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大漠孤烟直  第八十二章 前尘往事

章节字数:3126  更新时间:11-09-06 13: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蒙恬甚至对黑鹰下了我不会去就绑我回去的命令,所以,我选择相信他,跟黑鹰回去。至于阿政,他是大秦未来君临天下的君主,应该不会有事吧。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除了什么不幸,我就把我这条命赔给他。

    来的时候偷偷摸摸,回去的时候也算不上多么的正大光明。还是昼伏夜出,在月朗星稀之间穿行,白天躲在背风的沙包下,看着风卷着狂沙呼啸而过。粗粝的沙子打在面纱上面,脸都感觉到有刀割一样的感觉。

    “黑鹰对这条路很熟啊?”

    “大嫂还不知道吧,我家是蒙家的家奴,我父亲是蒙老将军从齐国来秦时就跟随在他身边的。所以,我从小便知道,我长大以后也要从军,甚至和我爹一样战死沙场。”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黑鹰的眼神飘忽,绵延到了黄沙的尽头。

    “我也没有亲眼见到那一场战争,只是记得我爹出发的那天是傍晚,很热。我想出去乘凉,他说,现在就呆在家里,等他回来再带我出去玩儿的,可是后来再也没有回来。我听说那场战争就是在这片黄沙里,我们中了埋伏,沙子下面埋的都是机关和犬戎士兵。回来的人说,当时这一片都是尸体,血把黄沙都染红了,甚至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红。”

    黑鹰说得平铺直叙,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眼神沉寂如水。可是我知道哀莫大过于心死,要怎样的痛苦之后,才能毫不在意的说起自己的伤心往事。

    至少我做不到,所以我从不说起楚雁北,我的继兄。

    呵,想到他我突然的想发笑,我居然也在他身上加上了这样的名字。我总是叫他哥哥哥哥,或者雁北。没想到我也会有一天这样想起来,楚雁北,我后妈的儿子。

    果然,这样萧索的景色容易让人产生悲伤的联想?

    天边的那一轮红日已经渐渐西沉,橘黄到晕染的鲜红的沙漠毫不顾忌的展现在眼前。傍晚因为气温骤降,开始有了一丝丝凉风,沙漠表面开始了细微的挪动,沙海波光粼粼。

    由于心里面一直向着蒙恬和淳于淼泠的事情,我一路上都不怎么想说话。黑鹰心里估计也不好受,比平常沉默了不少。绿衣乖乖的坐在我前面,死死的抱着驼峰,根本不敢分神说话。

    一行人一马一骆驼说不出的沉寂,只有孤月,黄沙。唯一的声响便是那叮咚的驼铃,火红的璎珞坠子在银白皎洁的月色下亮得刺眼。

    “大嫂,你不说话是因为还想着大哥和淼泠姑娘的事情?”日头正盛,晚上精神高度集中的绿衣盖着披风睡得正香。

    我侧过头看着斜面的黄沙不断的滚落下来,想想自己其实挺没有意思的。就是在现代我都不能要求老公只有我一个恋人,到了这儿我还能要求男人放弃三妻四妾?何况秦国的律法本来就要求早婚,蒙恬至今未婚已经是特例,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见我不回答,黑鹰自顾自的往下接,开始解释。

    “大嫂,这些话大哥他自然是不会跟你解释的,我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淳于大夫,也不喜欢淳于姑娘。就像我不喜欢吃芨芨菜,或许什么理由都没有。但是,大哥对你和对别人真的不一样,他对你的每一件事都特别的上心。”

    本来以为自己想通了,黑鹰这么一说,好似那哭闹的人有旁人过来安慰,越加的别扭起来,低着头开始埋怨起蒙恬。

    这就是你所谓的关心?连封信都没有给我写?难道你就这么忙,忙得提笔的时间都没有?或者我夏初太看重我自己,在你心里我根本不值得你写下只言片语。

    在心底,我情不自禁的拿蒙恬和嬴政作对比,撇开了蒙恬比嬴政需要处理更多的事务,只觉得我和他关系更亲密,他应该比其他人更关心我,对我更好才对。

    果然爱情里面的人都是毫无理性可言的,我暗自发笑。一边抱怨愤恨,一边又在给他找理由,给自己台阶下。

    他不是不想我,不是不想联系我,不是不想来找我,只是他很忙很忙,脱不开身而已。

    我魂游九天之外,黑鹰还在一边解释,“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便由将军抚养,长在将军府,所以大哥的事情我也都知道……”

