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路江湖万里遥  第十二章 背叛

章节字数:2181  更新时间:11-09-30 17: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挥手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叮叮当当的声响并没有缓解我脑袋里面剧烈到极致的疼痛。不是这本书,也不是这一本。关于这种介绍蛊虫的书籍竟然一本也没有!扁鹊你是真的想杀了我?!

    未时一到,青黑的蛊虫真的开始顺着臂弯开始向上爬去。每到一寸地方,就有一种血肉被啃噬的痛苦感。我喘着粗气,面色在红白之间变换。撞撞跌跌的到木柜里面拿出针盒,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救自己但是我知道要是我连尝试都不做的话,我会疼痛致死的。

    手连拿针的准度都没有了。睫毛上面蓄满了汗水,挡住我的视线。根本无法言语的痛苦,就连手指嵌在桌子里面的血肉模糊都毫无知觉。

    举着针朝自己的百汇穴,也就是天灵盖部位刺去。突然手腕一痛,银针被一块小石头打飞。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刺百汇穴又不是想死,只是通过疏解上面来迟缓痛觉而已。不过这样说来,我房间里面还有别人。

    “出——出来。”

    只是两个字就差点要了我的老命,中蛊什么的真不是人受的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声音,好像刚才在上演灵异事件一样。努力的抬起钝痛的头,我嘲讽的说:“不敢出来见一面么?”

    突然觉得自己的笑声即凄凉也扭曲,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神经锻炼的如此强悍的,连身体遭受苦痛都可以不去理会。而让自己保持冷静去分析状况。我真的变了,跟蒙恬说的一样,是个妖怪。

    空气里面依旧弥漫的冷寂,仿佛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自说自话。我扶着桌子站起来,朝墙上撞去。突然一阵劲风袭来,又是眼前一黑。我勒,你当我的脖子是豆腐啊,再让你手刀几次,我以后害个颈椎病什么的,你陪啊!

    “阿姊。”

    那个人抱住我倒下来的身体,叹息般的说。那个是幻觉,我在昏过去之前告诉自己,可是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呢?

    阿政会宠溺的看着我,用坚定支持的目光默许我做一切。阿政会对所有人绷着脸,唯独对我无奈的笑。阿政会拉着我的手说,只要我好无论是什么都。阿政会为我挡掉所有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危险,义无反顾。

    唇上落下轻如蝉翼的吻。意识总是不堪重负的进去休眠状态。阿政,阿政,我呓语着。

    “阿政!”

    我猛地从床上做起来,床前坐着夏天,他见我醒了,立马上前问我:“姐姐,你怎么样?”

    果然是在做梦,我想,收起眼底的失落。笑着对夏天说:“没事,姐姐我是练过的。”

    夏天点头,给我倒了一杯清水。小股小股的液体慢慢从食道滑进胃里,轻微的叹了一口气。我问夏天,“你怎么在这里?没去听夫子的课?”

    夏天和我从“运来客栈”搬到这里后,我开始学医他也被扁鹊打发去上学。

    “不是。”夏天接过我的杯子,“今天夫子不舒服,让我们早点散学。”

    “嗯,我没事了你去玩吧。”

    小孩子嘛,那能没有一点丰富的课外活动。遥想当年,我读书那会,那那叫读书整个一个靠混的。每天的课下生活,只能用五彩缤纷来概括。科目也多不像现在夏天这幸福的孩子只用学语文。

    夏天摇头,“姐姐,我是来告别的。”

    告,告别?我的笑容僵在原处,就算是要完成任务什么的你也不应该敷衍不是。你现在就想走是在说我已经失去价值了吗?我眸色一暗。

    夏天挺直了身体,在我床前跪下,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姐姐,不,秦国师。即日起我便不再是你的弟弟,你和我无任何关系。我不叫夏天,我叫洛渊。”

    连名字的都摒弃了对吗。我抿着嘴不去看名叫洛渊的少年。他不是我的弟弟,他与夏青衣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知道一点苗头,可当那天真的来临时又会觉得害怕,害怕失去这一切。明明知道这是个粘着糖却藏着毒的东西,还是忍不住一口将它吞下,就算要忍受内脏里面翻涌着的非人的苦痛,也还是对那一瞬间的甜美甘之如饴。

    洛渊站起来,冲到窗口,凌空的跳跃出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你叫夏天,哪天你回来了还是夏天,还是我的弟弟。”

    合十的手掌捂住脸,掩盖自己真的哭泣的样子。都走了,什么都没有了。楚雁北走了,蒙恬走了,白胜走了,叶叔走了,就连阿政也离我越来越远。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个傻子。

    原来真的把姓名给他的一瞬间就注定了今天的背叛,即使是真的知道他是别人派来监视我的眼线,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这个是自己的弟弟。他和白胜一样是我很重要的存在,沁在骨血里面剥离不得。可是真的抽离了,突然觉得有点冷。蜷缩在墙角,我看着洛渊离开的地方发呆。

    突然院子里面传来打斗声,我一惊立马跳床下去,连穿鞋都顾忌不上。

    扁鹊喝走聂云深,刚拉开门,一道寒光直指他的心脏。扁鹊往左边一躲来人的剑落空。扁鹊看着森冷的洛渊,轻声笑道,“总算是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小孩子就是不能成大气,一点隐忍的本事都没有。”

    洛渊不说话,剑锋一转从下挑上刺向扁鹊的面门。扁鹊后退,抽了一根木条和洛渊对大起来。刚赶到这里的我,看到这一幕大叫,“夏天,住手!”

    洛渊的身体一顿,被扁鹊看准时间,木条尖锐的地方,刺穿他的肩膀。洛渊脸色一白,少年特有的身体虚弱让他脸色煞白毫无血色。我跑过去,想问他到底为什么的时候,他捂着肩膀跳上房梁,转过头来。眼神竟然是泛着血光,如此让我心寒。

    “我欠的已还,下次见面必分上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喉咙张开又发觉自己嘴巴干涸的过分,根本什么也说出不来。为什么?为什么洛渊要杀扁鹊,为什么他不是选择继续埋伏给我致命一击,为什么要对我说如此残忍的话?

    “青衣,走吧。”扁鹊站在我旁边,“为师与你一同动身去燕国,到时候一切自然都有分晓。”

    我默然的去房间,扁鹊在我背后叹气说:“并不是所有的背叛都无法原谅,并不是所有的恨都不能遗忘。”他抬起头看向天空,“罢了,我只要还她一个真相就足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