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路江湖万里遥  第十七章 寻人

章节字数:2402  更新时间:11-10-05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还未亮,扁鹊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子房间内。一甩手,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被扔到桌子上。

    “带上它。”

    一声不吭的扣上又沉又丑的面具,刚一带上,面前就一片黑暗。我的个乖乖,这是玩什么?我不嫌这个面具丑就是了,连个窟窿眼都不给,这算什么?搞笑?扁鹊你一大早心情还真是不错。

    “不习惯是不是?”扁鹊询问我,不用看现在就可以猜到他表情之猥琐,眼神之下流。

    我点头,表示希望他让我拿下来的话就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他。扁鹊一笑,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根木棍敲在面具上。噔,顿时眼冒金星。

    “就是要你不习惯,从今天起你要是学不会用声音分辨四周是否有危险,那你就不要取下这个面具。”

    啊,这个我无爱啊,我又不是笑傲江湖里岳林珊师妹的林师弟,没有眼睛之后反而更牛叉的人物,我要是看不见恐怕比没有眼睛的瞎子更可怜。因为我知道自己看得见,所以我对眼睛形成的依赖性会让我对看不见的黑暗世界越加恐慌,是瞎子的好几倍。

    “你害怕?”扁鹊问我,我强撑着回答,“怎么会,我怎么会怕。”

    “那你抖什么?”扁鹊取笑我,然后倒吸着冷气说:“你要是不怕,能不能不要再掐我大腿?”

    “——”

    诸事落定,扁鹊严肃的对我说:“昨天的事,你有错,我也有错。我太注重训练的医术,以至于你现在连让自己免受危险的能力都没有。”

    “而我现在所能做的是补救,就算你不能杀人,但你也可以自保。在第一时间内感觉到自己有危险从而让自己成功逃离。所以我要开始训练的你耳力和心灵感应力,因为眼睛能看到的有时候是错的,而且对你来说太慢了,你根本反应不过来。”

    我点头,可是理论是一回事,事情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师父,这个恐怕行不通吧,暂且不说这能不能成功,首先第一条就是时间不充裕。”

    扁鹊也点头,对看不见的我笑的渗人,“所以说要靠你了,从现在起把自己当作一个瞎子,用耳朵和心走路、看人。”

    我愕然,这还真是绝了。看得见却当自己瞎的,这种事情听起来真是可爱的不行。于是我勇敢的踏出第一步换来的是我从二楼直直滚下地。星爷,我一直在追随乃的脚步啊,从功夫到无敌剪刀脚,真是忠心可鉴日月。

    “很有大将之风。”扁鹊抬脚从我身边走过,评价道。我一把抱住他的腿,殷红的血迹从青铜面具上流下,越发狰狞。

    “师父,我死的好惨。”

    扁鹊一脚将我踹到墙柱子上,内伤,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严重内伤,一口淤血郁结在胸口。

    “乖徒儿,安心的去吧,为师会帮你报仇的。”

    帮我报仇?你还是随便找个地方把自己做了吧,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杀人凶手就是你丫的。

    扶着墙站起来,随手用袖口抹干净头上的血迹。辨别着脚步声跟出去。扁鹊习武,他的脚步声略轻,而且他是前脚掌着地,所以真正分辨起来不是很难。

    可是这个好分辨的情况到了大街上正式和我说拜拜。街上的人太多了,多的我TMD连自己在那个疙瘩都不知道!

    眼前一片荒芜,啥也看不见。我呆呆的站在哪里,期望扁鹊能发发他那已经烂掉的善心,答应我就现在一会可以把青铜面具取掉,找到他所在的地方和他一起去江府。

    我失望了,他既然说了那样的话,就代表我要自求多福。

    一双手在将要伸过来的时候,我侧过了身体。

    “你是谁!”

    那人不回答,我此刻真不是一点半点想把这狗屎面具扯了。但是我却不敢,昨日的教训依旧清晰,就算今日扁鹊再对我笑语,我却很明白他笑容下面的狠厉。怕是再自以为是一定会被摒弃的。

    那人一把抓住我的手,速度之快即使我有感觉也闪躲不过。但是我却不怕有危险,扁鹊一定在那个地方看着。他的手掌很粗糙,上面有薄茧,但是却不大。有点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最终不敢出声。不敢出声,怕一出声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敢出声,怕一出声这些真实的触感像梦一样消散。

    跑了一阵,他粗喘着,放开我的手,我呆呆的站在哪里。耳朵可以很清晰的感觉他离开的步伐。

    “唉,这次算什么?”扁鹊从江府的石狮子后面走出来,“这小子还真是。”

    “他受伤了,很严重。”我轻轻的说。扁鹊看了一会我继续说:“是啊,这么严重了还乱跑出来,真是不要命了。”

    我沉默着,夏天,不,洛渊你这又是为什么?

    扁鹊走到我面前,一巴掌拍到我头上,“猪一样,亏我今天抹了那么厚的草药味,你像根本没闻到似的,在人堆里面打转。真是气死我了!”

    我抽搐着唇角,反给了扁鹊一脚。“你不知道最近流感很严重吗!”

    打闹之后,我随扁鹊进了江府。当然可以想象进江府的过程有多艰辛,什么扑街,狗吃屎还有撞墙一直在我身上上演。每当江府的好心奴仆想上前来帮忙时,扁鹊一句,“该干嘛就干嘛去。”让他们顿时做鸟兽散消失个没影。

    我苦啊,比杨白劳还苦,那岂是一个苦不堪言说的尽吗?

    我踏着小碎步,如此的小心翼翼终究是抗不过,进屋前的一排的梁柱。鼻青脸肿什么的对我来说是小case,但是那么多人啊,姐一遍又一遍的给他们言传身教保护眼睛的重要性,这叫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夏公子这是?”

    那个姓江的中年大叔一瞧我这架势,不解的询问扁鹊。初见时就已经打招呼说我是他徒弟,所以他知道我姓夏叫青衣。

    “无妨,他只是长了痘,不好意思见人。所以用面具遮起来。”

    “哈哈,”江大叔笑的豪迈,完全不理会我在面具下支离破碎的心。扁鹊你才长痘,你全家都长痘。“没想到夏公子也是爱美之人,这点小水痘都怕来见人。”

    什么叫银牙咬碎,就是我现在这个样!那咯吱咯吱的声音让扁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江大叔对扁鹊说:“恩人,昨日之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嗯?不是看病?是有事商量?莫非我真猜对了,那个小姐还对这个老头子抱有什么不良的想法?好邪恶~我喜欢。

    “这件事怕是有些为难,我与徒弟还有急事,寻人之事还请见谅。”

    江大叔闻言,立马委身跪下来,老泪纵横,“恩人,你不知,自从女婿在樟树林消失之后,小女便病成这副模样。就算是死讯,也请恩人能让小女安心。”

    扁鹊扶起江大叔,为难不已。江大叔继续老泪纵横,“恩人,我本无脸继续求你相助,可是那樟树林毒气弥漫除了您我实在想不到那个人能有把握全身而退啊。”

    “行,我同意了。”

    没理会扁鹊青紫的脸色,我上前对江大叔说:“放心,交给我们还没有错不了的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