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大漠孤烟直  第九十章 向来缘浅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1-09-13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姊小心!”

    嬴政一脚踢开身边的一个人回身叫我,我却看着剑尖就这么刺过来一动都不能动。只等愣在原地,看着寒光闪闪的长剑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死定了,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认命的闭上眼睛等死,不想看各种血肉横飞的模样。却看到那一剑突然偏了方向,堪堪从我身边擦过,剑锋划破我的衣服。

    “快走。”

    嬴政跳过来把摆在亭子便的火炉踢飞过去,一时间猩红的炭火冒着黑烟四散而去。“还不快走。”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他们是来抓我的,这次又是我连累了阿政。不过看这样子是要抓活的吧。

    “你下来。”

    嬴政拖着我快步走向马车,驾车的车夫吓得蜷缩在马车前发抖。他把我抱到马上,一解缰绳便抽得马整个悲鸣着向前。

    “阿政,你怎么办啊?”

    嬴政没有回答我,对着我难得笑了一下。转身走回院落……

    马匹发了疯一样的往前飞奔,我根本驾驭不住。颠得我厉害,手连缰绳都拉不住,只能伏在马背上双手环抱着把的脖子,像一个番薯袋被颠来簸去。

    眼睛闭得死死的,根本管不住这匹发疯的马,满脑袋想的都是我走了嬴政和燕丹怎么办。等到马没有再飞奔强睁开眼看了一下四周,居然是骊山的方向,我现在已经在林间了。

    天还没有大亮,加上树梢之上又有厚厚的积雪,马蹄踏过我总是会觉得不断有雪落下来。由于我一直没有在抽打马匹,御马前行,慢慢地它也就停下来。我不懂这么骑马,只能掰它的头,让它看看来路,再送我回来的方向。

    很明显,这不是一匹通灵性的好马,它根本不理我,我着急了,拔下头上的发簪狠厉一扎,马一声长鸣,高高扬起前蹄,我整个人几乎都被它抛弃来了。

    雪日的早晨树林里非常的安静,这一声嘶鸣惊起无数雪天的飞鸟。本来就压得树枝弯了腰的白雪簌簌的落下来,顺着我的领口往下滑,冷得我一个激灵。

    “在那边!”

    恍惚之间我听到一个男声,典型的咸阳口音?是他们追来了么,那是不是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和阿政和燕丹缠斗,我离开之后立刻就追来了。

    嗯,至少,至少阿政是安全的。

    嘴巴大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着马的飞速向前,冷空气灌入肺里面,我倒伏在马上一阵咳嗽。这才是倒霉的极限,呼吸都要呛住。

    等我想要转过马头向骊山方向的逃回国师府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追来的人约么有七八个,执长剑挡在路上。本来吃痛飞奔的马根本顾不得前面挡着有拦路劫道的,撒着脚丫子的就过去了,一脚踹翻了右侧的一个黑衣刺客,直接就越过屏障跑过去了,一瞬间,我有一种我骑的已经不是一批皇马,而是一只奔驰在大草原上的草泥马神兽的感觉。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为首的人又一踩树干一个侧空翻到了我前方,我就差搂着马脖子给他来一个吻,叫它一脚踹翻来人,回去我给你找一匹漂亮的小母马。可是我忘了可能我骑的这匹它自己也是母马,面对那一道寒光划过来的剑,它果断的怯懦了。

    整个身子都直立起来,和地面几乎垂直,很自然的,我已经被它甩到了地上。雪花四溅,十分的疼。

    无力的看着马哒哒的跑走了,我想爬起来,脚下一滑又摔倒在雪地上,眼前的人却没有动,没有说话。看着我一次次跌倒,若有所思。难道是在挣扎扶我还是不扶我?

