车辕上跟着马车行进的那匹伊犁马。摸摸它黑亮的鬃毛有些心酸……如果还有什么留有大清的印记,除了这车,就是它了。朝升夕暮,物是人非,人生的际遇犹如戏剧般……无常。

    克鲁伦河虽没我想像中来的宽广,倒是清澈见底,水流极缓,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不注意看几乎不能觉察到河流在流动。

    大约五、六十米宽的河面浮冰并未散尽,水晶一般晶莹地荡漾在河上,随着水流的潺动反射出那本属于太阳专有的旖旎光华。

    久未见人烟,惊讶地发现对岸炊烟袅袅,有不少蒙古包驻扎在那里,及膝的草间偶见闲散的牛羊,这个世界有人居住的地方就代表离繁华不远,克鲁伦河俨然就是个分水岭了。

    “对面的可是穆夏将军一行?”见到对面百余人的队伍,一个声洪如钟般蒙古武士带着几名小卒骑马淌水而来,激起清脆悦耳的“哗哗”水声。

    “正是,你是何人?”

    “卑职特奉阿努可敦和可汗之令在此迎候将军一行。”

    “可汗?他也来了孟纳尔?”

    见穆夏语带惊讶,我也有些不解。路途上早就知晓他是准噶尔王妃的弟弟,但王妃在的地方噶尔丹那厮也在有什么稀奇。

    唉……马上又要见到“故人”,这次我有预感,我这个“萨萨”格格绝对不会像在穆夏这里过关得如此容易而又侥幸。

    上次见到阿敦是那红山之役,十年了吧,十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

    孟纳尔城因孟纳尔山而得名。

    孟纳尔山其实不是一座山,是一群连绵不断的小山组成的“山脉”。蒙古人说的“山”其实在我看最多算是大丘陵。选在这里驻城是因为这些奇妙的山似天然屏障的花瓣一般把整个孟纳尔城紧密包裹,宛然是道道巍然不动的巨大城墙。

    这堪称天险的城池在军事上看来绝对是个易守难攻的绝佳位置,难怪噶尔丹要弃丰饶的准噶尔盆地却在这里据守与天朝的大军决一死战。

    “这城坚固得就像天山一般,原来本是木制,我和姐姐花了一年才改造成今天的样子。”穆夏一马当先,举起马鞭指着前方那排隐蔽在青山绿水中的灰色城墙,言语中不无骄傲。

    说实话,孟纳尔城严格说来只能算是拷贝了中原的某个州郡小城的常设布局而已,但在以游牧为主、蒙包为家的习惯迁徙的蒙古人眼里这以砖石为城的防御是很了不起的了。城门前方用巨大的树干设置了许多的鹿砦,和木制的塔楼,高大的城墙上满是箭眼,细细数来足有十余排可以布上近千名弓箭手,如果布防合理有序那这城的确堪称坚固难攻。

    不过,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噶尔丹要弃蒙古骑兵的速度、游击、适合打攻击战的种种优势不顾,却玩起了蒙古人不擅长的防守,心下有些疑惑。

    在城门外校验完了我们的身份,一个军佐过来牵走马匹,在前方带路。

    呵……一进门抬眼扫去,不由莞尔。蒙古人看来还是蒙古人啊,这城外面看似砖墙石瓦颇像那么回事儿,可里面却还是一顶顶帐篷如花般盛开,极目不见一间砖瓦房舍。那穆夏花了一年的功夫看来都用在城门城墙上了。

    “穆夏将军,可敦和大汗正在主帐议事,请随我来。”

    一看似与穆夏相熟的衣着蒙古开袍的汉子看到他身边多了个女人,上下瞥了我一眼,嘴上没说,脸上却挂着意味深长地笑容。

    “阿奇达,乱想什么,她是塔拉尔城的萨萨格格,我的未婚妻。”走在我前面的“毛”人给了那人一拳,把他推得往后连退两步。

    “塔拉尔?塔拉尔城已被满清狗皇帝的西路军夷为平地,城主一家俱与城共亡,没想到萨萨格格逃了出来,真是万幸,万幸啊!格格,快去主帐,你见了定会高兴,那里还有一位客人是您的表姐娜仁格格。”

    天……去见噶尔丹和阿敦已经够让我心惊胆战了,这又哪冒出一个表姐来!

    天要亡我啊,看来这个萨萨今日是再装不下去了。我这点蹩脚的谎言骗骗大个子“毛”人还行,现在却有两关等待着我去闯,而且还是自投罗网。

    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另外,心里还是存有一点小小的侥幸,虽过去十年,阿敦……可记得我和康熙的关系?

