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我的前半生我的后半生

热门小说

鸾3  第121章 皇嗣

章节字数:4831  更新时间:11-07-23 17: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许……这才是不为人知的真正历史,而造就者就是,我……叶茉。

    强身健体……什么破东西,亏我冒着“弑君”之后世骂名的危险说服皇帝与我一起吃这“丹道士”的“红丸”。

    红丸!!!不得不让人想起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明末三大案之一的“红丸案”啊,那颗小东西可是导致万历皇帝之死的主要祸因,地点也就是在这乾清宫。

    好在,一切安好,我没事,玄烨也没事,万事太平。可这“太平”却更让人觉得蹊跷……几年来,啥事也没有,那当初吃它干嘛?难道师父无聊竟逗着我们玩儿,不过是寻我开心?

    有些恼了,把海柳柄的楠木梳重重地拍到了桌上。桌上正摆着太医院敬上来的“六安和合养身丸”,那丸子橙红的外表让四年前喜儿回来的那次情景蓦然浮现,记忆犹新。

    “喜儿当时说的就是强身健体之药,这几年你身体安和,虽有小恙却无大病。这不就是什么药都换不来的福气?”巡视完京畿的他洗去一身的风尘,任外间宫人利索地给他更衣完毕,待内监们踮着脚尖悄悄地退了下去……挑帘入得温热暖香的内室

    一切……俱归于宁静,只听到暖阁外半融的雪水滑下殿角的“滴答”声。今晚无月,起初更时暗黑的天幕就飘起了淅淅的小雪,还没到地上就融了。

    “听说这几日你总在床上窝着?”这人一到冬天就是宝,温热的身体总是吸引着我手脚的流连攀附,立刻找到那属于我的固定位置钻了进去……呵,真比被子管用,已捂了一晚上的被子也总不见热。

    “哪有,我有起来用午膳和晚膳……”见他竖得越发高扬的眉毛我的声音也随即小了下来。

    “明日叫太医院的安德来给你看看脉,怕是得了嗜睡症。”半是认真半是打趣,把我转过去的身子重新拉回了怀里。

    是啊,最近真是体力不济,常常犯困,却不头疼也没发热不似风寒。虽也知道自己畏冷,可往年不也没这么懒,这回却楞是一点也不想动……难道我真的老了?

    安德……那个说话还带着些淮南口音的胖胖的太医?唉……这人可是个不知道变通的“芋头”,开的药从来苦不堪言,都不知道做成蜜丸子口服,是个地道的“汤剂”狂人。

    “换一个好不好?”可怜地抗议着嚣张的皇权。

    “不好。”

    “那……那个胖太医……唔……”

    唇齿相亲的温情里,我又一次忘记了下面的话语……忘记了自己。

    夜了……

    更深露重,帘卷烛红。

    *

    我的心愿终于如愿以偿,我……我……我又一次做了母亲。

    捂着嘴眼泪止不住的流,终于趴在桌上放肆地哭出声来。这举动吓坏了本是贺喜的安太医,大冬天的额上顿时吓出了颗颗珠般的冷汗。

    模糊的泪眼中见他胖胖的身躯有些佝偻地站在那里,就像只在秋风瑟瑟中发抖的寒虫,唉……在皇家做太医也是不易。

    “我……”止住了抽咽,我正准备叫额真给他赐坐却听到外间如风般迅急的脚步声……

    暖帘掀起,一袭寒意随着那人影卷进。

    还带着海龙舍利塔冬冠的皇帝一身朝服急急地从乾清门赶了过来,胸前的两盘青金石朝珠来回摆动着砰砰作响。后面跟着几名在朝堂上侍侯的小监,小九子尾随在后一脸潮红气喘吁吁。

    安德见来者竟是本该在早朝的皇帝,忙不达迭地跪了下来,微抖的手在煞白的脸上再次抹了把汗。

    “朕做阿玛了?”皇帝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吁出一口长气,朝我问来,脸却是看向跪缩在身前的安德。

    那太医却不看看皇帝天颜,连连在地毯上磕了几个头才小心翼翼地道:“是,宛仪已有孕。

    “哈!哈哈哈……”却听到一长串怪笑竟发自皇帝口中,初升朝阳的暖光在卷起的暖帘中漫射进来,照见皇帝已有细纹的眼角……一颗豆大的泪珠沿着脸颊悄悄地滑落。

    *

    同一款梅兰竹菊镂金纹镶边的大氅袍,居然做了十四件,唯一不同的是型号,每一个号都比前一个号稍稍大得一点,其实不仔细比对基本无任何差别。

    他呀……认真起来真的着实不可理喻。

    “那件袍子我以前虽爱,但是也不能连做这么多件,还同一款,看也看腻了。”怀孕的人最大,最近只觉得自己真有些喜怒无常,常常因为小事生恼,偶尔也迁怒身边的下人。宫人们虽不和我这孕妇计较,可静下来细想时都觉得自己有时也太歇斯底里,可……那人还变本加厉的纵容我的恣意。