    自从穿越过来那天一身粗布麻衣,没有锦衣玉食也没有美男环绕我就认命了,我没有所谓的王八之气笼罩,掉下河的那次没被淹死就已经是万幸了。如果死了说不定还会回到现代,发现之气躺在冷气强劲的高级单人病房。

    所以,既然已经无路可逃,我倒是淡定了,抬头对眼前的人来了一句,“不是要抓我么?我现在爬都爬不起来你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听到我这么一说,眼前的人才终于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抬眼看了我一会儿,过来扶我。

    也就是在他过来的一瞬间,我飞快的出手,抓住他的手,正对上双眸……

    这次和上次我在监牢审问犬戎的那个人不一样,我清楚的感觉到那所谓的力量。魂魄好像一瞬间就脱离了身体的束缚,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底下的两个人四目相对,一动不动。

    我还记得上次黑鹰说我有多恐怖,想看一看,只觉得视线立刻就换了一个角度……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眼睛已经几乎不见眼白,漆黑的瞳孔无限放大,好像是黑洞一样把所有的东西都往里扯。

    那时候我不知道我在大量别人的同时,也有人在打量我。我以为我只是魂游天外,和姬婉的身体产生了排斥,所以每次她动用所谓瞳术的时候我就会被踢出来。要么毫不知情,要么冷眼旁观。

    知道很久很久以后,才有人告诉我,原来不只是我可以看得到他们,他们也看到我一个白乎乎的鬼魂飘在空中。

    鲜血慢慢从眼角流下来,我看到自己整张脸都煞白得像一张纸一样,甚至可以看到皮肤下浮游着的青紫色的经脉。但是眼前的黑衣男子还是一动不动,我很快就忘了我最初是拼死一搏想控制这位看起来像刺客头领的人干什么。是放我走?还是自相残杀?

    脑袋开始从很清明到一片空白,然后一闪而过的幻影,之后便晕了过去。

    鬼魂也会晕?

    这是真的是在劫难逃,要升天了。

    可是事情往往不按照我想象的发展,我本来都做好了下次醒来是被五花大绑在祭坛上,准备好被开膛破肚,完成我以我血祭轩辕的伟大创举了。甚至我还想象着跟李大钊一样吼一句,我大秦的子民就像红花的种子洒满大地。

    结果,我一睁眼,么?蒙恬?

    “抓我的黑衣刺客呢?”怎么是你?

    蒙恬应该是没想到我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问起刺客的消息,停顿了一下才告诉我,刺客都被杀掉了?

    “额?你都没有留一个活口来审问?逼得我那么惨,想跳崖的心都有了,应该给我留一个活口,让我试试满清十大酷刑。”

    我本来是笑着开玩笑的话,死了就死了吧,却没想到看到蒙恬脸色变了变,居然开口解释起这件事,“他们是服毒的。”

    “那尸体呢?”

    “毒性很浓,我们不便搬动,所以就就地火化了。”

    呵,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阿政叫我不要撒谎了。因为对着很关心你了解你的人,你的谎言根本无处遁形。反倒是更让别人看笑话,比如现在的蒙恬……

    我想不只是我,十三鹰也肯定一样就能发现蒙恬在撒谎。

    “哦,这样子啊,我倒是没看出来这伙人的主子倒还是心狠手辣,属下也还真的是忠心耿耿,不成功便成仁,居然都服毒了。”我把头微微偏转,盯着蒙恬的眼睛,“蒙恬,他们身手都不差,又那么忠心,比起你的十三鹰也不差吧。”

    “……”

    这个时候我多么想蒙恬能肯定的回我一句是的。他这样胸怀坦荡的将军,面对战败的强敌从来不吝啬赞美。在以前的日子里他就曾经多次提起犬戎的花儿目赤将军英勇善战。可是这一对他刚刚交手过后的敌人他居然无言以对。

    “对了蒙恬,你说你这个未婚夫怎么当的,我都要死过去了你才来,怎么来的那么晚。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谁给你报的信啊?居然速度那么慢,再晚两分钟我就得回老家从来了。”

    “是公子政殿下。”

    “嬴政?哦,那他还好吧。”我嘴角轻轻翘起笑了一下,我看你还要撒多少谎来骗我。

    “殿下只是被割破了衣衫,并无大碍。”

    “阿政没事就好了,上次那帮犬戎本来是来抓我,却让阿政代为受过,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要是他再有个什么闪失,我非要把那帮刺客全部都挫骨扬灰不可。”

    “嗯……那……那,夏初,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出去一会儿。”蒙恬如释重负,站起身就想跑。

    “蒙恬,阿政根本不知道我不会骑马,他给了马一鞭子才让马随便跑到骊山道上去的。不然我为何不直接去将军府找你。”

    蒙恬停住了脚步,转身看我。

    “还有,你都不知道你的衣摆被飞出来的炭火烧焦了么,蓝布上焦黑一点很明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