    也就是说……也许等待我的不是死亡而是……人质的命运……

    不怕的,只要素伦成功回京了,只要玄烨安全了,他定会来救我,也定有法子救我……

    相信他的能力,从来坚定不移。

    这就进去吧,见招撤招,勇者……无惧。

    *

    “哈哈!娜仁,萨仁,太阳和月亮啊今天都齐聚在我们孟纳尔,你们两姐妹是最最美丽的草原之花。”(蒙语中娜仁是太阳,萨仁是月亮。)

    大帐外的侍卫刚一通告,还未来得及迈入帐里,就听见那豪放的大嗓,带着热切的笑意……是噶尔丹没错,脑子里还残留着他嗓音的记忆。

    空气中飘浮着乳酪的甜蜜和烤肉酥香。眼未见其物,香味已扑鼻。大帐内不似在严肃的议事而在把酒言欢。

    烤羊腿、手抓羊肉、奶茶、马奶酒、莜麦面……堆砌满桌。

    厚厚的牦牛皮大帐中铺得花纹繁复而又精美的回部地毯,帐内两侧的毡墩上已坐着不少人,主帐正中的豹皮帅位上端坐着的正是这位五世达赖亲封的,准噶尔的丹津博硕克图大汗——噶尔丹。十年过去了,那身子挺拔依旧,唯两鬓间多了些岁月风尘特有的印记。

    “萨仁!萨萨,我可怜的妹妹,快来姐姐这里。”

    好娇柔甜美的声音,带着些儿哭腔……这味儿可不属于记忆中的阿努可敦。循音过去……

    这位已逾“知天命”之年的博硕克图大汗身旁的主妃位靠着的是一名不过二十出头的娇娥,合度的身躯裹在一袭华贵的镶有元狐软肋毛的开叉紧身长袍里,“秾不短,纤不长。”宋玉在《神女赋》中的那句话蓦地跳脱而出,只是约显丰盈。她哀切的向我伸出手来,眼角含泪,顾盼间美目生辉,我见犹怜。

    她不是阿敦!

    微一侧目,对上那一双约带惊讶的冷眸……离噶尔丹约两臂之隔的另一方宛然又是一个主位,下面一字排开列坐着十余名部将。阿敦正端坐在这方的首位,棕色的杏眼警惕地从我脸上扫过却不作片语,见我瞅来,微微一诧却勾起了嘴角冷然朝旁边她的“丈夫”和我的“表姐”看去。

    这帐内情形的诡异让我一时楞在那里,甚至忘记自命不保的处境……

    “她不是萨萨!可汗!这个女人不是我家萨萨!是个卑鄙的冒牌货!”那女人的惊呼顿时终止了这场还未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认亲”闹剧,一时间,帐内杂音四起,刷刷地冷眼朝我扫来……俱是满满的敌意。

    如果眼光能化作箭矢我此刻必死无完躯了吧……茉儿,要冷静,坚持过去,等待阿敦揭穿自己并宣布我的身份,也许会被羞辱,不过我能肯定他们定会觉得我活着做人质,比一具冰冷的躯体对他们更有用……

    我是他的女人,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也许会关系到大清帝国的尊严,皇帝陛下的尊严。就算会面临侮辱面临囚禁……但是,我却不能怯懦!玄烨……我定不会让你丢脸蒙羞,就算死也要死得庄严。

    骄傲地仰起了头,看向敌人……这个威胁玄烨江山太平的最后一个军事对手。

    “她怎么可能不是萨萨!我……我以前见过她的,你……是不是记错了?你再好好看看。”穆夏不死心地狠狠瞪向这个花容失色的“表姐”,额上青筋暴突贲起,双拳攥紧。

    “可汗,这个贱人冒充萨萨,定是奸细快把她拉出去杀了!说不定我妹妹就是被这妖精给害死!呜……”

    这个女人泪眼滂沱拉住噶尔丹哭泣,虽是嚎哭,那火候却掌握的恰好不会让人厌烦生倦,只让人觉得哀怜。指着我的手有些颤抖,梨花带雨的模样像是受尽委屈,可向我瞥来的眼里却满是怨毒与恨意。

    唉……美人泪历来是让铁血化为绕指的武器,我看向噶尔丹,却见到他正眯着眼睛打量着我,并未受到身旁美人哭诉的影响,冷冷地瞅着我带……阴深的眸子中却带着一丝几可不辨的犹豫。他也想起来了?

    “你是何人?”他微一示意,帐内的窃窃私语立停。

    “我是……”感觉到身旁那炽热的视线却无暇顾及。穆夏,对不起了,骗你这么多天,不过茉儿也是迫不得已。

    “她不是萨萨!”清亮的女音在帐内响起,高昂而又清晰,那语气里不容抗拒的威严即刻打断了我的话语。

    她的丈夫犹疑地朝她看去,看向自己这位大妃的眼神不再似十年前那般热切亲密,隐着一丝提防与狐疑却是静默不语。

    “她是俄罗斯人,叫杰西。”她脸对着噶尔丹轻道,眼却有些玩味地盯着我。

    轻拉长袍,她站起身来,缓缓走下主位有着两步台阶的高台,脸颊两侧长长的珍珠缨络垂饰随着脚步的移动在红色的火狐坎肩上晃悠摩擦,发出“叮叮”的声音。

    “欢迎来到孟纳尔,我们尊敬的俄罗斯大公阿列克谢•尤里派来的使臣。”一抹微笑在她麦色的脸上缓缓绽开,高贵而又神秘。

    ★克鲁伦河:亚洲中部河流。发源于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山东麓。在中游乌兰恩格尔西端进人中国境内。全长1264公里,在我国境内206公里。流域面积7153平方公里,河宽60一70米。洪水期水深193厘米,枯水期70厘米。11月到次年4月结冰。多水年份,

    ★鹿砦:用树木设置的形似鹿角的障碍物。分为树枝类与树干类两种。主要用于防步兵、骑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