    “今天穿六号了,皇上说呀,到宛仪能穿十四号的时候咱们的小阿哥就该出来罗。”小七,如今和额真已是乾清宫的“大姑姑”了,掩着嘴只是笑。

    是么……这么快都穿六号袍了,在镜中对着自己的身影瞅来瞅去……还不算凸的腹部不注意其实也看不出那底下居然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

    孩子呀……你可知晓,你的来临给阿玛和额娘带来多大的喜悦。春节虽已早过,挚爱你的父亲却在宫中举行大宴,数日方休……呵,不知道这次他又是找的以什么作为庆祝的借口。

    虽找来原来那擅断胎密术的孙敬的后人把过脉……不过,那日人家不也只是说孕期还早他都无法断定性别,这心急的父亲却执着的相信必是个阿哥。

    其实,就算你是个格格,我们也会疼你爱你。重男轻女的阿玛呀……你不要怪他,他只是心急……

    下意识地摸着腹部自言自语,在殿外月台上来回地缓缓踱步,沐浴着这和暖的春日旭阳。

    *

    康熙五十年春,天一转暖,刚脱下棉服,早已在紫禁城呆得发闷的我跟着皇帝又搬进了如今一年要住上大半年的畅春园。

    园子里的规矩没有皇城禁宫中那么森严,年轻的宫人们都以每年能随主子进园而倍感殊荣。

    午膳后,不觉得乏,翻了几页书也看不进去。只见窗外阳光明媚,春风微微拂来带着几丝蜜甜的花香,叫上小七和安顺出得清溪书屋。

    沿着湖边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中过了丁香堤,一抬头已是芝兰堤了。这片宫院曾经住过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女,她的名字每每想起总能在拨动我心湖里某一深处,多年来我一直避开这里,不想今日竟来到这里。

    这北边湖区的这处宫院多年荒芜,如今虽有宫人打扫照顾却总不如有主子在的时候来得精心,芝兰堤,早已不闻芝兰的芬芳。

    再美的花儿,原也只开一季,没有主人的芝兰堤,这些花儿也不愿再开了吧。

    “桂姐姐,你说的可是真的?没想到万岁爷……”

    夹墙的花窗后传来的声音让我猛地一惊……从半掩的雕花石窗向里看去,回廊里正坐着两个面生的宫女。

    “和她贱人住一个屋的就是我表姐,前些日得了大病从热河里回了老家养病,这会子病好些了昨儿个给我带衣裳来园子里给我说的。蓉儿我只告诉了你,你可得给我保密,那贱人整日里上跳下蹦的,只想着把肚子里的给抖了出来,却总不能如愿,所以啊,这次我表姐出宫她还使了银子叫我姐给她带堕胎的药呢。”

    “不会吧,若真是万岁爷的龙种在她肚子里,她得意都来不及怎么会这样……那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龙种……脚突然有点软,小七见状上前几步把我扶了起来,依着墙,我喘了口气,只觉得心中发堵。见安顺作势要叫那两人出来赶紧罢了下手叫他禁声……我还想继续听下去。

    “万岁爷近来专宠茉儿宛仪,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定是不许那贱人声张,也不可能让她生下肚子里的……唉,我就是没搞明白,我表姐说那姓钱的汉人宫女长得并不漂亮,热河行宫里那么多貌美的宫女,可她怎么就那么好运攀上了万岁爷了呢?”

    “桂姐姐,我还是不相信,一个丑宫女能怀上龙种,不知道是和哪个野男人私通出来的东西怕管事的公公知道不打死她,这才想把那胎儿弄掉吧。”

    “能进热河行宫里的男人除了皇上就是那群公公,难道公鸡也能下蛋……呵呵。”

    “你说得没错……这公鸡是不能下蛋!”转出花墙,咬着牙,我狠狠地说道。

    那两个宫女转过头来,看到带着小七和安顺的我突然现前猛地跳了起来,跪在了地上,噤若寒蝉。

    *

    畅春园,太朴轩。

    正在太朴轩和几个进京述职的地方大臣说话的玄烨听到小九子的通报,草草地结束了这次的觐见。几位大臣鱼贯而出,我低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我满脸的泪迹,毕竟……国事大过家事。

    “没想到,烨儿,你竟然做出了那种事!你如果厌倦了我就告诉我,你拥有那么多大小老婆我可埋怨过你一次?可你为什么要去找一个……丑宫女,来……羞辱我。”没有外人在,顿时气焰高涨,我愤怒地控诉,倍感委屈。

    “你!你!为老不尊,这么多年都过去,临头来了这一出!我……我……”

    皇帝却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我发泄不发一语。他偏头看向小九子,小九子做了个手势摇摇头。

    “别哭,你一哭我就乱。唉……”他走了过来,把我拉到龙案后的宝座上坐定。

    “恩,丑宫女……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的他看似不在演戏。

    “丑宫女……热河行宫的。”抽噎了半晌我答道。

    “恩,然后呢?”

