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路江湖万里遥  第十五章 成魔

章节字数:2460  更新时间:11-10-03 17: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句话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很适合我现在的心情,你说我自作孽个什么劲?你看现在,好吧,扁鹊不理我无所谓,可是这个屋子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扁鹊也没有介绍我的意思。这是打击报复啊,同志们,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没有度量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就是他的铁血战术,用沉默击倒对方。

    我哭丧着脸,看着扁鹊和那一大家子去看久病在床的小姐。突然有点疑问,为什么那小姐的相公没有出现,经由介绍,谁都有连我这个外人都跑来掺和一脚,可是那个小姐的相公连影都没看到。

    不理会小厮们的热情挽留,我对他们说:“若是那个中年大叔出来了,告诉他我还在昨天的客栈等他。”

    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思量一会,我花了不少吊钱将路边一个给人算命的江湖术士打发走,接了他的地盘,给人算命混时间。

    毕竟以前是国师啊,国师级别的人物,忽悠人什么的还是会的。乃懂得,这个时期的普通民众,智商还是有点那什么,譬如救程雷那次,‘天上有灰机!’我可是记忆深刻。

    街道上人来人往,无数吆喝声,唯独没有一个人肯停留在我的小摊子面前询问姻缘,运势什么的。仰天泪目,难怪那个小胡子一听我要顶他位来算命,眼睛顿时迸发出一阵强光,忙不迭的点头,生怕我后悔。夺过我的钱袋,潇洒而去。有内幕,红果果的内幕啊!

    “先生,我要算命。”

    有生意?!我闻言立马低头,然后对这个掩着面纱的女人露出高深的神情。在和扁鹊赶路的时候,我也已经换上了男装。

    “小姐,想问什么?”

    “我已成婚。”

    我尴尬的咳嗽,“夫人,您想测什么?”

    那个女人,揭下面色,眼露恨意,一字一句地问我:“我要测,你什么时候死!”

    糟糕,我只能呆呆的看着她掀掉摊子,拿着匕首朝我冲来。突然一个人出现冲过来,把我压着替我挡了一刀。

    她为什么在这?为什么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这么恨我?我愕然,完全弄不清局势。

    “还发什么愣!”

    压在我身上的人虚弱地一声怒斥,我醒过来讶异的看着他,“夏天。。。。。。真的是你?”

    我问的如此小心翼翼的,如此不敢置信。我立马抱住他,“小天。。。。。。”

    直到怀里闷哼一声,我才慌张起来,他受伤了,夏天受伤了。我像个孩子手足无措,心里又特别惊恐仿佛刚才才重归自己怀抱的东西,瞬间又要消失。

    “去看大夫,小天,我们去看大夫。。。。。。”

    我的声音像在哭泣一样,我不敢看他的脸却想抱他起来去看大夫。至于那个想杀我的女人已经消失了,隐藏在人群里面不知名的角落,歹毒的看着我和夏天。

    “放开他!”

    又有一个少年从人群里面冲出来,他将手上的药包扔在地上,看到夏天的血已经染了大片地方,面色越来越苍白。恶狠狠的将我推开,抱住夏天,我一屁股跌倒在地上。看着少年将眉头紧皱的夏天扶到肩膀上准备离开。

    “夏天。。。。。。”

    “不准你再这么叫他!”那个和夏天一般大的少年转过头来,用毒蛇似地眼神盯着我说,“你不准再这么叫他!他叫洛渊不叫夏天!”

    我伸出的右手尴尬的留在原地,那个少年仇人一般的眼神让我心悸。我害怕,我没胆子留他下来,再拖下去夏天,我的弟弟会出事的。我瘫坐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在人堆里面离去。看完热闹的人群也消散了。所有的繁华热闹都将我排除在外,我被世界遗弃了。

    在地上坐了好一会,慢慢爬起来,这时才发觉地上居然遗留了那个恨我的少年的药。捡过来一看,我眉头直皱,都是些治疗皮肉伤的药材。是谁受了伤?夏天受了伤是之后的事,可是这副药是怎么回事?

    回到客栈才发觉,马上要到未时。而我刚回去就被扁鹊叫到了房间里面。

    “青衣,出了什么事?”

    “没有。”我摇头,我不想说,这件事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要从哪里讲明白给他听?

    “夏青衣,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以师父的命令问你!”

    “没事!”我亦不屈的回答他,他气的一拂袖,“出去!我还听从嬴政真是蠢,你这种不知所谓的人,真应该死了长记性!”

    他的所有话我都忽略了,唯独,嬴政。

    “你刚才说什么?!”

    我的声音上升了八个高度,尖着嗓子问他。他懒得看我一眼,我妄想抓住他手质问他,却被他挥开。

    “夏青衣,滚出去!你死了才好!”他气极的跺脚,“不知所谓,不知所谓!拿自己的命当儿戏,你以为你死了所有的人都会为你哭不成?最多六国混战,民不聊生。你这种自私的人早死早好。”

    扑通一声,我跪倒他面前,“师父,求你,求你告诉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扁鹊坐到凳子上,对我跪在冰凉的地上,面无表情。我明白,扁鹊是怒极,不然他不会这么狠。突然锥心的疼痛传到脑神经,我咬着牙齿将苦痛吞进肚子里。扁鹊因为我的轻轻抽搐动了动眼皮,却依旧不闻不问。

    每时每刻都对我来说是地狱,疼痛不言而喻。可是我不能认输,只要我喊疼,就失去了所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不能就这么放弃。夏初不会,夏青衣亦不会。

    最后的煎熬在一个时辰后,安然渡过。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而脸色也青白一片,前面的地面水渍一地。嘴唇已经咬破,满嘴的血水部分吞进肚子里,部分已经从嘴角滑落。我已经不疼了,我只是要知道真相。知道被所有人耍弄的真相。

    第一次没有在不施针的情况下昏倒,第一次觉得自己对自己残忍的不像话。

    “罢了,你起来吧。”

    扁鹊眉头一松,不想继续责罚我说。我摇晃着如同灌了铅一样脑袋,“师父,真相。”

    扁鹊将目光移到窗外,淡淡的说:“你知不知道,从你出了江府(那个病患小姐家)后,后面一队人马在阁楼之上,准备不动声色将你射杀。”

    瞳孔成涣散装又慢慢缩紧,所以,我还要谢谢那个要杀我的女人么。要不是她我恐怕真的已经死去了。然而事实上她又想杀了我,世事真是讽刺。

    “有个女人想杀我但夏天救了我,正是因为这场闹剧,所以打乱了阁楼上的计划救了我。”

    “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不要乱跑。你记住你的命不止是你自己的。”

    “是。”

    慢慢起身软着双腿离开,我靠在门上无声的哭泣。

    是不是注定我的周围永远危机暗伏,我不仅要提防别人,连自己也要提防?这颗暴动的心脏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意思上的平息?难道我夏青衣注定这一世这能这样渡过?在权利的漩涡中心浮沉?

    擦掉脸上不应该出现的懦弱。我一笑,这世界便多了一个魔;魔一笑,这世界便多了一场无休止的战。

    既然要毁灭,那大家就一起吧,一个人总会觉得寂寞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