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食魂(1)

章节字数:3354  更新时间:11-08-09 18: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瓷意义不明地挑了一下嘴角,虽然只是极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让怜忍不住背脊一凉。被彻底无视到现在的怜打算不理他们看一会儿书就睡觉,毕竟现在才九点,对于他这个大学毕业生来说要睡的话未免太早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本原子概论,本来不到三秒就可以全情投入这种深奥枯燥的书中,可是……

    “八条!”

    “碰!”

    “喂!你个臭吸血鬼你干嘛老是做我的上家啊?不仅让我吃不到牌,还害我老是摸不到想要的牌!”八尾咬牙切齿的声音,差点没把手里金雕玉镂的麻将牌给捏碎。“早知道就不打什么破八条了!哼!”

    “嘿嘿,谢谢你的赞助啊~”肖恩把三张八条放到桌角,又打出一张一筒,手里就只剩下一张了。笑得贼兮兮的,“怎么样?厉害吧~放炮的话也有二十四番呢~”

    “你一定能赢呀?”八尾不停地和肖恩斗嘴,完全没有注意到另外两只都隐隐挑着眉角,对望一眼,仿佛空气中闪过某种压抑的气氛。但神精大条的八尾和肖恩完全没有注意到,依然白痴而低级地大开口水战。

    八尾似乎摸到了想要的牌,笑得猫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就差没有大笑三声宣布唯我独尊,想也不想地打出一张,“南风!”

    “糊!”同时有三个声音响起,顿时让八尾傻了眼,然后又炸起毛,“你,你们!太过分了!竟然连南风这种牌都一炮三响?你们故意的!”

    其余三只都不理会他的狂吼,而是冷静地摊下整副牌,青瓷瞟了一眼肖恩,“你那二十四番就存着吧,我是小四喜七十四番。”

    “抱歉了,在下第一副就做成了国士无双,多少番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吧?”酒吞露出慵懒的笑容,让除了青瓷的其他两只都不免倒抽一口冷气。完了,全完了……来了一个可能比青瓷还厉害的麻将高手,抱着大助睡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青瓷的眼底闪过一丝波澜,刚才还很无所谓的神采一下子变得认真起来。麻将桌上成了青瓷和酒吞的角逐赛,而肖恩和八尾就没有停止过白痴互骂。一圈打完之后,八尾已经落后了好几百底,肖恩比他稍微要好一些,但也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怜无奈地看了看手上夜光的手表,已经过十点了,寝室的灯熄了。那四只却还是若无其事地打牌,让怜感觉自己像得了夜盲症。可是现在整幢楼都安静下来了,只有那两个不断互骂的人在制造让人无法忍受的噪音。

    怜更加无奈的是大助的呼吸声竟然还是那么均匀。他是聋子吗?那么吵竟然可以睡得那么熟……

    第二天一早怜毫无悬念地看着镜子里的两个熊猫眼,感觉肺都要被气炸了。那几个家伙竟然还真的打了整整一夜,青瓷和酒吞到最后不分胜负,还弄了个什么加时赛多打了一圈,最后赢的是刚来就夺得超好福利的酒吞。

    正在郁卒不已的时候,大助一脸神清气爽地进了浴室,笑得和三月阳光一样灿烂。怜瞬间感到一阵无力,面对他这张脸,自己无论如何也气不起来了。重重地叹了口气,“早啊……”

    “嗯~早啊,日渡君!”大助眨了眨大大眼睛,拿出很可爱的小熊牙刷杯,挤出草莓味的牙膏,认真的开始刷牙。甚至在刷完之后还长大嘴巴对着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蛀牙。发现那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依然完美无瑕,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一连串的举动在怜眼中怎么看怎么可爱。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每天给大助来个早安吻,用舌头来检查他到底有没有蛀牙……怜被自己如此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虽然已经是怎样都处变不惊的万年面瘫脸,但还是清晰地感觉到脸颊上有股燥热。生怕大助会看出来,赶紧低头洗漱。

    那四只夜间活动的家伙都已经钻回青瓷的壶里睡觉去了。想想还真是悠闲,白天无所事事就睡觉,晚上出来就已经有人准备好丰盛的晚餐,其中还有一个能抱着大助香香软软的身体一整夜,顺便大打通宵麻将,真是比神仙还开心。

    不过多亏了他们回到了壶里,才让这个早晨显得安宁和谐。穿上昨天领来的制服照着课表整理好了今天要用的书,就和大助一起出门吃早饭。

    一路上都不断有人和大助热情地打招呼,并且对走在大助身边的怜感到好奇。原本都笑盈盈的脸在得知怜是大助的室友之后立刻就拉了下来,仿佛眼睛里都能劈下一道雷来恨不得把怜烤焦。怜虽然不会在意这种事,但还是有些生气,他好歹来这个学校也才不过一天吧,究竟哪里得罪这些人了?忽然有些了解似地转头看了看在他身边走得欢欣雀跃的大助,什么都明白了。这家伙受欢迎的程度真是惊人呢,一路走过来想用眼神杀死怜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而且都是男人……

