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鸾3  第115章 赌局

章节字数:4830  更新时间:11-07-23 17: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见我没有吱声,自顾自地又说了下去:“赌他会不会放弃用大炮攻城。”

    蓝天苍苍,扯云为被,大地莽莽,掷石成岩。

    春寒料峭,早晨冰冷透骨的湿气中,薄烟蒙蒙,沿着草原上个个若大丘陵般迤逦的地貌隅隅向南而行。

    待得爬上平缓而又连绵的孟纳尔山高处时,太阳也终于爬出了厚重的冷云,一道金光漫过,驱散了如烟似雾的混沌,草原恢复了清明。

    “康熙难道果真是天佑之人,乘运而生?以皇帝之尊亲涉这瀚海荒漠,也算是古今少有了。”阿敦放下单孔的长筒望远镜遥望着远处克鲁伦河对岸,一脸肃穆。

    拿过镜筒看来,只见湛蓝的克鲁伦河的那头,犹如神兵一夜之间从天而降。河南驻扎着黄云般的御营,御营四周有帷幕环绕着皇城,黄幄龙纛高扬;外环网城,护卫兵统更是勇猛异常,军容山立,那围绕拱卫着御帷的军营更若海一般连绵不断。

    厄鲁特的首领丹济拉手里捧着的那份已被噶尔丹揉得起皱的敕书,这是皇帝的第二道敕书,可不若第一次的有礼可亲,却是一道通知他即刻迎战,措辞简明而又严厉的敕谕。

    “属下自南而来,草原沿途都说当今皇帝是天子圣君,是活佛!清军中的蒙古科尔沁部的士兵逢人便说亲眼见到皇帝让石头开出花来,让戈壁长出丰沛的水草,让沙漠涌出清泉……”

    “够了!从古知兵非好战,康熙这厮真正把攻心之策用到极致了。”丹济拉见噶尔丹鹰目生瘟,隐有怒意,低睑垂手,噤若寒蝉。

    “大汗早听我的一句话,何至于有今日啊?”娜仁嘤嘤哭泣道,“那些罗刹国的人岂是一个讲信义的?还有那朝中的什么索相国,他吃的是朝廷俸禄拿的是皇帝的……”

    “你给我闭嘴!”噶尔丹怒吼一声,一掌击在身侧的青松上,还蓄得有积雪的松针簌簌抖落一地的白雪,飞扬的雪沫子呛得我连连咳嗽。

    “求人不如靠己,虽连遇不信不义之人,但有这孟纳尔山做屏障,清军有远程劳顿之疲,我未必就怕了他!不如一搏!丹济拉你去回康熙,说明日我博硕克图汗噶尔丹定列阵相迎。”一道寒戾的眼神从我脸上扫过,犹如一道阴风吹过,让我背后生凉。

    *

    翌日,碧空如洗。

    晴天透蓝如镜,丝毫没有草原早晨惯有的湿气氤氲。

    阿敦一身戎装,盔甲配弓决意于丈夫一同应战,临行前却把最小的儿子巴特尔留给了我。

    “我的大儿子已经战死在乌兰布通,这最小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儿子,暂时托付给你。放心……有他在,准噶尔部属的蒙古人不会对你们怎么样。有你在,我想……清军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她骑在马背上抱住这才刚满六岁的的稚童,重重地亲了一下,满脸爱怜。

    “如果我没回来,你就拿我的这个牌子,带巴特尔赶紧离开……”

    “你会回来的。”紧紧拉住还懵懂着的巴特尔,不想这一别变成诀别。虽然我心里自然期盼清军大捷可就不忍她……这个似敌似友的女人像汉子一样血溅沙场,女人本不属于战场,不是吗?

    “有赌局,就会有输赢。今日总会有结局。”微一哂笑,她扬鞭而出,洒脱飒爽。

    *

    虽隔着孟纳尔山,那山却不高,站在城楼上也能窥见一点南边的战况。

    城外,“呜呜”的号角,“咚咚”的战鼓一声紧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

    片刻过后……地震山摇,震耳欲聋的炮声密集地响起,似雷鸣。脚下的大地被震得剧烈地颤动着,巴特尔吓得躲进了我怀里,小小的身子一直在抖却是忍住始终没有哭泣。

    南边,浓烟和火光四起,孟纳尔最高的那座山头上的几棵桦树起火,在北风中噼啪作响。如潮的杀声鼓声夹杂在炮声的间隙中,不绝于耳,听起来甚是恐怖,就像末日……提前来临。

    战争,不管冠以再神圣的名义,却注定血流成河,万骨摧枯。可我却在自私地祈祷,祈祷这场战役的缔结者毫发不伤。

    “茉姑姑,不怕,巴特尔保护你。额吉(蒙语母亲)说男子汉不能哭泣。”轮廓似阿敦的小脸带着一股稚嫩的英气,这孩子长大定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巴特尔,你长大了后一定是个英雄。”

    “我的名字巴特尔就是英雄,我是准噶尔的巴特尔,长大后会保护额吉的巴特尔,额吉给我说以后也要保护你……茉姑姑,你别哭,巴特尔在这里。”

