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物语——梨花泪  第七章 妖男惑国

章节字数:2984  更新时间:11-07-28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若的死轰动整个朝廷。众官员对于青若的离世均感到惋惜。吊唁之时,纷纷称赞青若乃是紫焰国伟大的后宫管理者。紫藤对于这些感到很讽刺,想当初自己不立后要选青若为管理者的时候,一众大臣露出鄙视目光对青若,而现在青若离世了,却对青若的好念念不忘!

    相反地,对于迫使青若自杀的阿梨,却成为众口之的,是他强夺青若地位,是他让皇上荒废朝政,所以朝中官员都把阿梨称为“妖男”大家纷纷声讨,要求皇上不要对阿梨过分溺宠。

    而此事传遍整个京城的大街小巷。就连关外五皇爷紫渊都密切关注,他值着青若丧葬之日,赶回宫中,和传闻中的那位“妖男”会一会面,看到底是何方圣神,能把当朝天子迷得七荤八素。

    当紫渊返回宫中之时,他直奔龙鸾殿,关于青若的死,他必须要向皇兄问个究竟,毕竟,青若跟随皇兄多年,而他和青若的交情也不错。

    “皇兄,青若对你一往情深,怎会落得自杀下场?”紫渊有些愤怒地对紫藤说。

    “唉~就当朕愧对青若吧”

    “城外到处传言,阿梨是用妖术迷惑皇上,说青若是因为那个阿梨用了卑鄙手段,才自杀的。“

    “流言又怎能轻信,我不否认青若的死与阿梨有关,但说到底,还是青若太脆弱了。”

    “这妖男也太有本事了。竟然让皇兄如此袒护,我倒要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你想怎样?”

    “臣—告—退!”

    紫渊向紫藤行过礼后,独自走向羽翔殿。人没到达,就看见庭外坐在一个白衣素装的背影正坐落在亭,独自抚琴。琴声悠扬,那背影娇弱似乎不堪一击,咋眼看去,但又好似有股力量,吸引着人,紫渊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被一个男人所迷惑,而且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从此人的衣着,气场,无比显示高高在上的姿态,如此一来,似乎只有当今天子才能与之匹配。因为他身边站着多名宫婢和太监,紫渊知道,他就是传闻中的“妖男”——阿梨。

    当他慢慢靠近,阿梨已经停止抚琴,他转过身来。“啊!那张脸……”紫渊终于明白为何皇上会为一个男宠如此疯狂了。因为这张脸是一直都是皇上所不能忘却的。

    站着阿梨身旁的小太监小洛子看见紫渊,由于资历尚浅,不知此人乃皇上亲弟,便大胆斥说:“你是何人,竟敢未经通传,就闯进羽翔殿内!”

    阿梨想起了秋实也说过这句话,真是讽刺,竟然在自己身边也有人说这样的话。他让阿梨想起对青若的愧疚,于是,便柔声地对小洛子说:“不得无礼!”

    紫腾失神地看着阿梨,那浅浅的梨涡就像漩涡一样,把他卷入深渊里,无法自拔。良久,才失态地对阿梨说:“你就是阿梨?”

    “公子,莫非也是皇上新宠?”

    怪也,这皇上的口味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差劲呢,居然找个魁梧大汉,而且还胡须邋遢的。一想到这阿梨便低头发笑。随着梨涡越荡越开,紫渊就更加挪不开眼。

    随后,阿梨便收住笑脸,面怒凶光地瞪着紫渊:“说!你到底是何人?”

    “我……我是紫渊。”

    “紫渊?你是皇上何人?”阿梨听到他的名字后,想到紫藤姓紫,那么这紫渊想必也是皇族吧,只不过不知道他是皇上何人“

    “我乃皇上亲弟。”

    “噢!原来是皇爷,请恕阿梨刚才无礼了,未知皇爷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被阿梨这样说,紫藤想起来了,他是为了帮青若讨公道而来的,青若自杀的不解,终于换回了他的理智。

    “我是来问你,为何逼使青若自杀?”

    “皇爷您可能误会了,阿梨并没有逼使青若公子自杀。阿梨只是奉皇上命令执掌后宫,在与青若公子交涉之时,公子一时偏激才……其实阿阿梨对于公子的离去,也深感痛心。”

    “果真如此?”

    “是的,皇爷若不信,可以问问我身边的小洛子,当时他也在场,阿梨并无说半句假话!”

    紫渊看向小洛子,小洛子对于刚才的无礼而怕得罪皇爷,吓得跪下来:“皇爷请恕小的刚才无礼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罪该万死!”

    “不知者无罪,起来吧!”

    “是!皇爷!回皇爷的话,阿梨公子说的是真的,青若公子知道自己失去大权,然后悲愤自杀而亡,此事不可尽怪我家公子啊!”

