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一章 阿梨

章节字数:3226  更新时间:11-07-22 16: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天是梨春园彻底在戏剧界消失的日子。窘迫的房间内,简简单单摆放着几张木桌椅。梨春园原本是京城一大戏班,辉煌时期就拥有生、旦、净、末、丑共计上百人。可惜适逢乱世,由于紫焰国老国君突然驾崩,新主未立。于是各侯王之间互争帝位,引致战祸连连,民不聊生,百姓又何来有心情继续观戏。

    由战祸开始至今已有三年多,梨春园也从一个个的大庭院渐渐搬离。随着庭院越搬越小,人数也越来越少。现今剩下的就只有老班主和他的家人,原先的百位徒弟,也只剩下两名———一个是靖、另一个是梨。战乱时代,为了保命,老班主能卖的都卖了,能带的都带上了。想重建辉煌,那是不可能的。

    而今天过后,两位爱徒也不再属于自己。因为他已经把他们卖到另一个戏班里。一个比自己的情况稍微好点的戏班。这个时世,为了生存,有的人连妻子、儿女都卖了。老班主还肯留着他们,要不是迫不得已,他也真舍不得就这样把他们卖给别人。毕竟两个娃娃都是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

    靖是六岁那年被父母卖入戏班的,当时家里姐弟众多,靖在家中排行第三,父母无力抚养,所以把他卖入戏班,一来他也有生存机会,二来,他每个月还有些许家用作为补贴。现在的靖刚刚二十出头,已经长得黑黑实实个子高高,面相和善,他原是梨春园戏班顶梁柱,若不是现下时世混乱,说不定他已经红透半边天了。

    梨的身世就更是凄凉。十五年前的冬天,外面大雪纷飞。家家户户都盖上了厚厚重重的白帽子,刚刚出生的梨就被父母遗弃在梨春园前的梨树下,婴孩发出虚弱的呐喊。靖当时负责关大门,刚刚想关上大门,就听见婴孩哭声,后来梨被抱进梨春园,从此就和靖一起长大。至于梨的父母是何人,无人知晓。

    十五岁的梨肌肤胜雪,皎洁的脸庞上有着一双单纯明亮的大眼珠,他笑起来时脸上两粒小梨窝尽显可爱。他的容颜就连女生看见都会汗颜。他在戏班里里主要担当女角,因为传统的封建观念,舞台上只能有男人演唱,而不允许女生登台,所以每个戏班基本都会找来一些美少年,让他们在戏里担当女角色。

    吃过这餐散伙饭,梨就要离开自己唯一的家了。桌上的菜式均比平时丰富,至少有一条鱼、一碟肥肉和几碟青菜。

    “阿靖、阿梨,都多吃点菜吧!“老班主热情地往他们两的碗里夹菜,似乎在弥补对他们的亏欠。“

    “师傅,你也多吃点~”

    “阿靖。。。。。你比梨年长,为人处事方面都比较老道,以后的日子,还得多看着点,日后在荔枝园你们师兄弟两一定要互相扶持,让大家知道我们梨春园的出去的人是最了不起的。”老班主语重心长地对靖说。

    “嗯,师傅。。。。。。我知道了。”

    梨束着一个小发髻,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他恬静地看着师傅和师兄。他不太明白为何师傅把他和师兄都卖了,心情的低落,让他胃口消减。心中的疑问无法解决,他就无法开怀畅食,终于忍不住问:“师傅。。。。。。。我们不走行不行?”

    老班主痛惜地抚摸着梨,慈祥地说:“阿梨呀,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虽然说我跟你们只是师徒关系,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早已经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既然这样,师傅为何还把我们卖掉?”

    “唉。。。。。时不与我也!梨春园今非昔比,我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哪能再留下你们呢?”

    “师傅,我和师兄可以去跑台,我们可以去干苦力的。我不想走。。。。。这是阿梨的家,师傅你别赶阿梨走好不?”阿梨一边哭诉一边劝师傅别把自己卖掉。

    “阿梨,你年纪轻轻的身子又是这么娇弱,就算靖和你一起干苦力,但是这个时候,周围都兵荒马乱的,人人为了保命,什么都会抛弃的,哪里还招人呢”

    “可是。。。。。。”

    “我现在把你们卖给了荔枝园,好歹那也是京城里头有名的大戏园。你们跟着他们也不会吃亏。其实我是希望有一天,你们能成为角儿,成为大佬馆,那么也不会糟蹋了我梨春园的大名啊!”

