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大漠孤烟直  第七十九章 草原歌飞(下)

章节字数:2719  更新时间:11-09-03 1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但是我还是被套上了那套红色的衣裳,身上缀着的纯金铃铛随着我转圈的动作一阵叮咚作响。

    “耶奉哥哥,看吧看吧,我就说我的眼光不错吧。这套衣服是我最小的衣服了,夏初姐姐穿起来正合适。”

    耶奉闻言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眉开眼笑的扑过来,“夏初亲亲,我们这样好般配啊。”

    今天耶奉难道没有一身火红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纯黑色的长袍,镶着墨绿色的滚边,领口也缀着绒毛。但却不似我身上这套衣服那么张扬。漆黑的衣服更衬得他皮肤莹白如玉,五官立体犹如名家雕塑,身量纤长充满力量,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完美无缺的。

    “走吧走吧,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

    莲华朵依笑着跳上来了,一手拉起一个蹦蹦跳跳的就出门去。我被拖出了一段距离才发现我不止跟他们语言不通,关键是我不会唱歌啊。

    你说我来一首没有歌词的神曲《忐忑》是不是大家都可以无差别的接受。再不然,雅俗共赏的《爱情买卖》?

    好不容易等到莲华朵依听说大王子卓穆德来了,飞奔离开之后,我才有机会告诉耶奉这个惊天大秘密。

    “耶奉,我得告诉你个秘密,我不会唱歌。我属于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的那一类。不是简单的五音不全,而是我每个音都不在调上。而且,那个你也知道,我在的那个时代跟现在相隔几千年,我们喜欢的类型不一样啊,我实在是不会,你还是放我走吧。”我实在是不想荼毒你们,顺便丢了你的脸。

    “夏初亲亲没关系的,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边,就是不会说话我也不会嫌弃你。”耶奉转过身,声音温柔如水。夜色渐渐的浓郁,没有污染的天空满天繁星一闪一闪,化作星河满地辉。间或落下一两颗,沉寂在耶奉的眼睛里。

    “夏初……”

    “嗯。”

    我抬眼看他,眼睛里金银的一点亮光渐渐迷离,耶奉的声音变得空灵渺远,柔软的唇贴到我的唇上,我还痴痴的仰着头,直到灵活的舌头撬开口腔,扫过敏感的粘膜,我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

    “男……男女授受不亲。”

    “夏初,留下来吧。留在犬戎,留在我身边,我会好好保护你。我们之间没有隔阂,只有我能明白你那些别人认为稀奇古怪的名词。”耶奉收拢我推开他的双手,把我拢进怀里。“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保证会帮你找到解药,送去咸阳。”

    耶奉把头凑到我耳边,声音低沉的许下承诺。

    “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听到声音,我噩梦惊醒一般的推开耶奉。转身莲华朵依和卓穆德立在我们身后。

    一瞬间四个人八目相对,都没有说话。我愣了一会儿,才挠着头岔开话题,“哈哈,大王子你恢复的很不错啊,已经行走无碍了吧。”

    “嗯。”

    “接下来再多做做复健,额,也就是适量的运动,会恢复到跟以前一样的。”我顶着一张红脸撒谎,断腿接回去当然不一样。

    “嗯。”

    又是一阵恼人的沉默。好在这个时候,一道橘红的光轰然而起,大大的篝火堆燃起来。莲华朵依立刻招呼大家过去,抢占先机。还偷偷对我眨了眨眼,冲我做嘴型让我看好万人迷的耶奉。

    少数民族一直都是热情奔放,能歌善舞的,即使在先秦时期也不例外。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少年和少女手拉着手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充满了青春和活力,和我想象中的感觉完全不同。

    橘红色的火光映红了大家的面颊和双眼,四周聚拢过来的人越来愈多。四周来来往往的姑娘眼珠子都粘到了耶奉和卓穆德身上,但是鉴于我和莲华朵依就在身边倒还是没有奔放的女孩子上来搭讪。

    不过这样站在这里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被人围观我还是很不舒服,往耶奉身后躲了躲。