    “既然如此,那本皇爷就无谓再追究了。本皇有事先行告退!”

    “皇爷慢走,阿梨希望下次有机会再与皇爷到殿内详谈一番。”

    “紫渊也希望如此”紫渊加快脚步离开羽翔殿,生怕自己自制力失控而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事。

    紫渊回到龙鸾殿,看见紫藤坐在龙椅上独自斟酌。紫藤瞧见他这副状态,定必已经见过阿梨了,看他那反应,想必也被阿梨的魅力所征服了。他高兴地说“紫渊见过阿梨了?”

    “嗯!皇兄……你不觉得阿梨很像……”

    “你也觉得他像青羽?或许这是上天的旨意吧,十八年前他夺走了我的青羽,十八年后,他把青羽还给我了,只是他现在是阿梨。“

    “皇兄,他只是和青羽哥哥长得相似,但根本就不是青羽,也更不可能是他。单看气质就不一样了。”

    “所以呢?“

    “所以……所以请皇兄……“

    “你刚刚是否也被阿梨迷住了?”紫藤见他接不着话,便不屑地说:“哼!即使你现在喜欢男人我不反对,但是阿梨可是我的人,你不可打他主意!否则,就是你是我亲弟,我也不会放过你!”

    “皇兄,这……你说这是什么话,我已经成婚孩子都几岁了,你……唉!罢了,紫渊改天再与皇兄畅聚!,“

    他再一次逃命似地离开龙鸾殿,这宫里真被皇兄搞的乌烟瘴气,他无法再呆下去,等青若丧事办妥,就赶紧回到关外。紫渊心里想着。

    几天之后,,紫渊再次前往羽翔殿,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里,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是阿梨那句话让他日夜牵挂,他知道如果不见上阿梨,心里的郁结就无法解决。

    “皇爷是你!既然皇爷一场来的,不如到庭内小坐一番吧”

    “好~”紫渊竟然冲口而出,随后,他便随阿梨进入庭内。阿梨命人准备好酒菜后,便吩咐一众宫婢退下,切勿打扰两人。

    “皇爷忠心耿耿帮助皇上镇压边关,除却皇上后顾之忧,阿梨敬你一杯!”见阿梨昂头一饮而尽,紫渊以为阿梨是性情中人。便也仰头灌下。

    两人数杯清酒下肚后,紫渊便觉得昏头转向,随后浑身燥热,再加上阿梨从中挑逗,紫渊就粗鲁扯下自己的衣衫,扑向阿梨。

    这个时候,皇上出现在殿门外,他听见庭内阿梨大声呼喊,而众宫婢宣称是皇爷让他们不得进入,紫藤心生不妙,便破门而入,正好看见紫渊一丝不挂地压着阿梨,而阿梨因为尽力反抗虚脱而昏迷。

    当紫渊醒来,他已经被人五花大绑起来,然后他渐渐清醒过来。想起了和阿梨喝酒,然后……

    紫藤的声音从后而至:“你醒了?”

    “皇兄,我……”

    “你好大的胆子,朕说过,谁都不许碰阿梨,你居然把他压在身下,并试图霸王硬上弓!”

    “皇兄,误会,这是误会来的,我怎么对男人有兴趣呢?”

    误会?朕亲眼所见都可以说是误会?阿梨都被你吓晕了。幸亏已无大碍。“

    “阴谋,这是阴谋,皇兄这是阴谋啊!“

    “你不必多说,从此之后如无朕传召,你不准入宫,否则,休怪朕不顾手足之情!

    紫渊暂时被软禁于冷秋宫内,三天之后,他就要被谴回关外,从此宫中不得随意进入,想到自己和皇兄生死共战多年,竟然为了一个男宠,就连家门都不得而入。紫渊真后悔当初自己为何掉进了阿梨的漩涡里。

    夜间,阿梨独自走进府内。他看见颓废的紫渊,笑得更加阴森。

    “皇爷别来无恙吧!“

    “哼!妖男!你少猫捉耗子假慈悲!“

    “皇爷何须如此动怒,你我本可以逢场作戏一场,奈何你皇兄如此不识趣”阿梨假装摇头可惜的样子,让紫渊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居然就只有十八岁。

    “你为何设计陷害我?”

    阿梨终于止住了笑意,他的脸变得狞狰起来:“要怪就怪你有个皇帝哥哥!是他硬要把我留在宫中,是他让我心爱的师兄因为钱而卖掉了我,所以我—恨—他!”

    “你这个人不安好心,我要把一切告诉皇上。来人啊!来人啊!”

    “哈哈哈哈,你别浪费力气了,皇上已经决定今晚就把你谴回关外,从此不得踏入京城半步,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哈哈哈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