    他的小手摸着我润湿的脸,才发现……我还不如怀中的巴特尔,他都可以不哭,我却泪流满面。

    抱紧了巴特尔,在雷鸣的炮声中,我祈祷神佛庇佑,无论胜败,我只求他能安康……

    *

    “你这个会说蒙语的罗刹奸细!”娇媚如花的脸此刻因怨毒显得狰狞,噶尔丹口中草原上的太阳美女娜仁带着几名侍卫走上了城楼。

    “把她给我绑了!冒充我妹妹萨萨格格的贱人。”一声娇喝,两名敦实的蒙古兵就准备上前来“拿”我。

    我头痛欲裂,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来找我麻烦……还是在孟纳尔的男女主人都在战场上厮杀的这个时节。

    “不准过来!”怀里的小巴特尔皱起了眉头,还带着奶音的童音却让那两个侍卫退了停了脚步,转过头来望着娜仁,对着这小主子的命令似有些犹豫。

    “巴特尔,乖孩子,到姆姨身边来,她是坏人,是害你额吉和大汗的坏人!”娜仁缓和了脸色蹲下了身来对巴特尔道。

    “你才是坏人!你走开!”小小的脸上满是敌意,看来他并不喜欢自己父亲近来的新宠。

    “把小主子抱开,给我拿下她。”失去了耐性的她不愿再扮演好后母讨好小孩,毕竟……巴特尔不过只是个小孩。

    身上的藤皮绳勒得我死紧,压迫着胸肋,呼吸仿佛都不那么容易,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朝这女人看去,但见她遂心过后的满脸得意,和抱着哭闹不休的巴特尔的侍卫渐行渐远……

    “咳咳!”低着头,感受着脚下大地真实的撼动。

    这个女人手段不过尔尔,图逞一时之快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果,难怪噶尔丹宠则宠矣却没听说给她过任何名分,她要想占据阿敦的身份地位谈何容易……见最近阿敦待我犹如上宾,不过迁怒于我罢。

    她……不足为惧。

    *

    太阳已经爬到树梢正中的位置,这城楼正对着南边风口,虽寒风一阵阵袭来却也不觉得十分冷。瞧着我的衣袂在那鼓鼓的风中飘飞,莫不是想起此时被人绑缚的境遇,我几乎可以假装享受凌空而飞的快意,因为……那麻木得失去知觉的肩膀和手臂已经不觉得疼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怒吼的炮声渐渐停歇,交织着血与汗震耳的嘶喊也不似方才大声,只听见……“呜呜呜”的牛角声在四面八方同时吹响,瞬间在山谷中来回飘荡,像是无数人在大声哀哭一般,听起来着实瘆人。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一骑士拿着令旗飞骑而至。

    “清军的大炮轰破了隘口,大汗准备撤退守城!”

    “弓箭手都上城楼站好位!”

    “火枪手,在鹿砦后准备!”

    噶尔丹败了……这么快?刚一转念,只听得橐橐靴声骤响,留守的蒙古兵士一层层上得城楼,按位在青砖所制的梅花箭孔后布设站齐三名可轮换的弓箭手。

    “把这女人拉到一边去,别在这里碍事!”一军佐对着我身后大声喝道,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人被绑在这里,原来娜仁还留得有两名兵士在后面看守。

    呵……难道她还怕我这个已绑得和粽子差不多的女人逃跑不成!微微一哂,转眼中瞥到准噶尔部的蒙古兵如蝗似潮,铺天盖地的从南边谷口蜂拥而出……似背后有强敌所驱。

    炮声虽已不再我却听见了……鼓点声……那是清军进攻的鼓声。清军……那他会不会也在?伸长了脖子想再看一眼,却被身后一大力拉扯着连连后退。

    “你想死吗?还不后退,清军来了!呸,真是晦气不让爷们上阵杀敌却让我看着一个娘们。”身后那叱声甚是粗鲁,他离我那么的近,近得能闻到嘴鼻中喷出的犹带着羊腥味道的气息。

    几声号角声响,孟纳尔城门咔咔开启……纷杂的马蹄频急。

    “萨萨呢……她呢?”

    是穆夏的声音,那声却是从身后城楼的砖砌通道处传来,我想转头看他,能扭动头的角度却无法让我如愿。

    “她是大汗和可敦的客人,是我们准噶尔的贵客,谁叫你们绑住她的?”犹如气急败坏的大熊,穆夏如钟的嗓门带着一丝沙哑。

    “是娜仁夫人。”两名武士稍一犹豫说道。

    “给我解开!”只听得“噌”地一声金戈之音,穆夏似拨出了腰间配刀。

    “将军别为难属下啊,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娜仁夫人说是奉令……”许是那刀架在了他脖子上,这人说得又快又急。