    蒙家从齐国来了以后开始并不受秦昭襄王的宠幸。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一个敌对势力过来的,谁知道你会不会也是三姓家奴。在这个时候老牌的官宦世家淳于家给了蒙家很多帮助,结成了利益集团。为了巩固这个联盟,蒙家开始在武将里面冒头的时候,就提议说不如我们定亲吧。于是便有了淳于淼泠和蒙恬的婚约。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淳于小姐居然逃婚了,她不想就这样呆在咸阳一辈子,她留书说要去看看其他六国的风光,便离开了。淳于大人登门谢罪,将军便也没多说什么,这件事便也就过了。所以,大哥跟淳于姑娘真的没什么的。”

    搞半天蒙恬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啊,看不出来他虽然和楚雁北顶着一张同样的脸,性格全完全不同。若要做个对比的话,楚雁北性格更像嬴政,有些阴郁小霸道,单亲家庭的孩子大多如此。

    但是即使我知道2012是世界末日,我也绝对不相信蒙恬居然是圣母啊圣母。

    我低声笑了一下,跟黑鹰打趣,“他都不说你倒是这么早就来解释,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什么是皇帝?”没有想到黑鹰那么敏感,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我话里面的问题,即刻反问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是会说错话,嬴政才没有创造出来皇帝这个词呢,“黄帝你都不知道?上古三皇五帝里面不是就有这位,是大家共同的祖先。”

    “我从小长在军营,没有看过太多的东西……”黑鹰有些讪讪,我的强词夺理声音高了八度,反而逼得他不好意思。

    我问心有愧了,所以拍着他肩膀,大言不惭的说,“没事,反正还要一天我们才能到萨仁,这一路我刚好可以跟你讲讲上古的神话。”

    说起这件事我还真是不得不赞美先秦时期的人们真的好有想象力,他们怎么就把那么多动物合成了龙凤呢?居然还把野合来的孩子也说成是华胥踩在大脚板感而孕。

    处女怀孕啊,天雷!要真是踩个脚印就会怀孕那还得了。可是这么几千年来,不就只出了一个耶稣?

    “大嫂你不是要讲故事么,怎么一个人在那里傻笑?”

    直到黑鹰出声我才反应过来我是笑得有多猥琐,居然自己在脑补华胥和外星人或者猛犸象之类能留下那么大一个脚板印的东西XXOO,居然都是限制级人兽重口味啊!

    “传说在上古时候,天地开化为久,百姓生活及其困窘。有一名女子,叫做华胥,一日外出,踩到一个大脚板,心里突然怦怦直跳,隔了十个月便生下来一个孩子,那就是可亲可敬的黄帝大人……”

    我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开始忽悠黑鹰,旅程最后的部分跟着一片粉红色的小花,因为我吹得天花乱坠,就差没有说外星人进攻银河系了。

    阔别了月余我又被抓回了萨仁,当时是趁乱逃跑,根本没有想过后面会怎样,所以等到了国师府看到门外那两排铁甲士兵的时候我很没胆的怂了。

    果然,即使我不回去也会被抓回去。

    “参见国师大人。”

    “免礼。”

    黑鹰骑马打头哒哒的过去,士兵便知道来的人是我,齐刷刷的跪下行礼,没有人逾矩看一眼到底国师长什么模样。骆驼慢慢的走过去的时候,我甚至注意到中间有一个还是少年模样的士兵在微微发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是后者的话我也习惯了。

    这句是谣言的力量啊,把一个人妖魔化或者神化。

    小心的翻身跳下骆驼,又把绿衣扶下来。我伸手便把披风的风帽狠狠地压了压,这样我低着头整张脸都被掩埋在阴影里面,根本看不清长相。

    “国师大人请进,赵将军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

    一进入便看到立在廊下的赵飞鹰,还是一副笔直刚毅的样子。哟,没有瘦啊,看来你也没有因为我的失踪急得焦头烂额。

    “小飞飞,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参见国师大人。”

    赵飞鹰跪下来行礼,我笑着走过去,轻笑着叫他起来,“不要这么死板嘛,小黑鹰也不是外人,而且你们俩都叫什么鹰,说起来是本家呢。”

    “国师大人切莫说笑,”刚刚站起来的赵飞鹰闻言又跪下去了,“末将不过是一个戍边的千夫长,黑鹰大人却是十三鹰之一,统领这王都守卫军,末将万万不敢和他相提并论。”

    “哎哟,你还是那么不可爱。”

    他完全没有提卓穆德和耶奉的事情,我也就不说了。本来他要是说起来我已经做好了用国师的身份来压他的准备。没想到这次他的主人居然提前教导了他一番,那么便宜就让我过关了。不过他那么迂腐的一个人,居然知道避而不谈,不闻不问,不是更让人怀疑?

    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谁那么大胆,手眼通天都触及到了边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