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琼开七月天  第九章 因为爱你,决定和她分离

章节字数:3106  更新时间:11-07-20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那天开始,虽然展之轩嘴巴仍不承认些什么。但两个人之间,无论在生活上或工作上都有了更深的默契。

    有时候白然爱他爱得狂热,根本就不理众人反应,就当着公司员工的面直接吻他,甚至宝贝长宝贝短地叫喊他。

    之轩每次都是瞪着眼睛用狠目光射杀他而已。之轩渐渐发现其实他对欣已经没了当初的热情,反而心里面总是浮现出白然嬉皮笑脸的样子。所以他决定和欣分手,既然自己心意已决,何必牵连无辜的向以欣。他会找向以欣解释,但不会告诉白然。

    这天,他第一次精心挑选了一份礼物。拍拖三年以来,头一次这么细心地为向以欣做一件事,却没想到下一刻就要跟她说分手,展之轩回想起他居然和向以欣在一起三年了,两个人真正在一起的日子还屈指可数,也真有点不可思议。

    经历三年的脱变,向以欣依然保持一颗单纯的心,如果不是白然那家伙。。。。展之轩用手捂住胸口,奇怪,现在只要想到那家伙,心脏就像快要跳出来了。他抿着轻笑,笑自己的沦陷,笑自己的后知后觉。想着想着,便失了神。

    “之轩,等很久了吗?”

    直到向以欣出现在自己面前,展之才回过神来。向以欣依旧穿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只是已经没了当初的青涩,由内到外散发出来的是小女人的气质。

    “以欣,你今天好美!”

    “是吗?之轩,你还是头一次这样说我呢!”

    “额~呵呵~是吗?

    “之轩,其实,我今天出来有些话想对你说的”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吧”

    他们尴尬地靠在一起走着,离上次约会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两个人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几通,如果是情侣又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呢?

    向以欣实在憋不住了。她停下来,看着展之轩说:“之轩,我。。。。。。我。。。。。。”

    “嗯。怎么了?”

    “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在一起,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对不起!”

    展之轩释然一笑,他笑向以欣抢了他的对白,但是看见向以欣紧张的样子,他决定逗逗她:“为什么?你是不是喜欢了别人了。”

    “是。。是的。你想想,我跟你在一起三年了,可我们能见面的日子到底有多少天,我们的话题也越来越少了,再加上性格上也不太合得来。所以。。。。之轩,我们分手吧!”

    “他是谁?他爱你吗?”

    展之轩故作不依不饶样子,目的是想确立向以欣的心意,还有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如果他人品好的话,他就放手,如果他的人品不好,他就会保护以欣,这些年的相处,他早把以欣当自己人,哪怕是当做妹妹,他也不想向以欣受伤。

    “他是我公司的同事,他人很好,我跟他在一起觉得有安全感、很踏实。”向以欣伸出一根手指,向远处停着的红色轿车指了指,说:“他在那里。“

    展之轩向她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着西装的男人从车里走了下来,友善地向展之轩点了点头。展之轩对他印象不坏。也友善地回敬。

    “以欣,其实今天约你出来,我也就因为这件事。我也觉得这三年是我亏欠你了。我很高兴,现在你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这个给你。他从包里搜出那份精心挑选的礼物,是一只精美的手表。

    “无论怎样,我都会把你当妹妹一样的,如果以后他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去教训他。“

    “之轩。。。。。。谢谢你”

    向以欣有些感动,随后两个人进行了最后的拥抱,然后他把以欣亲自送到对面。郑重地对那个人说:“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对她。”

    “我会的,因为我爱以欣。”

    “祝你们幸福!”

    展之轩潇洒地送走他们,然后快步走向公司,那家伙应该还在加班吧。最近这季度订单多了,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他必须赶快回去,和大伙们并肩作战。

    走进公司,办公室门刚刚打开,展之轩就被人从后面打横抱起,白然关切的声音从后而至:“之轩,你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

    “你先把我放下来吧。我。。。。我只是有事出去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白然听话地把他在沙发上,趁大家都没有注意,悄悄关上门,把展之轩压在身下,“以后不要不声不响的玩失踪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白然,你别这样子嘛,(想了一会儿后)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

    白然听后,轻轻地扶起展之轩,虽然展之轩一直没有承认什么,但是他已经当之轩默认了两人的关系了。而且最近两人因为工作的事相处更加频繁。真想不到那次以后,事情居然进展如此顺利,早知道他就早点实行好了。

