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琼开七月天  第八章 奸计得逞

章节字数:2758  更新时间:14-07-28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短短一个月时间,白然把公司搞的有声有色,这让上下员工都露出敬佩之意。他渐渐地由一个普通员工升做了副总经理。

    越发得意的他有些得意忘形了,经常无意之间就会当着大伙的面对之轩说些肉麻话。每次都是被之轩瞄杀一眼后才有知觉。

    白然慢慢发现其实之轩对自己并不抗拒,说明白了他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要什么做什么总是先说不,但心里面却是另一种想法。

    中午休息时候,连续几天的加班,让展之轩感到疲惫。他用手揉揉太阳穴,轻轻闭着眼睛。白然就趁大伙外出吃午饭,偷偷溜进了之轩的办公室。趁其不备,从后面搂着他。

    “白然,你干嘛?”

    “你让我抱一下,抱一下就好了。啊~”

    “我告诉你,快放手啦。”

    “我不放!”

    展之轩越是挣扎,白然就把之轩抱得更紧了。任凭之轩怎样劝说,他也不会放手。

    “之轩,你别动,我会很痛的”

    展之轩听到这句话,真的听话得不敢再乱动,毕竟白然身上的伤还没痊愈。

    “白然。。。。。。你。。。。。”

    “之轩,你累吗?”

    白然掰过展之轩,两个人面对着面。当两人目光交接时,展之轩略显尴尬。顿时别开面,脸色绯红,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
    他无心地做着一切,却一点都不知道,他这样的表现反而让白然像着了火似得。为了把持定力,白然只好把展之轩打横抱起,让他躺在沙发上,他自己也躺在旁边

    “之轩别动,你也累了,就这样睡一会儿吧。”

    或者之轩真的累了,这句话像催眠药一样,不一会儿展之轩便沉沉入睡了。白然轻轻搂着他,溺宠地在他额上轻轻一吻。心满意足之余显得爱意更浓。

    之后的日子,白然总是趁机溜进之轩办公室里,在无人之时就搂着他然后在沙发上躺下。

    刚开始之轩都是表现出很抗拒,但是白然说:“如果你爱上我就推开我,因为打是情骂是爱哟。”

    面对如此厚面皮的白然,之轩干脆也懒得管他,干脆任由他搂着,反正他也不敢做出什么事来。时间久了,两人居然习惯了对方的放与紧。只是之轩后知后觉,他不愿承认自己爱上白然而已。

    那一天,是展之轩正式接管公司一周年的庆典暨四季度持续排名销量前十。其实对于展之轩来说,这是家族生意,虽然有些成绩但根本没有什么好庆祝。但是白然早已为展之轩打点好一切了。基于白然和员工们的热情之余,展之轩只好硬着头皮出席。

    他们在一酒吧里包了场,霓虹灯亮,星光熠熠,好生耀眼。现场还请了DJ搞气氛。一会儿就放出抒情歌曲,公司里舞林高手便拉着舞伴在舞池里翩翩起舞。一会儿放出DISCO,让大家群魔乱舞。

    正当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白然走上舞台,舞蹈音乐被逼停止而换上了《传奇》。随着伴奏声响,白然深情献唱。当一曲唱罢,白然问大家:

    “朋友们,你们相信缘分吗?

    “相信”

    “你们相信一件钟情吗?(停顿一下后)我告诉你们,我相信。“

    “哇噻“(几个年轻同事不禁惊呼喝彩)

    “从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喜欢了那个如琼花一样纯白干净的男子,没错,他是男的。于是。。。。。(低头抿嘴轻笑)我向他表白。没错我是同志。”

    “哇哦,然哥,我挺你!“随着一名女子的呼声,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谢谢大家。可是很不幸,我当时被拒绝了。现在他也来到了我们这里,我想再次向我心爱的他表白一次,希望他这次不要再拒绝我了。因为我实在是“伤不起”了。