    “日渡,这个煎饺很好吃哦,去晚了就买不到的,你快尝尝吧?”大助像餐厅的服务生一样把盘子递到怜面前的样子虽然很受用,但是怜冷冷瞪着那盘别人明显是献殷勤买来给大助的煎饺就没有食欲。

    “我不喜欢油腻的东西。”总觉得一声不响地无视他太残忍了些,还是编了个比较靠谱的理由。

    “是这样啊……那好可惜哦……”大助因为失望而垮下来的脸让怜立刻就后悔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现在改口只会显得更加奇怪。怜突然惊异对面嘟着嘴吃煎饺的人竟然如此容易就能左右自己的情绪。

    怜喝着牛奶,整个食堂非常安静,可能因为早上的关系,大家起来以后没有什么多余的经历来说话。只是整个颇大的空间里只是充斥着单调的咀嚼食物的声音还是显得有些怪异,所有的表情都有些食不知味的呆滞,就好像吃饭只是抽出一些时间来思考着事情。

    上野香芹买了一星期以来一模一样的早饭,坐到了深井夜的对面。深井皱着眉看了看香芹盘子里的油炸豆腐,有些嫌恶地拧了拧嘴角。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一副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闻着那带着豆香的油腻气味,深井夜隐隐觉得作呕,“你吃不腻吗?早中晚三餐里都有这东西,每天都吃。”

    香芹暂时停下了咀嚼的动作,抬起了头。那是一张不能算漂亮的脸蛋,只是每根线条都很柔和,没有瑕疵的白皙肌肤配上秀气的五官让整体的感觉变得干净舒爽,尤其是那双异常清澈的眼睛,无疑使香芹看起来更加温婉柔和。这就是深井夜会找她当女朋友的原因。

    有时候长得太过于帅气真的是一种烦恼。深井夜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男人,女朋友换的频率就和日本三四级的地震差不多,不过这不是深井夜真正在意的事,反正以他的长相,校花这种级别的都嫌配不上。事实是,他真心喜欢的人根本让他无从下手,还有一学期他就要毕业了,深井夜陷入了一种焦躁,再加上那些长相漂亮但性格烂透的一大票女朋友让他不胜其烦,所以第一眼看到香芹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恬淡的气质正适合现在的自己。

    他的眼光向来很准,香芹确实是那种如水一般的女孩子,不会莫名其妙吃醋,也不会耍小性子,更懂得不拿深井夜女朋友的身份去四处炫耀。一开始深井夜对香芹几乎是满意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不过他现在只能看着她皱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忽然发现和香芹对视的时候那双无比清澈的眼眸里竟然有着某种难以形容的妖媚味道,就仿佛了积淀了几百年的醇酒,浓厚得让人难以置信。

    妩媚地眨了眨眼,香芹似是不经意地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才定定看着深井夜,“好吃不就好了吗?等到吃腻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吃了。”

    “随你的便。”深井夜实在是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纠缠。反正已经坏了胃口,干脆端起盘子把没动几口的早餐悉数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头也不回地离开。走到半路校园里的广播突兀地响起:“三年A班的深井夜同学,三年A班的深井夜同学,听到广播后请立刻前往校长室。再重复一遍……”

    怎么回事?深井心中满是疑惑,虽然他在男女关系方面确实很随便,可学校向来不管,他的成绩是整个年级最好的,操行也都是优,最近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应该还不至于要让校长亲自找他见面的地步吧。带着各种各样的猜测,深井还是很快到了校长室。

    赤月此时正坐在皮质的旋转椅上,双手的十指相搭把自己的尖俏的下巴搁在上面,表情非常严肃。看到深井敲门进来之后示意他坐到对面,斟酌了一下词句然后缓缓开口,“深井夜同学是吗?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是私人方面的,希望你不要介意尽量详细的解答,了解?”

    完全摸不清状况的深井只能点头。这个校长平时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一旦严肃起来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压迫感。

    “三年C班的宫织美惠是不是你以前交往过的对象?”赤月的口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聊天气,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是的。”深井思忖了几秒又补充道,“我们两个礼拜之前分手了。”

    赤月微点了一下头,“那么你们分手的时候有没有激烈的争吵?”

    “有……是我提出的,因为我想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交往,所以她当时非常激动。”深井的口气倒是淡淡的,毕竟因为分手而大吵大闹的女友没有几十个也有十几个,他早就习惯了。只是此时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深,校长为什么要问这方面的事呢?

    “那么就你认为,在你们分手之后,宫织美惠会不会非常伤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