    其实,他又怎会知道,展之轩的心,早在他出车祸的时候已经悄悄改变了。随着相处的日子越长久,他越察觉到白然其实拥有着许多优点,包括对自己死心塌地,对同事情同手足,对工作高度热情负责。只是嬉皮笑脸的性格偶尔讨人嫌,偶尔一些举动会让自己觉得很无语罢了。想着想着,之轩竟然笑出声来,白然瞄了他一眼说:“在想什么呢?还傻笑~”

    “没事,我只是笑今天早上遇到的一个傻瓜而已。”

    “傻瓜!是谁?”白然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他还没看过展之轩对自己以外的人露过这样的笑容。

    “都说没事了,你赶紧给我工作去吧。”

    “展之轩,我告诉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要去喜欢一个傻瓜哈!要不然,如果让我知道他是谁,我绝对会拿刀砍死他的。”白然抛下一句半威胁的话,悻悻然地投入工作中去。

    展之轩笑得更欢了,“白然,你真是一个拿刀砍自己的大傻瓜呀!”幸好白然走得快,否则被他听到这句话,恐怕展之轩又会再次被压在身下了。

    持续三个月没日没夜的冲刺,公司的订单终于在接近新年前赶完。员工们都进入休假期。大家都各顾各的忙,办年货的办年货,置家电的也置家电去了。不用上班的日子让白然百无聊赖。因为只有他是一个人过。

    别以为他会那么简单地被屈服了。看,现在他正在展之轩家里大献殷勤,一会儿帮忙擦擦洗洗,一会儿搬搬抬抬。并且所到之处,是绝对的一尘不染。展爸爸看见他年纪轻轻居然不怕艰辛如此勤奋,更何况听闻他家中已无亲人,展父就顺势邀请他在展家过年了。

    白然终于于愿以偿,生平第一次和自己心爱的人过春节。他兴奋得差点没有当场拥抱展之轩跳支华尔兹。

    展之轩眉头紧皱,似乎对此大不放心。他拉他在厨房里三番四次地警告白然“我爸邀请你在这过年,你就给我安分点,可别闹出笑话来。”

    “轩,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威胁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然后趁其不备,他往展之轩脸上”啵“了一下,再对着屋外大喊:“伯——父,我来帮你浇花!”

    除夕夜,展家因为白然的到来而显得热闹万分,除展云轩有些不快外,其他三人均对酒当歌,吃吃喝喝玩得不易乐乎。奇怪的是平时酒量惊人的白然,居然才两瓶下肚就醉了。他不得不留在展家过夜。

    自展父回来后,屋内就没有空房间了,展云轩更是对他厌恶反感,更不可能安排在同一房内,无奈,展之轩只好把他领回自己房间里。

    待展之轩洗漱完毕,白然就自然“酒醒“了。展之轩身穿白色棉睡袍,他静静地坐在床沿看书,认真的程度就连白然醒了都没有察觉。

    白然从后背伸手围绕他的腰身。“轩,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性感。”

    展之轩瞪了他一眼,“你这个人喝多了,还胡言乱语,快睡吧你!”

    “哈哈,我才没有喝醉呢!我是故意装醉的。”

    他手上的力度开始加大,身体也渐渐向展之轩靠拢,简直有粘上去的感觉。展之轩被他紧紧抱着,随着他的身子越来越倾斜,书也被无情地扔在了地上。

    “臭白然,你很无聊耶,总是拿那些下三滥的借口骗人。”

    “我哪有?冤枉啊!”

    “还说没有,你这不是装醉了吗?白然,有时候我真是对你很无语耶!“

    “那是因为你害的,谁让你总是别别扭扭的,对爱不够真诚,就等于对我不够真诚,也等于对你自己不够真诚。“

    “大话精,编甜言蜜语谁够你来!”

    “呵呵~那也是因为是你,我才变成那样子的,展大侠你也太抬举小人了,小人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你!”

    展之轩的睡袍被粗鲁地扯下,赤裸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不一会儿,两人再次赤诚相对。

    这个晚上没有任何反抗,没有任何不情愿,就连两个人的呼吸、呻吟,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他终于可以再次深入,和爱人一起探究爱的边缘,爱的深渊,只为结合。

    他也再次泥足深陷而无法自拔,只为被对方拥有。痛并快乐着,在爱的空气蔓延中,欢愉的声音被不断扩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