    他故意把伤不起说出,目的是想让那个人听得更清楚,更理解,更无可抵赖。

    “他来到了现场。。。。他在现场。。。是谁呢?”大家纷纷寻找,看见几个粉系男孩便玩起猜猜游戏。

    然后,白然再次呼唤大家:“他是谁?呵呵,你们看看大屏幕就知道了。”

    展之轩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不像白然,即使事情搞砸了,他仍然嬉皮笑脸地一笑而过,但是自己身为公司总裁,绝不能把好不容易建立的好形象毁于一旦。他原本想上前阻止,可惜来不及了。

    屏幕上播放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在黄昏的球场上的情景,在细雨纷飞的情景,在篮球赛上挥汗淋漓的情景,在恬静阅读的情景。。。。。但是情景上出现的都是同一个少年,一个像琼花一样纯洁品质,唇红齿白的少年。

    然后少年的脸孔慢慢放大,映像也越来越清晰。然后是白然慢慢向自己走近,大伙的眼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之轩,我今天是豁出去了。我爱你、爱你,会一直爱你。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吗?”

    有那么一瞬间,展之轩险些因为感动而答应。然后他清醒过来,对着白然抛下一句“你神经病啊!”然后,愤然离场。

    就在他走向大门那一刻,白然表情错愕万分,然后员工们也都表现出目瞪口呆之状。虽然说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但爱情岂有性别之分。面对如此深情的告白,是谁都会一口答应,奈何这小老总,就这么不识好歹地拒绝了。

    “总经理,你太伤人了。“其中一名大胆的女员工为白然抱打不平。当着大伙的面而指责展之轩。展之轩转过身来,另外几个员工也一边劝慰一边指责,就这样的环境下,展之轩变得更加里外不是人了。

    幸好,白然很快就恢复了状态,他出言帮展之轩解围:“各位听我说,刚刚那是一则闹剧,我看平时大家上班那么辛苦,所以说想跟大家开个玩笑而已,大家不必当真。当然,我们的总经理是开不得这些玩笑的。”说完,他神情复杂地看了之轩一眼。

    “啊!不是吧,原来是开玩笑的。然哥我们都被你骗了,不行!一定要罚酒。”

    随着起哄,大伙便一声声地喊“罚酒罚酒“。白然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他举起酒杯,一杯杯白酒像喝清水一样往肚子里灌,完了还要拖展之轩下水,每个人都轮番对他们灌酒,不到深夜,展之轩就醉得稀巴烂,恐怕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白然酒量好,他也滑头,一个劲地灌别人喝,自己的酒能赖的都赖掉,反正喝下去的也不多,只是有些微醉。

    待大伙逐渐散去,他也扶起展之轩摇摇晃晃地上来了酒店的房间。关上房门后,他把展之轩扔到榻上。然后自己也摇晃着走过去拍打着他的脸,嘴里还一个劲的嘀咕:

    “我的轩呀,让你给我机会,你不给,非得要我出最后一招。待生米煮成熟饭了,我看你怎么逃。嘻嘻~”

    他扯掉展之轩和自己的外套,展之轩有那么一会儿睁开过眼睛,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不要脱衣服,我不想洗澡“便继续昏沉睡去。

    “哈哈哈。轩。。。。你太可爱了。。。哈哈。。。。等  大事完成之后,我们一起玩洗白白去,哈~”

    在白然的推波助澜之下,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发生了件展之轩怎么也无法承认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展之轩醒来便觉头昏欲裂,身上伴随着酸痛感让他清醒过来。白然一整晚没有合眼,眼睛一直盯着之轩并带着一抹坏。看着之轩身上满是自己制造的痕迹,白然笑得更开心着。

    此时的之轩彻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睁大着眼睛瞪着他,白然却不怕死地要之轩说爱他之类的话。

    “之轩,说,说你也爱我,嗯!”

    “唉。。。。。。。。”

    “你说嘛,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还有,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哦不,应该说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之轩干脆转过身去,不理他。没想到白然却大声歌唱:“小白菜呀,真可怜呀,两三岁呀,没了娘……“

    之轩实在感到无言以对,只好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白然险些把他给踹了下床。然后展之轩大吼一声:“白然你给我住——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