    “放屁!将士们都在拿性命外与敌厮杀,她能奉谁的令,滚开!”腾腾地走了两步,穆夏的脚步声就近在咫尺。

    “奉的我的,穆夏。”一声低沉的男音响起,让我骤然一惊。

    是噶尔丹。

    *

    远处,属于春的苍翠还没有尽染刚经冬破冰而现的山,夹杂着点点嫩绿的褐色山头此刻升起了一面明黄色的龙旗,在北风中猎猎地响着冉冉而起,直上桅顶。

    从山头到山脚按照火器营、枪营、炮营、藤牌营、骑军、步军的次序一层一层的拱卫着中军,那金盔铜甲反射出来的灼目阳光极是晃眼,黑压压的清兵似乎覆盖了整座孟纳尔山。

    这端……城门重新闭合,鹿砦后埋伏着几百名火枪手,城楼上更有上千名弓箭手严阵以待。

    可是,这两军对峙,却是一片寂静,静得能听清几声天空中偶尔飘过的鸟啼。

    “大汗叫我看着这妖精,真是英明啊,她果真是奸细!不是奸细那就是小偷,不然哪来的这牌子。”娜仁手中把玩着的铜令牌,正是从我身上搜得的那块。

    “阿努?”噶尔丹却是没看得意邀功的娜仁一眼,却瞅着自己的结发妻子微微叹息。

    “大汗心中自有韬略,已然决定,为何却要在这临头来问阿努?”

    阿敦深深地看了下噶尔丹,断然回头向我走来,满脸的歉意。

    “茉儿,阿敦对不住你。”

    只听得娜仁一声惊呼,阿敦拨出佩剑“嚓嚓“几下,已是把我身上的藤皮绳割成数段。

    这下变故让我愕然,她是要救我么?却为什么给我道歉?失去束缚后突来的轻松让我踉跄了一下险些坐倒。

    “阿努……”噶尔丹唤着他夫人的小名竟语带生死离别的眷恋不舍。

    颈侧传来的冰凉触觉让我低头看来……是剑,阿敦手上斩断我身上藤绳的剑。泛着森森白光的剑刃提醒着我这是一把饮血的武器,在它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头落地。这把剑如今架上了我的脖子。

    阿敦……你终究要背叛你我的诺言?心里一块柔软的东西渐渐如缺水一般干枯继而变为僵硬。

    记得曾经和玄烨下棋,不善弈棋的我从来不是他的对手,虽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他曾经无奈地笑道,说我要是男人,他绝对不会浪费我这个最适合去前锋营的人才。

    逼回眼底涌上的湿气,我不要在敌人面前哭泣……对面,山的那头,烨儿就在那里。对着阿敦,我努力地保持着脸上那抹笑意。

    对面,此刻传来了声响,清军的大炮缓缓推到了最前方。攻城……再没有比红衣大炮更好的武器。

    城内,数千战马已经备好,上面的骑士俱是蒙古精锐,只等他们的大汗下令,整装待发。

    “大汉,阿努已为你做了背信弃义的人,不要让我后悔,还不走快走!”阿敦高喝道,连连催促。

    噶尔丹徘徊再三,见对面皇帝亲率的清军有如天兵,黑压压一片如潮如蚁;那五十门澄亮簇新的黄铜大炮正反射着金色的艳阳,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毕竟敌我悬殊,眼前的局势不容得噶尔丹走错一步。

    是拿命相搏以卵击石……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等待东山再起?

    “阿努,我会等你……相聚。”

    马蹄声骤响,阵阵黄尘向北而去……他选择了后者。

    “不!大汗!为什么不带走娜仁?我不想死在这里啊,大汗!”娜仁跑下城楼,追着渐行渐远的骑士痛哭着跑去,可那个背影始终不再回头。

    她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带走全部精锐逃跑,留下的除了那上千名弓箭手和鹿砦外的火枪手外其实……已是一座空城。

    阿敦自愿守城为逃跑的丈夫从皇帝武装到牙齿的“天军”手中争取一点时间一个机会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景总让我想起六年前,她也同样为噶尔丹做过性质相同的事……就如同自杀。

    这次,他们真能相聚么……侧眼,但见身边的她两行热泪瞬间在风中滑落。

    *

    “看来噶尔丹心中并没有她。”我笑道。有些佩服自己,脖子上架着把剑还能和敌人谈笑风生。

    “女人,在男人心中不过是旅途偶见的风景,会停驻欣赏,但却绝不会驻留。”她微一哂,立刻收敛了神情:“不过我希望你是个例外。”

    何解……盯着她异光闪现的眼眸,似有些明了。

    果然,她叫侍卫在城楼的高台上升起一面硕大的迎战大旗,并拉我上了这高台,把剑给了穆夏,神情慎重:“就做个样子,不要伤到她。”

    眼前豁然开阔,对面山头清军的部署一览无余,遥遥地我似乎能看到对面那明黄龙纛大旗下隐约的身影……我定是久念成疾,这么远,要不是炮身反光,能看清楚山脚那大炮已是不易,我怎么可能能看到他呢?

    不过,他也许会看到我……此刻他手里定有望远镜,而阿敦升起这令旗不就是为了吸引对面那人的注意?注意到这大旗,还有旗下的人……我。

    “茉儿,这是我们第二个赌局。”

    哼!第一次她就输了不也没放我走,食言而肥。

    她见我没有吱声,自顾自地又说了下去:“赌他会不会放弃用大炮攻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