    梨知道结局已定,只好低头啜泣,靖在旁安慰着:“阿梨,别这样,你再这样师傅会担心的。”

    “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开师傅。”

    “阿梨,我想师傅和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不舍得大家,可是眼下的坏境确实也只有这样了,最起码,师傅现在有了一笔钱,也能够暂时渡过难关了。等我们在那边打出名堂后,我们再回来找师傅也都可以。”

    “真的。。。。真的可以再回来吗”

    “嗯,我保证,师兄从来都不会骗你的。”

    得到靖的保证,梨才重重地点头,然后继续扒下碗里的白米饭。老班主看着两个爱徒,也悄悄流下两行热泪。

    第二天一早,靖和阿梨就已经把包袱收拾好,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收拾,梨春园的道具能卖的都卖了,只剩下几件戏服,他们原本想带走,但是想着带走后,师傅就没有什么依托了。所以收拾了几件得体的衣裳,就上路去了。

    他们要独自赶往离京城外五百多里园的荔枝园。那里的班主是师傅以前的师兄弟,现在也成了他们的班主了。

    经过连日来的赶路,他们终于在七天后达到。原本赶紧合适的衣衫因为赶路已弄得邋遢不堪,就连两人的脸上都沾满了灰尘。

    刚刚进入荔枝园向新班主行礼。戏班里的几名旦角儿就露出不屑的眼光。其他有经验的老生们更是轻蔑讥笑。“就凭他们两还想在戏班里混,邋邋遢遢瘦不拉几的,哼!”

    靖原本想,既然是同行,那么大家应该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帮助才对。但是他渐渐发现,荔枝园里的人并没有那么好的相处。因为来了荔枝园整整一个月,那些老戏子们还是对他呼呼喝喝,而且平时他们练戏的时候都不会叫上他,完全把他和梨分离开来。

    阿梨因为相貌太过出众,被荔枝园里原先扮女旦的伶人杯葛,吃饭吃最后饭菜没有了不说,就连大伙的衣裳都是阿梨负责。阿梨想着自己虽然打小无父无母,但幸得师傅痛惜,和师兄弟们感情也很好,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不公平。他经常到夜里就会独自哭泣。

    幸好,靖和阿梨被安排在同一卧房里,所以到夜里,两个人经常谈话到深夜,也只有这个时候,阿梨才觉得好受,时间才属于他们的。

    “阿梨,你睡了吗?”

    “还没有了,师兄……我……我想师傅了。”

    “嗯,我也是。阿梨,他们还有欺负你吗?”

    “还是那样,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了。师兄,他们还是不让你练戏吗?他们怎么可以那样子,我们大家都是伶人,他们。。。。。太不公平了。”

    “哼哼!阿梨,他们不让我们练,我们可以自个对戏呀,你看这是什么?”靖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布包,里面包着几本剧本。

    “剧本,师兄,你怎么会有。。。。。。”

    “嘘!这是师傅临走前,叫我带上的,他说希望我们别辜负他老人家的心意。阿梨,我想我们两个人可以私下对戏的,反正角儿旦儿我们都有尝试过,你说怎样?”

    阿梨瞧了瞧窘迫的卧室,说:“师兄,我们这里最大空间就一张大床,还哪有地方腾出来练呢?”

    “那就在床上练啊!只要我们坚持不怕苦,在哪里都一样。“

    “嗯,师兄说得对,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就这本——《穆桂英挂帅》。”阿梨从几本剧本里挑出一本。他站在床上摆好架势,靖也配合着站上去。

    多少个夜里,他们把白天所受的气都放在晚上对戏里。正所谓化悲愤为力量,渐渐地,两个人功力也少有提升。

    不经不觉三年过去,这时紫焰国四周的烽火终于因为选出新帝而终止,开战六年,死伤不计其数,百废待兴,荔枝园也终于可以接些地主乡绅的生意,偶尔为他们尽兴一场。百姓生活也终于可以平静下来。

    这天,靖高兴地跑来后院,他抱着梨高兴地说:“阿梨,班主答应下一场让我上台了,虽然说是跑龙套,但起码终于可以上台了。”

    “师兄,你是说真的吗?”

    “嗯,是真的。”

    “那太好了,班主有没有说我有没有份啊,可不可以也跟着登台呀!”

    “这个。。。。。他没有说。。。。。”

    阿梨听见,有些失望,就连头也低了下来。经过三年的洗礼,阿梨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他把头发放下,中间簇起几根。脱去了稚气的面孔。脸庞依旧皎洁,而已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阿梨,你不用失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同台演出的。”

    “嗯,师兄说得对,总有一天我们会如愿以偿的。”阿梨细想一番后,终于开怀。笑容里的浅浅梨涡,可爱得令人挪不开眼睛。

    阿靖牵起他的一双小手,很笃定认真地说:“阿梨,只要我闯出头来,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师兄。。。。。。”

    两眼对视,情感上的传递两人都心照不宣。在这个时候,阿梨觉得,只要靖陪伴在自己身边,无论有多艰辛,他都能熬下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