    “她怀孕了。”

    “热河行宫……有个丑宫女……怀孕了。”他顺着我的话接着,瞬间意会到是什么意思,皱起眉头不由提高了调门:“你是说行宫里有个宫女怀孕了!”

    “对!”我点点头

    “而你竟然认为是我干的!”

    恩……这次我可不敢点头,因为我看到这个“圣”君瞪视着我的眼里正闪烁着一抹非常不理智地火光,隐有薄怒。

    “来人啊,去给我把热河行宫里那个丑宫女给我立刻抓来京城,朕倒要看看是哪个有这天大的胆子敢在朕宫里胡来,毁朕清誉!”

    *

    树欲静,而风不止。

    玄烨此刻的心情莫过于此吧。

    被人无端栽赃的皇帝雷霆震怒,颁下了谕旨对此事要严惩不贷,严查最近几月进出过热河行宫的侍卫、大臣、连去年秋祢随皇帝一同秋围的皇子也都一并查问,以示不论尊亲一视同仁。

    热河至北京大概七日行程,证人加证据——那位钱氏宫女被押送回京的路上,这位莽撞的“大胆”就按捺不住现身了。

    却没想到……是他!

    四阿哥……胤禛。

    肇事的起因也不过是酒后再饮了那碗御赐的“鹿血”。去年秋祢皇帝带了四、五名皇子随行,到得热河时,胤禛有恙遂特旨可于行宫内暂养。

    鹿血本是大补性热之药,他又正当盛年,家眷又没随侍在侧冲动在所难免,

    “皇嬷嬷,胤禛一时冲动,当时已是悔极,但醒来却不见那宫女身影,心里也不记得她长相,本心存一丝侥幸,却没想……”印象中他的气质一向稳重沉静,今日定是急了,不然也不会私下里来求我。

    却没想到珠胎暗结?唉……这是怎样的一出乌龙啊。

    “那宫女钱氏后日即会抵京,就算她不说,你阿玛的手段你也知晓,终究还是会知晓。”摸磨额头,有些发愁……我想帮他,可是皇帝之前已放出话来,这次定会严惩,不论尊亲一视同仁。“

    “皇嬷嬷……”他竟“扑”地跪了下来,语音带颤。

    我明白他的心思,玄烨向来忌讳这个……宫妃有私、与宫人有私……想以前身份尊贵如太子,战功彪赫如胤禔,都多少因为这个“有私”为当今皇帝所忌。胤禛做事一向小心低调,遵规蹈矩,貌似对那帝位毫不经心。看着他惊惶满面的脸,哀哀地望着自己……

    唉……帝王家的孩子,比谁都洞悉那飘浮在云端的帝王金色权柄到底有多么大的魔力,金銮殿里的那个宝座的下个继任者哪个又不想被皇帝垂青。

    我虽知道其实历史上眼前的这位阿哥就是继承大统,赢得命运最后垂青的幸运儿,难道这次横来的一杠竟会打掉历史早已排好的轨迹?摸摸隐隐作疼的额头,一时,有些发怔。

    不知道哪里飞进来的灯蛾,捺不出光明的诱惑,自杀一般向案上的虬枝烛台上的火苗扑去……终究“噼啵”一响,火苗闪烁中化作青烟。

    晤……心中突然跳跃出一个主意……按捺住此刻如撞的心跳,有些紧张的吞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是不是明智,不过心里的兴奋得却难以抑制,我感觉……感觉仿佛我也抓住了那爱开玩笑的命运的衣袂。

    “禛儿,你府上可有一个叫钮祜禄•如月的侧福晋?镶黄旗人,四品典仪官钮祜禄•凌柱之女?”

    “是,皇嬷嬷和她相识?”

    “她如今还没诞下你的子嗣?”

    他摇了下头,惊讶着我貌似突来的随口之语。

    “明日你即刻带她进畅春园来,放心,这次你定能化险为夷。”

    “她……她……”震惊之余的四阿哥竟有些结舌,看着我的眼里带着一丝犹疑。

    “她……也许能为你带来福气。”缓和了脸色,对他轻笑道。

    “记住了,打明儿起,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有孕的热河宫女,你当时临幸的不过是随我来到离宫陪我解闷儿的你正大光明的侧福晋,钮祜禄•如月。”

    犹如醍醐灌顶,胤禛满脸惊喜,嘴唇微微颤动着想说什么又似不敢相信。

    “钮祜禄会在畅春园呆到……恩……直到她‘做’了母亲。”

    “皇阿玛那边……”

    “放心,这回有茉儿嬷嬷帮你。”轻轻拉他起来,我说得非常笃定,笃定得正如此刻的心……

    心中那个计划的轮廓在脑海中渐渐成形,一如被风吹走浮云之后的那轮圆月,明亮皎洁无比。

    也许……这才是不为人知的真正历史,而造就者就是,我……叶茉。

    犹如马拉松的历史长跑的接力赛中,下一个接棒人是胤禛、是钮祜禄•如月、是他……手下腹中那个还未出世就已承载了太多期待的宝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