    突然想起了婉转的女声,虽然我听不懂,但是还是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浓情蜜意。果然,另一角响起了富有力量和磁性的男声。

    “那是上次十月十的歌王和歌后。”莲华朵依凑过来,小声的跟我解释。我眯起眼睛尽量看清楚那对男女的长相。

    都是典型的深目高鼻的模样,女子也是红衣,棕色的卷发扎在脑后。男子浑身肌肉饱满,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他们即使站在不同的角度也有浓浓的情谊在两人之间流转,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夏初姐姐,不要以为你不是我犬戎女子我就会故意输给你,我今晚可是会全力以赴成为歌后的。”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你就是放水我也不能赢啊。我唱周杰伦的双节棍口齿不清你们能懂么?

    上界的所谓歌王歌后一开场,便有各色的歌曲依次响起来,略微有些吵,我因为言语不通,完全听不明白。直到,一曲清歌响起,跟所有人完全不同的风格。所有人的眼光都被这突入起来的清丽给吸引了。

    一袭淡蓝色的长裙,如瀑的长发云鬓堆叠,袅袅婷婷的立在火堆旁边,犹如堕入凡尘的仙子。足尖轻点,步步莲花的走过来。

    额,走过来?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那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耶奉。

    想来也是,耶奉的母亲绝对是汉人的做派啊,这姑娘是认为耶奉会喜欢会喜欢类似她母亲的风格?看看眼前双眼满含期待的姑娘,再看看被莲华朵依套上这套跟我完全不搭调的衣服的自己。有句话怎么说来的,有对比才有差距啊!

    我正在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女子,突入身后一股力量,我踉踉跄跄的就冲到了火堆旁边的空地。

    四周立刻响起一阵叫好之声,还有人鼓掌。我迷惑了,这个有没有人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什么回事儿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就不知道该往脸上摆出来什么表情好了。只能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耶奉明显感觉到了我投过去的灼灼的目光,走上来捧住我的脸,在我眉心轻轻一吻,换来更大的叫好声。

    “在别的姑娘表达爱意的时候,如果有同样心意的,便也站到这篝火赛歌。”

    “什么赛歌?”我根本不会啊。

    “放心,最后选择的人是我。”

    耶奉飞快的解释或者安慰了两句退回去了,又剩下我自己一个人飞快的收罗我会什么先秦的歌曲。

    擦,居然一首都不会。我就只听说过一首阿政在历史上唯一有记载的老婆唱的郑国小调《山有扶苏》,可是我不会唱啊。

    果真是天要亡我!

    我飞速的搜索,终于在大脑角落翻出来一首跟《诗经》有关的。算了,反正估计这些人也不知道神马国风,我就蒙吧。

    “雪欲来的时候,

    又烫一壶酒,

    将寂寞,绵长入口。

    大寒夜,山那头,彤云出岫,

    小炉边,那首歌谣

    不经意被写就。

    白露前,麦未熟,

    恰是初秋,

    约临走,将柴扉轻叩。

    岭上霜红也浸透了眼眸,

    那首歌,哽在喉,

    沉默不忍回头。

    “卿尚小,共采薇,

    风欲暖,初成蕊,

    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

    卿初嫁,独采薇,

    露尚稀,叶已翠,

    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雨未停的时节,

    煎茶试新叶,

    让光阴,杯中交叠。

    茅檐下,水如泻,沾衣未觉,

    研开墨,芒种刚过,

    歌写至下半阙。

    春分后,花未谢,

    尚可采撷,

    却低首,问是耶非耶?

    枝上残香也覆盖了眼睫,

    谁和着那首歌,

    刚吟罢的第一节。

    “卿尚小,共采薇,

    风欲暖,初成蕊,

    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

    卿初嫁,独采薇,

    露尚稀,叶已翠,

    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卿已老,忆采薇,

    草未凋,又抽穗,

    问斯人,等到野火燃尽胡不归?

    昔我往,杨柳垂,

    今我来,雪霏霏,

    问故人,可记当年高歌唱《采薇》?”

    (PS:这首歌叫做《采薇》,很不错的说,有兴趣的孩子可以找来配着文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